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消极抗战浮夸战绩与捣毁抗日烈士陵园

2015-02-03  雪寒书馆

国民党消极抗战浮夸战绩与捣毁抗日烈士陵园

作者:叶劲松 发布时间:2015-02-03 来源:乌有之乡
张灵甫及74师就是国民党积极反共而消极抗日的代表。

  最近,有关所谓的“抗战名将”张灵甫葬于何处之亊,又被意图抹黑共产党的果粉们炒了起来。什么张灵甫是“抗战名将”,《否认张灵甫的抗战功绩让亲者痛仇者快》等等言论,果粉们都抛出来了。当然,果粉们不仅仅是谈张灵甫等“抗战名将”的“抗战功绩”,还想通过大谈国民党的“抗战功绩”,抹杀共产党的抗战功绩,并指责共产党对“抗战名将”不尊重。

  我最近看《少将:张灵甫品德之差丧失正常人的底线》一文时,看到文章后面有果粉在回复中大肆鼓吹国民党是抗战“中流砥柱”。我对此回复道,国民党“丢了东北丢华北,华东华中也丢了不少地方。政府从南京逃到武汉又向西逃到重庆。这是中流砥柱表现还是消极抗战表现?在全世界反法西斯战场大反攻的1944年,蒋军还被日军打得大败,日军从河南打到中越边界,西南打到贵州南部,重庆一片惊慌(国民党一些高官已安排其子女从重庆学校退学而去成都、昆明等地)。这是中流砥柱表现还是消极抗战表现?”

  1945年元旦,蒋介石发表广播讲话《新年文告》,蒋回顾去年状况时称,1944年给国民党带来奇耻大辱。蒋的文告第一段就讲道,“我们神圣抗战到今天已进入了第九年度,回溯这八年以来,要以去年这一年为危险最大而忧患最深的一年。敌人侵豫犯湘,串扰桂柳,猖狂冒进,在最深入的时候,侵犯到了贵州境内的独山。我们在这八个月以来,国土丧失之广,抗战同胞流离痛苦之深,国家所受的耻辱之重,实在是第二期抗战之中最堪悲痛的一页,我们在这饱受艰难痛苦挫败耻辱之中,度过了旧年,迎接着新岁……我今日要首先明告我同胞的,就是去年一年之间,我们中国处境的艰危,不仅是抗战八年中所未有,也是我们革命50年以来未曾遭遇过的险境。”(《蒋家王朝》第三卷第1726页,经济日报出版社出版)

  全世界反法西斯战场胜利大反攻环境下,中美空军在中国大陆有制空权形势下,国民党军却被小日本打得四处逃窜,呈现一付狼狈相。各主要反法西斯同盟国首脑在各自1945元旦的《新年文告》中,畅谈1944年自己国家军队的高歌猛进时,蒋介石却在自己的《新年文告》中哀叹“去年这一年为危险最大而忧患最深的一年。……国土丧失之广,抗战同胞流离痛苦之深,国家所受的耻辱之重,实在是第二期抗战之中最堪悲痛的一页……去年一年之间,我们中国处境的艰危,不仅是抗战八年中所未有,也是我们革命50年以来未曾遭遇过的险境”。中囯战场国民党被打得四处逃窜的大失败和其他战场盟军快速向前推进之间的极大反差,使蒋介石觉得在世界上及中国百姓面前太无颜面,是最大耻辱。这战场的极大反差,或蒋介石的最大耻辱,难道不是国民党消极抗战的结果?

  在蒋介石所称的耻辱的“八个月”里,果粉们所吹嘘的张灵甫这些国民党“抗战名将”们(果粉们宣传这些“抗战名将”们在一次会战里就能歼敌多少多少万),为何未挺身而出率国民党军痛歼日军并收复大片失地以使蒋总裁在世上脸面有光,反而是“抗战名将”们率领的军队被日军围追逃窜,造成“国土丧失之广,抗战同胞流离痛苦之深,国家所受的耻辱之重,实在是第二期抗战之中最堪悲痛的一页”的出现,造成蒋介石“50年以来未曾遭遇过的险境”出现,这就是张灵甫这些国民党“抗战名将”们的“赫赫战功”?

