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黄元御《四圣心源》译读 第130节;快读网

 中医馆163 2015-01-26
  新书八部,一代医宗
  八月仲秋节过后,黄元御完成了《玉楸药解》的著述。两年来,他伴古寺,卧荒斋,远离绵思的故国,身处遥恨的他乡,以屈原等古代失地远客的著述精神为支柱,在羁愁郁闷中,书成业就,这是聊以自慰的。然而,书已脱稿,面对现实,那“夕阳虽然好,已是近黄昏”的思绪也就浮上心头。他在《玉楸药解》中写道:“萧萧古寺,落落荒斋。感岁月之已晚,伤春秋之欲暮。”正如他在分析病机时讲的“事有相反而相成者,此类是也。”回顾从三十岁发愤学医,到今年五十岁,二十年来的努力,使自己的夙志已成为现实。怎能不让他转悲为喜呢?所以他又写道:“当伯玉知非之时,值孔子学《易》之秋,事与之判,年与之齐。慨世短而心长,念身微而愁剧。虽然子长作《史》,子云草《玄》,固当牢骚于创始之日,亦心愉快于勒成之时者。志励丁年,书竣苍首,十仞作井,一篑成山,此也烟岚著书之士,最为破涕而笑者也。”
  黄元御对自己在著述上的成就感到是在失意中而得意,从而“破涕而笑”,对自己的事业也感到是极其崇高的,二十年中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继古圣之匡维,衷群言之淆乱,回苍生之颠沛也。”
  《素灵微蕴序意》中指出:“轩岐既往,灵素犹存,世历三古,人更四圣,当途而后赤水迷津,而一火薪传,何敢让焉。因溯四圣之心,传作《素灵微蕴》二十有六篇,原始要经,以究天人之际,成一家之言,藏诸空山,以待后之达人。”二十年后,八种书成,真正做到了对轩岐灵素的一火薪传,终于实现了书竣业就成一家之言的初衷。《黄元御神道碑》记载:“乾隆庚午北游帝城,辛未随驾武林,高宗赐以官,不受。以布衣之士,陪万乘之辇,当时高其节,后世尊其学。至今中国研究医学者,皆奉为山斗。呜呼,此足极天下之至荣也。”又记“呜呼!忠宣公以功业著,为一代名臣,先生以学术鸣,为一代医宗。后先辉映,世济其美,足以光邑乘矣。先生所治危症,有神效。高宗以‘妙悟岐黄’额诸医院门首。”
  《黄氏医书八种》在中医界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对中医继承和宏扬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清史稿》载:“阳湖张琦曜孙,父子皆通儒,医鸣,取黄元御扶阳之说,偏于温”。清王闿运《归里日记》中记:《黄氏医书八种》自问世以来,在社会上不胫而走,尤其在岳、湘、巴、蜀,“凡悬壶者,无不知有黄元御也。”湖南湘潭道光丁酉举人欧阳兆熊《水窗春呓》载:他做过曾国藩的幕僚,从扬州挂冠返回南方,于同治五年(1866年)在故乡开办医馆,招收学生,以黄氏《八种》为教本,明文规定:“有来学者,给以纸笔酒食,令其诵习,不熟此书者,不准行医。”
  《黄氏医书八种》写完,他想结束颠沛流离的生活,退隐安居乐业的故乡。保养虚弱的身体,度过疲惫的晚年。他在《玉楸药解自叙》的最后长舒道:“念沧桑之更变,叹陵谷之迁移,其间宏才远略,丰功伟烈,生而光显,没而泯灭者,不知几何?三不朽事业,殊不在是,与其收功臣之带砺,享良相之茅土,不如永日啸歌,逍遥于黄叶青山下也。”这正是他心情的真实写照。八月秋风送寒,南渡北雁起飞,他怎能不思束稿登程呢?
  急景催年,忧乐中书竣业就已有清一代科举,奔走天下士,先生少负奇才,常欲奋志青云,以功名高天下。中年得目疾,为庸医所误,自以为无路仕进,遂闭门读书,纵观古今医学数百种,会萃古今名医学说,集其大成为一家言。所著有《伤寒悬解》、《金匮悬解》、《四圣心源》、《四圣悬枢》、《长沙药解》、《伤寒说意》、《素灵微蕴》、《玉楸药解》八种,已行于世矣。先生自叙云:“心游万仞,精骛八极,灵思妙悟,离披纷来,幽理玄言,络绎奔赴,此亦足天下之至乐也。吾尝观自古豪杰著书之说,藏之名山,传之后世者,当其时必悲郁穷愁,所遇不合,而后得闭户著述,以发其抑塞磊落之气。韩子作《说难》,扬雄草《太玄》,屈原赋《离骚》,司马成《史记》。得意之事,皆自失意中来,古人所以不朽也。”先生因失目而得穷困,因穷因而得读书,而后得以学术名天下,后世较世之至酣,豢富贵夸乡里而荣一时者,固不可以道理计,此难为一二俗人言也。《黄元御神道碑》(1923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