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抱石人物画欣赏6

2015-02-02  Zhcx123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虎溪三笑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虎溪三笑  立轴 1945年作       虎溪三笑  设色纸本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虎溪三笑
    东晋时名僧慧远在庐山组织莲社,名士宗炳与诗人陶渊明均曾参与。慧远平日送客不过虎溪,然而在与宗、陶二人告别时,交谈甚契,不觉送过虎溪,守山虎大声吼叫,三人不觉相视而笑。这就是"虎溪三笑"的典故。《世说新语》、《莲社高贤传》均有关于他们的记载。在绘画史上,这一题材也颇受欢迎,傅抱石就多次画过。
   《虎溪三笑图》落款:“傅抱石蜀中作”可知这是他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在重庆金刚坡所作。此图树石用笔奔入,人物刻画精致,正是傅抱石“大胆落笔,小心收拾”"创作观的具体体现。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虎溪三笑  设色纸本
    款识:讵能随众笑,我亦付无言。傅抱石蜀中写。钤印:傅、抱石、印痴、抱石斋
    傅抱石的人物画受顾恺之,陈老莲的影响较大,但又能蜕变运用,自成一格。从画中可以看出傅抱石用笔洗练,注重气韵,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效果。此画描绘的是两棵蓊郁的大树下,有三人谈兴正浓,三人的旁边有虎溪桥,桥边围槛正露一角。全幅湿笔作画,水墨淋漓,浓淡相映成趣。“讵能随众笑,我亦付无言”的画题出自“虎溪三笑”的典故。此画藴含古今,融贯中西,所用皴法乃为傅抱石经年苦心揣摩,把传统文人画中各种皴法,树法,点法都相揉合,自创如同乱麻的“抱石皴”,巧妙的将松散破碎的皴与点统一在物象的结构中,在貌似凌乱中,使人物与背景的结构层次井然有序。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虎溪三笑  立轴 设色纸本 1961年作
    题识:纪华同志惠赏即乞指正。一九六一年七月六日将别长春,仓卒成此,傅抱石并记。钤印:抱石私印、一九六一
    《虎溪三笑》,取材自东晋慧远的故事。画中在两棵蓊郁的大树下,慧远、陶潜、陆静谈兴正浓,旁有虎溪桥,桥边围槛正露一角。全幅湿笔作画,水墨淋漓,浓淡相映成趣。慧远是中国莲宗初祖,驻庐山东林寺,戒律严明。若有访客拜会请益,送客以虎溪为界。这次畅谈甚欢,意犹未尽,在不经意间,已破除了不过虎溪的执念,以致慧远所驯养的老虎马上鸣吼警告,三人抚掌大笑,欣然道别。笑声传递了他们难以言喻的欣喜之情,自然也成了名垂千古的美声了。亦反映着儒、道、释三教思想的调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不是东坡赤壁游  设色纸本 癸未(1943年)作
    题识:不是东坡赤壁游。桂瑛女史雅赏,癸未重午后四日,沙坪讲舍制,傅抱石。钤印:抱石(画)、未央(画)
    《不是东坡赤壁游》,傅抱石以俯瞰视角,描绘舟行峡谷的情景:高峻雄阔的山崖,对峙两岸,江心小舟中,八位高士三三两两相对而坐,船头艄公正用力撑篙。画中凌乱迅疾的“抱石皴”与疏朗、平缓的水波,节奏对比鲜明,愈发显出江波浩渺、山势雄奇。江面的大片留白,既表现出水气氤氲,又使小船理所当然的成为画面焦点。船中人物虽数量众多,但姿态、服饰、面目各异,描摹细致,艄公的动势刻画,尤为点睛之笔。“抱石”、“未央”二印皆为朱砂画出。
    画中高士挤挤挨挨于一芥小舟之上,颇显局促,其蓝本大约是艰苦的抗战岁月中人们渡江的情景,而画家本人也要时常坐着这样人满为患的小船往来两岸,到嘉陵江东的国立艺专授课,故题“不是东坡赤壁游”,反东坡游赤壁旷达之意而行之。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前赤壁图  设色纸本 甲申(1944年)作
    款识:前赤壁图。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文略)甲申七月二十日,写苏子瞻赤壁图并书其赋,于重庆西郊金刚坡下山斋,新喻傅抱石。钤印:傅、抱石、上古衣冠、踪迹大化