  在1944年春,日军在其占领区进行了一系列的道路整治和兵力调动,以便对国民党区发动进攻,打通从河南到东南亚的陆上交通线,并占领沿线机场。中共曾将日军道路整治和兵力调动等情报通告国民政府,并在河北、山西、山东进行一系列铁路破坏活动,以破坏日军准备进攻而实施的兵力和物资的运输调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抗日力量的这些斗争,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敌人的准备工作,阻滞了敌人进攻的时限。相反,国民党对敌人的新进攻却没有任何对策,不做任何实质性的准备。河南情况如此紧急,国民党将领蒋鼎文竟在洛阳召开反共会议,不仅不增兵河南,反而从河南调走三个军回陕西参加反共十字军。华北黄河防务日益吃紧,国民党将领胡宗南反而调走两个军入新疆去镇压人民反对盛世才反动统治的革命斗争,并令其余的几十万大军紧紧包围封锁陕甘宁边区“(《蒋家王朝》第三卷第1679、1680页)。这充分说明,国民党一贯的积极反共、消极抗日政策,是造成国民党军在1944年遭遇大失败的重要原因。

  现在果粉热衷吹国民党的“抗战名将”们打的20余次“大会战”歼敌多少多少万,企图以此证明国民党军是抗日中流砥柱。凤凰历史2014年6月17日的《王奇生:研究抗战应挤掉国军官方战报中的水分》就讲,抗战时国民党军官方战报中的水分很大,“抗战时期国军将领虚构战情、虚报战绩、虚领军饷等情形十分严重”。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王奇生的文章,列举了一些囯民党高官承认国民党军官方战报浮夸、撒谎的例子。其实蒋介石也提到国民党军撒谎的问题。“1938年11月25日至28日,国民党军亊委员会在湖南衡山召开第一次军事会议,即南岳会议。”蒋介石主持会议并检讨七七亊变后一年多来“国民党军的得失,日军的作战特点,指出国民党军队存在谎报军情、因循敷衍、推诿延误、保守挨打等12项耻辱……”(《蒋家王朝》第三卷第1459、1460页)。全面抗战一年多,丢失大片国土后,蒋介石也承认“国民党军队存在谎报军情、因循敷衍、推诿延误、保守挨打等12项耻辱”。“谎报军情”被蒋认为是头项耻辱。丢失国土大片并发达地区全部丢失,却还浮夸多少次会战里,国军多少“抗战名将”率军歼敌多少万,就是国民党“谎报军情”的主要表现。

  你如真正歼敌这么多万之后,日军力量应大大削弱,日军就不可能有多大防卫力量,国民党军就应该实现大量国土的收复。但直到二战快结束的1944年底,未见国民党军实现大量国土的收复,反而看见国民党军被打得四处逃窜和囯土大量丧失。国民党的会战歼敌多少多少万,全是极大地浮夸战绩。而蒋介石指责的国民党“谎报军情”,和王奇生的文章所讲的“抗战时期国军将领虚构战情、虚报战绩、虚领军饷”是一致的。所以国民党宣扬的抗战史,谎言太多。而国军将领通过虚构战情、虚报战绩、虚领军饷这些弄虚作假,使自己成了“抗战名将”。而果粉们仍然继承了国民党军将领虚构战情、虚报战绩的弄虚作假传统,还在一个劲鼓吹“抗战名将”进行的“大会战”表现出国民党军是抗日中流砥柱。

  看看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反法西斯战场,不管是苏德战场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库尔斯克战役还是北非战役等,战役胜利不但要歼灭大量敌军,而且还通过追击敌军,将战线向前推击100公里甚至几百公里,解放被敌军占领的大片土地。苏军在德军突然进攻后的约3年半时(即1944年年底),通过一系列战役(或会战),不仅基本上将德军全部逐出苏联国土,而且苏军已前出到匈牙利、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和挪威,甚至在1944年10月已解放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到距德国进攻不到4年的1945年5月初,苏军已完全攻占德国首都柏林。但奇怪的是,同样至1944年年底,国民党的“抗战名将”们率领蒋军进行的20多次所谓“著名大会战”,号称每次会战歼灭敌军多少多少万,但未见这20多次所谓“著名大会战”收复多少土地。到1944年年底,能看得见的收复土地,仍然主要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华北、华东和华中的抗日根据地。歼灭日军多少多少万可以编(蒋介石称之“谎报军情”,王奇生称国民党军“虚构战情、虚报战绩”),但你说你收复多少土地却不好编。因为你如宣传会战后我军乘胜追击、向前挺进100公里,收复土地几千平方公里,但军队官兵、当地农民和记者觉得此次会战前后双方所占区域变化不大,就知道你在撒谎。

