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雅阁 / 红楼梦 / 宝黛情爱之路 (上)

分享

   

宝黛情爱之路 (上)

2015-02-25  爱雅阁




文制作菡萏 

图片



 
    前些天写《红楼妻妾关系浅析》时,曾与一个朋友说过,红楼里没有爱情。因为那里的男人妻妾成群,他们只有女人而没有爱;那里的女人也只热衷生孩子,巩固地位,并不真正爱自己丈夫。说完后,方觉失言,因为宝黛之情无疑就是真爱,是划破这茫茫黑夜的一颗流星。

   对于宝黛的爱情历来人们给予了极高评价。南京大学潘知常教授就言称,宝玉是中国文化里的亚当。尽管有些人认为危言耸听,但我还是赞同。何为文化,文化就是文明教化,就是一个社会的和谐美好,任何书籍与知识,都是为此服务的。我们地球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男人,一种是女人,一个歧视妇女的社会,肯定是原始愚昧的。而宝玉无疑就像一面鲜红的旗帜,一下子警醒了世人目光。

   宝玉是一种精神化身,是一个人性美的使者,更是中国爱情字典里的开山鼻祖。曹雪芹对红楼以前爱情下的定义是“淫邀艳约,私定偷盟” 他曾借贾母之口批驳那些才子佳人故事,是毁人子女,妒人富贵。说那里的女子只要一见到男人,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想起自己终身大事来了,何谈大家闺秀。同时也说明中国古代女子身居闺中极其闭塞,对男子难得一见,根本就没有萌生爱情的土壤。

    那在曹雪芹眼里,真正的爱情又是什么样子的呢?就两个字“体贴”,亦称“意淫”。也就是以精神恋爱为主真性情的表达。他认为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都是“强拉硬扯,忽聚忽离”严重脱离实际,编造成分居多,并且感情没有基础。他把男女风月之事分为皮肤之滥与意淫两种。皮肤之滥指纯肉体和物质的,或因一时迷恋苟合的。当然贾赦贾珍贾琏贾蓉都属此例。贾珍和很多男人共女人;贾琏属于熊瞎子掰苞米,掰一穗,丢一穗;贾赦多多益善;贾蓉下流无耻,这里都没爱情成分。警幻仙姑对宝玉说,吾敬你是千古第一大淫人,也就是宣布,宝玉是精神恋爱鼻祖。

          
那么宝玉的爱情又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们不妨看一看。

   红楼是一部为女人树碑立传的书。在那个男尊女卑,拙荆贱内不离口的时代,实是开历史先河,令人耳目一新。首先是男人喜欢看,从上往下流传,手抄风行;其次女人喜欢看,如获珍宝。书里描写了各色美好少女,她们青春浪漫,纯美无瑕。但所有这些我们都是通过,宝玉那双清澈的眼睛看到的,他的眼睛就像一把尺子,给你丈量出这些女孩子的纯度。宝玉最大的好是对女性的尊重和对美好事物的发现,其次是他内心善良干净,当然还有才华,如无品学,焉有红楼一书。虽然书中一再贬低自己,实是自站脚步,个人口角而已,不可当真。他不仅敬重黛玉这样不染世俗,才貌双全的少女,而且关爱像二丫那种贫穷女孩。这个贵族公子的眼睛是没有阶级和势利的,只有人性的深度美,这点最是可贵。所以在爱情的王国里,我们要学会相信一个人的品质,而不是一味夸大个人魅力。



 

 
图片
 


    宝玉是一个光环性人物,在贾府被称作“活龙”“凤凰”。喜欢他的女子不计其数,那么他为何独钟情黛玉呢?书里讲得很清楚,就两个字“知己”何为知己?是疼惜、懂得、尊重。更主要的是彼此灵魂能在一起呼吸,而不是把自己意志强加给对方,讲一些大道理,或一味想改造捆绑对方。宝黛二人因有共同清澈的眼睛,共同对事物的认知,共同的价值取向,所以才能互相倾慕。那么我们看下他们是怎样一路走来的。

