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胡歌:不想安静做个古装美男子

 问询者 2015-02-17

辑/清芬

在古装剧《风中奇缘》开播前,粉丝在微博上发起了#仙剑十年#的话题。不少人才发现,原来疯狂地追捧李逍遥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弹指一挥间,胡歌已经从一个葱茏的翩翩佳公子长成了中年帅蜀黍。

在《风中奇缘》的发布会上,胡歌大背头胡子拉碴的造型陌生而抢眼。这个曾经的仙侠魔幻古装剧的最佳代言人、现代职场偶像精英,似乎已经解开了外表所打造的金锁链,把“帅气、美貌、年轻”等标签轻松地超越了。

剧中他演的莫循仍是个美少年,但真实的他却早已拥有了远超美少年的丰富历练。2013年,胡歌回归舞台剧,参演了赖声川的话剧《如梦之梦》,“睡”在舞台上,呢喃着梦呓般的“浮生若梦,若梦非梦,浮生何如,如梦之梦”……2014年,他在《生活启示录》里当起了丝,与闫妮谈着有关柴米油盐无关风月的姐弟恋;他还演起了正剧,一时变身抗日战士,一时又蓄起胡子,演起足球教练。

“我已经过了少年的时期,也已经不美了,再说美少年也太牵强了。比如我有10样东西,我希望能有不同的角色都展现出来,而不是只给大家看两样,之前我演过很多古装偶像,帅气、靓丽这些大家都见过了,我想给大家看看其他那几样。”

潇洒的学霸

胡歌1982年出生于上海,是个典型的上海好男孩,小学距中学600米,中学距大学4.4公里,日常出没的地点精准地散布在以家为圆心、直径5公里的圆圈内。在朋友老师的眼中,他是个孝顺的孩子,虽然在青春期也有过叛逆的阶段,却一直品学兼优,理科好,语文也很好,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

高三上学期期末,他的成绩是年级第八名,“本来要冲击复旦的”。下学期开学报到,看到老师办公室贴了艺术类院校的招生简章,就跑去试了试,随后一发不可收拾,野心勃勃地想去学表演。考上海戏剧学院时声乐考试的题目是《祖国啊,母亲》,他是拿着歌词去的。监考老师问,你怎么这么不认真?他答,我学习特别繁忙,没时间记歌词。

那年,胡歌拿到了两张录取通知书,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和上戏表演系,考中戏的成绩是全国第二名,最后他选择了上戏表演系。一说是妈妈希望他留在上海,而他说报考上戏的主要原因是“嘚瑟”——当时已经拿到了导演系的录取通知,想看看自己能不能考上表演系。

因为他文化课好,文学底子厚,在当时的同学中比较突出,不过,相比这些,这个年轻人展现的最耀眼和实在的优势是形象好。形象好就能做演员吗?显然不是。据说,决定签胡歌之前,唐人公司曾托一位老师向胡歌的班主任打探情况,得到一句“胡歌,好孩子”,然后大家都放心了。

大二那年,胡歌为《仙剑奇侠传》试妆时,被“游戏之父”姚壮宪一眼看中。因为“帅、乐观、活泼,有一点油,有一点诚恳”,他变成了李逍遥。2005年,当这部38集的电视剧播毕,这个年轻人的古装形象一路走红,他演唱的插曲《六月的雨》《逍遥叹》也广为传唱。

后来,他又凭借《少年杨家将》《仙剑奇侠传三》《神话》等剧,一次又一次创造收视奇迹,他塑造的漂亮洒脱的美少年形象成为无数粉丝为之痴狂的经典。

蜕变的蝴蝶

然而,命运常常在人最得意的时刻降下考验。胡歌的人生并非一帆风顺。

在胡歌的博客上,有一篇名为《照镜子》的博文,记录了一生中他与镜子最痛苦的一次交流:“镜子把一个感到迷茫、恐惧的男人丢到我面前,他满脸伤痕,浑身血垢。这个陌生的男人吃力地睁开双眼注视着我,他的脸上布满针线,就像刚从裁缝铺出来一样……”这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次梦魇。

2006年夏,当时正在拍摄《射雕英雄传》的胡歌从片场回上海的途中遭遇车祸,身边的女同事伤重身亡,而他虽然活了下来,但身体重创,脖子及右眼缝合100多针,还需要接受眼角植皮手术,不得不面对一副“残破的容颜”。这次车祸成为他人生的重大转折,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他才从身体和心灵的创痛中慢慢恢复过来,复出拍戏。