  为什么号称歼灭敌军多少多少万的20多次所谓“著名大会战”,不能见到收复囯土的显著作用呢?国民党所大肆宣扬的国民党“抗战名将”们率领蒋军进行的20多次所谓大会战,实际上多是日本主动进攻,国民党被动应付的状态。也就是蒋介石在南岳会议上讲国民党军“因循敷衍、推诿延误、保守挨打”状态(蒋称之为“耻辱”)。国民党军战前准备和战时作战“因循敷衍”,军队各部分对作战“推诿延误”,整个军队就不会是积极抗战状态,而必然是蒋介石说的“保守挨打”状态。王奇生文章中记载了张发奎(抗战时曾指挥过约50万国民党军,抗战胜利曾任广州战区接受日军投降的中国最高长官,曾经官至国民党军陆军总司令——叶注)所说:“在整个抗战中,我们一直采取守势。在战争快结束时,我首次负责发动重大规模的攻势,可惜攻势刚开始,战争就结束了。”国民党军“一直采取守势”,一直“保守挨打”,这就是果粉们宣扬的20多次大会战真实的主基调。

  所以国民党“抗战名将”们打的约20次“保守挨打”的所谓大会战,既是国民党及“抗战名将”们消极抗战的表现,也是这些“抗战名将”们不能通过这些“采取守势”、“保守挨打”的“大会战”收回多少他们战前丢掉的国土的原因。如真是积极抗战,真是胜利大会战,则应有大量歼灭敌人并乘胜追击收复大量战前丢失的土地。但国民党的大会战未有这种战果。

  张发奎就曾谈到国民党军战况浮夸。王奇生文章写道,“张发奎在回忆录中……坦承:‘为了宣传目的,敌人每撤退一次,我们便上报一次胜仗。中央对此十分了解,这些都是虚假的胜利’;[4](果粉所宣扬的许多国民党军大会战的胜利,就是这样来的,都是虚假的胜利。随虚假胜利而来的是一些高官有了抗战名将的头衔——叶注)所谓粤北大捷、收复南宁,其实都是日军自动撤退。[5]……‘三次所谓长沙大捷(一九三九年秋,一九四一年、一九四一年十二月至一九四二年一月)同所谓粤北大捷相似。敌军志不在长沙,犹如它们志不在韶关,它们只不过是佯攻而已。我的观点是基于一个简单的理由:我感觉敌人能攻占任何他们想要的目标;倘若他们没有占领某地,那是因为他们不想要。在整个抗战期间我一贯思路都是这样。’”“敌人能攻占任何他们想要的目标”,既表现了国民党“抗战名将”的虚假和无能,也表现了国民党军消极抗日的状态。1944年日军想要,就沒有了给国民党虚假的抗战名将带来声望的虚假的胜利,这时日军在国民党占领区就如入无人之境,国民党“抗战名将”们就随其率领的军队四处逃窜。这就出现蒋介石所说“国土丧失之广,抗战同胞流离痛苦之深,国家所受的耻辱之重,实在是第二期抗战之中最堪悲痛的一页”。

  2013年08月26日新浪历史转登了源于南都周刊的《<张发奎口述自传>披露众多民国军事史实》,《张发奎口述自传》披露民国抗战军事史实的一句话是:“讲句真话,我们从未取得一次胜利,只是延宕了敌人的前进”。即张发奎讲真话是国民党军抗战“从未取得一次胜利”,而果粉的国民党军20多次大会战的胜利是大大的假话,而因虚假的20多次大会战的胜利而来的“抗战名将”们,也是大大的假货了。

  王奇生文章还写道“抗战时期,国军各高级长官谎报战功更属常态。如敌人攻占某地后,有时无意长期占据,会主动撤出。每当遇此,前方将领均会以‘大捷’向上申报和对外宣传。中央虽明知内情,也往往认可。抗战时期的很多‘大捷’大体如此(果粉大肆宣扬的国民党军20多次大会战的胜利也是“大体如此”——叶注)。何成濬即指出:‘自抗战以来,各高级长官所极力宣传之台儿庄胜利、湘北几次大捷(即所谓长沙会战大捷——叶注)等等,无一不夸张,中央明知之,然不便予以揭穿,只好因时乘势,推波助澜,借以振励士气,安慰人民,用心亦大苦矣。’……作为军法执行总监,何成濬直接与闻军事委员会的最高决策,自然洞悉各高级长官之虚报内情。”

