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狼 / 笑傲江湖 / 也说我心目中梁书十大遗憾人物与情节

0 0

   

也说我心目中梁书十大遗憾人物与情节

2015-01-23  猎人狼

也说我心目中梁书十大遗憾人物与情节

 


[日期:2014-12-26]
来源:梁羽生家园  作者:鹧鸪飞 [字体: ]

  10、《侠骨丹心》中的扶桑派
  说《侠骨丹心》中的扶桑派是个遗憾,有两个方面。
  首先对于扶桑派的武设梁老给的非常高——剑法可以和金逐流匹敌的牟宗涛,金世遗必须和谷之华联手才能战胜的扶桑七子。这么高的武设,读者难免会兴奋,一个重量级的boss似乎可以呼之欲出了!然而后面的情节可谓大跌眼镜,扶桑派尽管有称霸武林的野心,却只有小打小闹的实力和手段,最终闹了个灰头土脸分崩离析。梁老不仅没兴趣对扶桑七子里面的人物稍做刻画,甚至不惜让石卫夫妇做了林无双的炮灰,即使林无双在《侠骨丹心》中,仅仅是惊鸿一现的龙套角色。
  第二个方面则在于,《侠骨丹心》花了不少笔墨写扶桑派,破坏了整本书的结构,让这本本来没什么大缺点的书有了重大的缺陷。其实《侠骨丹心》一书完全可以以金史厉公孙四人击破天魔教余孽作为终结,偏偏梁老写出了一个扶桑派,除了让读者觉得情节拖沓之外,没有什么太多正面的贡献。有人说可能梁老那时候想着给《游剑江湖》做铺垫?在我看来似乎不大可能,我的推测应该是梁老写出扶桑派以后,才构思出了《游剑江湖》,毕竟为下一本书做铺垫,没必要用这么多的笔墨,况且扶桑派,在《游剑江湖》里也不是主线。
  所以扶桑派写不如不写,写了还写得虎头蛇尾,给人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使得它成为了《侠骨丹心》乃至于梁书中的重要败笔。如果要改进,不写无疑是最好的,写出来破坏整本书的结构脉络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就算真的写出了一个比较重量级的反派,恐怕也得不偿失了。


  9、《冰河洗剑录》中的金鹰宫决战
  相比于《侠骨丹心》中的扶桑派,梁老对金鹰宫决战的铺垫可谓更多,对反派的武设也更高,然而这场决战,梁老写得可谓让人失望透顶,给人强烈的“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谷中莲身世之谜和金鹰宫中秋之会可以说是《冰河洗剑录》一书的主要线索,从江海天成年上访邙山开始直到金鹰宫之会结束,《冰河洗剑录》一大半的情节都围绕这个线索展开,梁老对金鹰宫之会的铺垫,可谓作足了功夫。无论是武功的较量,马萨尔国权力的争夺还是人物之间的感情纠葛,金鹰宫之会都给了读者无限的期待。
  然而从各个方面讲,金鹰宫之会都写得十分失败。决战方面,金鹰宫决战还是正邪双方一场一场轮流对决,正派一方依然是《云海玉弓缘》中的那些老面孔,反派一方也没体现出什么战斗力和新意,相比于《云海玉弓缘》中的几场决战,可谓黯然失色。决战的高潮——正主江海天出场决战反派大boss宝象,也显得波澜不惊,没有什么特色。等到金世遗出场一招解决问题,则更是显得毫无悬念,无趣之极。整个决战的亮点,似乎也只有姬晓风了,然而看过《云海玉弓缘》的朋友,恐怕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特别的精彩。
  马萨尔国的权力争夺,梁老则干脆没有给正面描述,唐努珠穆轻而易举就夺回了王位。至于情感纠葛,尽管有华云碧的小插曲,但梁老也并没有做太多精彩的描写,金世遗和谷之华的再次分别算是少数的看点之一了。综合而言,这场本来综合了很多因素的江湖盛会写得看点不多,情节缺乏亮点和曲折性,不仅远远不及前作《云海玉弓缘》中的江湖盛会,甚至比之于后作《风雷震九州》中的邙山大会,精彩程度也颇为不如。
  事实上,尽管《冰河洗剑录》受限于人物的塑造和故事的架构,很难达到梁书顶尖水平,但如果金鹰宫决战能够写得比较成功的话,本书还是可以成为相当精彩的一本梁书的。