    红楼以神话开篇,点明故事出处。讲的是西方灵河岸边三生石畔有一颗绛珠草。绛,红色;珠,血泪也,就是带红色泪珠的小草。因赤瑕宫神瑛侍者,每日浇灌,才得以存活,后来受天地精华,得雨露滋养就成了仙。变为女体后,她不吃饭,饿了就食“蜜青果”,渴了就喝“灌愁海水”。这个人就是林黛玉,也就是说黛玉本就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赤,红色。瑕,瑕疵。点红,神瑛侍者就是宝玉。宝玉一生喜红,他不仅自己喜欢穿红色衣服,并且也喜欢看穿红色衣服的女孩,他还喜欢吃女孩子嘴上的胭脂,他的门斗上贴的是绛云轩,他住的是怡红院,他幼时的名号是绛花洞主,曹雪芹的书房叫悼红轩。从这些,我们不难看出宝玉一生爱红,是个内心热情,流淌着鲜红血液的人。他讨厌那个外表看似繁华而内在冰冷的社会,他喜欢那些心底纯美的少女,他始终认为她们才是最可爱的,只有她们的心灵没被污染过。

    一日,这神瑛侍者凡心偶炽,想到凡间历练一番。警幻问及灌溉之情,绛珠草就说“他用甘露惠我,我并没有此还他,他下世为人,我也下世为人,我用一生的眼泪来还他,也就抵偿的过了。以此我们不难看出,天界的神瑛侍者是喜欢绛珠的,要不不会精心呵护,有救命之恩。绛珠也有情有义,要不不会随其下凡,她目的很纯粹,只是还泪。这就有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生命之旅,一场浩大的心灵之约,同时也为我们开启了一段伟大浪漫的爱情故事。甲戌侧批:余不及一人者,盖全部之主惟二玉二人也。明言宝黛是全书男女主角,余者只是陪客,没宝黛就无这个故事诞生。
蒙侧批:恩情山海债,唯有泪堪还。我们从书中可以看到,眼泪是真性情的代表,是内心的甘泉,是情到深处的体现,不光黛玉爱哭,宝玉更爱滴泪。脂砚斋曾批
:以顽石草木为偶,实历尽风月波澜,尝遍情缘滋味,至无可如何,始结此木石因果,以泄胸中悒郁。是说作者历尽了各种风月故事,情感滋味后,认为只有不带任何功利的感情,才是弥足珍贵的,因此用这木石情缘来倾泻心中郁愤。那我们就不难理解红楼曲中的[终身误]“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为何叫终身误,实是对自己婚姻不满,对金玉之说的批判。因为只有草木之情才是最纯洁清淡的,最有呼吸和生命力的,更是爱情最好的底色。
        



 
图片
 

    红楼无非就是一记棒喝,警告后人,那些只图别人家世,只想依附男人改变命运的女人,是永远得不到真爱的。即便一时蜜里调油,也会转瞬即逝。那些见一个爱一个,恨不得天下女人皆为我用的男人,也是和爱情无缘的!

    我们接着往下看,宝玉和黛玉不是同天落地的。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并且出生地也不同。宝玉的生日书中没有明写,应是四月份春夏交替之际,黛玉的生日书中明言是2月12,也就是说宝玉比黛玉大将近一岁。他们一个投生到苏州林家,一个出生在京城贾府。

   他们在人间的第一次见面已是七年之后,那年宝玉7岁,黛玉6岁。黛玉从苏州乘船蜿蜒而来,是一个非常美丽乖巧冰雪美好的江南小女子。宝玉见之,心中一震,说这个妹妹我见过,并视为天仙下凡。那么黛玉也对这位表哥已有耳闻,以为是一个什么样惫懒人物,懵懂顽童,但见之也是大吃一惊,暗忖何至眼熟至此,竟又如此俊朗飘逸。实都是对方梦中之人。

    从此二人便和贾母同住,一个碧纱橱内,一个碧纱橱外,只一帘之隔。清朝碧纱橱相当于现在家里隔断,用木格雕花作为装饰,把房间分开,当然也有人说是活动的屏风或帷幔之类。不管怎么样,两个人同处一室是真,关系极其亲密融洽,可谓言和意顺,
略无参商。这样风平浪静美好的日子有多久,书中没有明言,因为下一节宝钗紧接着进府,但我推算应该至少有四年。因为宝钗进京时已经十三四岁,是为选秀而来,她比她哥薛蟠小两岁,薛蟠是十五岁打死冯渊的,加之路程,到京城估计宝钗也就十四岁。在宝钗过15岁生日回,凤姐就对贾琏说这是宝妹妹进府的头一个生日,可知此言不谬。宝钗比宝玉大2岁,比黛玉大三岁。那么那年黛玉最少也有11岁,在贾府应该已经生活了四五年。后文我们也多次通过薛姨妈和宝钗之口,得知黛玉早来很久,从小和宝玉一处长大。

