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癌症疼痛的规范治疗

2015-02-28  负鹏载舟

癌症疼痛的规范治疗

癌症疼痛的规范治疗

 

 

 

我们来关注一下癌症疼痛的规范治疗。大家知道现在很多癌症病人都会面临癌症带来的疼痛,关于癌痛到底是什么样的概念呢?您来简单介绍一下。

癌症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多发的慢性病。与此同时,伴随着癌症而来的各种各样疼痛问题也是一个发病率极其高。

临床有一组统计数据,我们新发现的癌症大约有1/425%左右的人有疼痛的问题,或者说有1/4的人是因各种各样的疼痛发现的癌。在治疗进展期有一半有疼痛。到中末期和晚期,这些人的癌痛将会达到3/4以上,就是70%80%的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癌痛。

癌痛是伴发于癌的另外一种病症,它是随着癌的发生、发展,以及癌的治疗过程中产生的一系列的问题而导致的另一种独立的疾病。

 

这种疼痛可能会表现为什么形式呢?

有很多癌的病人告诉我们,不怕死,就怕疼,有人形容说万箭穿心,或者把骨头一块一块掰碎,比如说用刀割一样的、火烧一样的、还有撕裂一样的,各种各样的疼痛。总的来讲,形容癌症的折磨用什么样的疼痛形容它都不过分。

 

癌痛是不是也分很多类别,有哪些等级,有没有比较浅的癌痛和比较痛的癌痛?

癌痛可以分级,我们把疼大体上分为十级的话。零是无痛,十是有生以来最严重的疼痛,可能我今天感受的疼痛和明天感受的疼痛不一样,在十级里我们分成几等,0是无痛,1-3分的疼是轻度疼痛,4-6分的疼叫中度疼痛,7-9分疼叫重度疼痛,10分叫做有史以来最疼。

怎么区分0-34-67-9呢?

轻度疼痛的标志是什么呢?

说起来是疼,但是不影响吃喝、不影响工作,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如我有点腰痛,但是我能工作,能学习,这是轻度疼痛。

什么叫进入中度疼痛呢?

比如病人告诉你,影响我晚上睡眠了,疼得睡不着。或者说好不容易睡着了,打个盹了,翻身以后又睡不着了。只要影响了睡眠了,这种疼痛就叫中度疼痛。

什么是剧烈的疼痛,重度疼痛呢?

病人告诉我说,昨天晚上我一眼都没有合,或者说我最近一个礼拜根本没有睡过觉,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睡眠,这就是重度疼痛。

 

这主要是根据患者自己的感受来判定的?

对。因为疼痛是一个主观感觉,一定是要通过患者自己主观的感觉,还有各种各样情绪的反映判断的疼痛。

 

这些疼痛也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困扰,这些人群主要分布于哪些癌症病痛的人呢?比如哪些癌症的人更容易发生病痛,或者疼痛更厉害呢?

癌痛作为癌症病人的另一种疾病,广泛发生于很多人群,这里面并没有男女的差异、种族的差异。换句话说,在全世界范围内,只要得了癌的这部分人群里,就有相当比例会发生癌痛。

如果从癌症的疾病本身来讲,往往引起剧烈疼痛的,就说这个癌症,重要脏器,既有包膜,又有神经,会引起剧烈的疼痛。还有骨癌也会引起剧烈疼痛,或者其他癌症,比如前列腺癌的骨转移等等。还有比如肺癌,长到胸膜上的肺癌,长到肺肩上的肺癌,或者长到脊髓、脑子里的疼痛,但凡侵蚀神经、骨组织、肌肉组织厉害的这些癌症都会引起剧烈的疼痛。

 

关于治疗癌症的疼痛有哪些治疗目标呢?我们为什么要治疗这个疼痛,想达到哪些目的?

    现代医学研究证明,癌痛跟癌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但是又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我们为什么要治疗癌痛,不仅仅是使病人生活质量好,当然这是我们的重要目的,但不是我们全部的目的。

现代医学认为,比如良好的抗癌技术,再加上良好的抗痛技术,换句话说,肿瘤科的医学专家和疼痛医学专家两者结合起来,共同治疗癌症病人的话,这些病人不仅仅无痛的生活,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还可有效地帮助病人抗击癌症,所以抗击癌痛的治疗,对癌症病人来讲不单纯是一个止痛的问题,而是能够有效的帮助癌症本身的治疗。

如果这个病人已经到了晚期或者中末期,以治疗疼痛为首的治疗实质上成为了病人最主要,也是最实际的治疗,也是唯一的治疗,因为这段时间再去抗癌已经不是很管用了,但是通过抗痛的技术,使他渡过生命的最后一个时间,也是很重要的。从这些目标来讲,对癌症病人的关怀是非常值得全社会注意的。

 

我们知道疼痛科对于治疗癌症疼痛是很专业的科室,对于治疗癌痛有哪些专业的方法呢?