  8、 《狂侠天骄魔女》中的赫连清波
  梁老擅长写侠女,写淑女,同样擅长写魔女,写妖女。练霓裳和厉胜男这两个角色,充分证明了梁老写魔女,写妖女的功力。就算是配角中的妖女魔女,梁老笔下也有史朝英这样精彩的角色。
  但在《狂侠天骄魔女》中,梁老却没有发挥他这方面的特长。名为魔女的柳清瑶,其实是仙女,是侠女;而另一个本来能成为经典妖女的赫连清波,则写得相对失色,颇为可惜。
  事实上,赫连清波这个角色完全有可能写成一个经典的女二号,或者一个经典的女反派。从身份上讲,她本来是辽国贵族,却阴差阳错成为了金国的郡主,这个身份大有发挥之处;从设定上讲,“玉面妖狐”这个外号就足以给人很多的遐想;从故事的发展来看,她尽管从开始就设计了陷害耿照谋夺兵书的阴谋,但未尝没有对耿照生出情意,书中的细节已经写出了这一点,可惜梁老却没有按照这个路子写下去,很快就把她变成了柳清瑶的炮灰;从人物关系上讲,她有长相相似的妹妹,这个也是很容易利用的素材。可以说,从各个方面来讲,赫连清波都具备了写成一个经典角色的条件。
  然而书中的描写显然是比较让人失望的。除了开头的惊艳和悬疑,从赫连清波被柳清瑶“打回原形”开始,这个角色就已经沦为了一个黯淡无光的反派。接下来的情节中,她就是一次次地帮助金入侵宋,与公孙奇勾结直到丢失了性命。她对于耿照的那份复杂的情感梁老没有进行描写,她对于自己身份的挣扎梁老没有给相关设定,她和赫连清云、赫连清霞之间的姐妹情读者也看不出多少,她如何嫁给公孙奇梁老也只是一笔带过,甚至是她的死亡,几乎也是梁书女子中最残酷的描写。唯一发挥还算不错的素材算是三姐妹之间相貌的类似了,但这个恐怕还是沾了赫连清云的光。
  在我看来,如果梁老充分挖掘赫连清波这个角色,《狂侠天骄魔女》这本书的水平和精彩程度还能更上一层楼。相比于单纯的贪恋富贵,如果能够写一写她对于身世和身份的纠结,亲姐妹和养父母之间的取舍,效果想必更佳(事实上赫连清波就是女版杨康,可惜和杨康一样没有描绘内心的挣扎,成为了主角的陪衬);她和耿照的感情,梁老也完全可以多做文章,毕竟前面的描写已经体现出了她这方面的情感;退一步就算要把她塑造成一个完全的反派,梁老也该给赫连清波增加一点“战斗力”和“破坏力”,对她的“野心”“狠毒”可以做一些刻画。当然在我看来,把赫连清波写成一个悲剧人物比一个反派来得更有感染力和深度。
  这方面史朝英是个很好的对比。无论是野心和狠毒,史朝英的刻画都远好于赫连清波,情感的刻画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其实赫连清波的身份比史朝英更复杂,集中的矛盾更多,如果能够都写出来,无疑会成为梁书妖女或反派中的经典角色。

  7、《广陵剑》中陈石星之死
  梁书中在本传中死去的男主为数不少。李逸死于宫廷斗争,云舞阳死于江湖斗争和情感折磨,段珪璋死于保家卫国,叶凌风死于恶贯满盈,这四位无论是谁,他们的死亡都折射出了本身的悲剧性,称得上“死得其所”了。
  唯有陈石星,死的突兀,死的不值,死的莫名其妙。李逸的身份和政治实力注定了他与生俱来的悲剧性,在政权转接的时机卷入宫廷斗争难免悲剧的命运;云舞阳活在痛悔之中又是“张士诚余孽”,以死亡收场也可谓在情理之中;段珪璋一腔热血为国,终究捐躯沙场,可谓死的有价值,也和大唐游侠传的气氛一脉相承;叶凌风这类角色,等待他的结局无非是两种——改过自新和走向毁灭,哪种都在情理之中。
  但陈石星呢?说广陵剑全书都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哀伤与悲剧气氛不假,但陈石星在接连见证了祖父、岳父、师父和岳母的辞世之后,他身上的悲剧元素其实已经所剩不多了——爱情上他和云瑚两情相悦,误会完全消除;友情上和韩芷结拜为兄妹,和段剑平葛南威也可谓知己;事业上剑法有成,还潜入皇宫完成壮举。不能说陈石星已经很圆满了,但至少他身上,此时已经没有多少悲情了。
  在基本功成身退之时,突然冒出一个前面没有任何铺垫的慕容圭,就下毒毒死了陈石星,这样的情节,来的太突然和不可思议。陈石星的死,不是悲情元素的积累爆发,不是因果报应的循环,只是一个突然的意外。他的死,没有体现出他本身的价值或者悲情,也没有体现出什么主旨,似乎只是为了照应书名终结全书。尽管结尾的描带来一种感人至深的伤感和悲哀,但依然是一个不小的遗憾。
  不过怎么改更好似乎是一个不容易解决的问题。陈石星是不是可以不死?似乎这样与《广陵剑》这本书的立意不符。陈石星是不是可以壮烈地死,像段珪璋,南霁云一样?似乎这全书的气氛和基调不搭。也许可以给陈石星安排一个更重量级的对手完成另一场天山对决?似乎好一点,但似乎也差了一些味道。被朝廷和皇帝记仇暗害?这个在我看来要比死于瓦剌人之手好,应该是相对比较有前途的一种设想了。

