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青的马甲 / 甘肃 / 2011初秋之旅:兰州

0 0

   

2011初秋之旅:兰州

2015-02-15  汉青的马甲

敦煌是我魂引梦牵的地方,那里有太多的历史,太多的文化瑰宝,太多的故事和传说,总想着,这一辈子一定是要看一次走一次的,不然怎对得起这一世身为炎黄子孙的后代?

于是在2011年的时候,放弃了前往西藏尼泊尔的计划、改路嘉峪关敦煌,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一路走一路延长,这一行用了十五天经过兰州、嘉峪关、敦煌、西宁、青海湖、夏河、郎木寺、西安,只可惜时间太紧迫,很多地方没能好好逗留,于是成为下次再回头的借口。

第一天:上海-兰州-嘉峪关

出发日是2011年9月8日,一大清早的飞机,中午前准点降落到兰州机场,出了机场坐上机场大巴,一路前往兰州市区。

机场大巴停在兰州大学门口,下了车一询问,说离火车站很近,于是我和朋友决定步行而至,坑爹地走了近半个小时啊有木有!姐还背着个55L的大包,差点没死在半路上。

事实证明,打个车一个起步费六元就到,我这是何苦为难自己?

出发前几日朋友就买好了8号下午三点一刻从兰州到嘉峪关的火车票,一百零三块的硬座,在我们心里最多就是觉得座位硬一点,应该没有大问题,谁知道上了火车傻眼,原来是中秋佳节将至,赶上火车营运高峰,于是愣把硬卧改硬座,一床上排排坐三人,和对床的三人面对面傻瞪眼,简直是悲剧。

到嘉峪关已经是夜深,火车站出来等了二十分钟才找到一辆出租车,开到出门前定好的王朝大酒店,一百六十一间双标。(听名字很牛比,其实也就是普通酒店,设施一般,据司机说位置比较偏,但嘉峪关就那么点大,再偏远十几分钟也到了。)

第二天:嘉峪关-敦煌

休整一夜,第二天一早起床先去汽车站买当天下午两点半从嘉峪关到敦煌的汽车票,价格70元。顺利买到票后跑到旁边的小店吃早饭,当然是拉面啦,7块一碗,味道不错,不过没啥牛肉,上头漂着葱花和辣椒油,看着挺重口味的,吃着到还好,没想象那么辣。

吃完继续打车准备前往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这里不得不说,因为当天正好碰到有领导视察,一路都是封路,而且天下着小雨,司机把我们放到路口就闪了,走进去十分钟,一路稀少有人,淡季果然人少啊!

嘉峪关门票120元,学生票半价60元,是套票,包含了关城、悬壁长城和长城第一墩几个景点的门票,而且最坑爹的是长城和第一墩都离嘉峪关有点距离,如果是散客还要自己找车,因为嘉峪关地处悬壁长城和第一墩的中间,所以如果你要跑全还要来回折腾。

来之前,有纠结过要不要到嘉峪关,因为有人说嘉峪关没啥好看的,也有人说既然来了就要看一看,我们抱着后者的态度进了这个天下第一雄关,虽然整个景点不需要太多时间,但还是值得一看的,当站上城墙看着远处一片荒芜,而头顶是蓝得无边的天和大朵大朵苍茫的白云,顿时有种金戈铁马、西风凛冽的错觉,耳边似乎也能听到远古飘来的战鼓声,轰轰如雷。

两个小时不到逛完嘉峪关,快到中午了,眼看跑不全景点,我们最后选择去了悬壁长城。

从嘉峪关到悬壁长城大概也要十多分钟的车程,因为黑车司机开价太贵(来回50元),所以最后我们找了个开三轮助动小车的老大爷,30元来回(老大爷跛着脚,满脸皱纹,很质朴的样子,他的车候在比较靠马路的地方,总觉得他要赚这些钱真的很不容易),一路颠簸慢悠悠晃荡荡地用了二十多分钟来到了目的地,其实悬壁长城真没大看头,阶梯有点陡,爬一爬前后花了三刻钟左右也就下来了,又乘着大爷的车回到嘉峪关附近的汽车站,等公车回市区。

到了市区,在一个比较当地的美食街门口下了车,这个美食街在一条巷子里面,看起来有点类似市场,当地人很多,吃的多数是面食烧烤麻辣烫之类的,我们兜了圈找了家吃面的,我吃的是臊子面,面上铺满一层蔬菜丁,不辣,味道也不错,才七块钱(2011年的价,也不知道现在涨价没~~)。

从嘉峪关到敦煌车程六个多小时,到敦煌的时候天还没暗透,我们住宿的地方是靠近鸣沙山的丝路驿站(不在市区里),因为第二天我们决定包车走西线行,所以包车师傅可以免费来汽车站接我们然后送到客栈。

对于坐惯了长途汽车的我来说,这一路到还算快的,而且我后面的位置坐了个年轻的小老外,最幽默的当属他旁边的中国游客,一个劲与他搭话,他用中文问,那老外就一边用语音辞典查一边回答他,有时候简直牛头不对马嘴,老外说他为到中国旅行还特地学了几个月中文,我和我朋友就在讨论说,老外不容易啊,学中文就为了来旅行,而且最苦逼的是他学了普通话,可跑到中国各地后一定会发觉,就算他会普通话也没用啊!语言依旧不通啊有木有,连我们都听不懂当地方言更何况是他啊!!!最后让我们忍不住笑出来的是,那中国游客问老外:你们一个月赚多少钱!我擦,这个问题有深度啊!老外学以置用,之后居然也反问他:那你们一个月赚多少钱!果然是个入乡随俗的小正太啊有木有!

