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农总政委 / 最新收藏的文章 / 中国援越奠边府战役准备工作(上)

0 0

   

中国援越奠边府战役准备工作(上)

2015-02-03  工农总政委

  1953年8月初,也就是在奇袭越军在谅山地区的后勤基地的“燕子行动”约20天后,法军再度在越南人的眼皮子下面上演了一幕“胜利大逃亡”。成功地把那产的12000名守军全部撤走。事实上,早在6月16日的西贡会议上,纳瓦尔已经对各战区指挥官透露了他即将放弃那产的计划。理由是,在政治上,那产不是什么首府或者重要城市,对人们的心理影响有限;军事上,那产不是什么交通要道,越军可以轻易地绕过那产进入上寮,实际上,越军当时已经在修筑一条公路通往上寮,准备绕过那产那块鸟不生蛋,又相当坚固的小地方。

中国援越抗法 - 奠边府 (上)

  为了迷惑围困那产的越军部队,从8月初开始,那产的法军就开始不断地发出“请求支援”的电报,并且故意让越军截获。同时还派出受法军训练和指挥的傣族游击队袭扰越军后方,使其无暇注意那产守军的动向。紧接着,法军再一次把手头的全部C47运输机动员起来,以最高速度开始把那产守军撤出那个小盆地。其起降频率之高,穿梭之频繁,真可以和1952年底那产之战时有的一拼。争分夺秒的空运一刻不停,守军很快从1.2万人下降到9000,随后又下降到5000。消失的速度宛如冰山在热带的烈日下飞快地消融。到8月12日,法军最后一批人员飞离那产。临走前工兵将无法带走的物资进行了大爆破和纵火焚烧。为了不给越南人留下一点有用的东西,甚至在守军全部撤离后,法军飞机还对那产进行了轰炸。总之,那产这个小地方现在是片瓦不存,宛如月球表面般的荒凉。

  越军在法军撤退之际的表现一如既往的反应迟钝。本来那产这块难啃的硬骨头,按照越军总部和中国顾问团商量的结果,是准备留给年底的旱季攻势的。届时越南人民军的重炮兵和高射炮兵都将出师。把这些部队拉去打那产,肯定能砸碎法军的集团据点群。可惜这美好的愿望再次被那些白痴般的监视部队给毁了。

  这次成功的撤退使得法国远征军的士气又上了个新台阶。7、8月间的几次成功,使得纳瓦尔的威望也随之水涨船高,这下子,原本还对他的计划有些狐疑甚至腹诽的的声音也全部消失了。纳瓦尔将军志得意满,雄心勃勃,准备开始他的豪赌。

  回到越方这里。8月中旬,法军从那产成功撤退后,越南人民军原定以攻击那产为主要目标的冬季作战计划不得不作改变。8月13日,越南劳动党中央电请中共中央“对情况认识和今后作战方向问题”,“帮助提供意见”。同时,越南人民军总部重新制定了冬季作战计划,把作战方向放在北部平原,放弃了夺取莱州的原定计划,将包围那产的部队撤至清化。

  8月22日,越南劳动党巾央政治局开会讨论作战问题。武元甲的发言仍然偏重于北部平原战场的正面作战(!在经历了那么多的挫折和失败之后,文哥仍然那么执着,不得不让人感叹下文哥怨念的可怕),未提夺取莱州,也不积极主张进一步开辟上寮战场。经过讨论,会议认为,目前应加强敌后斗争,正面战场则给予有力的支援和配合。同时加强上寮作战和其他战场配合,并准备对付敌人可能向越北解放区的进犯。罗贵波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并将会议情况报告了中共中央。

  中共中央于8月27日、29日两次电复罗贵波并越南劳动党中央,对纳瓦尔上台后的形势作了分析,对应采取的军事措施,特别是较长远的战略计划,提出了意见。在29日的电报中指出:“首先消灭莱州地区之敌,解放寮国北部和中部、然后逐步将战场推向寮南部及高棉①,威胁西贡。这样做,就可以缩小伪兵源、财源,分散法军兵力,使之陷于被动,扩大人民军本身,主动地各个歼灭敌人和逐步地削弱敌人。这是夺取越北平原的先决条件”。“这一战略计划的实现足以击败法帝在越、寮、高(棉)的殖民统治。但必须准备克服各种困难,必须长期打算”。先夺取西北和上寮,逐步向南推进的战略方针,是中共中央研究了印支战场的情况,于1952年秋在北京向胡志明、长征提出来并为越南劳动党中央所接受了的。这时,中共中央就这一方针,进—步提出更具体的战略计划的建议,就使粉碎纳瓦尔计划的战略指导方针更为明确了。这一战略方针与纳瓦尔计划是针锋相对的。实现这一战略方针,将使纳瓦尔集中机动兵力,夺取战争主动权,先南后北地解决印支问题的企图完全落空。