  6、《七剑下天山》中的易兰珠
  记得很早时候就看过一个评述,说梁老把牛虻分成了两半,一半分给了凌未风,一半分给了易兰珠,于是才有了《七剑下天山》。
  我没有看过《牛虻》这本书,对于牛虻有什么性格特征和经典情节完全不了解。单单从《七剑下天山》出发,可以说凌未风这一半,梁老做得很成功,易兰珠这一半,梁老则没有做得很好,这也成为了《七剑下天山》一书最重要的短板和最大的遗憾。
  从设定上讲,易兰珠这个人物无疑是一个有希望写出很大突破性的人物。她的父亲是反抗满洲的英雄杨云骢,母亲却是满洲第一美女纳兰明慧;她的父亲遗命要她报复多铎,但多铎却是她母亲的丈夫;她在天山派的教育下需要与满清为敌,但她在世的唯一亲人却正是满清人。可以说从设定来看,易兰珠的身世比之于金庸笔下的萧峰,复杂性和矛盾性一丝不差!然而相比于金庸对于萧峰这个角色的升华,梁老对易兰珠这个角色的把握则是让人唏嘘的。
  显然在小说《七剑下天山》中,易兰珠对于自己身体里一半满洲人的血没有丝毫的在乎,从头到尾,她都在和满洲,和自己的母亲作对。这么写虽然说有一定道理——毕竟她接受的教育让她的世界观价值观完全倒向了汉族一方——但是这么写,也让易兰珠这个角色的艺术价值和思想性大打折扣。回顾易兰珠与纳兰明慧在牢中的相会,可谓《七剑下天山》一书的高潮,场景的渲染和强烈的悲剧性色彩固然体现了梁老的高水准,但也让人不无遗憾——易兰珠给人的印象,是那个执拗、倔强却未免冷血的形象。相比而言,梁老对明慧那种痛苦与挣扎的描写,反而显得更具感染力。
  于是易兰珠身上的矛盾,仅仅定格在了仇恨与亲情上,没能上升到民族的高度。这么写,无疑给这个角色可能达到的高度降低了一个档次。除此之外,易兰珠这个角色的塑造,梁老在赋予她很强的性格特征和矛盾色彩之外,并没有给她足够厚实的塑造,让这个角色显得有些单薄,带有了很强的使命感,却没有很强的立体感。这也让易兰珠空有很好的设定,却成为了梁书中比较失色的女主角。
  可能梁老在后面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才有了《武林天骄》中的檀羽冲。然而这本书中,梁老虽然提出了民族矛盾这个命题,却没有进行太深入的探讨,《武林天骄》一书,又在出版时遭大幅删节,更是留下了不小的遗憾。不过檀羽冲的父母毕竟对于民族相争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意愿和志向,所以檀羽冲身上没有易兰珠身上那种矛盾色彩,从这个角度讲,易兰珠塑造上的遗憾显得更大了。