    宝钗的到来,如平静湖面,投下了一颗石子,顿起波澜,宝黛之间开始出现了小摩擦。当然这主要来自黛玉方面,因为黛玉忽然有了对手,并且宝钗丰美端庄又很会为人处世。那时宝黛还处在孩童时期,并不懂感情之事,宝玉待姐妹们皆出一意,并无太大区别。但由于和黛玉熟惯亲密,性情相契,就格外好些,也就时时在乎黛玉的
情绪。只要黛玉一不高兴,他就前去俯就,软语慢肯,直到黛玉开心为止。但这仅仅只是黛玉不舒服的开始。



 
图片

 

         在这里,我们理下关系。黛玉是宝玉的姑表妹,宝钗是宝玉的姨表姐,这是对宝玉而言。 对贾母,黛玉是她的亲外孙女,她母亲贾敏是贾母最疼的子女,黛玉来后的吃穿用度皆和宝玉一样,亲孙女迎春探春且靠后,可见贾母对黛玉之宠爱。并且黛玉是母亲亡后,贾母派人放船千里接来。宝钗只是贾母儿媳妇王夫人娘家妹妹的孩子,拐了几道弯,与贾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在贾母眼里只是客。对王夫人来讲,黛玉是丈夫的侄女,宝钗是自己亲外甥女,自然待宝钗要比黛玉亲些重些,这都好理解。但那时贾母还活着,一切归贾母说的算,留下薛姨妈一家,也是贾母发的话。人多说,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实际那时宝钗客居在此,想不懂事都难。宝钗点戏吃东西,都会留意贾母,平时还要承色陪坐,这原是她的懂事,也是无奈。但黛玉没必要这样对待她的亲姥姥,一切自然就好。

     黛玉和宝钗一家都是依附贾府而来,但性质不同。黛玉最后是双亲皆亡,孤苦无依,就在贾府常住下来。薛姨妈一家虽有钱,但没人没权
,已趋没落,属于精神依附。后文中我们经常会看到说薛家“仗势依財”四个字,并一住就住了很多年。先是在梨香园,后筹建大观园,把这一处划了进去,他们也没走,只不过挪了一个位置,最后薛蟠结婚也结在了别人家,连薛蝌宝琴进京,也投到这里。他们就是有家不归,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多年,一直从曹侯笔下的第3回写到最后80回末。

     
情节继续往前流动,到第六回,宝玉有了性爱。这是在大观园没建,元春未省亲之前。宝玉那年最多不会超过12岁,发生对象是花袭人。袭人和宝钗同岁,比宝玉大两岁,已开始渐醒人事。那时宝玉刚成人,有了性能力,袭人是他贴身丫鬟,睡在他外床,每日耳鬓厮磨,接触最多。即便宝玉没有梦中警幻之事,发生性爱的对象也会是身边最近之人,可以是晴雯,也可以是麝月,只要谁和他睡在一处就会是谁。这和爱情无关,只是看谁近水楼台。

     紧接着第八回,就传出金玉之说。回目叫《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寒酸》。宝钗小恙,宝玉探视,宝钗要看宝玉的通灵玉,莺儿就说上面的话和她家姑娘的像是一对。这一回,金玉之说正式露面。实际丫鬟就是小姐的代言人,莺儿多处为宝钗打广告,后面紫鹃也念念不忘急着给黛玉操心婚事,可与莺儿对看。

     这时候我们就知道宝钗肯定落选无疑了,要不不会传出金玉之说。如果说非要找个有玉的方嫁,那么我们不妨把“有玉的”三个字仔细想想,什么才叫有玉的,是指身上佩的还是祖传的,如果是这两种,那些达官贵人几乎都符合条件。要说胎带的,恐怕只有宝玉一人。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言京城出了一大奇事,就指宝玉衔玉而诞,那么这个金锁岂不是有备而来。

 
图片


     但金玉之说并没有影响宝黛爱情萌芽。第19回宝黛情窦初开“意绵绵静日玉生香”。黛玉独自午睡,丫鬟皆出,宝玉前来探视,怕黛玉睡出病来,便编故事给她听。两个人同处一榻,情意绵绵,言语诙谐活泼,自然干净,毫无一丝淫气,一切都是那么纯洁美好。连读者都备受感染,拍案叫绝。黛玉聪慧,玲珑到你不知道她的心是用什么做的,也不知她脑子里都装了些啥!人又娇媚可爱。宝玉说她身上有股奇香,黛玉就抿着头发笑问宝玉道:“我有奇香,你有‘暖香’没有?”宝玉不解。因问:“什么‘暖香’?”黛玉点头叹笑道:“蠢才,蠢才!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你;人家有‘冷香’,你就没有‘暖香’去配?”可见那时金玉之说已是满城风雨,尽人皆知。黛玉本是调侃,但意思明显,言下之意无非说薛家之金是后天硬造,专门来配玉的。