  同时,鉴于越军在那产之战中重武器和高射武器方面的劣势,中共中央决定大力加强越军的重炮和高射炮部队。之前云南军区奉中央军委的命令,早在1951年就在云南省蒙自县碧色寨装备和训练的越军第34炮兵团,由杜友芳任该团顾问。该团装备24门105美式榴弹炮。在那产的惨败后,越军咬牙切齿地立即向中方要求将该团急调回国,在1953年初的上寮战役前就投向西北战场。越方设在云南的“特科学校”政委陈子平在53年1月16日向罗贵波发了一封转致劳动党中央的电报,里面除了要求越共中央向中共中央要求急调炮兵团回国参战这个大主题外,其他的内容就2个字可以表达—-“化缘”,“为了便于该团作战,急需装备汽车。需10轮卡车67辆,6轮卡车38辆,中(型)卡车3辆,工程车,起重车,救护车,吉普车各1辆,共计112辆。另该团还需装备手枪89支,建议中央请中共中央予以解决。”中国方面满足了越南的要求,不但给该团配齐了汽车和枪支,还补充了通信器材。10天后,1953年1月26日,该团齐装满员,共1667人启程经云南河口进入越南。秘密集结在安沛地区。不过由于上寮地区道路情况太差而且老挝的法伪军不堪一击,该团尚未投入战斗,上寮战役即宣告结束。

  1953年夏,中央军委派原解放军炮兵第3师参谋长马达卫出任越南第351工炮师顾问。顺便说一下,就是这位老马同志结束了越南方面长期以来靠人拉炮的光荣历史。越军之前装备的都是些比较轻便的美制和日制山炮,由于越军战士善于“吃苦耐劳”,不稀罕靠畜力拉炮,而是靠人硬拉,经常出现抬炮的人脊椎骨被压裂的奇葩事情。(这里说个小插曲,50年13军奉命装备越军第95炮兵团,除了全套的武器装备外,连膘肥体壮的拉炮的挽马都给越军配齐了。结果几个月后,当13军的顾问们再次见到这些高头大马时,都已经一个个饿得无精打采,瘦的皮包骨头了。那些中国顾问立即当着95团政委黄凤的面质问一个副团长是怎么搞的,结果对方轻飘飘地说这没啥,勤劳勇敢的越南人民向来是靠人拉炮滴。那个政委居然也没有任何反应。此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抛开水土不服的问题,饲养马匹是要大量高蛋白的精饲料的,那些马被饿成那样,结合之前胡伯伯说中国顾问们每人每天一头牛加一只鸡的事情,大家可以想下那些精饲料去哪里了....)不过现在装备是上吨的美式105榴弹炮了,再考虑到越北那悲剧的地理和道路条件,越南人估摸着这些大家伙怕是把那些上千炮兵都填进去也拉不动了。所以无奈之下,请求老马出面协调解决大炮的牵引问题。最终是每个炮兵连装备6辆牵引车,3辆运输车(越军的炮兵连编制是3门105榴弹炮)。

  说了重炮部队,再介绍下越军的高射炮部队。1953年春天起,广西军区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在宾阳县开始训练越军的高射炮部队。训练由军委炮兵司令部高炮部部长贾建国亲自负责。根据计划,至当年秋天,越军将组建2个高射炮团。此外,越军还选拔了100多名高射炮部队的营,连,排级干部到沈阳高炮学校进行短期培训。解放军华北防空军高炮团团长原野被任命为越军高炮部队顾问。

  1953年秋,越军的高炮部队出师,在沈阳训练的越军干部南下和在宾阳县训练的部队会合,共编为6个高炮营,全部装备苏制37高炮。他们装备的车辆和高射炮有不少是从当年国庆节阅兵式上检阅过就直接装车运往南方的。此外,由于考虑到需要依靠高射炮大力削弱法军的空中优势,越军还特地请求中国方面给每个高炮营都配顾问。就这样,自1950年以来,中国顾问再一次进入了越军营一级的编制。

