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抱石人物画欣赏3

2015-02-02  Zhcx123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二湘图  设色纸本 1959年作
    款识:人物国画是独具特色的传统民族绘画,历史上不少优秀重要的作品可惜失传了,古代画家的高度艺术成就,我以为很值得今天的画家们加以重视,而且要创造性的发展了传统,使祖国一切优秀的文艺遗产都会得到无限的发展前途。一九五九年七月于中山陵园藏经楼。傅抱石。钤印:抱石私印(白)、傅(朱)、踪迹大化(朱)、不及万一(朱)、往往醉后(朱)
    题跋:筠竹千年老不死,长伴秦娥盖湘水。蛮娘吟弄满寒空,九山静绿泪花红。离鸾别凤烟梧中,巫云蜀雨遥相通。幽愁秋气上青枫,凉夜波间吟古龙。乙丑灯节后二日,抱石先生二湘图,乃晖龙兄珍藏,云间程十发题。钤印:十发(朱)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二湘图  设色纸本 1961年作                            湘夫人  立轴 1960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湘夫人  设色纸本 辛丑(1961年)作
    题识:湘夫人。辛丑立冬前二日,傅抱石扬州并记。钤印:抱石私印、一九六一
    此幅《湘夫人》署款“辛丑立冬前二日”作,即1961年11月5日所作。远看主角湘夫人踏波御风而行,侧目回望,木叶簌然而下,衣带和宽袖随风飘起,仿佛听到她在风中的呢喃。近观傅抱石用淡墨勾画人物眼睛的轮廓,再以较浓的墨勾上眼皮,然后用淡墨散锋画双眸瞳孔,达到玲珑透明的效果,眉目间似怨似慕。正和《湘夫人》开篇:“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而他还以第二句“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为画的场景,渲染气氛,衬托主题。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二湘图  立轴 1961年作                               二湘图  设色纸本 1961年作
    款识:辛丑大署,写湘君湘夫人,傅抱石南京并记。钤印:抱石私印(白)、新喻(朱)、抱石山斋(朱) 
    傅抱石的《二湘图》一生先后画了十余幅,但同一题材在不同年代又有着明显的变化,这充分反映出傅抱石高超的技巧和强烈的审美观。此幅《二湘图》创作于六十年代,正是傅抱石创作的黄金时段。这段时期他无论在政治上和社会上都享受颇高的地位,生活也较为舒适。相比较其于1943年的创作的《二湘图》以及1954年创作的《二湘图》可以清楚地发现,画中人物的脸庞更为丰盈,眼神也较为明朗。表现了作者对生活的满足。画面中,湘君和湘夫人迎风而立,体态婀娜,和蔼可亲的眼神中流露出仁慈安详的性格,呈现出一副高洁、高尚的模样。她们的裙裾微微掀动,仿佛一阵清风轻轻吹过,又带起周遍落叶缤纷。整幅作品笔简意远,潇洒入神,风格高古,给人一种灵动、飘逸的感觉。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湘夫人  设色纸本 1961年作
    题识:苑华同志惠赏,一九六一年三月,抱石金陵并记。钤印:抱石私印
    《湘夫人》为傅抱石所作《九歌》组画之一。此幅作品中的湘夫人体态修长,面目丰腴,仪态端庄,是傅抱石绘古代仕女的典型造型。面部表情刻画的非常逼真,描绘出那种骣神遥望,祈之不来,盼而不见的惆怅心情。湘夫人那轻轻飘起的绸带与飘落的秋叶,营造了一种“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的意境。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二湘图  设色纸本 1962年作                            二湘图  设色纸本 1962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二湘图  设色纸本 1962年作   (873.6万元,2009年12月北京九歌)