  王奇生文章以被果粉大肆吹嘘的长沙会战为例,讲述蒋军大肆浮夸战绩。对第二次长沙会战的敌我伤亡人数,国民党政府军令部长徐永昌一直未能得到确切的数据。徐在10月14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薛伯陵对外记者及武官(日前由渝招待前往者)谈话,发表湘北之役,敌遗尸四万一千余具云云……又据报,长沙外藉传教师语外记者及武官,敌人二十七日入长沙约两万人,留四日退去。”在长沙外藉人士说日军“二十七日入长沙约两万人,留四日退去”,薛岳却能吹出日军“遗尸四万一千余具云云”的大牛皮。

  第二次长沙会战的“对俘敌人数有‘八千几’与‘二百四十七’之说。徐永昌感觉无法确认这些数据的真实性……到10月25日,军令部次长林蔚向徐永昌转述从蒋介石那里听到的湘北真实情形:

  一、湘北战之序幕,敌人扫荡大雪山时,战区所报我军如何转出反包围敌人等等,完全子虚,斯役我第四军吃亏极大。二、敌人打过汩罗江以后,我军已无有战斗力之军师。三、所报俘获敌人不到十个,枪许有几枝,余可想矣。[11]

  徐永昌获知这一情形,大为感慨:‘由谎报一点看我国军人无耻,可谓达于极点。’”

  明明“敌人打过汩罗江以后,我军已无有战斗力之军师”,却宣扬我战斗力勇猛之军师,歼敌多少多少万;明明“俘获敌人不到十个”,却宣扬俘敌数百数千。而现在果粉们还在热衷宣扬徐永昌所称的无耻到极点的“大会战”谎报战绩。

  国民党一贯谎报战绩,其所报战绩与战场实际状况相差甚远,使美英认为国民党所报战绩根本不可信。王奇生文章写道,“1943年7月驻英大使顾维钧转述,英国方面认为‘我国抗战公报多夸大不足信,尤以报告敌人伤亡数目为最,此次湘鄂一役所称敌方伤亡三万,超过不啻十余倍云云。’[22]美国方面同样对中国处理战事新闻的‘不实’颇多訾议,‘一般印象似认中国统帅部对于战情粉饰逾分,不愿承认挫折,失败更无论矣。’”而现在果粉们,却硬要将英美认为夸大超过不止“十余倍”,“夸大不足信”,“对于战情粉饰逾分”的国民党军抗战战绩大肆宣扬,以显示国民党将领是“抗战名将”,囯民党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从9.18起,蒋介石集团对日本侵略就是以不抵抗或消极抵抗来对待之。9.18后,蒋介石集团就以名曰“公理对强权”,“待国际公理之判决”的策略来回避武装抵抗日本侵略。9.18后的9月22日,蒋介石在南京国民党党员大会上就9.18亊件发表名为《国存与存,国亡与亡》的演说,演说不号召全国军民抵抗日本正在东北实施的侵略,却宣称:“我国民此刻必须上下一致,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痛含愤,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决”。蒋介石分明企图以中国“逆来顺受”的不抵抗,让国际帝国主义依“国际公理”制止日本侵略。而果粉们现在硬说9.18时只是张学良不抵抗,不是蒋介石不抵抗。那么请果粉指出,蒋介石的上述针对日本侵略的演说,哪一点体现了他要全国军民进行武装抵抗的意思。

  七七亊变后,蒋介石集团被迫抵抗,却还企图留与日本妥协解决问题的余地而不敢宣战,希望国际调解(蒋介石集团怕断交、宣战后不利于双方谈判妥协,不利于国际调解)或“国际公理判决”日本侵略,制裁日本。即希望国际干涉来制止日本侵略。因此与这政策相适应,国民党军的所谓20多次大会战多是被动防守,即蒋介石所说“保守挨打”状态。通过张发奎所说:“在整个抗战中,我们一直采取守势”来拖时间,企图拖到国际调解或国际干涉成功实施。而美日开战后,蒋介石集团寄希望由美国去打败日本,更是保存实力以准备战后消灭共产党,因此积极反共、消极抗日特点更加明显。