    傅抱石所作的“赤壁赋图”,都有文题突出、构图简洁的特点,此帧《前赤壁图》更将其山水画与人物画的长处融于一炉。前景绘断崖赤壁直插江心;中景绘回旋的江水中,苏东坡与其友等三人同坐舟中饮酒吹萧,一船夫静坐船头;远景则写月色下如壁的山崖朦胧的身影,大段题跋正好题于其上。傅抱石笔下之苏东坡应是在其人格、性情及思想上能引起其共鸣者。正因为如此,傅氏才能画出如此活生生的苏东坡来。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赤壁怀古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赤壁夜游  立轴 甲申(1944年)作
    款识:甲申正月,重庆西郊金刚坡下。新喻傅抱石。钤印:抱石大利、其命唯新、抱石斋
    以历史故事、人物与山水画相结合是傅抱石的习惯,此幅《赤壁怀古》表现的是苏东坡与友人于赤壁游玩的情景。“赤壁图”是傅抱石最为钟爱的题材之一,他曾多次以此进行创作。图中右侧以粗笔画壁立千仞的山石直插江心,放笔横涂竖抹,水墨氤润。江面辽阔,仅以几笔墨痕带出水波。一叶扁舟轻浮江面,苏轼身着青衫峨冠,端坐舟中,与友人相唔甚欢。人物刻画精细入微,与山崖的大气奔放相映生辉,烘托出浓郁的诗意,引人萌发思古之情。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赤壁抒怀  1944年作  (396万元,2005年11月北京荣宝)
    款识:甲申暮秋月,重庆西郊写,新喻傅抱石,金刚坡下。钤印:抱石之印、抱石斋
    傅抱石的山水画气势恢弘,笔墨豪迈,长于表现苍茫迷离的雄浑意境;人物画则注重神态心境的刻画,往往意境淋漓,情感真挚。此幅则融其山水画与人物画长处于一炉。取斜势的山石造成奇崛而惊险的视觉效果,似乎立刻要倾倒下来;而同样取斜势的小舟,则又因其与山石的强弱对比而加强了这一效果。但舟中人物的淡定自若谈笑风生,却正好化解了这一险势。以其惊涛一样的笔墨,营造一种骇浪一样的气势,又以四两的力度,化解千钧的重量,这正是傅抱石此幅的要义所在。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前赤壁赋图  镜心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赤壁赋图  镜心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题识:前赤壁赋。(文略)乙酉三伏,抱石并书。钤印:抱石大利
   古人诗意画常见於傅抱石笔端,赤壁题材更是层出不穷。此两图独特之处在於小楷题录前後赤壁赋全文千字,字小如蝇头,而力如金刚铁杵,缜密俊秀,不失飘逸。画面意趣横生,构思精妙。但见《前赤壁图》抱石先生在画面左上角用花青渲染盈盈满月,而《后赤壁图》上水中月则在画面右下角若隐若现,两月辉映,表现“月出於东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间”的明朗,抑或是“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的慨叹也未尝不可。后赤壁图上小小的飞鹤也是如此,正和“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两图处处经意,化苏轼名篇为抱石佳画,为绵绵古意赋予新的生命。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后赤壁赋  镜心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款识:后赤壁赋(文略)。乙酉十月,重庆西郊,新喻傅抱石。钤印:傅(朱文)、抱石得心作(朱文)
    赤壁题材是傅抱石作品中比较常见的,但相较它幅赤壁,此幅在更大更精确的程度上再现了东坡原意。画家对苏东坡等人物的神态作了精心描写,每个人物的性格、情绪皆跃然纸上,生动异常。尤其是苏东坡,表情深沉严峻,显示他之所思。并非耳边所听之风声、笛声,而是在发思古之幽情,“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后赤壁赋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款识:后赤壁赋(文略)。乙酉十月二十三日,重庆西郊金刚坡下山斋,新喻傅抱石。钤印:傅、抱石大利、抱石斋