5、《大唐游侠传》中的段珪璋
  毫无疑问《大唐游侠传》是一本很独特的梁书,梁书中堪称“悲壮”的结局和高潮,唯有《大唐游侠传》。
  但这本小说的男主角究竟是谁呢?从情节的多少和发展来看似乎是铁摩勒,从本书的主题和高潮来看似乎又该是段珪璋。当然读者也可以说,他们和南霁云都是“大唐游侠”,都是本书的男主角。
  但是不管怎么看,毫无疑问段珪璋算是本书举足轻重甚至最为重要的一个人物,无论是主题、思想还是情节,这个人物无疑是应该重点塑造的对象。但是很可惜,这个角色的塑造放眼全梁书,也只能算是中规中矩了。
  首先从情节的数量上来看,大唐游侠传描写的人物过多过于分散,导致了每个人的情节都不是很多。除了铁摩勒的情节稍多,剩下的几个主要角色情节都显得偏少了些。段珪璋正是如此,虽然情节的数量并不直接决定人物的塑造水平,但没有足够的情节支撑,是很难写出精彩的人物的。
  其次从情节的质量来看,梁老的设计似乎也不理想。从一开始,段珪璋走的路子就不是“豪迈英雄”的路子,他虽然身负高明武功,又有一定的雄心抱负,但终究有些“郁郁不得志”的色彩,更有着无穷的俗世负累。于是从一开始被安禄山加害开始,段珪璋始终处于危险的境地和矛盾的心态之中,尤其因为妻子的关系被卷入窦家的武林争霸,更是体现了他的种种无奈和悲凉。也许梁老本来的设计就在于体现出一个“本来平凡”的人在关键时刻的英雄侠气,但就算作为一个“普通人”来塑造,梁老对段珪璋的刻画也难言成功,这个人物的形象几乎都聚集在了结尾的悲壮,除此之外亮点不多。
  最后从情节的安排来看,梁老的安排也有欠妥当。从开头到窦王争霸以窦家惨败结束,段珪璋都是当仁不让的主角,可是此后他的地位却急剧下降,除了因为找孩子偶尔露面之外,全书中间超过一半的情节基本和他无关,直到本书到了结尾的时候他才再一次恢复了主角的地位。这样的安排,无疑对段珪璋的形象塑造伤害很大。
  我不清楚梁老最初对大唐游侠传是如何构思的,只是猜测过大唐游侠传构思的男主角也许本来是段克邪。段珪璋的刻画遗憾也许源于梁老在写书过程中推翻构思,也许源于梁老写的时候不知不觉换了男主角。如果是第一种情形,那大唐游侠传的结尾可以说是一个经典的“补救”了;如果是第二种情形,那这算是梁老一个不小的失误了。如果梁老从一开始就树立了段珪璋的主角地位并给予大量的情节支撑,那无论是塑造成一个悲情侠客还是一个豪迈英雄,段珪璋都可能成为梁书中的经典人物了。


  4、《联剑风云录》中的张乔对决
  提起梁羽生笔下的经典对决,毫无疑问会有厉胜男唐晓澜的天山对决,玉罗刹剑闯名山独斗五老,狂侠天骄小孤山狭路相逢。当然相信也有很多读者朋友会提到《联剑风云录》中的张乔对决。
  从梁老的原意来讲,张乔对决似乎本来应该是天山系列中最重量级的一场对决,应该与厉胜男唐晓澜的对决媲美和呼应。放眼全梁书,张丹枫堪称梁书第一大侠,乔北溟也堪称梁书第一大反派了;与《联剑风云录》同时连载的《云海玉弓缘》,对这次大战也屡有提及,并把这次大战遗留的恩怨传承下来,写出了梁书最经典的天山对决;就《联剑风云录》自身来说,梁老对这场对决也可谓做足了铺垫,张丹枫出场很少却展现了自己的大侠风范和正道人物主心骨的地位,乔北溟则充分体现了他的武功高强和狡猾狠毒,利用霍天都让自己的武功更上一层楼,正道人物除了张丹枫,再无人能够与他抗手。
  在这样的铺垫下,毫无疑问这场正邪大对决是让人充满期待的。可惜的是,无论是张乔大战的前奏,还是张乔大战本身,写得都难言精彩,颇让人觉得遗憾。
  首先,在大战之前,阳宗海诡计得逞导致乔北溟因为心痛独子之死,已经丧失了绝代高手的风范,甚至达到了“见人就杀”的境地,这让这场对决从开始,就充满了张丹枫除恶惩凶的味道,而不是正邪两大高手的势均力敌的对抗。其次,这场对决的前奏,整体上是正派人物对邪派人物的碾压式胜利,缺乏悬念也缺乏精彩;最后,这场对决双方的实力本身也不够平衡,张丹枫的实力,相对于乔北溟还是具有很大的优势的,张丹枫甚至可以从容地让乔北溟打一掌,来满足他的心愿,也让他死心。
  回到对决本身,武打描写也没有太多过人之处,两个人只是各自拿出来招牌——玄功要诀和修罗阴煞功,进行了一番打斗,最终以张丹枫胜出而告终。梁老没有过度渲染气氛的紧张,也没有给这场对决丰富一下对决的内容(对比天山对决比了剑法、内力和暗器三项),更没有增添一点曲折,整场对决可谓波澜不惊。而这场对决,梁老也写得太纯粹了,“场外因素”太少了,既没有太多的阴谋诡计,也基本没有涉及太多感情范畴的东西,心理的描写也比较匮乏,这让读者读起来,未免显得单调了一些。
  总体而言,尽管张乔对决不失为梁书中一场相对经典的重量级对决,但与其他梁书的经典对决相比,还是显得黯然失色了些,不仅与这场对决在梁书中的地位不符,更是与“姊妹对决”——厉胜男唐晓澜的天山对决相去甚远。如果这场对决能够掺杂更多的“场外因素”,比如人物的思想与心理,人物的情绪和感情,乔北溟实施阴谋诡计等;添加一些曲折和悬念,比如让乔北溟和张丹枫的武功差距缩小,那么这场对决相信会精彩很多。