    款识:一九六二年七月,南京写,傅抱石。钤印:傅抱石、一九六二
    傅抱石自四十年代起亦常常作“湘君”、“湘夫人”及“二湘图”。此 “二湘图”作于1962年。二湘之形象典雅端庄,设色淡雅清丽,略带忧伤的表情中透出仙气,大有别于一般的美人画。而画家对人物神情的刻划,尤其令观者折服,这也是傅氏人物画所具有之独特魅力。画中随风飘落的树叶,加强了画面的空间感和动感,更突出了秋天的悲凉之意和作品的主题。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湘夫人  立轴 设色纸本 1962年作  (2760万元,2011年11月上海荣宝斋)
    款识:湘夫人。一九六二年二月金陵写,傅抱石并记。钤印:傅抱石印、壬寅
    屈原与《九歌》是抱石先生人物画的重要题材。当时间步入五、六十年代,那些曾经寄托着作者愁绪与悲情的艺术形象,便渐渐有了变化,变化为作者特定的艺术美的符号。或是忠义气节的代表,或是清逸雅丽的标志。以“湘夫人”为例,四十年代脸面和眉眼都偏长,显然受到顾恺之《女史箴》图的影响。其表情又时有怅然若失的愁情。五十年代开始有了变化,到六十年代,脸面渐圆,也稍稍丰满了,眉眼略短更合于比例了,眼目明媚起来,愁绪减弱了许多。这些反映着社会、思想、性情的转化。
    此幅《湘夫人》作于1962年,是抱石先生变化后的代表作品。图中的湘夫人,是作者理想中的女性美的标志。她含有深情,她襟怀洒落,她高洁典雅,她超然脱俗。人物线描流畅劲健,落叶点厾洒脱淋漓,相互对照中,愈显精彩。最为传神的是湘夫人的双眼,作者妙用淡墨轻钩,造就了透明清空,含情无限的神采。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二湘图  设色纸本 1963年作                     湘君图  设色纸本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湘夫人  立轴 1963年作
    题识:癸卯雨水后一日,抱石补人物。钤印:傅
    傅抱石的人物画多为历史人物、古诗意境的再创造。《湘夫人》为傅抱石所作屈原《九歌》组画系列之一,曾被作者反复描绘。画中的湘夫人体态颀长,面目丰腴,仪态端庄,得唐人仕女风貌,为傅抱石绘古代仕女的典型造型。画面的背景,草木摇落秋风凉,洞庭湖中微波泛起,湘夫人独游偏僻的小岛,望眼欲穿。因不见所思之人,其情态如思如慕,面容凄惋,似哀似愁。衣纹线条似高古游丝描,却毫无疲沓绵软之弊病,劲健飘逸,尽显傅抱石刻画人物之能事。整个画面色彩淡雅,明净高洁。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湘君  设色纸本 1963年作                     湘君图  设色纸本 1964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湘 君  设色纸本 1960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湘 君  镜片 设色纸本 1962年作
    款识:湘君。抱石写。钤印:傅(朱)、往往醉后(朱)、壬寅(朱)、滦斋收藏(朱)
    以《九歌》湘夫人为题材的作品是傅抱石表现得最多最好的人物画。他运用顾恺之的高古游丝描加以飞动的笔势,刻画出人物端庄修长的形态,力求传达美的神韵,对衣纹手足不做确切的描绘,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头面,尤其是眉眼上,望去有摄人心魄之感。此幅《湘夫人》创作于1962 年,画面意境空灵深邃,笔法清劲秀雅,只见烟波淼淼,秋风袅袅,一位楚楚动人的女子,伫立在湘江边,两眼远眺,神色黯然,强烈的思念在广阔的天空下更显情深意切。这是爱的意境,也是傅抱石以此题材表达自己的心声。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湘夫人  设色纸本 1962年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湘夫人  设色纸本 1962年作
    款识:帝子降兮北渚,目渺渺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连日写湘夫人,此较惬吾意,抱石并记。钤印:傅(朱文)、往往醉后(朱文)、壬寅(朱文)