《赤壁赋》是傅抱石代表作品之中的典型,其在1944,1945年曾多次尝试此题材。此图作于1945年重庆西郊金刚坡下,此时此地正是傅抱石画风形成之所。赤壁,乃中国古代战争中颇具经典意义的场所;而自东坡前后《赤壁赋》出,赤壁乃成中国文学里的经典意象,千百年来令人们赞叹欣赏不已。苏东坡所写的后赤壁赋,以其文辞的多彩与情感的激昂,傅抱石特以此文为题材作画。此幅系其以绘画语言再现东坡文学名篇《后赤壁赋》的杰作。傅抱石所作的前后赤壁赋图,都有文题突出、构图简洁的特点。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赤壁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题识:乙酉十月二十又六日,重庆金刚坡下山斋,新喻傅抱石。钤印:抱石大利、印痴
    此幅《赤壁图》作于1945年,画面中一叶扁舟行于山壁之下,舟上的人物形貌各异。虽然人物所占画幅不大,但在山水背景中却十分醒目,是画眼所在。傅抱石作点景人物之精彩为识者公认,此图中人物眉眼、衣饰描绘之鲜活传神,为其盛年时期经心得意的代表。画面构图有意将山的高险与孤舟形成强烈对比,左面更赋诗字以寻求画面平衡感,可谓是构图巧妙,疏密有致。
    在山体的描绘上,他一反先勾勒后皴擦之古法,而是依据客观山势形貌分坡走向,以破笔散锋法将笔尖、锋、根并用,融勾、折、擦、染等于一体,纵情涂扫,无所羁束,淋漓尽致地表现山石的肌骨纹理,取得了比较新颖的形式美。相比之下,水面塑造则只是轻描淡写,只施以淡墨擦出其水波淋漓的效果,使画面颇有节奏感。通览全篇,远观大气磅礴,近看又精细耐寻。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后赤璧赋图  立轴 丙戌(1946年)作
    款识:会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丙戌仪中,傅抱石,重庆西郊金刚坡下。钤印:抱石之印、抱石得心之作、造化小儿多事
    宋苏轼于元丰五年秋游赤壁,有《前赤壁赋》之作,三个月后再游赤壁,又作《后赤壁赋》。赤壁,指湖北黄冈县城郊之赤鼻矶。前后《赤壁赋》是著名散文,既描写山水之美,又表现了作者的复杂心情和人生态度。由于与文中所描述的人物心态有某种契合,两赋也是抱石先生经常画的题材。先生对《后赤壁赋》的描绘最为充分。如此图采长条幅形式,上部画赤壁,陡削而高不见顶,中间一片空白,显示江面的宽阔,近景则礁石杂树。这些正是表现赋中“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以及人物舍舟登岸“履巉岩,披蒙茸”等的情景。图中人物,东坡怀揣酒壶,客手提篮簠,是表现“携酒与鱼。”而最重要的,正如画上题记上的一句:“会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得识矣”才是作者画此图之真意所在。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后赤壁图  设色纸本 1946年作  (3795万元,2013年6月北京匡时)
    款识:此十三年前金刚坡下之作也。一九五九年冬,抱石题于金陵。钤印:傅、抱石之印、踪迹大化、往往醉后
    限于避难时期艰苦的历史条件,这一时期的作品多作小幅,而这幅作品达到8.4平尺,可称得上是金刚坡时期罕见的力作。
    画面中有两处悬崖峭壁,较远的一处主要以大面积墨色渲染而成,层次分明;近处悬崖陡壁除了有墨色的渲染更是用了他最喜爱的劈头盖面般的独特皴法“斫笔皴”;江面以留白的形式和岸边率性的平涂渲染也没有丝毫的突兀;苏轼等三个人物面部细节勾勒细腻清楚,神态自然;衣服线条灵活生动,袖袍与帽带随风鼓动,将峡谷中那冬天大风的劲感也表达的恰到好处;近景用简洁干练的中锋勾勒出粗细交叉的秃枝杈,正是诗中情景: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赤璧图  横幅 设色纸本 1947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后赤壁  立轴 1954年作
