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反恐任重道远:老牌恐怖组织未除新面孔猖獗

2015-02-12  无不利

  国际反恐形势风起云涌,“老牌”恐怖组织威胁未除,一些“新面孔”活动猖獗;恐怖主义在全球有蔓延趋势,且手段越来越残忍。

  当前,影响世界安全的恐怖组织有哪些?不同国家对“越反越恐”有何看法?国际社会对恐怖威胁的新挑战进行认真思考或有助于找到应对措施。

  阿富汗:乱象丛生

  美国等西方国家2001年发动阿富汗战争,推翻塔利班统治。然而,历经十多年的战争,塔利班仍然是阿富汗最大的极端武装。

  而且,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正在向阿富汗渗透。2014年底陆续有媒体爆出“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吸收人员,甚至有部分塔利班武装宣布向其“效忠”。

  阿富汗动荡的根源,在于国内各派势力难以协调统一,同时也随国际风云而变换。阿富汗问题若想进入良性轨道,需要各方付出耐心与不懈努力。

  巴基斯坦:任重道远

  巴基斯坦多年来恐怖阴霾不散。2014年上半年巴政府与塔利班和谈期间,暴力恐怖活动有所减少,但随后双方谈判破裂,安全形势骤然恶化。

  自2014年下半年起,巴恐怖分子进行了疯狂反扑,且袭击的目标有从针对政府转向无辜百姓的趋势,这无疑会加剧社会的恐慌情绪。

  巴基斯坦铲除恐怖威胁,需要标本兼治,在国内要努力发展经济,重视教育,化解宗派矛盾,创造和谐包容的氛围;同时,需要国际社会的支持。

  伊拉克:需要团结与改革

  伊拉克恐怖活动盛行源自国内各派别在政治、宗教、社会和民族等领域根深蒂固的分歧。自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以来,当地产生了大量反美、反政府的极端组织,导致伊拉克的反恐形势异常复杂。

  伊拉克当前最大的安全威胁非“伊斯兰国”莫属,该组织与伊拉克军队、库尔德武装和伊拉克民兵组织进行着持续战斗,双方各有胜负,战事呈胶着状态。

  巴格达大学政治学教授易卜拉欣·阿马里说:“伊拉克政府当前最迫切的任务就是团结伊拉克各个派别,这些主要的政治派别之间应该求同存异,互相安抚对方,释放寻求合作的积极信号。”

  叙利亚:空袭无法达到目的

  自2014年6月以来,“伊斯兰国”占领了叙利亚东部大片领土,而叙政府受自身力量所限,无法单独对其发起大规模攻势。

  去年9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对“伊斯兰国”实施系统性空袭,同时组建一个广泛的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几个月来,空中打击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发展,但并没有伤其筋骨。

  分析人士认为,空袭的做法有局限性,叙反恐需要相关各方齐心协力,不能像美国那样存有既打击恐怖组织,又不愿帮助叙政府的心态。事实上,一旦叙利亚内部争端通过和平方式化解,将有助于组建更有效的打击“伊斯兰国”联盟,为铲除这一恐怖毒瘤增加可能。

  也门:反恐需先除贫

  1月初,位于法国巴黎的《沙尔利周刊》杂志社遭武装分子袭击,12人死亡,也门境内的“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随后宣布对此负责。在也门国内,年末年初短短一个月里已发生3起恐怖袭击,造成100多人死亡。

  分析人士认为,经济凋敝、社会动荡、部落强势导致也门成为“基地”组织发展壮大的温床,经过多年的经营,“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已经融入到也门当地部落中。

  也门政府数年来对“基地”组织进行了多轮清剿行动,但收效甚微。想要根除“基地”组织,必须首先消除贫困,斩断极端思想产生的根基。

  尼日利亚:找到源头才能根除

  尼日利亚因极端组织“博科圣地”的肆虐而屡屡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该组织自2010年起在尼日利亚等地制造了多起震惊世界的事件。

  “博科圣地”行踪隐蔽,活跃在尼日利亚与乍得交界的森林地带,伺机发动袭击。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不排除“博科圣地”存在幕后支持者,其目的在于向尼日利亚政府施加压力。

  鉴于多种原因,彻底铲除“博科圣地”难度较大。非洲打击恐怖要多管齐下,从发展经济、消除种族与宗教隔阂等方面出手,国际社会、特别是发达国家在这方面应承担义不容辞的责任。(执笔记者:赵悦、刘健,参与记者:陈杉、王玉、张琪、陈序、杨臻、刘阳、刘万利、商英侠、杨旸)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