    “湘夫人”题材是傅抱石表现较多的人物画题材之一,也是最为凸显其艺术特色的题材之一。湘夫人是屈原名篇《九歌》中的《湘夫人》一文的主人公,相传是舜的妻子,其人忠贞有格,是传统中国女性美的化身,被后世尊为女神。
    四十年代创作的湘夫人脸面和眉眼偏长,显然受到顾恺之《女史箴图》的影响,其表情也有怅然若失的愁情,到六十年代,笔下的湘夫人脸面渐圆,也稍稍丰满,眉眼略短更合于比例了,眼目明媚起来,愁绪减弱了许多。
    此幅《湘夫人》格调高古、用笔洒脱、线条圆转流畅,设色清雅,构图有飞动飘举之势,将女神的不食烟火之气、超凡出尘之姿,表现到了极致。“往往醉后”朱文印,是傅抱石在其得意之作上钤用的闲章,此作之精妙也确是他“往往醉后”的神来之笔。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仕女图  1920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凌波仙子  设色纸本
    题识:新喻傅抱石于重庆西郊写。钤印:抱石之印、傅、抱石斋
    边跋:此傅抱石先生仕女,如妙笔生花,老笔纵横而且婀娜之姿,观后欣喜若狂,爱不释手。乙酉冬月,爱莲居主人萧平题。钤印:萧氏、平之
    《凌波仙子》描绘的是美丽的凌波仙子的模样,画面设色艳丽,人物衣纹灵动自然,仙子面部丰盈饱满,端庄慈祥。2005年著名书画鉴定家萧平先生观看此幅后欣然题跋,足见萧平先生对本幅的肯定。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东山逸致  镜框 1942年作
    款识:东山逸致。壬午五月,抱石戏写于重庆西郊。钤印:抱石、新渝、抱石画课
    傅抱石这一年所作,有众多是以古人诗意为题的,如《丽人行》《琵琶行》《苏武牧羊》《东山携妓》《长干行诗意》《东山丝竹》等等。这些作品或画古诗,或写古代逸事,于画面上多未题所画诗句出处,人物仿古,整个画面则诗意盎然。《东山逸致》描绘谢安正在聆听乐妓弹奏丝竹的景象。正面抱阮咸仕女,面容带醉意,闭目沉醉于奏乐后的回味,而背向画面的抚琴仕女,从身形、发饰、及侧面的细致描写,可得知是年青少女。闭目及背面的处理手法,极少见于傅抱石其它画作,此幅钤印“抱石画课”,作于1942年,应是人物画转型的初期试稿,其后演变至1944年及之后描画仕女的成熟时期,从此幅可看到傅抱石艺术成长的道路。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著书图  设色纸本 1943年作
    款识:周吉吾兄暑中自山城返成都,弟迩来颇有涂抹,积画甚伙,兄检此图嘱题,即候大教。癸未伏中,抱石。钤印:傅抱石印、傅、抱石斋
    题跋:此幅真迹精品人物图乃家父抱石先生于重庆时期所作,以持赠老友周吉先生也,今得以重观此图,实为幸甚也。壬申年仲夏,傅二石敬题。钤印:傅、傅二石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柳荫仕女图  立轴 1943年作             柳荫仕女  设色纸本
    题识:无情有恨竚江头,月笑烟唬不自由。若使汉宫曾见此,直教张绪不风流。带些幽怨守章台,惨目愁眉锁不开。丙夜芙蓉秋露落,伴君惆怅影徘徊。第三日读得周文度题吴启明柳枝二绝。二君虽乏盛名,然与予此帧颇可并发也,即录之。抱石记。癸未大雪后,抱石写于东川。钤印:傅、抱石大利、其命惟新、新谕、抱石斋作
    唐韩有姬柳氏,以艳丽称。韩获选上第归家省亲;柳留居长安,安史乱起,出家为尼。后韩为平卢节度使侯希逸书记,使人寄柳诗曰:”章台柳,章台柳,往日依依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柳为蕃将沙咤利所劫,侯希逸部将许俊以计夺还归韩。见唐许尧佐《柳氏传》。后以”章台柳”形容窈窕美丽的女子。
    《柳荫仕女图》,一白衣女子,屏气凝神,欲语还休,两旁柳枝风动,脚下荒草掩映,与她淡定专注的神情形成对比,衬托出少女的楚楚动人。傅抱石笔下的人物形象大多以古代文学名著为创作题材,以抒发心中之意,用笔洗练,注重气韵,以形求神,擅于表现人物的内在气质,线条劲健,极为凝练,勾勒中强调速度、浓淡和力度的变化,不同于传统画谱的画法,一改清代以来人物画风,显示出自己独特的个性。此作题识为篆书,可见傅抱石对此章台柳氏典故感慨至深,也可见其借古喻今的忧郁心境。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听阮图  镜框 设色纸本 1943年作