到了敦煌,顺利上了来接我们的车,没过二十几分钟就到了所住的客栈,100元一天的双标间,带独立卫生间和淋浴,设施就如同一般青旅一样,房间小五脏俱全,说不上特干净也说不上不干净,只能说适合住惯了青旅的人,而住惯酒店的人还是不推荐了,怕你们忍不了,不过敦煌其实有很多规格不错的酒店,网上查吧,价格也不贵。

当晚我们又赶到敦煌夜市,吃了顿口味够重的烧烤,小晃了一圈,苦逼的一出门就断了小包链条的我买了个足够大的腰包,朋友也很浮云的刻了个印章,一天就这么到头啦。

第三天:敦煌西线行

敦煌西线行包括:敦煌古城、西千佛洞、玉门关、汉长城遗址、雅丹国家地质公园,来回基本上要大半天,一般一车可以装四人,共四百元(2011年的价~~按四人算的话每人一百,人少了单价也就上去了,),但师傅说好的另两个游客换别的车了,于是这车只有我俩,师傅也就给了我们一个便宜点的价。

我们一早出发,吃了个早饭,然后正式赶路。

关于西线行我想说:

1、来敦煌的人一定会去莫高窟,所以西千佛洞其实没必要进去(除非你是专业人士或者是学美术之类的);

西千佛洞在党河北岸崖壁上,图为党河。

2、敦煌古城其实就是个在原址上后建的影视基地,主要是为了拍片用的,可进可不进,看个人心情和意愿;

3、玉门关乍一看就是个庞大的土墩子,但走近后还是会被小小的震撼一下,作为有着两千多年的残存遗址,靠近它去感受历史,然后看看满眼的戈壁与天空,耳听呼呼狂风,或者会有一番不同的感触也不一定。至于汉长城,既然路过就停下去看看吧,也花不了你十几分钟。

最后要说的当然是雅丹国家地质公园,也就是魔鬼城。因为是淡季,游客稀少,在大厅等了几分钟后,我们一行五人上了导游车。一路有公园内的导游讲解,顺着铺好的公路向里开去,碰到所谓的“景点”,会让你下车拍点照片,每次停留时间依景点不同而不一样。

因为地貌关系,这里的风非常大,吹地我头发狂飞,不得不把一头长发扎起来才消停,所以建议到这里一定要戴顶帽子比较好啊!而且属于沙地,所以穿的鞋子最好也是厚一点的耐用点的,像我们季节偏冷到还算好,要是太过炎热的季节去,沙地上温度极高,也许鞋底的橡胶会化掉哦,不是我开玩笑,我们开车师傅真的碰到过有游客的鞋底化掉变形,不得不光着脚回市区去买鞋。

在雅丹,最后一个停车的景点会给比较长的时间,我们导游给了我们二十分钟,可以往里沙地里走一走,你也可以选择不跟导游车回去,自己租里面的吉普车开一开,玩够了再出去。(关于吉普车的租金和租车条件、时间限制我都没问过,有兴趣的自己查吧,建议会开车的人还是租一辆然后闯进魔鬼城里奔一段,据说很爽!反正里面都是路,只要能找得到公路的方向,不怕开不出来。)

从雅丹出来,西线行也就结束了,车往回开,意外的长,估摸着也开了有近两个小时了,车上我和朋友都睡了一觉,下午三点多回到市区,饿地两眼发慌,直接扑进一家火锅店大吃特吃。(建议西线行带点吃的吧,一路没地方吃饭的,雅丹到是有吃饭的地方,但很贵,不值得。)

第四天:莫高窟-鸣沙山

到敦煌的第二天,我们决定去莫高窟及鸣沙山。

市区有直接到莫高窟的小巴,于是我们转公交到市区再乘小巴,顺利地到了莫高窟。

(小巴价格我忘记了,十元左右吧,但人很多,基本上每辆车都塞得满满的,运气好了能有座位,运气不好就站着吧,至于乘车地点问你住的地方的工作人员,他们应该都知道。)

莫高窟是禁止拍照的,只要你剪了票进了门就不能把照相机再拿出来,要么塞包里,要么去门口寄存。另外要注意的是,不是你买了票就可以随便进去的,门口的工作人员是一批批人放行,基本上累计到十几二十个人了,配上一个导游,这一行人就一起跟着导游走。每个导游都有一串钥匙,按照规定会带你参观十个左右的窟,而每个窟都是锁上的,必须在进去前由导游开门,进窟讲解,然后游客全部出窟,再锁好,继续前往下一个窟。(窟里是暗的,没有灯,要看清窟里的壁画和雕塑就得靠透进去的阳光及每个导游手上的冷光手电筒)。

一般十个窟会参观近一小时左右,然后导游讲解结束,一行人可以分散行动,你可以选择离开,也可以选择随便晃晃,看看哪个窟你没看过的,或者你看过还想看的,就等有导游带其他队伍进去的时候你跟着蹭进去再看。