     那么我们看下这个金锁的来历。第八回从莺儿口中得知,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两句吉利话,要錾在金器上,这里并没说非要有玉方能婚配。后来宝玉挨打,宝钗思忖“经常听妈对王夫人等说,金锁是和尚给他,要等有玉的才能嫁……”这里还有个“等”字,可见和很多人提过此事,薛姨妈这是在借题发挥编故事大造舆论。宝玉有玉不假,是胎带的,实际就是块石头变的,是幻像,是块假宝玉。可是在世俗人的眼里,就成了真玉,可知看走眼的不少。但在作者心中,就是块顽石,这块顽石要去配草,而不是金。何为金?不难理解,就是金钱;何为玉?就是权利。过去在汉朝佩玉要看官阶,玉是权势象征。金玉之说实际就是金钱和权利进行婚配,是重走家族联姻模式。

    但就在这种压力下,大自然的顽石和小草还是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紧接着第20回湘云露面,宝钗过15岁生日,大观园落成,元春省亲等等。这一系列轰轰烈烈事情过后,忽然春暖花开,姐妹们搬进了大观园。她们下棋作画吟诗作赋,过着世外桃园般美好生活。宝玉在百无聊赖之际,做了《四时即事》才名远播,那年他13岁。进入青春期后,这也不好,那也不对,在茗烟挑唆下开始看杂书。

    一次,宝玉独自在沁芳闸桥边桃花底下偷看《会真记》,看到落红成阵时,恰有一阵微风吹来,花瓣飘飘,满书满衣皆是。宝玉怕践踏了,就兜着放入池中。时逢黛玉背着花锄袅娜迤逦而至,说我那边建了花冢,何不埋起干净,又问他看的何书。这,我们就不难想象黛玉平时行径,自与别人不同,有着自己独特别致的小情趣,不是俗类。然后两个人共看西厢,你言我语,情意浓浓,好看煞!
蒙侧批:儿女情,丝毫无淫念,韵雅直至!





图片 


 
    什么是知音?这就是知音,因为他们有共同对大自然对生命的珍爱,他们身上有着流动舒畅的韵律美,像一泓清泉,而不是死水。比如葬花这种事,在当时有些人眼里也是可笑的,认为花开花落,本是自然规律,何苦伤悲,做无病呻吟之状。要不人也不会笑颦儿痴,宝玉傻,实是灵魂僵硬。这个花锄你得看谁背,五大三粗的也不像,即便是学,也是东施效颦,这是只属颦儿的千古一景。这个书你得看谁读,心生杂念的当然看不到绿洲;胸有稼穑的自有收成,这就是人与人的不同。就像有些人看《金梅瓶》那是满纸淫荡,有些人读起来却是醇香怡情。曹侯这段实想写,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真性情的自然流露。实际他本人经过很多岁月后,并不看好这些故事,但对作为年少的宝黛来讲,却是新鲜和具有吸引力的,这点毋庸置疑。

     宝玉看杂书这件事,他是不敢和宝姐姐说的,如果和宝钗说,宝钗就会教育他,让他多看点《大学》《中庸》之类的正经书。但宝钗也是从这个年龄段走过来的,这些书她早就看过,连宝琴都看过。49回宝琴做了十首怀古诗,其中最后两首暗隐《西厢》《牡丹》两景。宝钗便说,听着怪生的,何不另作。宝琴是她妹妹,她是怕宝琴有失女子风范,被别人耻笑了去。在当时,《西厢记》《牡丹亭》被视为淫词艳曲,不光闺阁就是男孩子也不许看。那个社会就是如此虚伪,正常美好的人性要被压抑和扼杀,而那些狂嫖滥赌,男盗女娼之事却习以为常并得以纵容。薛姨妈对贾母说过,我们家也没这些杂话给孩子们听,实是做大人的往自己脸上抹粉,看一看薛蟠的行径就知道了,看了春宫,还要炫耀一番,只不过是把唐寅读作了庚黄。