    题识:听阮图。癸未九月下浣,抱石写于金刚坡下山斋。钤印:傅
    抗曰战争爆发后,傅抱石举家迁往重庆,入住成渝古道旁,金刚坡麓的一所小茅芦。除教学外作画无间,并开始了人物画之创作。以历史人物及仕女入画,眉目传情,极富诗意。擘阮仕女乃傅抱石此时期常用之题材。
    《听阮图》作于1943年,在树林中两位高仕屈膝对坐于毡上,静听着身旁仕女擘阮之妙韵,不远处恭敬的仆人托着一壶美酒安静地站在树旁。阮女幽怨之眼神,加上冷清的场面,道出曲高和寡之意。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阮弦拨罢意纸迷  设色纸本 1943年作
    款识:癸未三月,抱石写于东川。钤印:抱石之印
    傅抱石笔下的仕女形象取法唐代吴道子笔法,用笔洗炼,注重气韵,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效果。其线条飘逸、吴带当风,刻意描写人物的内在气质。四十年代是傅抱石精力最旺盛的创作期,此时他作了很多如《二湘图》、《陶谷赠词》等以古代文学名著为创作题材的仕女精品。此图写一仕女手抱阮琴,拨罢回首似有所思,观者虽未闻琴音,却能直窥仕女的内心世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听阮图  立轴 1944年作                 三湘抚琴图  设色纸本                      人物  立轴 1944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蕉荫消夏图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题识:(1)甲申七月五日,东川金刚坡下,新喻傅抱石。(2)苏宇先生大雅教正。丙子春,白下记。钤印:抱石大利、其命唯新、抱石斋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凭栏仕女  设色纸本  (330万元,2007年6月北京华辰)
    题识:抱石写于东川。钤印:傅、其命惟新
    从1939年以后的6年多的时间,傅抱石一方面进入了他史论研究中的高峰期,另一方面又完成了他从篆刻和史论研究到绘画创作的过渡。这一时期对于傅抱石的艺术生涯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时期,遭逢家国之变,且生计困顿。胸中块垒往往倾注于画,这一时期创作的大量的山水、人物,代表了傅氏艺术的最高水平。《凭栏仕女》就是这一时期创作的佳品。画面以飞动流畅的散锋笔法,描绘人物动势。运用不确定的线条在貌合神离、若恍若惚之间,勾勒出一位妙龄女子凭栏侧目的婀娜体态。画中人物头部上仰,樱唇微努,凝神贯注地注视右方,若有所思,眉宇之间流露缠绵悱恻之情。这一形象,溶入淡雅虚幻的背景,传达出朦胧含蓄的内美。人物面部细致入微的刻画与几近荒率的衣纹处理,形成鲜明对照。“传神尽在阿堵中”,傅抱石一反传统人物画刻划眼睛勾、染的手法,采用散锋点睛,夸张睫毛、加重眼睑,使得画中人物的思想感情通过眼神跃然纸上,人物形象风神俊朗,呼之欲出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观音造像  立轴 1944年作                    执扇丽人  立轴 1944年作                 双姝图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细擘桃花掷流水  镜心 1944年作  (1725万元,2012年7月上海天衡)
    款识:闲来洞口访刘君,缓步轻抬玉线裙。细擘桃花掷流水,更无言语倚彤云。宋高宗诗,甲申三月十九日,重庆西郊,新喻傅抱石。钤印:抱石大利、其命惟新