我和朋友在里面多晃了半个小时,我又蹭了两三个窟看了看,顺便瞅到了一个虽然关着大门但门上有洞可以望到里面的小窟。

因为蹭了几个导游,所以我发觉虽然每个导游带进的窟不一定全部相同,但基本上讲解都一样,无非都是些壁画上的故事,僧人的故事、当年藏经洞里的经书被盗的历史、然后就是飞天、反弹琵琶,佛像雕塑、壁画上所显示出的供养人等等,这些在一些关于敦煌的书籍上也能了解到一二。

要补充的是,敦煌的礼品店里有卖许多关于敦煌的书,各个着重点不同,都很不错,不过有的书略贵,我挑了本《敦煌壁画故事与历史传说》,78元,虽然贵但值得。还有,在来前我买过一本CCTV出的记录片的书《敦煌》,也算是了解一些关于敦煌的知识再来看个所以然吧,不然真的会是一头雾水吧。

出了莫高窟,边上有一个博物馆,免费进入的,可以花点时间看一下,里面有复制的洞窟,也有一些关于莫高窟的历史。

离开莫高窟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又是饿地饥肠辘辘,本想赶专线小巴回市区,谁知车满没位,我俩又实在站不动,于是没上去。正巧一辆出租车经过,司机停车问我们是不是回市区,看他车上坐着俩老外,我和朋友先是一愣,不过既然有人愿意“拣”我们,价格也算公道(就比小巴贵几块钱),我们何乐不为?赶紧蹭上车。可怜俩老外完全不会中文又完全不知道状况,他们的专车师傅就这么赚了笔“外快”。

下车前,老外还礼貌性地和我们say byebye,估计他们还是不明白为啥他们的车上会冲上来俩姑娘吧???!!!

吃了饭小晃一圈,坐上公车回客栈休息,晚上六点多,我俩又奔向鸣沙山。

从我们住的地方到鸣沙山大概走一刻多钟左右,我们本来按着客栈老板娘的指示是走逃票的小路的,谁知眼看就要到了,结果路口一家农户的狗居然站在路当中对着我们狂吠,一副要冲上来咬的样子,挣扎了一下原路返回,还是乖乖买票吧!我居然败在了一只土狗的面前,太没面子了!

进鸣沙山会看到很多人的脚上都套着橘黄色的脚套,是为了防止沙子弄脏鞋子及灌进鞋里,我和朋友也都各租一双,押金多少我忘了,反正租金十元。不过走了一段后我发觉这玩意真坑爹!

建议:如果天不热沙不烫脚的话,就脱了鞋光脚走吧,阻力小走得还更稳更快,而且沙很细很软,踩在脚底非常舒服,偶尔还有点温温的。

和朋友爬了一段山后,我就把鞋套连鞋子一起给脱了,赤脚走轻松许多,步伐也快了,眼见就到了落山,看着夕阳西下,照在一弯月牙泉上,而另一边月亮升起,照着连绵不绝的沙山,真真有种大漠孤烟的错觉。耳边还有人放着“你是风儿我是沙~~”,真是应景啊!于是朋友也放了一首《丝路》,坐在沙山的山头,看着日落,心情怎一个爽字了得!

日落后很快就天黑,下山其实很简单,看着坡就顺溜着往下踩,看起来坡很斜很危险的样子,实际异常稳当。我和朋友俩人与一群学生一起手牵手顺着下山,走了一点路后发觉异常轻松,大家的手也就松了,(找对脚法了就明白了,找不对的还是会尖叫连连,其实身体横过来,脚斜着下,一扎一个坑,陷地贼牢,跟钉在沙里一样),我一路下一路觉得自己真是凌波微步啊!倾斜度那么高的山啊,我居然可以一脚一脚稳扎扎地迅速向下移,女侠啊有木有!姐古龙小说不是白看的!

备:

友人与我一起,在8日早由上海出发,到12日下午火车回兰州,13日她坐当晚航班回上海。

(仔细算来,如果只往嘉峪关敦煌跑,来回五六日足矣。)

而我将转至西宁,踏上了我一个人的初秋之旅。

第五天:兰州

友人走后,我一个人在兰州休整一日,住在兰州花儿青年旅舍,花儿是2011年新开的青旅(我去的时候还在试营业的感觉),在创意园区内,很安静。花儿还有个话剧舞台,不时会有演出。

兰州酸辣粉

青旅门口发现得小萌猫

第六天:兰州-西宁-塔尔寺

早上七点三十一分的火车,从兰州火车站到西宁西火车站,软座57元,两个小时左右就到。

感觉跟上海到杭州一样很方便,而且每天火车班次很多,当然以防万一的话还是提早一天买票的好。

开车后我发觉其实软座空了近三分之一,而且环境满好,我舒舒服服睡了一觉,刚醒,就发觉到西宁了。

出了火车站,跟着人流走到汽车站门口,坐专线二路可以到我要去的西凉驿青旅,一路还算顺利。

到了青旅办理登记的时候,认识了也是才到的一哥们,说起下午要去塔尔寺,于是结伴成功。

本来这哥们要骑摩托车去的,说可以载我一起去,不过因为老板说那里停摩托车会被偷,于是我们决定包车,一回头,这哥们又搭上俩哥们,再后来又多了对杭州的姐弟(俩人刚从新疆骑自行车过来,牛比!)也是一路的,于是六人浩浩荡荡合包一辆车,出发!