  3、《萍踪侠影录》中张丹枫放弃山河
  一部《萍踪侠影录》,是一篇荡气回肠的爱情华章,却不是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背负着家国仇恨,带着雄心壮志,张丹枫一人一马独入中原。朱家皇帝他固然不屑,金刀寨主也不在他眼里。就算是祖先旧部的后代石英,张丹枫也表现得足够倨傲,足够居高临下。
  然而一切的一切因为遇到了云蕾而改变,张丹枫依旧潇洒,依旧机智,甚至依旧高傲,却不再无所牵挂。因为爱情,他可以无视云家的敌意,可以和中原武林打成一片,甚至可以放弃家国仇恨,放弃大好山河。
  每次读到此处,我总是不由自主地遗憾。就算要放弃山河,张丹枫做出这个决定,未免也显得太快了些。诚然张丹枫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但山河对于他的意义,绝非野心二字可以承载。那是他祖先数代的遗志,那是他父亲终生为之奋斗的目标,那是刻骨仇恨的堆积。作为张家的子孙,如此轻描淡写般地放弃山河,来得太快,给读者的感觉,似乎他眼中除了云蕾,再无其他。
  其实事实并非如此,从事后的表现看,张丹枫未尝没有侠者心肠,他对于天下苍生,也是有一份仁者的关怀和勇者的责任心的。既然如此,为何在没有深入了解明朝具体情况的时候,就轻易放弃仇恨,放弃山河?
  设想张丹枫如果因为中原的种种经历,进行了激烈的内心斗争,最终深刻感受到了战火对于天下苍生的荼毒,才毅然放弃山河,这样他的形象,是不是会更高大些?本书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可能会更上一层楼。
  也许有人会说,这样安排,会让《萍踪侠影录》的爱情感染力有所失色。在我看来,把张丹枫放弃山河的因素归结到云蕾身上,无疑会让爱情的力量有所凸显,但却对全书的格局和层次伤害更大,这其实是颇为得不偿失的一点。
  所以《萍踪侠影录》虽然和《天龙八部》一样都涉及了民族相争的话题,但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前者成为了一篇武侠爱情的经典,短小精致却失之于大气磅礴;后者则充分发挥了历史背景,突出了人物在这方面的矛盾和挣扎,成为了武侠史上里程碑式的鸿篇巨制。这对于《萍踪侠影录》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大遗憾。