    黛玉就对宝钗说宝姐姐你也太胶柱鼓瑟,矫揉造作了,谁还没听过这两出戏。实是宝钗这个人太凝色虚伪了。如果是生,就不会令删掉,就是太熟之故。并且这些故事,李纨探春迎春都晓得。再者这世间何为正事,并不是八股科考才是正事,并不是为官做宰才是正事。往往无用之事才养心,有用之事才劳神。一个人读书听曲,吟诗作画,做点闲事,心灵自然会干净通透起来。我们每个人的思维是有限的,如果总想着,如何讨好别人,如何留意别人的态度,如何品评算计别人的生活,如何出人头地等等,心灵自然就会枯竭,因为生命这场盛大的旅行,毕竟还是属于自己的。我们可以看到袭人湘云议人长短,但你不见黛玉背后评人是非,因为她的心思全不在此。      
        



图片 
 



 
    看完西厢,黛玉和宝玉收拾好残花,黛玉回房,路过梨香园墙角,听到小丫头们演习词曲,有一两声断断续续飘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便听得如醉如痴。心想 “原来戏上也有好文章。可惜世人只知看戏,未必能领略这其中的趣味 。”这就是黛玉,更注重文章辞藻的美好,而不是情节的热闹俗艳。庚辰侧批:非不及钗,系不曾于杂学上用意也。明言宝钗比黛玉看得杂书多。 

    这时候,尽管有金玉之说,但在别人的眼里,宝黛还是天生一对。25回凤姐就说,你吃了我们家茶,咋不给我们家做媳妇呢。一直到65回,四五年过去了,兴儿对尤二姐尤三姐说,看情景宝玉已经有了,将来准时林姑娘定了,老太太一开言,那是再无不准的了

    但这时候宝黛关系还是一波三折,虽有甜蜜但还处在试探和猜疑阶段。宝玉当然没话说,对黛玉那是无微不至,实在的好,只怕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可以变着法子摘下来,一切惟妹妹为是。黛玉对宝玉也是关爱有加,休戚相关,这里就不细说。但金玉之说始终是笼罩他们头上的阴影,黛玉更是常常挂在嘴边,以此打趣宝玉。宝玉呢.,内心着急,赌咒发誓,想表白又表白不清,因此他们之间就不断发生琐碎口角。

    第26回,晴雯迁怒宝钗深夜到访,害得她们不能休息,便连黛玉叫门也不开。黛玉错疑到宝玉身上,又听到宝钗说笑之声,便心中动疑,徒生伤悲。想起自己无父无母,宝玉竟然也靠不住,回去滴了一夜的泪。第二天又遇芒种饯花之期,便一人躲至花冢,且哭且吟“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这就是有名的《葬花吟》。宝玉找不见黛玉,就知道她躲了起来,看见许多凤仙石榴花锦重重落了一地,她也不收,便兜了起来,穿云渡水奔了那日葬花的位置。到了香冢,正看见黛玉在此一行数落一行哭,不觉痛倒。黛玉见他,抽身便走,宝玉赶上拦住说,“要有今日何必当初,姑娘刚来时,凭我多心爱的
姑娘要,就拿去;我爱吃的,听见姑娘也爱吃,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姑娘吃。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丫头们想不到的,我怕姑娘生气,我替丫头们想到了……如今谁承望姑娘人大心大,不把我放在眼睛里,倒把外四路的什么宝姐姐凤姐姐的放在心坎儿上,倒把我三日不理四日不见的。”这些,都是宝玉掏心掏肺的话,宝钗对他来说只是外人,是礼、情之事,对黛玉那是比亲人还亲。并时时处处把自己和黛玉划为一体。宝钗病时,他吩咐丫鬟:“谁去瞧瞧?只说我和林姑娘打发了来请姨太太姐姐安。
         




图片 
 



 
    黛玉因为没父没母,寄人篱下,心里极其脆弱,看到那晚情景难免不疑,这都是恋爱中小女子正常表现,并不是一味小性和拈酸吃醋。另外也不要以为黛玉总是一天哭哭啼啼,她只是一时有感而发,平日和姐妹们在一起还是活泼可爱,诙谐幽默,玲珑乖巧的。她的眼泪也只给宝玉,别人想得也得不到。她心里时时在乎的只是宝玉的态度,对姐妹们还是极其好的。即便生气,也是点到为止,并不纠缠,很快就云开雾散,风过无痕,并且每次收得还很巧妙。为不开门之事,宝玉说回去要好好教训下那帮丫头,黛玉听了,就一本正经地道:“你的那些姑娘们也该教训教训,只是我论理不该说。今儿得罪了我的事小,倘或明儿宝姑娘来,什么贝姑娘来,也得罪了,事情岂不大了。”说完抿着嘴笑。宝玉听了,又是咬牙,又是笑。这一段就此收过,两个人随即天晴。