从西宁市区到塔尔寺大概半个多小时左右,一路开车师傅帮我们介绍塔尔寺的历史,转眼就到了塔尔寺。

塔尔寺位于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鲁沙尔镇西南隅的莲花山坳中,是我国藏传佛教格鲁派(俗称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是藏区黄教六大寺院之一,始建于公元1379年,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

下了车我们先买票,每人80元(学生票40元),门票是小册子样的,里面带一张小光盘。其实不买票也是可以的,黄教的寺庙格局与我们平时看到的不同,它没有大门这道拦路虎,而是每进一个院或殿堂的时候在门口检票,所以这个要看人品和机缘,像我们一路上去,只有个别两三个门口刷票处有喇嘛管,好几个殿寺都是直接就能进去。

买好票,我们先看到一排转经筒,然后小小迷失了一下方向,走了几步才发觉反了,原来是要走上坡的路才对,于是又折回去。

温馨提示:其实大可跟着你能看到的旅游团走,一来不会混淆方向,参观也有个顺序,顺便还能蹭个导游讲解,何乐不为?不过经我们蹭了几个导游后鉴定所得,不同的导游表述能力也不同,有的讲得很丰富,有的草草了事,完全又是拼人品的事啦!

(没讲解的话就只能雾里看花了,另外,买门票的地方也有很多导游问你要不要讲解服务,收费情况我没问,大概几十块吧)。

整个塔尔寺逛一逛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期间可以看到很多在朝拜的信徒,特别是在大金寺殿堂门口,齐齐一排近十人在那里膜拜,当中有虔诚的藏民、有不知是本寺院还是其他寺院来的喇嘛,甚至我们还看到穿着僧袍的和尚,害我一度以为自己眼花。(为表示尊重,我没有拍摄任何信徒朝拜时的照片)

有时候想想,我们这些走马观花的参观者真的很影响这些虔诚的人,所以到这些地方一定要注意轻声轻行,不要吵吵闹闹的扰了这清净之地,另外需注意,一定不要踩门槛,必是要跨过去,跨门槛的脚也是要注意男左女右,这个不光局限于寺庙,其实游览古建筑的宫廷院落时也需忌讳,这无关宗教信仰,而是一个礼节或者说是一个民间风俗的问题。

说到塔尔寺,不能不提大金瓦殿和小金瓦殿的金顶(其他殿顶是不是金的我不记得了),远远望去,在太阳下那光芒是金灿灿得刺目,那是铺地满满的金子啊!!!我简直眼冒金星啊!恨不得爬上去带一瓦片回家有木有!!!

从大金殿出来后无意间在殿后宽敞的院子里拍到的,有种"佛光普照"后即将"功德圆满"的平和感。

顺着上山坡度一路向前,渐渐游客也变得越来越少,一般旅行团带到酥油花馆就算结束了,其实再往前也有几个殿,真的可以走一走。

我们最后进的一个大殿是文殊菩萨殿。

据说这是最大的一个文殊菩萨殿,因为很多游客在出了酥油花馆后就往回走了,于是这里显得空旷而安静。

我们几人进了殿,就看到一喇嘛在大殿看守,正好进来一喇嘛给这喇嘛一串佛珠,虽然他俩说啥我们听不懂,不过一哥们还是跑上去问了下哪里有请佛珠等云云,谁知这喇嘛一转身,从台子里掏出一塑料袋,打开一看,居然是一袋的佛珠,有小紫叶檀的,有菩提籽的,有蜜蜡的。

纠结后我挑了蜜蜡的,一问请一串100元,我想也没想就掏了。旁边跟我一起买蜜蜡佛珠的哥们还问那喇嘛能帮我们念段经开个光吗?喇嘛也很爽快地答应了。

如今这串佛珠一直戴在我的左手手腕,喜欢得紧啊!(亲,100块啊,就别问我真假了,想想也知道的,徒个心头好而已啊好嘛!!!)

参观完后,回到广场找车,这时我们才注意到齐齐一排的如来八塔。如来八塔是赞颂释迦牟尼一生八大功德的宝塔。呈一线形,分别为:聚莲塔、菩提塔、多门塔、降魔塔、降凡塔、息诤塔、胜利塔、涅盘塔,每座塔的底边长9.4米,高6.4米。建于1776年。塔身白灰抹面,底座青砖砌成,腰部装饰有经文,每个塔身南面还有一个佛龛,里面藏有梵文。

在如来八塔前照个相留个念,一行人上车回市区吃饭,在牛杂和手扒羊肉的两派斗争中,最后由手扒羊肉胜出!万岁,老娘已经快饿死了啦!

手扒羊肉,大概是饿疯了,手有点抖。

备注:

1、塔尔寺里有一颗很神奇的菩提树,可惜我们转着转着就忘了去找这棵树,悲剧!