    画上题诗为曹唐《小游仙诗九十八首》之一,表现女子寻情人不得,惆怅无言的失落心情。图中仕女一袭素衣,手执桃枝,转身回顾,凝神沉思。人物清秀的面庞,眼神中透露出的淡淡忧伤,身後失去色彩的树木,还有随流水飘走的片片桃花瓣,使人目睹这种情景不由发出感慨:可惜这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都在等待中付与断径残垣。画中人物的衣纹以渴笔为之,涩而不滞,潇洒婉转,树木、石块则以较粗率的笔法写成,由此而形成精致与粗放的对比。整幅诗歌与绘画相互交融,达到了诗意画的最高境界。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仕女图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柳荫仕女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仕女图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黄莺惊梦  设色纸本
    款识:新喻傅抱石,重庆西郊金刚坡下山斋。钤印:抱石大利、其命唯新、抱石斋
    “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这是唐代余杭人金昌绪之七绝《春怨》,今《全唐诗》存其诗一首,但却为傅抱石提供了反复入画的题材。这项题材最早见于1943年,构图、笔法及设色与本幅最为接近。
    图中画家紧扣诗意,笔下仕女手狭折枝立于垂柳下,仰首凝望,袛见黄莺一双在绿荫中展翅分飞,也许是她已被莺啼惊醒,破碎了怀人之梦。这个“打起黄莺儿”的无奈动作正点出了“闺怨”的题旨。画家写来含蓄内敛,画中仅莺飞稍呈动感,余者俱处于静止停息;仕女申请略带无助,眼含幽怨,在疏柳素淡色调的背景衬托下,益显抑郁。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柳堤仕女  立轴 设色纸本
    款识: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傅抱石写于重庆西郊。诗庵先生惠赏即乞教之,抱石又记。钤印:付(朱)、抱石私印(白)、抱石大利(白)、抱石得心之作(朱)、往往醉后(朱)
    《柳堤仕女》写唐代韦庄《台城诗意》。韦庄的诗以七绝见长,艺术上含蓄婉约同时又是著名的词家,与温庭筠齐名,在“花间词派”中独树一帜。韦庄一生遭逢乱世,四处飘泊。伤时、怀乡、感旧、失落等情绪交织在一起,成为其诗中最重要的主题。他的咏史诗也大都融注着对唐室衰微的现实感慨,充满了古伤今的悲哀。“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此首诗写金陵台城经六朝战乱的沧桑巨变,而不变的惟有“台城柳”依旧,感叹历史兴亡,含蓄而又深沉。
    这幅作品是傅氏尚在重庆时所作,伤时、感旧、怀乡、吊古的思绪交织在一起。傅氏是图景物其次,人物为主,画仕女主婢二人,似乎画中的仕女正在柳叶下吟颂着感慨历史衰的诗句,台城垂柳在江雨霏霏中,主人回首颇感哀伤,婢女则抱琴低首无语,山河依旧而物是人非的感伤之意让人回味无穷……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阮咸仕女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芭蕉仕女  立轴 1944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秋 思  设色纸本 甲申(1944年)作
    题识:(1)甲申立冬日,抱石写。(2)延俊兄、兰娇嫂俪赏。丙戌(1946年)六月,弟抱石补记。钤印:傅、抱石大利、其命唯新
    叶落知秋,这是抱石先生的感时之作,时在1944年甲申立冬,正值秋深,他所居的重庆西郊金刚坡,树木大概也开始落叶了。“洞庭波兮木叶下”,是一种洒落,但对闺中人而言,却会生出许多思念。图中,着红色披肩的少女,疏慵地坐在地毯上,回首看落叶而若有所思也。抱阮侍女,侧立一旁,似略有知。线描简率而具高古游丝之趣。施色古艳,深红与浅绿相配尤见匠心。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仕 女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罢阮图  镜心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款识:(1)甲申长夏,新喻傅抱石,重庆西郊金刚坡下。(2)家贤我兄降驾山斋,展观近制,承赏此帧,即以奉教。甲申十月二日,重庆西郊金刚坡下,弟傅抱石再记。钤印:傅、抱石大利(二钤)、甲申、其命唯新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雅乐图  立轴 设色纸本