  2、《江湖三女侠》中的三女屠龙
  要说梁书中的第一壮举,三女屠龙无疑是最有竞争力的候选之一。
  尽管在武侠小说中主角们常常能够凭借着“主角光环”见到皇帝甚至能够直接威胁皇帝的性命,但是直接完成“屠龙”创举的却并不多见,毕竟有历史背景的局限和情节夸张性的程度限制。在我看过的有限武侠小说中,似乎唯有《江湖三女侠》以屠龙胜利而告终。
  从构思的角度看,三女屠龙无疑是全书的核心和高潮。所谓三女侠,之所以以三女侠之名著称于世,正是因为三个人联手完成了屠龙壮举。所以毫无疑问,三女屠龙应该是本书的重中之重。
  事实上,梁老也的确是把三女屠龙作为本书的终极大戏来写的。可惜的是,相对于《江湖三女侠》一书前面精彩纷呈,丰富多彩的情节,三女屠龙的情节写得未免平淡了些,成为了一大遗憾。
  首先从篇幅来说,《江湖三女侠》一书一共四十八回,深入禁宫屠龙的情节只占了一回半,一共也只有两次尝试,相对于全书的情节量而言,这个安排显得太少了。作为本书的重中之重,梁老给刺杀雍正做了不少铺垫,但是真正实施,却稍显太快。
  其次从情节来说,三女屠龙的情节也缺乏曲折性,导致精彩不足。这么说可能稍显苛刻,但《江湖三女侠》作为梁书乃至于港台新武侠中的代表作,本书的高潮——三女屠龙的描写确实难以称之为荡气回肠。
  客观来说,三女屠龙这个情节的描写确实有很高的难度。这主要是因为,这个情节本身提炼于清代野史和小说中“吕四娘行刺雍正”的故事,基本属于对后者的再创作。从结果的角度分析,无论如何三女屠龙的结局都基本肯定是以胜利告终,这个故事首先就是个缺乏悬念的故事。其次,屠龙的人选和地点,甚至是方式,也基本被限定住了。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情节的描写和发展,很难写出特别的新意。
  但这并非表示三女屠龙已经写到了极致。我个人认为,如果梁老增加“三女屠龙”这部分情节的比重,将情节丰富化,还是可以大大提升这个情节的精彩性的。例如,梁老可以在江南诸侠,冯氏姐妹和唐晓澜等人的前期准备过程中做一些文章,充分突出“屠龙计划”实施不易;再比如,梁老可以将大内环境描写得更凶险一些,让三女侠经历更多的磨难和曲折,才完成屠龙壮举;此外,梁老还可以增加一些其他方面的元素,比如唐晓澜对于身份和血缘关系的思考,再比如一些反派对于自己行为的反思和顿悟等等。甚至相比于花好月圆的结局,《江湖三女侠》还可以发展第二个路子:惨烈式的胜利。
  总之,三女屠龙这个情节尽管成为了全书的高潮,却在精彩性和感染力上打了不少折扣,也让全书的铺垫显得“雷声大雨点小”,成为了梁书中的一大遗憾。

  1、《风雷震九州》中的叶凌风
  武侠小说中以反派或者偏反派的人物作为男主角的小说,可谓凤毛麟角。金庸没有做过这样的尝试,梁老在《风雷震九州》中做了尝试。
  本书的男主角叶凌风(本名叶廷宗,下文皆称之为叶凌风),本来是官家之子,天生是反清侠义道的对头。但是他偏偏向往侠义道的武功和生活,不惜冒充叶慕华拜江海天为师,一跃成为天下第一大侠的开山大弟子。
  尽管靠欺骗开了个好头,但是叶凌风也有三重烦恼和死穴,首先是追求江晓芙极为不顺利,其次是他的侠义精神不足和侠义道显得颇有些格格不入,最后则是叶慕华幸运地遇到了华天风起死回生。最终叶凌风的本质让他在关键时刻走上了越陷越深的不归路,对尉迟炯和叶慕华采取了灭口的办法,偏偏纸包不住火,不仅没有灭口成功,还被风从龙抓住了小辫子,从此一步步沦为了叛徒和朝廷的奸细。
  客观来说,这个故事写得还算是颇有水平的,精彩程度十分可观,每个人物在对待叶凌风的态度上也折射了人性的光辉和弱点。不过就整本小说而言,本书可谓结构松散,既没有坚定树立叶凌风的主角地位,也没有对叶凌风自身进行深刻的挖掘,最后甚至把叶凌风完全当成了一个反派,重点塑造江海天、宇文雄和叶慕华了,这无疑是十分可惜的。
  在我看来,这本小说可以写出更大的深度和更高的思想性,甚至能成为梁书中的顶尖作品。本书完全可以把叶凌风当成唯一的主角来塑造,对他的心理和性格进行充分的描写,对他一步步走向堕落的原因进行深刻的探讨,尤其可以对他的矛盾和挣扎做一些构思和安排,而不是快速把他打成反派。至于江海天、叶慕华、宇文雄乃至于李光夏、林道轩等人,作为配角足矣。
  《还剑奇情录》中的云舞阳,其实是一个不错的榜样。云舞阳也是一个本质上有重大缺陷的人,他的所作所为也有很多让人不齿之处,但是他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反派,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矛盾角色,他身上折射出了很多悲剧性,引人深思。
  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来结束这个帖子吧,我们有幸看到了梁书版的雷雨,梁书版的牛虻,梁书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梁书版的双城记,如果再能够看到一本梁书版的红与黑,想必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情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