传说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诞生之时,母亲番萨阿切在铰断脐带时,滴了三滴血,后来此地便长出一株菩提树。后来宗喀巴大师移居西藏,其母亲常常想念儿子,宗喀巴大师便修书一封,告诉其母在菩提树旁修建一座佛塔,见塔如见人。后人为护塔护树,又修建了一座大金瓦殿。这既是塔尔寺先有塔后有寺的缘由,也是该树主干包于银塔内的缘由。

2、酥油花、堆绣、壁画被称为塔尔寺的艺术“三绝”。 酥油花馆里会放当年被评为第一名和第二名的酥油花作品。

吃完饭后一行人晃荡晃荡靠着手机里的地图走回西凉驿。

天也黑了,啤酒来了,围着的小圈变成大圈,旅友人数逐渐庞大,不时有人来问:“听说你们明天去青海湖?算我一个?”

于是第二日的青海湖包车游在七拼八凑下顺利定下,整一车十一人,名额已满恕不接待。

(我中午刚到青旅时,还在愁哪里聚集人一起包车去青海湖,结果。。。这个世界果然是讲究缘分的啊!)

一群人回到房间已经是凌晨,青旅热水也没了,只得胡乱擦了擦,躺平睡觉!

第七天、第八天:青海湖环湖二日

大清早,轻减了一下行李,将大包寄存在青旅后,一行人带着足够的零食和矿泉水跳上车,开始了两日的青海湖包车游。

青海湖,英语叫做Blue Lake,位于青海省东北部青海盆地内,既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湖泊,也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湖的四周被高山环抱:北面大通山、东面日月山、西面橡皮山、南面青海南山。而青海湖周围是茫茫草原,在油菜花开的季节,大片大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田配着背后淡蓝色的湖面,可谓美不盛收。

很可惜,现在是九月中的时节,油菜花已经很少很少,不过沿途到也看到一些小范围的。这里的油菜花地很后趣,你要进去拍照,必定有藏民跑过来让你付钱才可以拍,有的还准备了装饰得很好看的白色牦牛,可以让你骑上去拍照哦,当然是收费的。

我们一行匆匆下了车,跟做贼似地就在车边拍了几张照,然后一扯呼,上车走人。

开上日月山进入景区,景区内有有公主泉、唐蕃古道、文成公主像浮雕、纪念馆和日月双亭,因为公主泉和日月亭都需要门票,而且据说里面其实没啥,都是后期人工修建出来的,于是我们的车子远远停在公路上,隔着一段距离仰望这个历史上传奇般的和亲公主——文成公主留下故事的地方。

之后车子一路翻山越岭,带着我们奔向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是天然结晶盐湖,属于柴达木盆地四大盐湖中最小的一个,也是开发最早的一个,已有3000多年的开采史,面积相当于十多个杭州西湖的大小。

据网上所说,茶卡盐湖是青海四大景之一,被国家旅游地理杂志评为“人一生必去的55个地方”之一。

我们到达的茶卡盐湖段是非景区部分,边上似乎是正在工作的盐场(盐场名字我忘了),从停车场下来后,顺着泥泞窄小的路面行走几分钟就可下到盐湖表面,所以不需要门票,更加没有其他游客!

一个字:爽!

说实话,在出发前我完全没做过功课,所以到了茶卡盐湖后,整个被意外地震惊到了,越往里走这样的震惊就越大,我们一行人都兴奋撒泼地脱了下,顾不上咯脚,纷纷踩上盐湖表面往湖中走去。

刚下车没走几步,就看到前面一辆正在小跑的运盐卡车突然掉了后车轮...我们全都看傻眼了!

当你走在如雪的盐地上,当你一脚踩进浅浅的湖水,当你看着漂浮在小腿四周的盐晶,当你从如镜面的湖水上看见自己的倒影,甚至当你眺望远方时入眼是一片闪着阳光的碧绿。这才体会到,在大自然的面前,所有的语言都是无力的。

词汇的匮乏在此刻显露无疑,如今想来,我也只能用一个简单的词来形容:美!

靠近岸边的一段如雪成片.

其实脚踩久了后,会疼得慌~~~走几步要歇一下,走久后我简直疼得不想动了!

也有看起来积盐比较厚踩起来会很松软的地步,但没想到脚一险下去就变成一个坑,脚上会沾上黑桨色的类似淤泥的东西.

可以说,整个青海湖游中,茶卡盐湖是最让我兴奋和快乐的一个地方。

在逗留了很长时候后,我们才爬上来擦干脚穿好鞋,这才悲剧的发觉从脚掌到小腿肚,但凡沾到一点盐水的地方,风干不出一分钟就立刻变成了盐的结晶体,白白的粘着皮肤很难擦,就连我沾过水的鞋带周围都是!(事实是我们之后开了很长一段路,到了湖岸边,在湖水里荡了荡脚才算洗干净),友情提醒:请带湿巾纸!谨记擦好后请带走垃圾哦!