    题识:新喻傅抱石,写于重庆西郊金刚坡下山斋。钤印:傅、抱石之印、抱石斋、其命唯新
    傅抱石是中国绘画史中少有的同时以山水和人物并称于世的画坛巨匠。此幅《雅乐图》和《丽人行》创作于同一时期,虽无《丽人行》之繁茂艳丽,却更为典雅、含蓄、和幽逸。画面构图精炼简约,而重点情节集中和突出;意趣饱满而充盈;对衣着的勾画十分鲜活、细腻;设色淡雅而倍显清新。尤其是对于人物形象地刻画,生动传情,在优雅与庄重中不失浪漫情绪的流露与传递。演奏者一个抚琴、一个吹笛,配合默契,与赏乐者自然交流并相互感染,默契中达成了人与人、音与意、情与景的和谐与共鸣。
    在傅抱石先生极具古典风格的众多人物画中,《雅乐图》古韵绵长而悠远、古意浓郁而回肠,堪称其精品佳作中极为突出、极为特殊的代表性画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陶谷赠词  设色纸本 甲申(1944年)作         陶谷赠词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题识:陶谷赠词。此拟写李主宴谷澄心堂。出丝兰于席歌风光好时指景也。甲申六月二伏,傅抱石写。钤印:傅、傅抱石、抱石斋
    抱石先生的古人诗意画既有宏景鉅制,又有小品点晴,虽在有些画中题上诗句,但不占重要位置,有的只写题目,有时仅题款,可是读者一目了然是哪首诗或哪个典故。臻此化境,绝非偶然。先生所有的绘画作品都是转化为视觉形象的诗,他本身就具备诗人的气质,描写古人形象或其轶事,就是歌颂某一古人或吟咏某一场景的诗句。画的语言即诗的语言,画的意境即诗的意境。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东山携妓图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款识:甲申端午延二日,于重庆西郊,新喻傅抱石。钤印:抱石之印(白文)、踪迹大化(朱文)
    “东山携妓”,典出《晋书·谢安传》,晋高小谢安,字安石,因不满朝庭昏庸、官场腐败,称病辞官,隐居浙江上虞之东山,闲时携妓出游,歌吹漫舞。以行为的放浪风流,掩饰对国家前途的忧虑和怀才不遇的愤懑。傅先生“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在谢安放浪的形迹,其隐饰着的内涵和真情,才是先生为图的宗旨。
    全图不作背景,简诘而明晰。谢安宽衣大袖,直面而行,与相随二妓全无顾盼与呼应,脸上着意加重的眼窝,似密布的愁云,炯然有神的眼目,含着隐忧,悲怆与刚毅。作者特别夸大了谢安的头部,正是为了强调和传达主人公这种复杂而细微的神情。这种夸大的手法,在晚明人物大家陈老莲的作品中时时可见。二妓面容娇美,相行相随间似有交流,其满目茫然的神色说明,她们对主人公的种种举止殊多不解。在图中,她们的角色既用以形成对比、陪衬主体,又用以调济色彩,丰富画面。
    顾恺之说:“四体妍蚩,本无阙少于妙处,傅神写照,正在阿睹中”。傅先生的人物画抓住了顾氏的这一精神。所谓“阿睹”,就是眼睛,灵魂的窗户。顾恺之特重点睛传神,传先生则把这一“点”大大发展了。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东山携妓图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题识:甲申五月十八日,新喻傅抱石,重庆西郊写。钤印:傅(朱)、抱石斋(朱)、傅抱石(白)
    傅抱石人物画自成一格,大多以文学名著为创作题材,他虽不是专门画人物的画家,但他人物画最能见出其深厚的传统功力。他曾说“我对于中国画史上得两个时期最感兴趣,一是东晋与六朝,一是明清之际。前者是从研究顾恺之出发而俯瞰六朝,后者是从研究石涛出发而上下扩展到明的隆庆和清的乾、嘉。”
