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伯凡丨诸葛亮的巫医术

2015-02-13  王建京
【编者语】诸葛亮算是最被世人所熟知的“管理咨询专家”,他以“望、闻、问、切”的方法为“客户”开出药方。放眼当今,商界中不乏各路资深高明的“咨询专家”,他们又是如何给企业开出药方的?是所谓尽责的医生还是江湖郎中?


文丨吴伯凡

尽管管理咨询作为一种产业出现还不到100年,但由专业人士为管理者提供信息、知识和行动指南,却是一种相当古老的现象。


我们今天所见到的甲骨文,可以算作咨询业最早的原始文档。处于职务权力顶峰的人常常并不同时处于知识权力的顶峰,借用查尔斯·汉迪的话来说,国王总是需要先知。以占卜为业的人依据特定的世界观、“知识系统”和“专业技能”,通过对当下、表面的信息进行加工、整理(占卜),发现(在他们看来是)关于未来的信息,从不确定性中找到确定性,给出某种能自圆其说的解决方案。


只不过,这样的管理理论和行动指南带有显而易见的神秘主义色彩。历史传说中拥有先见之明和克敌制胜法宝的人,无论是姜太公还是诸葛亮,都被赋予了浓厚的巫术和神话色彩。正如鲁迅所说的,《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的智慧近乎妖道(“状诸葛之智,近妖;状玄德之仁,近伪”)。诸葛亮的一些重要结论的依据,都带有明显的巫术性(“吾夜观天象,刘表不久于人世”之类)。但必须承认的是,仅凭一点占卜术和呼风唤雨之法,诸葛亮是无法让面临严酷竞争环境的刘备“如鱼得水”。


诸葛亮和刘备之间的“隆中对”,在我们今天看来仍然是一次堪称经典、卓有成效的战略咨询。诸葛亮对竞争格局(刘备在其中的优势、劣势和他面临的机会、挑战)的分析,对竞争终局的判断,对战略的规划和实施步骤的设想,让刘备觉得“如拔云雾而见青天”,认定诸葛亮“乃万古之人所不及也”。“隆中对”中的诸葛亮通过对他的“客户”的“望、闻、问、切”,开出了一个令客户不仅是满意而且是惊喜的解决方案。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诸葛亮一直像医生对病人一样治疗和管理着刘备的军队。“譬如人染沉疴,当先用糜粥以饮之,和药以服之;待其腑脏调和,形体渐安,然后用肉食以补之,猛药以治之;则病根尽去,人得全生也。若不待气脉和缓,便投以猛药厚味,欲求安保,诚为难矣。”在执行和操作层面,诸葛亮更像是一个勤谨、务实的“医生”,对没有执行能力的人表示十分不屑,称那些“坐议立谈,无人可及;临机应变,百无一能”为“虚誉欺人”的“夸辩之徒”。


在作为智慧化身的诸葛亮身上,“巫”和“医”两种成分同时并存,而且常常是并行不悖。有意思的是,在技术高度发达的商业世界,这种巫医一体的人不仅没有绝迹,反而越来越多,并且大行其道。《经济学人》现任主编米可斯维特写的《企业巫医》一书对这种现象进行了精彩、详尽的描述和分析(本期杂志刊登的《商业世界的“江湖郎中”》是其前言和结论的摘选)。激烈而多变的竞争格局让最自信的企业家和经理人也可能陷入恐惧和焦虑之中,急切寻求“外脑”的支持。如此广大而迫切的需求,自然催生出一个乘人之危的服务产业和一个龙蛇混杂的泡沫市场。化身为医生的巫师、“虚誉欺人”的“夸辩之徒”大量滋生,以管理大师、咨询师、商学院教授的身份开坛设局。


“企业巫医”行业一直没有赢得良好的行业品牌,但它非但未显示衰落之象,反而愈显其繁荣,这除了因为处于焦虑和恐惧的人们是对性价比最不敏感的消费人群,还因为商业和管理本身具有不确定和发散的特性。未来是无法精确预测的,但企业又不得不依据对于未来的预测和预判来行动,哪怕这些预测和预判是基于直觉、印象而非严格的理性和实证。没有最好的而只有最不坏的预测和行动指南。最不坏的“先知”是严守职责边界、不企图代替“国王”做决策的先知。他知道自己判断的天然缺陷,因而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去历险。他只提供启示,而不把启示包装成答案和处方。

——原文发表于《21世纪商业评论》



伯凡非常道是吴伯凡沉淀多年后对商业和市场经济的解读。这个官方公众号不仅会呈现吴伯凡关于商业解读的视频及音频,还会包含吴伯凡多年以来针对商业的分析和生活哲理的文章。希望您能从中获得启发,也希望我们能够共同成长和交流。


  • 公众号:伯凡非常道

  • 搜索请输入:bofanfeichangdao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