  这在蒋介石与史迪威的矛盾上就有充分表现。史迪威作为美国派往中国战区的最高军亊代表,要求改变国民党军“一直采取守势”的状态,史迪威认为国民党军“一直采取守势”的状态不能很好地牵制日军,不能减轻太平洋等地美军的负担。史迪威希望国民党军积极主动进攻日军,加大对中国大陆日军压力,迫使日本将本岛或太平洋的日军调一部分去中国大陆,以减轻美军攻占太平洋诸岛和日本本岛时的难度。而蒋介石反对史迪威的计划,蒋介石集团希望美国去打败日本,国民党军不愿意主动进攻日本军,因为蒋认为主动进攻日本,会增大国民党军伤亡,损害他战后进攻中共的力量。而且蒋消极抗日,“一直采取守势”,蒋希望这样减小蒋军对面的日军压力(美国希望国民党军积极进攻来增大中国大陆日军压力),日军会将与蒋军对峙的日军后调一部分去围剿共产党,蒋可借日军之手去削弱共产党力量,缩小共产党的抗日根据地,以便日本战败后蒋军能较容易的战胜共产党。

  相反,蒋认为主动进攻日本,不仅会增大国民党军伤亡,而且前线吃紧,日军会将在后方围剿共军的日军调一部分来与国民党军作战,这会使国民党军伤亡更大,而共军压力减小,共产党的抗日根据地和武装力量都会借机发展壮大,不利于战后国民党消灭共产党。因此,是国民党的阶级本性和政治考虑,决定了它积极反共而消极抗日的特点,决定了它不可能积极抗日,决定了它不可能作好积极抗日的准备,决定了它的军队在1944年的日军进攻面前只能抱头逃窜而大量丢失国土,也决定了国民党不可能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果粉们现在大炒张灵甫,还意图指责共产党对抗日人士不尊重。但2015-01-27 源于澎湃新闻网并肯定张灵甫的《张灵甫:共产党用楠木棺材厚葬他,公开广播安葬地》也讲,共产党对张灵甫很人道。该文写道“ 孟良崮战役结束之后,解放军官兵‘用担架抬着张灵甫的遗体开始转移,两天之后,由于天气炎热尸体开始腐烂,华东野战军政治部决定就地掩埋。官兵们花了四百块大洋买了口上好的楠木棺材,将张灵甫的遗体擦洗干净,给他穿上了新衣服’,并允许他的部属与他作了最后的诀别,然后把他安葬了。 同学们,四百块大洋啊!什么概念?!楠木棺材,什么规格啊?”

  国民党军抗战时“一直采取守势”,未见那时的张灵甫在一次会战或连续的会战中,对日军进攻几百公里,收复被日军占领的大片领土。而抗战后,张灵甫却与其它国民党军一道向共产党从日军手中夺回的区域大举进攻。74师原驻苏南,进攻共产党时,74师参与攻苏中,攻苏北,攻鲁南,向前进攻几百公里。张灵甫及74师就是国民党积极反共而消极抗日的代表。

  张灵甫为反动的国民党卖力,进攻解放区,造成沿途军民大量伤亡。最终74师被全歼,张灵甫被击毙是罪有应得。但解放军还人道地给予厚葬。而国民党的积极反共的阶级本性,使国民党军进攻解放区时,将成片的抗日烈士陵园捣毁,对并未进攻国民党军的抗日烈士大肆侮辱。

  1949年8月21日人民日报《苏军烈士功勋永垂不朽 昂昂溪纪念塔落成承德烈士塔复旧观》报道说“……又讯:热河省承德市的苏军烈士塔,前遭蒋匪破坏,在“八一五”前也已由离宫管理处加以修理,恢复旧观。”这说明,蒋军在1946年下半年攻下承德后,将纪念苏军进军东北时牺牲的烈士的苏军烈士塔捣毁。苏军进军东北是打日本,苏军烈士是抗日烈士。蒋军这捣毁苏军烈士塔的行为,是果粉这段时间大叫的应尊重抗日志士的行为?

  有份2008年9月22日贴出的、名为《国民党破坏的抗战烈士陵园》的文章。文章讲述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军攻占解放区时,对解放区的众多抗战烈士陵园实施诸如推倒、炸毁甚至“扒墓鞭尸”等等极恶劣的行为。

  共产党对进攻解放区途中大肆烧杀抢掠的张灵甫,还给予厚葬。而国民党却对未进攻国民党的抗日烈士的安葬处大肆破坏,对抗日烈士大加侮辱。在张灵甫问题上大讲要谴责不尊重抗日志士的果粉们,如果真是尊重抗日志士,真是只是谴责不尊重抗日志士的行为,你们就应大力谴责国民党。否则,你们说的尊重抗日志士,谴责不尊重抗日志士的行为等等都是虚伪,都是打着尊重抗日志士的幌子实施别有用心的行为。