一般游青海湖的人第一天晚上会选择在黑马湖住宿,不过我们没住在那里,到是住在了一处依山傍湖的藏家民宿。没想到在并不是旺季的日子里,这里的房间几乎定满,我们只能选了多人间,分成三批入住。说一下住宿条件,还算干净,有独立厕所,设施简单,优点像学生时期学农时会住的那种民宿。无热水,不过会提供装了热水的热水瓶,要自己去要。洗澡神马的就不用想了。

早上起床刷牙洗脸的时候,发觉水质不是很干净,要去外头打水。后来我们是用矿泉水和湿纸巾解决的。

夕阳下山后,我们点了一桌简单的饭菜,饿狼吞食般扫完。说实话,在这种地方能有米饭吃我已经很满足了。因为海拔关系,这里的米饭都要用高压锅烧,烧不好会隔生,还好我们吃到嘴的米饭还算适口。

饭后休息一阵,等待老板娘搭篝火期间我们在室外空地上搭了个帐篷,窝在一起聊天。等着篝燃起,大家跟着藏族阿妈姑娘一起跳了会舞。几个摄影爱好者架着三脚架跑去湖边拍夜景,可惜都失败了。

九月中的青海湖夜里冷得很,可怜我准备不足,还好有小旅友借我防风衣,所以说,在家靠家人,出门靠朋友,这话是真理啊!

环湖第二天一早,天没亮就摸起来,走到湖边等日出。

郁闷的是因为是大阴天,随时会下雨,太阳藏在乌云后不曾露脸,直到天已发白,我们才彻底死心。

早饭是十块钱“套餐”:一个鸡蛋、一个馒头、一叠酱菜、一碗薄粥和一杯奶茶。吃过早饭出发前,一车人拍了合照,也算是对彼此能共同结伴的一个纪念。合照后,同行的一个大四小朋友就开始他的漫长的徒步之旅,而我们继续上车,往回程的方向奔去。

其实青海湖一路有很多可以游玩的地方,鸟岛、山心山、沙岛、伏俟城遗址等等,包车游或者你有时间可以骑自行车环游,都是不错的选择。

环游青海湖两日,几乎等于在车上坐了两天,虽然屁股有点痛,但看着沿途风景便已是享受。车在山与山间穿绕,盘山的路却不陡峭,有时又是在湖边的公路上奔驰,看不见头的公路顺畅的让人有种流浪的错觉。偶尔见到几个骑着自行车的旅人从车窗外擦身而过,有中国人,也有老外,会禁不住羡慕,想着:啊,我也好想跳下去骑上一圈。

还有成群结队的牛羊在山坡、平原间散漫得分布,时常会碰到羊群过马路,我们的车还得停一停,等它们过去了再继续开。

天是蔚蓝广阔的,屋是粗糙矮平的,山是雄伟连绵的,湖是青绿无边的,牛羊是满山遍野的。我想对于习惯了城市生活的人而言,这一切的新鲜天然,带着朴质的生活气息,将一切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

下午回到西宁青旅,大家纷纷奔向浴室.

吃过晚饭又重新聚在青旅聊天,隔壁桌轮流在唱歌,听得有人唱起<大海>,于是所有桌都跟着嘶吼~~~

现在回来,每每听到这首歌,都会忍不住想念这些在路上认识的有缘人。

也许以后,在路上,还能再次相见吧!

之后的早上,我们同路的三人奔赴汽车站、赶往夏河。

续写——发表于 2013-07-02 02:11

第九天:西宁-夏河(拉卜楞寺)

夏河县,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西北部,因大夏河水而得名。本着要进郎木寺的目的,夏河成了我旅程计划里的中转站。

夏河县里的拉朴楞寺是黄教(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庙之一,始建于康熙四十八年,有传闻中最长的转经长廊。甘肃省佛学院也正建在拉扑楞寺边上。

由西宁坐7点15分开的大巴班车,历经异常颠簸的盘山路,终于在下午两点左右到达夏河县。 (温情提醒,沿途无厕所、路上少喝水!)

夏河县并不算大,到了汽车站下车后,打个车几分钟就到了定好的旅馆:卓玛家,其实走一走也没多远,只不过我们到达的当日下雨,又饿又累又冷,才起了打车的念头。打车的车费是按人头算的,每人几块钱,很便宜。

卓玛家比我想象的干净很多,藏式的大炕床很有风味,公用厕所正好就在房间对面,很方便。我和另两个在西宁结伴的旅友一起安顿好后,开始准备出门觅食。

因第二日一早就要转车往郎木寺赶,所以在夏河我们只有半天的时间。对于这个充斥着神秘宗教文化的小县,我们此行必去的一个地方,当然就闻名的拉扑楞寺。

顺着人民街直走,先路过佛学院,按着标识牌右转,走上几分钟便到了寺前广场,顿时,错落有致、黑白基调为主的藏式寺院建筑大幅呈现在眼前。

可惜我们到的这日是个烦躁的下雨天,许多殿堂及道路都在翻修,泥泞不堪的路面让行走变得很不方便。而九月又正处淡季,拉扑楞的游客极少,与西宁塔尔寺的繁荣喧闹成了明显对比,到是有些荒凉的意味。据说,拉扑楞鼎盛时,有僧侣4000人,朝圣者终年不断。可惜,我们虽然看到不少在此修行的喇嘛,但并没有多少朝圣者,游客也很稀少。

意外的是,在塔尔寺未能看到的辩经,到让我们在拉扑楞寺见识到了一回。

值得一提的是,辩经中,提问者会去拍被问者的手掌,啪一声地极响,因此我们未推门入殿,便已被此起彼伏的拍掌声吸引住。

我们看到的辩经应该是立宗辩,而且感觉像是个小测验一样,并不怎么严谨,只见宽敞的大殿外,顺着长廊下一圈站满了一堆堆年纪不同的喇嘛(因为下雨),他们几个为一群凑在一起大声击掌辩论,有些年小的甚至打闹玩乐起来。

