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timeout北京| 福荫院:紫竹深处,也有座“避暑山庄”(14.9.17)

2015-02-11  陈世万相

始建于元代的福荫院,明清两代贵为皇家寺院。乾隆曾用“柳荫深处是蓬莱”的诗句把禅院行宫比做仙境。

 

秋老虎凶猛,不如坐4号线去避暑山庄吧!没搞错,不用远走承德,在咱北京城的紫竹院公园里,就藏着一座迷你“避暑山庄”,其历史甚至比承德的还早几百年。徜徉在焕然一新的福荫紫竹院,你会发现:除了据说“情侣去过就会分手”,敢情紫竹院的神奇之处还多着呢。文 晓晔 摄影 子胥

典故 禅院本非园,紫竹本无竹
紫竹院,闻名遐迩的京西名胜。但一般都叫某某园,为什么单以竹子闻名的它却出幺鹅子,叫“院”?原来,它因“体内”西北部一组建筑群而得名,这组院落就叫福荫紫竹院,简称福荫院。紫竹院公园始建于1953年,历史不过一甲子。但这个8月16日刚刚修葺一新、对外开放的院落,在此之前,名声却被喧宾夺主。其实,这里才是元代就有、明清两代更是贵为皇家寺庙、园林二合一的“大神”所在。
以院命名,佛教、道教都可以,那这处福荫院到底是姓释,还是姓老呢?答案是一肩挑两家。说来话长,不妨走进院落,从可以触摸的历史一一道来。
从公园的北门进入,顺着“福荫紫竹院”的指示牌走10分钟左右,就能发现一个面积达近万平方米的院落偏安在河岸一隅。从外边看并不大,但修复修缮的总面积却达到了3000多平方米。虽然历史建筑因历代浩劫几乎无存,但紫竹院公园经过多方史料搜集,融合佛教殿堂、造像仪轨以及北京皇家寺院园林特点,将此处重建恢复,也算是近年京城难得的古迹复原精品。
现在的福荫院显然是以佛教寺院的面貌出现:院落东侧挂着“紫竹禅院”的牌匾。走进去一看,精致的二进院落,天王殿、伽蓝殿、祖师殿、大雄宝殿、地藏殿、弥陀殿、观音殿七座殿堂由南向北,共供奉佛像、罗汉像等49尊。
别看建筑群被统称为“福荫紫竹院”,意为禅院、行宫二合一。但其实先有东侧的禅院,才有的西侧的行宫。禅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元代,那时这里既不叫福荫,也不叫紫竹,而名为镇国寺。到了明代万历五年(1577),万历帝的生母李太后出巨资,在广源闸西边兴建万寿寺时,也将紫竹院湖西、南长河北岸的镇国寺遗址进行翻修、扩建,并将其并入万寿寺,成为万寿寺的下院。
修复后的行宫前殿门前种有两棵银杏,传说是明代万历年间所栽,至今已有400余年历史。西边一株生长健壮,东边一株主干曾受损,但却促进了蘖枝生长,形成了独木成林的景观效果,还蕴含着多子多福的美好寓意。听介绍,这两棵都是雌的,因为当年万历皇帝的生母并非皇后,所以为了报答生母,就栽了两棵雌性树。
至于真正作为皇家园林,那更是清乾隆时才蔚为大观。乾隆帝在紫竹禅院当中供奉起观音大士像。而在乾隆十六年和二十六年,乾隆为庆贺崇庆太后六旬、七旬大寿,迎合他母亲偏爱江南风景的喜好,修了一条由畅春园至此的苏州街,并仿照苏州“芦苇深处、水乡风光”,在附近的水潭上建起了一处芦花渡和杏花村,并将元明别港改建为紫竹禅院。
打这儿又引出新典故:紫竹院起初本无竹——由于这里的芦苇引自江南,苇秆比北方的芦苇长得挺拔粗壮。每到秋末冬初,苇秆经霜后呈现出紫黑颜色,放眼望去,好似一片茂盛的紫竹林。而传说中观世音居住的地方是普陀山紫竹院,因此紫竹禅院就有了神灵的寓意。如今以竹子闻名,还是解放后营造首都新貌兴建公园,根据“紫竹”之名在荒地上大量补栽,结果“无心插竹竹成荫”。也算以讹传讹、歪打正着。
清朝光绪十一年,寺庙和行宫得到重修,却已不是万寿寺的下院了。据《重建紫竹院碑记》称,“大兴土木之二三载有余,焕然一新,更名为福荫紫竹道院”。自此,本为禅院的庙宇转而成为道观。
但到了20世纪,甭管僧道都呆不下去了——庚子之变,行宫中的百余间房屋惨遭八国联军的洗劫,再加上清廷的衰败和日军的侵占,北平解放时,建筑群仅剩下报恩楼、前殿、山门区和东西跨院的部分房屋。少数残存建筑也因种种原因被部队等单位占用。直到2010年后,才真正腾退并修复、复建。
