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甩掉失眠,再也不用数绵羊入睡!

2015-02-26  janet2000

? 提示点击上方'悦读中医'免费订阅


小编导读

很多人都有过失眠,宁静的夜晚,别人都已进入梦乡,自己却越睡越发地兴奋。春节期间,走亲访友戏耍,精神兴奋,再加上饮食不规律,成天零食不住嘴,失眠越是多发,小编今天特意推荐几个对付失眠的方法,为您的睡眠助一臂之力!


黄连阿胶汤证案

宫某,女,41岁,教师。19891021日初诊。

因任高中班主任,教学压力大,致失眠2年,曾服多种镇静安眠药物不效,故延余诊治。自述入夜则心烦神乱,辗转反侧,难以入寐,闻挂钟声亦烦。伴头晕,耳鸣,健忘,腰膝酸楚,口干少津。舌红,脉细数。

辨证:肾阴不足,火旺水亏,心肾不交。

治法:滋阴降火,交泰心肾。

方药:师黄连阿胶汤意化裁。

黄连12g,黄芩10g,制白芍10g,鸡子黄1枚(烊化),阿胶10g(烊化),炙鳖甲10g,炙龟甲10g,远志10g,莲子心6g。嘱以仲景煎服法用之。

服药5剂,即安然入寐。续服5剂,诸症若失。减二黄之量,加炒枣仁15g,柏子仁15g,服10剂后,欣然相告病臻痊愈,再以天王补心丹善其后。

按语:黄连阿胶汤,方出《伤寒论》,由黄连、黄芩、芍药、阿胶、鸡子黄组成,乃为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之证而设。心烦,难以入寐,口干少津,盖因肾阴不足,不能上济心火,心火亢于上,扰乱心神。方以芩、连之苦以除热,鸡子黄、阿胶之甘以补血,芍药之酸以敛阴泄热。本案方加炙鳖甲、龟甲滋养肝肾之阴,远志、莲子心、枣仁、柏子仁清心火、养心阴而宁心神。诸药合用,心肾之阴得滋,心火得清,水火既济,心神得安,则可入寐也。

栀子豉汤证案

陈某,男,26岁。19731116日。

患者为民办教师,值文革期间,民办教师久未转正,因久思郁闷,致烦热不宁,夜难入寐。舌质偏红,舌苔微黄,脉弦数。

此乃情志抑郁,枢机不利,气机不畅,而致抑郁寡欢,精神萎靡,心烦不得眠。予柴胡加龙骨牡蛎汤3剂。

药后诸症悉减,续服3剂,效不显,遂问道于吉忱公。公曰:此人虽有郁火扰心神,但无烦惊,且柴胡久服疏泄耗阴,故不显效。此患者正气虚衰,邪气不盛,当宗仲景虚烦不得眠心中懊,栀子豉汤主之。遂调经方栀子豉汤。

处方:生栀子10g,淡豆豉15g,如仲景法煎服之。

3剂服后欣然相告:心烦息,神情朗然,夜寐宁。续服5剂,诸症悉除。嘱服天王补心丹,滋阴养血,补心安神。

按语:患者久思郁闷,致枢机不利,胆火被郁,热扰心神,故心烦不得眠。初予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虽见效但不显,且柴胡久服易劫肝阴,故柴胡剂不易久服。患者久思致忧愁悲伤,肺在志为忧,久之则热郁胸膈,心烦懊,故复诊予以栀子豉汤。方中主以栀子,苦寒清热除烦,又导火下行;豆豉气味俱轻,宣散胸中郁热,又和降胃气。二药相伍,降中有宣,宣中有降,为清宣胸中郁热,解虚烦懊不眠之良方,故8剂而愈。

·任越庵《伤寒法祖》云:因名立方者,粗工也;据症定方者,中工也;于症中审病机、察病情者,良工也。余一诊处柴胡剂而效不显,粗工也,家父察病情、审病机,示用栀子豉汤而收功,良工也。故余诚信秦伯未语:医道在乎识证、立法、用方,此为三大关键。


版权声明

本文选自《柳少逸医案选》(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柳少逸著)一书,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由悦读中医(微信号ydzhongyi)推荐发表。图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新媒体编辑:王丹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