    《东山携妓图》,取材于《世语新说》,写谢安隐居东山不仕,携歌姬逍遥的情景。其人物造型非常有特点,意态神韵多有古意。女性往往“开脸”大气,脸型圆润饱满,红颜朱唇,额上点红,颇具唐风;男性往往气格高古。人物服饰衣着典出六朝,长袍大袖,宽衣博带,裙摆曳地;线条多用“高古游丝描”,圆转畅快,朴拙简淡,间以潇洒恣肆的散锋笔意,面目一新,衣纹转折处皆作圆转,最见情趣;人物设色多古雅,“迹简意淡”而雅正,以线为主,设色极淡,每以淡色一点即收,自然渗透,所留空白极佳,衣着设色也多古雅,很少有浓丽的墨彩。傅先生曾写过多幅此题材作品,此幅构图与以往不同,人物刻画更为精湛、传神。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人物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东山携妓图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东山携妓图  1946年作 (537.6万元,2009年10月中贸圣佳)
    题识:丙戌三月初浣,傅抱石,重庆西郊写。钤印:抱石之印、抱石得心之作、金刚坡
    傅抱石笔下人物,无一例外均是长袍大袖,宽裙曳地。笔法多用高古游丝描,却又更加放松飘逸,似信笔而为,所以人物尤得六朝时的古雅韵味,又不失现代的浪漫气息。虽然他申明自己不是人物画家,画人物只是为了更好地理解中国画的“线条”,以及配合创作某些特定题材山水画的需要,但他的人物画却受到了画坛的极高评价。傅抱石画人物多有背景,而此幅描绘东晋揖谢人间、啸咏山林的谢安东山携妓的画作,却一反常态,纯是人物,不着一笔他物,在傅抱石的画作中是不多见的。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东山携妓图  1956年作                                      东山携妓图  1946年作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东山携妓图  设色纸本  (2472.5万元,2011年11月上海荣宝斋)
    款识:淑宾同志指教,一九六四年,抱石南京记。钤印:抱石斋
    傅抱石先生在山水画上的成就,主要表现在开今风、创新貌。而在其同时所擅的人物画上,则主要是上古衣冠的一统天下。抱石先生的人物画,早期追随顾恺之的风神,人物的形态和春蚕吐丝般的线描,无不高古而典雅。后来,他又取了陈洪绶的造型、石涛的意趣,由自我的性情统领驾驭,形成了独特的自家风格。张大千先生1946年题傅抱石先生《擘阮图》说:“画境以冷为难,比之诗人,惟昌谷有焉。抱石此作冷而幽,八百年来无此笔!”他一语道出了傅画的妙谛:高古幽冷。
    本幅《东山携妓图》,察其画风,应是傅先生四十年代后期至五十年代前期所作,1964年补题赠予淑宾的。虽是图有出典,但傅抱石借古喻今的意图十分显明。

 

               [转载]傅抱石人物画欣赏
             琴笛和乐图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款识:甲申正月,东川金刚坡下山斋写,新喻傅抱石。钤印:抱石大利、抱石斋
    傅抱石于1939年4月举家来到重庆沙坪坝的金刚坡直至1945年10月,在此期间画了大量的人物画,形成其作品的主流,此图就是其中之一。整幅画看来,三位琴友,知音相调,高古绝尘,明净淡雅,水、墨、色融为一体。衣着设色古雅,衣纹转折处皆作弧形圆转。最见情趣的则是大面积的留白,丝毫没有对空间的恐惧,无为有用正体现了典型的东方神韵,是傅抱石先生的精品。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东山丝竹  设色纸本                      东山丝竹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款识:抱石东川写。钤印:傅、其命唯新
    傅抱石笔下之历史故实,不少取材自晋人逸致,如竹林七贤、兰亭雅集、渊明沽酒等。本幅以东晋谢安事迹为题,亦常被他援引入画,1944-1945年笔下所出较多。构图中,置谢安居中鼓琴,两歌伎分列前后或左右,一吹笛,一拨阮,主仆合奏,共谱清音。