展馆里摆放着慈禧、溥仪用过的家具。
渊源  一奶属同胞,承德、海淀两相望
从禅院西边就是行宫。这里的美景,曾引得乾隆皇帝用“柳荫深处是蓬莱”的诗句来比做仙境。修缮后的行宫呈东西对称格局,中轴线的最南端为大门,中部为前殿,北端为报恩楼,第一进院落东西两侧各建有两间妃子房。一字形砖砌影壁则为添建。
看着现在修葺一新的样子,谁承想在修缮工程刚开工时,整个建筑群只剩下大殿、后罩楼和小配院。别说图样,其他的建筑什么样,都没人能说清楚。如大海捞针之后,才在一本乾隆年间的档案中查到它的大概样式,同时也发现了一个秘密:福荫紫竹院原来和位于承德热河的行宫、即避暑山庄是一奶同胞。
算上禅院的历史,福荫院要早承德的避暑山庄几百年,但单作为行宫,其辈分可要降下来了。承德避暑山庄是从康熙年间就开工了,工程历时87年,由乾隆皇帝收的尾。档案中记载,由于对热河行宫的喜爱,乾隆又在紫竹禅院旁修建了一所行宫,与承德那座的一部分几乎一模一样,所仿照的形制正是承德避暑山庄“康熙三十六景”中的“烟波致爽楼”。
相传为乾隆御笔的“福荫紫竹院”匾额就悬挂在行宫院正中。行宫有三楹宫门,六间倒座房,18间折角游廊,五楹正殿,三楹二宫门,九楹楼阁等建筑。雕梁画栋被青松翠柏环绕,假山怪石、荷花盆景、成片翠竹,点缀其间。影壁下方的路牙也雕刻成云水纹,寓意和谐吉祥,生生不息。
据紫竹院公园负责人介绍,福荫紫竹院复建,既有按遗址发掘情况和相关文献资料重新修缮或复建的,也有考虑到参观游览情况的拆改建。比如二宫门,北平解放时,二宫门的主体建筑均被破坏,仅剩下地基部分。这次复建时,并未恢复两侧墙壁,而是形成开放式的二进院落,游廊也改为双侧通透式,就为了便于游客参观,避免人流拥挤。
行宫的前殿,则是整个紫竹院至北平解放时为数不多的建筑遗存,相传这里是乾隆皇帝的卧室,只消看装饰规格就知道这一说靠谱。前殿的屋顶为歇山顶,采用苏式彩绘中的最高级别“金琢墨枋心式苏画”进行装饰。据介绍,这种起源于江浙一带的苏式彩绘在北京已不多见,总共不过三处,濒临失传。原因就是这种彩画非常耗工夫,光是拿颜料画,十几人就要用50天。使用这种彩画做装饰,                         足以断定这是行宫规格最高的建筑。
为什么会在这里设行宫呢?原来行宫的南面为河泊,原是高梁河的发源地。从元代起就作为皇家的船坞,称广源闸别港。今天位于行宫东北侧的御码头遗迹,就是700年前的元代遗物。到了清代,京郊西北地区陆续修建三山五园,帝后游幸都是泛舟长河,直达清漪园、即后来的颐和园。因广源闸水位有高差,需要转闸换船,因此甭管是谁,都要在广源闸东侧的紫竹院行宫门前的码头下船,到紫竹禅院进香,然后乘轿辇到广源闸西侧万寿寺码头登船继续前行。
报恩楼是禅院仅存的几处建筑之一,其匾额为乾隆皇帝御笔。
秘宝  报恩楼中穿衣镜 慈禧在此扮观音
穿过二宫门,即可看到报恩楼。报恩楼是行宫中的后罩楼。整体建筑为砖木结构,分上下两层,各九开间,规制虽不是很高,但青瓦覆顶、雕梁画栋,彰显皇家气派。一层正中悬挂匾额,“报恩楼”三字为乾隆御笔,寓意为报答佛祖的恩惠和先帝的福荫。
报恩楼的一层中展览有包括溥仪成立伪满洲国的“诏书”等行宫的存品。尽管不多,却很精致。相传这里是当年慈禧皇太后在前往万寿寺拈香礼佛之前梳妆及用早膳的地方,因而俗称“慈禧梳妆楼”。展品实物中最珍贵的,也就是这面慈禧曾使用过的穿衣镜。
到了光绪年间,昔日的乾隆行宫,便成了慈禧太后的行宫。慈禧一生32次去颐和园,每年都要在此驻跸。慈禧十分偏爱这里,既是由于福荫紫竹院本是万历帝孝敬母后而由来,也和她自比此处供奉的观世音不无关系。
史料里有一张慈禧左手捧净水瓶、右手执念珠,身着团花纹清装、头戴毗罗帽、外加五佛冠的扮观音照片,据考就是在福荫院拍摄的。慈禧去世后,溥仪也把这里作为行宫,末代皇帝还曾把这里赏给他的师傅陈宝琛居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