  附件

  国民党破坏的抗战烈士陵园

  许多建于抗战中的八路军新四军抗战烈士陵园,在其介绍之中,都有这样记录:抗战胜利后不久,曾经被国民党破坏。

  本文整理摘录几则这样的记录,回顾一下这些让人痛心不已的往事:

  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

  1943年3月18日,新四军第3师第7旅第19团第4连82名官兵,与日寇血战刘老庄,全部壮烈牺牲。抗日战争胜利后,淮海区行署将82烈士牺牲安葬之地辟建为烈士陵园。

  “1946年9月,苏皖边区政府北撤后不久,八十二烈士墓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破坏。”“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军队把烈士陵园炸毁。”

  赣榆县抗日山烈士陵园

  是由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二旅、山东军区、滨海军区军民于1941年兴建的;至1944年,先后四次为抗战牺牲的先烈建塔树碑。抗日山,是全国唯一处以“抗日”二字命名的山峦。

  “1947年2月27日拂晓,驻竹庭县朱孟区欢墩埠村的国民党军队向夹谷山区进攻,抗日山烈士陵园遭到破坏。”抗战殉国将领“符竹庭的铜像”“被国民党军队用机枪打坏”。

  朱家岗烈士陵园

  1943年10月兴建,以纪念1942年12月10日在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朱家岗战斗中牺牲的新四军4师9旅26团73名烈士。

  “就是这座纪念抗日烈士的陵园竟会被国民党还乡团给破坏了。1947年,国民党还乡团突然闯进朱家岗烈士陵园,他们拆毁大门,推倒院墙,砸碎石碑。”

  “1947年初国民党朱家岗乡公所和一部分国民党军队闯进朱家岗烈士陵园,拆毁大门,将陵园周围的花墙和房子推倒,把砖运走,分别送到曹庙、陈大庄以及许圩、界集4个据点建炮楼。他们还将烈士坟前的石碑砸倒,将烈士坟前的木碑毁光。有的还乡团将烈士名录碑砸成碎块。”

  淮北烈士陵园

  为纪念淮北抗战阵亡将士而建。

  “11月23日,我军撤离淮北,淮北根据地沦入敌手。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还乡团血洗淮北,淮北烈士陵园遭到严重的破坏,他们扒墓劈棺,抛撒彭师长遗骨,拉倒纪念塔上的新四军铜像,用机枪扫射纪念塔、纪念碑和烈士英名碑,致使塔碑上弹痕累累,使近千名烈士英名无法辨认。”

  亳州辉山烈士陵园

  位于涡阳县曹市镇辉山之巅。1945年为悼念新四军第四师第十一旅涡北抗日殉国的300余名烈士而建。

  “一九四六年,国民党地方武装推倒碑亭、牌坊,砸毁碑记、匾额,辉山烈士陵园被严重破坏。”“断碑伤额,丢弃满地。”

  老党寨烈士墓 (水东烈士陵园)

  安葬抗日烈士忠骨150具。

  “12月5日国民党五十五军二十九师和太康县郭馨波部扒墓鞭尸,毁碑炸亭,陵园惨遭破坏,该部撤离后,当地群众拾骨重为掩葬。”

  临沭县革命烈士陵园

  始建于抗战时期1942年6月。

  “1947年被国民党破坏。”

  单县湖西区抗战烈士陵园

  1945年8月为纪念湖西抗战烈士而建。

  “1946年国民党军队进犯单县,陵园遭到严重的破坏。”

  藕塘烈士陵园(新四军第二师烈士纪念碑)

  1944年9月18日建成“抗日烈士纪念塔”,并立碑以志。

  “1946年5月,二次奉命作战略转移后,藕塘烈士陵园被国顽77师和138师炸毁、拆除。”

  苏中四分区抗日烈士纪念碑

  1945年7月始建于江苏省东台县三仓镇新五村。正面为碑文,背面刻有120位新四军抗日烈士英名。“1947年遭国民党军破坏。”

  谢骙等七位抗日烈士墓

  1944年3月29日,淮北抗日根据地泗阳县前县长谢骙与六名战士在伏击日军的战斗之中牺牲。4月2日,烈士遗体合葬于泗阳太平集大橡树下。

  “解放战争期间,谢骙烈士的灵寝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严重破坏。”

  抗日根据地区长张兰美烈士纪念碑

  苏中抗日根据地通海行政区八区区长张兰美烈士(42年殉职)的墓碑

  “该碑于一九四七年被国民党还乡团捣毁”。”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5/02/338114.html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