  在重炮部队和高射炮部队先后抵达越南后,大大提高了越军的作战能力,特别是攻坚能力有了显著的提高。文哥上下顿时觉得自己已经是长缨在手,越军秣马厉兵,也已经准备好和法军在旱季进行新一轮的大战。

  奠边府,她是越西北地区最大的盆地,南北长约20公里,东西宽约6公里,总面积约40平方公里。外形有点像个枣核,距离老挝边境仅13公里。雨水充沛,盛产大米和鸦片。法军于1897年占领这里。由于这里靠近老挝,因此将其命名为“奠边府”,意味着“安定边界”。法国人占领这里后,当仁不让地在此任命了一个当地的官吏,出面管理当地的鸦片贸易。为了震慑那些可能心怀不满的人,首府莱州则会时不时派出小部队到当地走走看看。表示法国的力量已经延伸到这个偏僻的地方了。根据法国人的估计,到50年代初,这里每年的鸦片产量在国际市场上价值高达100万美元!(这里的美元可是二战结束初期坚挺的“美金”,35美元可以兑换1盎司黄金的,现在的金价大约是浮动在1500~1800美元之间。)因此在西北战役后期越军占领奠边府后,法国人不无嫉妒地猜想越南人占领这里后会把鸦片走私到曼谷,香港和西贡的黑市上去购买急需的西方药品,通信器材,车辆配件等物资。

  20世纪30年代中期,法国在奠边府建造了一个小型机场。二战期间,法国曾经用这个机场撤退在印度加尔各答的使节和官员,也曾2次使用这个机场来掩护和转移被日军击落的美军飞行员。1945年3月9日,日军向印度支那法军部队发起全面攻势,在上寮和越西北的法军退至奠边府守了2个月。为了掩护和支援法军,美军第14航空队也曾利用奠边府的机场,最后当法军坚持不住时,又利用奠边府的机场向中国撤退。5月,日军长驱直入,占领了奠边府,回光返照的日本人居然打算在这里扩建机场和美军一决胜负,这个伟大的计划还未付诸实施天皇陛下就向同盟国发出了乞降照会。随后,滇军开赴越南受降一度占领这里。次年撤退后,法军卷土重来,再度控制了奠边府。由于这里一直是越盟力量薄弱的地区,因此法国人的统治一直没出什么大问题。直到1952年11月30日,越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越西北,一举攻占了奠边府。在越军主力转兵它用后,此地由越军148独立团一部驻守。

  纳瓦尔将军在策划“纳瓦尔计划”前,曾经在53年6月份一度造访被越军围困的那产据点。在那里,他见到了饱读兵书,满腹经纶的法军第7机动群指挥官路易斯?贝特尔上校,此人在晋见长官时侃侃而谈,他的长篇大论吸引了纳瓦尔将军。这位毕业于法军参谋学院,科班出身的上校着重谈了法军在那产利用集团据点群挫败越军攻势的经验,他认为那产之战不但是一次战术上的胜利,而且如果运用得当的话,将可能具有战役和战略方面的作用。“那产方式”表明,利用构筑坚固的集团据点群,特别是利用据点中央的机场和机场边的重炮阵地,吸引越军投入攻坚战,大量杀伤暴露的越军有生力量。夺取战场主动权。当然,他也强调,“那产方式”最关键的是以机场作为防御的核心。机场保证了孤悬敌后的法军掌握了最大的机动性,从容进退。在印度支那战场法军兵员不足的情况下,这样子完全有可能保住西北或者上寮。而且贝特尔还强调,那产之战直接保卫了老挝的上寮,同时也间接保卫了红河三角洲。

  这种打法,可以把越军主力拖在西北的穷乡僻壤,荒山野岭,大量消耗越军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法军则可以充分利用富庶的红河三角洲的人力物力财力,实现“以战养战”。这样对窘迫的法国财政也大有裨益。这番话真是说到纳瓦尔的心里去了。于是没隔多久,贝特尔上校就被调到西贡,当上了纳瓦尔的副参谋长。

  不过,对纳瓦尔拟议中的奠边府攻防战法军内部此时仍然有些杂音。这些杂音最终将升格为法军高级将帅间不可调和的尖锐矛盾,最终严重影响“纳瓦尔计划”的实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