    此图是根据宋朝文学家,苏轼的《后赤壁》而绘制的作品,是写苏轼重游黄岗赤壁,文章通过记叙的见闻和梦境,寄托作者超尘绝俗的奇想。画中人物情态相互顾盼,窃窃私语,皆有仙风道骨,绝尘世俗,远际一小舟正向画中的人物驶来,形象生动,拉大了画面的空间感,增添了画画的丰富性,远方的赤壁和人物伫立的浅滩用墨色份披,有“万点恶墨,恼杀米颠”之势,用笔用墨达到了疯狂的地步,干湿浓淡,飞白枯索乱飞,而人物则以细线空勾,有唐人遗韵,设色淡雅,秀雅中有苍劲的气骨。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后赤壁赋图  镜框 设色纸本 1960年作
    款识:茂元同志属画即乞指正,一九六零年五月中浣,傅抱石写记。钤印:傅抱石、抱石父、一九六零
    苏东坡所写的《后赤壁赋》,以其文辞的多彩与情感的激昂,表达自己壮志未酬而又开朗豁达的复杂情感。《后赤壁赋图》是傅抱石代表作品之中的典型,曾多次尝试此题材。此图作于1960年,以绘画语言再现东坡文学名篇《后赤壁赋》。此幅则融其山水画与人物画长处于一炉,可谓典型的“大块文章”。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松下高士图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图中松树以淡墨与褚石染出,取其意而不求其形,仅于细微处以散锋绘出松针,水墨淋漓;松下立一高士,造型洗练简洁,线条纯熟飘逸,真可谓形神俱备。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柳下对弈  镜心 绢本 1943年作                  对弈图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款识:癸未立春后,写于东川金刚坡下山斋,抱石。钤印:傅抱石印(白)、踪迹大化(朱)
    此幅作品创作于1943年立春,这一年,傅抱石分别在重庆,成都举行个展。作品画意深邃,章法新颖,善用浓墨,渲染等法,把水、墨、彩融合一体,达到翁郁淋漓,气势磅礴的效果。在传统技法基础上,推陈出新,独树一帜,对解放后的山水画,起了继往开来的作用。其人物画,线条劲健,深得传神之妙。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柳亭对弈  立轴 1944年作              水阁围棋  立轴 1943年作
    款识:■英先生方家雅属,即乞正之。甲申三月杪,新喻傅抱石。钤印:抱石之印、其命唯新
    此图作于1944年,却不同于抱石先生此一时期的狂放纵逸画风,体现出较为内敛古雅之风。他以大片温润绿色渲染出杨柳之飘然身姿,远处则以极淡之墨信笔抹出,垂柳掩映下一茅亭之中,两人对弈,一人凭栏而望。意境淡然出尘,不似蜀中山水而更近江南,唯有涂抹柳树树干的几笔仍可窥见傅氏独有的劲健雄浑之气,实属难得。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爱莲图  1944年作  (839.5万元,2011年5月中国嘉德)       柳下抚琴  1944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阳关送别  设色纸本                        水阁弈棋 1945年作
    款识:抱石写于东川。钤印:傅、金刚坡下
    题识:雷士铎先生雅赏。丙戌(1946)五月,傅抱石。钤印:抱石大利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春亭对奕图  1945年作 (920万元,2011年11月中国嘉德)    高士对弈图  设色纸本 1948年作
    题识:乙酉初夏,抱石东川写。钤印:傅、抱石之印、上古衣冠、踪迹大化
   此幅《春亭对奕图》创作于1945(乙酉)年夏天,当时抗战尚未胜利,而傅抱石居陪都重庆西郊金刚坡已六年之久,感于国势时艰,世事的沉浮坎坷,时局的动荡不安,心中的愤懑愁绪,借此而表达和平安逸的愿望。本图是绘画的传统题材,据《佩文斋书画谱》记载,东晋顾恺之就已经画过,不过图已无存。此幅将水阁置于浓重的柳荫之中,突出阁内二老弈棋,一高士倚栏独自远眺。生动的刻画出每个人物的表情,弈者专注,高士怡然自得。从而表达了傅抱石于纷乱的时局紧张生活之中,祈求和平之愿望。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水阁围棋  立轴 1947年作
