冰心999 / 古风古韵 / 一江风月,半江闲愁

0 0

   

一江风月,半江闲愁

2015-01-19  冰心999



文:性淡如菊 编辑:冰心



一弯冷月,一管箫声,一座古寺,一袭青衫,无边的寂寞。山水迢遥,谁是知音。吹的落泪,听的疼了,昏鸦尽了,雪花舞了,时光瘦了,寒梅著花未?
  
一件蓑衣,一个斗笠,一根鱼竿,一江碧流,无尽的清幽。苍茫的云水,辽阔的江天,数痕远山,无限潇湘意,何时春风起?
  
行走在潇湘水岸,看竹影横斜,古木苍翠,踏着青石板路,体会柳子街的古朴与清幽。古老的木屋、明清时的青砖翘檐瓦房与现代建筑和谐共存,多了一份文化的底蕴。
  
古城古在文化,一个城市过于年轻,似乎少了一点什么。千年的积累,让这条略显幽僻的路,有了一些书卷味。我偏爱这种书卷味,就如一片片看似毫不起眼的茶叶,因为曾有过最浪漫的情怀,汲取了天地灵气,又经历了岁月的沧桑,久远的沉淀,经开水冲泡,便氤氲着一股淡淡的芬芳和隽永的滋味。人也一样,城也如此。
  
一条小街,却有不少杂货铺,两三座寺庙庵堂,虽然小巧,但也清幽。一条潇水,一条愚溪水,丁字形组合,碧水悠悠,清波荡漾,妩媚到了极致。明月,烟雨,霜雪,轻雾,更是增添了无穷的诗意。自然是不会老的,因为诗心不老,诗情不老。
  
街上数个茶楼,简单,朴素,一点儿也不显得奢华,我喜欢简单的东西,简单让心灵更加清静,少了不应有的负累。茶室空旷,临河而建,古香古色,窗明几净,墙上挂着几幅字画。品茶看风景赏字画,山光水色,云水禅心,共入杯中,心也朦胧成一幅山水画了,烟云袅袅,风月无边。
  
但我更爱野趣,喜欢在光阴水岸洗心,在山野竹林里寻幽,草地上闲卧。喜欢在落叶上题诗,青石上刻字,在有人无人处,傻傻一个人独自快乐,静静沉思。或干脆无念,一个孩子似的,静静对着这一江山水,一条老街。
  
有人说:我们奋斗一辈子都是在奋斗别人一出生就毫不在乎的东西。我想这句话真对,你正在追求的,也许就是别人正在舍弃的。人生最可悲的,是错把珍宝当成垃圾弃掉了,然后再用一辈子去找回来。人生最可笑的,是把别人弃掉的垃圾用珍宝换回来,虔诚供着、抱着、揣着,生怕别人抢走了。
  
默默地参悟这一句话,突然失语了。不言是最好的语言吧。日子慢下来,生活慢下来,杂念去掉,眼里只看眼前的风景,就是回归本心吧。
  
经过柳子街,去潇水古渡坐船。浮桥上,渡船上往复返几次,心中颇为惬意。见浮桥上有许多人钓鱼,河畔的乱石丝藻中也有许多大人孩子徒手抓虾,放在一次性杯子或塑料袋子里,蓄水养着。于是,也意兴大发,在乱石丝藻中逮几十只大大小小的河虾,养在瓶中,仔细看时,颇有齐白石的画意,孩子一般惊喜。路上的朋友见了,都眼睛发亮,大惊小怪。人生难得半日闲,能在半日里找回童年的快乐,这生活,就是幸福。
  
人生总是这样,越活越复杂,越活越觉得累。最后竟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为谁而活。年少时,我们大笑,我们痛哭,情绪无限表露着;长大后,收起悲伤,掩藏心事,嘻哈客套寒暄着。年少时,文字笨拙,句子简单,情感却是最真的;长大后,懂得修辞,语言华丽,谁又在乎潜藏的心情呢?幼时,一块糖果,一个皮球,如获珍宝欢呼着;长大后,一颗钻石,一座豪宅,我们又能高兴多久呢?
  
江风起了,有点微凉。独坐渡口沧桑的青石之上,看船来船往。茶亭依旧客来客往,人走茶凉。可怜天下名利客,日日忙碌都为谁?轻轻抚摸石碑上的字迹,竟然都模糊不清了。岁月老了,长满苍苔。壶中日月,杯里岁月。有没有一支笔,可以濡着流云,蘸着秋水,在天空中书写?有没有一个人,可以不顾一切,为你赴一场爱的盛宴?红尘渡口依旧繁华,又有几人参透生命的玄机?只留下这一江清幽,亘古的寂寞。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这首《江雪》有点孤绝,伟大的人,都是孤独的。唯有孤独的心,可以与自然合一,忘记自己的存在。一江风月,一江闲愁,愁者自愁,乐者自乐,这就是生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