    本幅画面空间较窄长,故人物距离拉近,合奏之互动关系更形紧密。细节描绘详尽缜微,如画面上方以浓叶为盖,点出身处山林之背景,铺地坐垫及酒壶均交待清晰,标示了席地宴乐之无拘无束。抱石用笔细腻,线条流畅,设色清丽。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东山丝竹  设色纸本  (552万元,2012年12月凤凰拍卖)
    款识:抱石写于东川山斋。钤印:傅(朱)、其命唯新(朱)
    东山位于浙江上虞,相传东晋谢安曾隐居于此,经常邀王羲之等人在此弹琴、下棋、赋诗。“东山丝竹”即是描绘当时隐士弹奏丝竹的景象。最喜把诗境入画,或写历史故实,因而笔下人物亦从历史与传奇中走出,萧散飘逸,意境高古。
    此作未署年款,观其风格,也是四十年代写于重庆的。本幅以空间留白,将焦点集中于人物之上,人物作对角线分置,将谢安居中鼓琴,两歌伎分列前后或左右,一吹笛,一拨阮,主仆合奏,使合奏之互动关系相互映衬。抱石用笔细腻,线条流畅爽利;开脸造型,无论高士、仕女,皆精准传神,神态切合身份。设色清丽素净,古朴典雅之气息溢于画面,魏晋风流于此穷尽矣!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游春图  设色纸本 1944年作
    款识:奉春仁弟惠念,甲申九月下浣,抱石写于东川金刚坡下山斋。钤印:抱石
    此幅《游春图》,画面以飞动流畅的散锋笔法,描绘人物动势,勾勒出一位富家女子携仕女出游的情景。画中女子体态颀长,面目丰腴,似有唐以前仕女风貌,为傅抱石绘古代仕女的典型造型。傅抱石一反传统人物画刻画眼睛勾、染的手法,采用散峰点睛,夸张眉目、加重眼睑,使得画中女子之情感通过眼神跃然纸上。高古游丝描般的衣纹劲健飘逸,色彩淡雅,明净高洁。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阮咸拨罢意低迷  立轴 1944年作         春 光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人物  设色纸本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春 光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款识:乙酉六月大暑,重庆金刚坡下写。新喻傅抱石。钤印:抱石之印、其命唯新、傅抱石印、一方漫漶不清
    抱石笔下以"春光"为题的作品,最早见于一九四五年四月四日,题曰"余写此幅未竟,时慧曰此春光也,即题之。"可知画题乃依其夫人罗时慧之议而订。这项题材日后屡见于其作品中。本幅写于同年"大暑",即七月廿三日,构图相若,应是原创稿面世后的第二幅作品。
    《春光》主题为主仆郊游,枝条迎风垂荡,见一片明媚之色,点出"春光"题旨所在。本幅按原稿略加更动,主体景物相同,惟细节描写较丰富,如柳树从右移左,并置于仕女前,画家加强了柳枝的密度,故主仆恍似身处柳枝群舞中悠然而行,仕女长袍随风摇曳摆,与荡柳互生呼应,令主体人物更见飘逸,也增添了画面的动感。仕女开脸属典型唐人风格,典雅高贵,神态从容,配合淡雅设色,充份反映在如斯美景下春游的快意。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柳荫仕女图  立轴 设色纸本 乙酉(1945年)作
    题识:乙酉小寒,重庆西郊金刚坡下山斋,新喻傅抱石。钤印:傅抱石印、其命唯新、乙酉
    边跋:先父抱石乙酉年所作柳阴仕女图,系先母罗时慧於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送赠日本友人者,今日回归神州,不胜欣幸。此幅之构景,未尝见有别稿,洵不可多得之佳作也。识者宝之。二○○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傅二石敬题於台北亚太会馆。钤印:傅二石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一)
             柳荫仕女图  立轴 1945年作
    题识:无情有恨竚江头,月笑烟唬不自由。若使汉宫曾见此,直教张绪不风流。带些幽怨守章台,惨目愁眉锁不开。丙夜芙蓉秋露落,伴君惆怅影徘徊。乙酉三月,重庆西郊制。傅抱石。钤印:傅抱石印、印痴、其命惟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