围观了一会热闹的辩经后,我们跟上了一个旅游团的末尾,想蹭个导游来听听,可惜只进了一两个殿堂后就被发现,只能半途走开。最郁闷的是,几乎所有的殿堂都是关着门的,没有喇嘛做你的导游便不会开门让你进。

我们也没买票,只能顺着泥泞小路左钻右蹿,越走到里头,就越像走在某个古镇的弄堂里似的,看着一间间大同小异的院门,这才意识到是走进喇嘛居住的区域,难怪几乎看不到游客,只有偶尔从哪个门里冒出的喇嘛,会好奇地看上我们一两眼再离开。

因为先前去过了西宁的塔尔寺,因此我们也不强求能不能入殿一观,在拉扑楞里逛荡了近一个小时后,我们便七拐八弯地走了出来。

要提一下的是,转经长廊在拉扑楞寺的外围,环绕整个寺院,据说共有1700多个大小不一的经桶。我们三人挨着顺序去转了一圈,手也麻了,眼睛也转晕了,就是不知道到底转齐了没,心里老觉得还有遗漏,只能说都是匆忙惹得祸,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迷茫不清。

从拉扑楞寺出来,心里的一块石头也就落地,三人散漫地沿街小逛了一下,找了家藏民开的小店坐下吃今天的第二顿饭:牛肉饺子、酸辣汤、炒饭。

吃完饭,自然要去买青海老酸奶来过一过瘾。这可是在上海绝对吃不到的老酸奶,好大一碗才八块钱,揭开盖,又厚又酸的乳白色酸奶上是一层淡黄色的菜籽油。挖一口入舌,酸得我不得不皱起眉眼,再赞一声爽!神奇的是,同行的旅友居然还带了小包装的蜂蜜,于是浇在酸奶上,甜甜酸酸,真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地道的老酸奶了!

其实夏河还有很多东西我很感兴趣,比如当地的服饰、喇嘛红的布料,藏式毛毯,引得我非常想买上些带走,可惜时间紧张没来得及好好看一下,于是给足了我未来再次踏足夏河县的理由。

第十天:夏河-郎木寺

郎木寺,是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下的一个小镇,地处四川、甘肃交界地带,一条小溪贯穿小镇,不足两米宽的小溪却有一个很大气的名字“白龙江”,也就是“白水河”。

哗啦啦热闹着的白水河是此地明显的地理分界标:河以北是郎木寺,属于甘肃;河以南是格尔底寺,属于四川。

计划这次的九月旅程前,朋友怂恿我半路转来朗木寺,理由是这里是唯一一个可以让汉人围观天葬的地方,而网上也说,郎木寺素有“东方小瑞士”之称,怀揣着好奇,我坐上由夏河到郎木寺的班车。

从夏河到郎木寺车程四小时左右,比较庆幸的是一路都是盘山公路,还算平坦,沿途风景也很奇特,一路经历晴天、雨天,到了山顶居然还飘起了雪花,惹地我们兴奋异常,南方的孩子果然伤不起啊!坐在车窗边眺望远方层层山脉,由近处的绿意盎然牛羊成群到远处点点白雪山头,此情此景不得不让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与美丽。

很顺利的,在中午后我们到达了郎木寺。

说起来,在这样一个淡季里,我们一下午竟然也碰到好几个老外,可见旺季时一定更多。难怪当地的旅游业竟比夏河的还要成熟,许多食物甚至有改良版专对老外口味的,虽然卖相简陋,但味道意外得好。

其实郎木寺这个山中小镇真的不大,特别是伴着哗哗的水声,真有几分像云南某个古镇的味道。沿路两边都是店家,有卖藏饰的,有卖民族服饰的(真跟江南古镇里卖的那些雷同),有比较藏式的小饭店,也有偏青旅风的咖啡店,只不过与云南几个繁荣的古镇相比,这里没有七转八弯的巷子、没有滑溜溜的青石板路、没有带着民谣歌声的酒吧,所以它显得简单原始,也更要苍白朴素一些。而时不时与你擦身而过的喇嘛为这个安静悠然的小镇增添了浓郁的宗教气息。

我们一行食了顿饱饱的中饭,点的都是家常菜和炒饭,不知是不是饿晕了的关系,只觉得各种美味,特别是那盘蘑菇,是店家上午刚从山里采回来的野生蘑菇,鲜的不得了!炒饭味也够足!最让我惊讶的是,来前看到说郎木寺除了我们住的旅朋青旅和路口一家网吧外,几乎没有可以上网的地方,但这次我发觉,居然连我们吃饭的这家小店都说有无限网络了!(2011年都那么发达了,现在都2013了还怎么得了!!!)