    没想到一波没平,一波又起。转眼端午节到了,元春赐出节礼,独宝玉和宝钗的一样,黛玉与迎探惜三春相同。当时宝玉就很奇怪,问是不是传错了,应该我和林妹妹一样才对,怎么宝姐姐的却和我一样。实是元春表明态度,暗示玉钗关系。有些红学家说这是元春对宝钗落选的安慰,实不敢苟同。宝钗选秀是14岁的事,十五岁生日在进大观园前就过了,宝玉的春夏秋冬诗也面世,过了这么久,还有何可安慰的,明摆着是支持金玉之说。虽然这个家是贾母说的算,但皇权是至高无上的。一石激起千层浪,节礼这事大家谁都心知肚明。宝玉忙让紫绡端去给黛玉选,黛玉回说前都得了,二爷留着自己用吧。等宝玉见到黛玉,问起此事时,黛玉脱口就出“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宝玉一听就急了“除了别人说什么金什么玉,我心里要有这个想头,天诛地灭,万世不得人身!”黛玉也知道自己说错了,就笑了。宝玉又接着道:“我心里的事也难对你说,日后自然明白。除了老太太、老爷、太太这三个人,第四个就是妹妹了。要有第五个人,我也说个誓。”宝玉实实是好!一直在给黛玉去疑,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她看,但这金玉之说就像赖在身上的狗皮膏药,你怎么揭也揭不掉。

     接着清虚观打醮,全府出动。张道士开始给宝玉提亲,这是第一次有人正式给宝玉提亲,但被贾母回掉了,说宝玉还小不应早娶,就是说连元春的意思也一起否决了。你想宝玉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那宝钗呢,比宝玉大两岁,作为大观园首席女子,却稳坐太山。她母亲对王夫人和很多人讲过,要等有玉的才配,明摆着是等宝玉。王夫人肯定也是愿意的,这点不用怀疑,放着娘屋里这样一个贤德贞淑,懂事端庄的女孩不要,会要黛玉这个病秧子。看一看王熙凤能嫁于贾琏,并能进府当家,就知道她一向态度。

      
 
图片

 


 
      宝玉嗔怪张道士给他提了亲,第二天说什么也不肯去,并言称再也不见张道士。书中说“宝玉自小和黛玉耳鬓厮磨,心情相对;及如今稍明时事,又看了那些邪书僻传,凡远亲近友之家所见的那些闺英闱秀,皆未有稍及林黛玉者,所以早存了一段心事,只不好说出来,故每每或喜或怒,变尽法子暗中试探。”这时,宝玉虽和林妹妹好,但一腔心事一直没敢表白,也想得到黛玉肯定的答复。

     那黛玉因为中了暑也没去,宝玉看见黛玉病了,自己饭也吃不下,就不时来问。黛玉也是想宝玉好,就说你别管我,你只管看你的戏去。宝玉很是烦闷,觉得自己的苦心黛玉竟不解,就说我白认得你了。黛玉本来就烦,一听就气了,话赶话,又提了我拿什么配你,好姻缘之类的话。宝玉气急,无可奈何,因为再多赌咒发誓都不能消除黛玉心头疑虑。他就狠命地抓下玉,开始砸。你们不是说金玉良缘吗!我砸了岂不是就完事干净了。这事情就闹大了,惊动了贾母王夫人以致全府之人。原来是两个人私闹,今天好了,明天恼了,无非围绕着这点破事。这下好了,开锅了。过后紫鹃劝黛玉说:“若论前日之事,竟是姑娘太浮躁了些。别人不知宝玉那脾气,难道咱们也不知道的。为那玉也不是闹了一遭两遭了。”我们不可错会黛玉多疑,实是别人势力太大了,自己孤苦无依,无人做主,只有这么个宝玉。

    砸玉之事是节礼的连锁反应,也是宝黛相闹的最高高潮。那么这事,最挂不住的是谁呢?宝黛的爱情又会怎样发展呢?因为帖子太长,恕俟后再发。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