    款识:丁亥二月十五日金陵写。抱石。钤印:傅、抱石私印、其命唯新、上古衣冠
    抱石笔下的“水阁围棋”最早见于四十年代中期。时战火纷飞,环境困逼,终日为生计操劳,既无力扭转眼前时局,遂将对理想境界之渴求寄托于笔下画境中,而这种抽离现实的取态也是画家“清者自清”自我期许的心理投射。
    他在1944及45年写有两本,俱纵长条幅。前者采中景处理,水阁居画面中央,前垂绿柳,景深推及隔江远岸;后者属特写,背景见柳条拂荡,配合细流涓涓,极具动感。若论尺幅之大、人物众多及层次丰富,则以本幅为着。本幅取近景描写,在大片垂柳掩映下,露水阁一隅,两人对奕,一拈子正欲投下;另一凝神注视,盘算对手后着。童子垂手在侧,仰望阁外,似心不在凑的棋局,自有其关注者。另一高士背靠栏杆,孤身立于阁沿,凝思者却非手执书卷,似呼抽离于捉对下著的棋局上。
    棋局如世局。精于棋道者往往视棋坪如战场,故有“兵行险着”以棋子喻兵事。所谓下棋消闲,若沉迷个中,执着于输赢,则俗虑不过从另而生,又岂得消除哉!观阁中下棋者,全神贯注又岂非计较胜负,实不足臻超脱之境。童子似旁观却无心而一片天真;高士乃参透而逍遥自得,独享其乐。有心无意皆超越于对奕者。故布局中的人物神情、所处位置距离,都反映了心理状态的差异,借着同一环境却呈现了不同的人生取态。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水榭对弈  设色纸本
    题识:抱石作。钤印:傅、抱石得心之作
    傅抱石画过多幅类似此图结构的作品,名之《听瀑图》、《听泉图》、《观瀑图》、《溪亭观瀑图》《水阁围棋图》《对弈图》等。此图中的人物,与1946年之《水阁观棋图》中的人物大体相似,但前者为横短竖长的立轴,此为斗方,构图不同,亭阁树木亦别。同一母题反复画,同中有异,各有变化,是包括傅抱石在内的许多山水画家的创作贯例。此作有朱文“抱石得心之作”印,表明是作者喜爱的作品。其特点是,以细如毫发的游丝描勾画人物,以恣纵的挥写与泼墨画屋木,寓精巧于奔放,含超逸于粗服乱头,是天才画家傅抱石独具的个性风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轻舟畅游  镜心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题识:帝王轻过眼,宇宙是何乡。革陈先生、倚华夫人俪政,乙酉岁暮,弟抱石,重庆。钤印:傅抱石印
    傅抱石很喜欢清朝程邃的诗句,曾多次创作,由于每次创作的地点、心境和方法都不同,而产生了不同的效果。本幅作于1945年,画中近景海岸和远景岩壁皆用散锋笔法,寥寥数笔,已尽显「抱石皴」的风□。画的重点是倚在小舟上的主人翁,他头枕在右手上,眼睛半掩,若有所思。人物面部线条精确明朗,衣服的线条则流畅自然,细腻动人。作品笔墨少、意境高、人物细而精,是不可多得的杰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观沧海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款识:张帆剑戟向何处,东南云外愁千艘。此壬午秋吴县汪旭初先生咏,予画山水歌句也。乙酉中秋后二日,傅抱石并记。钤印:抱石大利、乙酉
    傅抱石笔下的人物形象大多以古代文学名著为创作题材,用笔洗练,注重气韵,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效果。先生古人诗意画卓绝千古。本幅作品烟云浩渺,水急湍流,古人立于江岸,诗意昂然,正是先生最得心应手的景色。画面气势雄浑,咫尺千里,集奔放、深厚为一体;笔势飞动,若龙蛇腾舞;笔墨淋漓,气势磅礡,令人目不暇接。江面一排排舟楫迎着惊涛拍浪正在扬帆前进,瞬息千里之势,其精意就在一个“急”字;人物画的线条极为凝练,勾勒中强调速度、压力和面积三要素的变化,不同于传统沿袭画谱的画法。他还把山水画的技法融合到自己的人物画之中,一改清代以来的人物画画风,显示出独特的个性。巧妙地以最少的笔墨表现最多的内涵,在最小的空间赋予最大的容量。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山阴道上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山阴道上  立轴 1944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高士图  设色纸本