饭毕,自然要直奔今日的主题:藏传佛教寺院郎木寺。

不知道是不是淡季的原因,这里的游客比夏河的拉朴楞寺更少。买票进入后,一路往山上爬去,才发觉这里的寺院建筑群和当地民居顺着山路错落相临。而寺院群里大多数属院都关着门进不去,有些说不清是寺院还是民居的地方正在维修或新建中。

不过还好主殿是开着的,我们看到来转经的当地藏民,还有喇嘛。他们会在主殿边的空台上放置一个如算盘一般的东西,问过后才知道,原来他们转一圈拨一下珠子,是用来计数的。

一路向上,山道因为之前下过雨的关系有些泥泞不堪,越往上爬风越大,吹得我耳朵也疼了,不过我们的目标是山上的天葬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就在我大口喘着粗气,耳朵也快要冻掉的时候,我们终于爬上一片山头,辽阔的草地上还开着零星的小野花,顺着由人踩出的小道,路过一间被破弃的小木屋(据说以前这里住着看守天葬台入口的喇嘛,也就是收费的地方),沿着小道往前,道边的小路由铁丝网拦着,而路口的铁丝网上头挂着个毫不起眼的小木牌,上头用黑色毛笔字写着“天葬台”。

顺着开阔的山头眺望前方,不远处的山坡扬着一大片经幡,而山坡前方画着一大个白色圆圈的地方便是天葬台了。

走近一看,才发觉有些寒颤,白色圈里一堆剩下的遗物,有的分不清是什么,有的却一眼能看出是带着头发的整片头皮,或者保存着牙齿的下颚骨,还有很多锋利的斧头和匕首,想来是天葬时用的。

看了一会儿,也不知谁又惊讶地在圈外的杂草间看到个完整的头骨,走近瞧了瞧,忽然想到这居然是我第一次如此近的看到这些人骨,虽然没有想象中害怕,但也莫名觉得荒凉起来。

来天葬台前,就被当地小孩提醒过不能拍照,更因于对于这种宗教风俗和逝者的尊重,我们更觉得不能拍照。在天葬台呆了片刻后,我们就朝山下走去。

当然,天葬不是天天都有举行的,所以看不看得到真正的天葬也是要凭运气,或者需要常住一段时间,否则就跟我们一样,只能看看荒芜人烟的天葬台。

一般当地人都会知道哪天早上有天葬举行,所以可向所住的旅舍询问。听闻若有天葬的话,都是在清早开始举行,从天葬师开始仪式到分割遗体到秃鹫食肉,这是一个需要耗费时间的过程,具体几点出门适宜也可询问后再做打算。

下山的半路上,我们找了个风景独好的地方眺望山下,将整个嵌与山中的小镇收入眼中,看着远方连绵的大山、再看着仿佛盛开在山坳中的一片红顶小房,顿时生出四个字:与世隔绝。

第十一天:郎木寺(格尔底寺)-兰州

第二日一早,我们又去了属于四川地界的格尔底寺,自然又要买票。

格尔底寺的寺院群落地形与郎木寺相似,只不过寺院外观显得更加落魄班驳,应该是没有翻修维护,同样也是许多殿都关着门。

在山路间兜兜转转,天已下起了毛毛细雨,我们踩着湿泞的泥地,终于找到了那座看起来毫不起眼,没有挂牌匾、如同一个普通藏家民舍的破旧院落。院落外观依旧是白的墙,锈红色的门檐,大殿顶上还是简陋的铝质板,可就在这个不起眼的院落的正殿里,正供奉着该寺五世活佛的肉身灵塔,据说这是所有藏传佛教寺院中唯一拥有活佛肉身的。

进了院,看到已经有藏民在礼顶膜拜,我们先脱了鞋走进主殿,一股子早已熟悉的酥油味扑面而来,安静地参拜了有着300年历史的肉身灵塔,我们又走出殿,重新穿上鞋,与还在转经的藏民一样,围着殿四周的转经筒走了一圈才离开。

也就是在这个早上,我们结伴的五人又将分开行走,三人包车前往若尔盖、唐克到四川九寨沟,还有一人与其他旅者搭伴,包车回西宁,送走他们后,独剩一人的我在郎木寺小晃一圈,买了点小礼物,而后坐上了前往兰州的长途汽车。

只可惜此次旅程因早已定好从西安回上海的机票,因此时间太过紧张,对于郎木寺镇有种囫囵吞枣的感觉,未能了解透彻,也许以后要找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再次重返这片美丽安详的山中小镇好好呆上个几日。

中午过后,终于等来昨晚宿醉的青旅老板清醒,他果然忘记我昨晚定了去兰州的大巴这件事了,三条冷线。还好赶得及,老板找了个司机,跟着一起坐车送我到盘山公路等途径的大巴,很顺利地上了辆从九寨沟开往兰州的大巴(这样也行?!真的行哎!!!老板有司机电话的好嘛!!!)。

备:

因为已经定好由西安回上海的机票,导致此行仓促,无法好好领略夏河与郎木寺的美与安宁,这是最大的遗憾。

其实由郎木寺继续往若尔盖、唐克走,可一路进到九寨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路线。下次有机会一定要试一下!

第十二天~第十五天:兰州-西安

又在兰州花儿青旅住了一晚,一个女生四人间只有我一人,赞!

白天的火车到了西安,依旧住青旅多人间,依旧只有我一人,要不要那么顺着我啊!

之后在西安呆了三天,去的景点就不多说了,无外乎大雁塔、兵马俑、陕博之类的,反正我一个按着心情跑来跑去,还夜夜晚上跑回民街,吃完回民街回去还吃砂锅喝着冰峰做夜宵,次奥吃货你伤不起!

  • 分享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