车祸后他出了本书,书里说:“车祸把我撞离了原本的轨道,(却)让我能够以最真实的状态去寻找新的方向和动力。”

关于这段灵魂的蜕变,胡歌借总结《如梦之梦》吐出心声:“当你面对一件事情的时候,痛苦也好,悲愤也好,要学会的是坦然地处理和接受……多年以后,如果人们提到我,还是谈论车祸这个事,那对我来说是一种否定,说明我一直没有其他的成就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其实,即使不像胡歌经历这样惨痛和剧烈的蜕变,转型仍是每个偶像明星都要过的一道坎。从《仙剑奇侠传》爆红出道,年少成名的胡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角色都在围绕着古装、玄幻、偶像形象打转。对于演员来说,一遍一遍重复强化,变成了一种熟练工种,它很保险但是不容易让人满足,而这种不满足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内向转化为一种驱动改变的力量。

“毕业后没再回过舞台,想演舞台剧的心愈来愈强烈……”2013年,胡歌加入赖声川的话剧《如梦之梦》,他饰演的“五号病人”是个罹患绝症的善良、执著的建筑师,看着他褪去李逍遥的轻盈,披上诗人般的忧郁,为了即将要死的孩子奔跑,为了失踪的爱人追寻,与巴黎孤独的女服务生嬉闹、玩笑,让人万般心疼。那是一种经历过生死磨难才会被演绎出来的饱满、深刻以及真切。

2014年的《生活启示录》给人另一种惊喜。鲍家明这个角色虽是个小人物,但胡歌把他演得真实丰满,就如我们身边常见的“挨踢”民工,这部戏让大家对他的喜剧才华刮目相看。这个一直飞在空中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侠少年终于洗尽铅华,落回生活的大地。

《风中奇缘》之后,他婉拒了古装偶像剧《秦时明月》中的角色,接的是《旋风十一人》中形象有些落魄的足球教练。之前在历史剧《四十九日祭》中,他还演过一个满身泥血的抗日军官。

有人开玩笑问他:“如果现在有一个啤酒肚特别没形象的那种,你会接吗?”“如果值得,我会。”“到我这就给否了。”身边的工作人员嘟囔了一句。“这个时候我就是刘翔,跨过这些障碍。”胡歌笑着说。

贱贱的萌叔

谈到演戏,胡歌常给人一种特别严肃的感觉,对演戏很有自己的思想,一丝不苟。赖声川曾评价他是十足的模范生,认真得超乎想象:“他不只是准时到,还做功课,会思考很多问题,问很多问题。”

但生活中的胡歌完全是另一个样子,幽默活跃,喜欢犯点儿小“贱”。胡歌说,他与李逍遥一样,是个逍遥快活的乐天派,不在乎形象,经常一本正经地做着在别人看来贱贱的事儿。他拒绝别人叫他“偶像”“男神”,说:“偶像包袱太累了,请叫我男神经病。”

据他身边的人爆料,有次他在机场拍戏,为了不被路人认出来,胡歌把头包成了印度人的样子招摇过市,笑翻了一众工作人员。

他的粉丝“胡椒”们已经开玩笑地叫起他胡叔,连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会打趣似地跟着叫。他讲话妥帖,风趣可爱,在《快乐大本营》录节目,主持人们屡次下套,都被他化骨绵掌似地一一化解。《风中奇缘》的发布会上,他不动声色地帮刘诗诗巧妙解围,连女记者都赞不绝口。知道有粉丝把自己和霍建华、袁弘配对成CP,他自嘲说:“大家都是害怕我孤独、寂寞,女的都已经没有办法满足她们的幻想了,就只能找男的了。”

在他的宣传人员眼中,他是个超级大孝子,只要是回上海,哪怕只有一天的时间,也要陪父母一起吃饭。生活里他还是一个“猫奴”,每天必须做的工作就是“铲屎”,因为家里养了足足五只猫,而它们都还很喜欢黏着他,这样的生活乐趣对胡歌来说也是津津有味。

有记者问他:“现在还会不会觉得长得帅是负担?”胡歌哈哈一笑:“小时候,别人说我长得帅什么的,我就觉得人家是在骂我——你们就看不见我的内心吗?现在我觉得帅是我老婆的负担,不是我的负担。”■

(《青年文摘·彩版》)

2014年第22期《青年文摘·彩版》抢鲜看,11月22日全国上市,购买纸刊请询各地邮政报刊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