    题识:傅抱石,东川写。钤印:傅抱石印(白文)、往往醉后(朱文)
    这幅作品描绘了两位隐士在枯树之下,下完棋之后若有所思地凝望远处的场景,以小篆落款。画家用大笔蘸墨横扫竖刷将大树的苍劲描绘的淋漓尽致,细笔描写人物,人物的衣褶和皱纹清晰流畅,两位隐士的表情凝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桌上的棋盘与棋子安然,像画中的二位隐士一样泰然,在诉说着人生如棋的人生哲学。
    画上题款,寥寥几字便可以看出他深厚的书法功底和自然、灵秀、典雅的艺术风格。傅抱石的篆书,从《康熙字典》启蒙,继而临写小篆,旁及石鼓文、金文、诏版、瓦当等,与吴昌硕、李瑞清不同,用洗练、劲健的“古钗脚”线来表现《散氏盘》古朴而率真的意蕴,逐渐形成了天趣自然、灵秀、典雅的书风。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今古输赢一笑间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902万港币,2010年5月香港佳士得)
    题识:今古输赢一笑间。商一吾兄雅赏,乙酉白露前一日,傅抱石。钤印:抱石之印
    题跋:景熹我兄存赏卅八年(1949年)春。商一,香江持赠。(王商一)
    傅抱石的人物画总是高古雅逸,诗情画意。从题赞的篆书,不禁使人联想起苏轼的‘胜固可喜,败亦欣然’。两位高士刚对奕后相伴散步,意态幽然。下棋均有输赢,但高士下棋的妙旨却在输赢之外,将输赢看作寻常事。本幅写于1945年,日本投降,傅抱石有感而作之。画中人物衣褶上的用笔,流畅自然,与略为生动的人物表情,是严谨和潇洒的和谐结合,具有很强的现代感。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秋江野老  立轴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题识:野老秋江一叶轻,萧然旋艇学渔人。沿江欲觅桃花瓣,不信尘埃亦有春。家麟吾兄雅属,即乞惠教。乙酉清明后四日,写苦瓜游武陵三首之一。傅抱石并记。钤印:抱石大利、抱石斋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高士抚琴  1945年作                    深秋漫步  设色纸本 1946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江干秋游图  立轴 乙酉(1945年)作  (806万元,2010年5月中国嘉德)
    题识:乙酉重庆所写。平羽先生惠赏。即乞教正。庚寅(1950年)暮春白下记,傅抱石。钤印:抱石私印、踪迹大化
    傅抱石继承传统的同时,融会西画、东洋画的技法,尤受蜀中山水的启发蒙养,形成了迥异时流的画风画法。《江干秋游图》傅抱石1945年在重庆时所作,应属中年之作。作品前景由坡岸、树木构成,右方树木,叶已落尽,暗示秋末冬初的萧瑟。中景水面宽阔,远景山峦连绵。画家以破笔散锋,信马由缰,毫无禁忌。构图从大处着眼,画法从小处着手,体现傅抱石创作的特质。傅抱石尤善墨法,注重渲染,干湿互用。树下高士,形象奇古,以形求神,矜持恬静,也暗合“游”的心态情境。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二)
               秋山策杖  设色纸本 乙酉(1945年)作
    题识:乙酉暮春之下浣,重庆西郊金刚坡下。傅抱石。钤印:抱石大利、乙酉、踪迹大化
    此幅写秋山红叶,一高士策杖而行,眼神遗世而独立。画家虽未言明,但树影间或正是陶渊明的影子。陶渊明这一人物,似乎是历代知识份子心目中的理想偶像,特别是对那些不满现实的失意文人来说,陶渊明是他们的精神支柱。陶渊明辞官不仕,退隐山林,“好读书不求甚解”,“造饮辄尽,期在必醉”,“闲静少言,不慕荣利,不为五斗米折腰”。这种言行表现和为人处世的态度,确实很容易和一些文人内心深处的不谐和音发生共鸣。
    抱石先生常画陶渊明,主要是由于他有“史的癖好”,喜欢传统题材,他研究中国美术史也特别注重东晋至六朝这一段。比较可以和陶渊明相联系的因素,是饮酒和贫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