疼痛有疼痛医学的大夫,各个学科对自己的学科都很熟,比如呼吸科大夫对呼吸系统的用药非常熟悉,他是呼吸专家;消化科大夫也一样。

疼痛科大夫,一定要熟悉各种各样的止痛药,不是说一种止痛药能把所有的痛治了,不同的止痛药治疗不同的疼痛,这样的专业知识要问谁?要问疼痛科大夫,疼痛科大夫最熟的就是止痛药,有各种止痛药,要想吃止痛药的时候,最好问问疼痛科的医生该吃什么药,疼痛科的大夫最基本的技能是合理、科学、规范的运用各种各样的止痛药物对待病人的各种疼痛。

第二个本领是各种各样的外科技术,社会上说疼痛科大夫就是给一个去痛片,除了去痛片这个学问以外,比如神经阻滞技术、微创介入技术、神经调控技术、疼痛的外科治疗技术,这都是疼痛科大夫应该掌握的技术。

比如说吃药问题,一个地方有了疼痛的问题,通过吃药来解决,吃药要通过胃肠消化、肝肾代谢,到最后真正需要的地方有多少呢?已经衰减了很多。

疼痛科治疗有几个特点,用最便捷、最快速的手段,把人体最需要的药物送到人体最需要的地方去。举个例子,比如说腰痛,某个神经发炎了,椎间盘压迫某个神经发炎了,需要吃一点消炎止疼的药物,需要营养神经的药物、需要控制炎症发展的药物,如果通过口服的话,全身都去。疼痛科大夫有一种特殊的微创技术,把目前最需要的药物通过穿刺的手段,直接送到需要的地方去。

 

疼痛科大夫除了熟知各种止痛药之外必须具备的各种手术技能关于癌痛的治疗,临床上都采用哪些具体的方法呢?

我们首先要遵照WHO(世界卫生组织)三阶梯疗法,第一阶梯法是轻度疼痛,吃一些普通的止痛片就可以了。如果是中度疼痛,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弱阿片类药,比如说曲马朵、可待因这类药物。这些药物在药店买不到。到重度就推荐吃强阿片类药,像吗啡、羟考酮等等。这是癌痛治疗的一个最基本的WHO三阶梯治疗方案,通过三阶梯治疗方案大概能使7080%的病人获得很好的疗效。

除此之外,还有1020%的病人,这1020%就是很大的群体吃药不好使,比如吃了很多药都不管用,或者吃药管用,一吃进去就过敏,疼痛科还有第四阶梯,疼痛科及时进行神经阻滞、神经介入。

举个例子,比如说肚子疼得要命,吃药是最简单、最无创的办法。吃药吃不进去怎么办呢?我们把管肚子疼的神经阻滞,就能缓解疼痛。具体不同的疼痛阻滞不同的部位,疼痛科大夫都知道,比如上腹部疼痛是由哪个神经管?我们把管上腹部神经阻滞,就不疼了。下腹部或者小肚子疼痛怎么办?

我们也知道,就像我们家里面的灯一样,哪个开关管的哪盏灯亮,我们需要把哪个灯灭了就灭了,对全身没有多大影响也没有多大副作用。

还有一些病人吃了很多药,比如说癌症的病人有一个特点,今天肝转移了,明天肾转移了,后天骨转移了,现在有中枢靶控的技术,我们说起来感知疼痛,是疼痛传到大脑才知道疼痛,比如各种各样的吗啡类药物通过人体吸收入血以后到脑脊髓才能起到镇痛的作用。

换句话说,我直接把这个药物输送到脑脊髓里不是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吗?近十来年,采用中枢靶控技术治疗癌痛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比如说口服300毫克,用这种技术,1毫克就管用。

为什么1毫克就相当于口服300毫克的效果呢?因为中间口服的药物有各种各样的代谢,真正去到药物作用的地方已经很少了。既然1毫克就能达到的镇痛效果,299毫克干吗去了?都会变成各种各样的毒副作用。疼痛科大夫掌握的这些技术,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吗啡类药品的作用,使它提高到口服治疗的300倍的效果。神经阻滞、神经介入、神经调控的技术还有一些外科性的技术构成了疼痛科治疗癌痛的核心技术。

 

您说的这些神经介入治疗或者神经调制治疗跟吃药相比,它们各自有什么优缺点吗?

:有。吃药一定是基础,任何科,包括外科,药物是基础。在吃药的基础上,病人耐受性很好,在吃药能解决问题的时候还是鼓励病人吃药。

吃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们才考虑各种各样的介入。

比如说病人吃药的副作用很大,病人抱怨副作用比疼还难受的时候,显然药就不能吃了。或者说副作用倒是不大,但是就是对病人不止痛。对于这些病人要适时根据病人的疼痛情况实施各种各样的止痛技术治疗,优缺点互补。

 

您刚才反复提到副作用的问题,这个情况在疼痛科是不是非常常见呢?

:是的。举个例子,刚才说到去痛片,凡是药店能买到的止痛药都是去痛片之类的药物,医学上叫做非甾体类消炎止痛药,大约有25%左右的肝肾毒性、胃肠道毒性,吃多了会伤胃肠、伤肝肾,影响造型功能。

而吗啡类药物尽管是治疗癌痛很有力的武器,但也有一些固有的副作用,比如恶心、便秘、搔痒等等。

当药物不能很好地解决问题的时候,就需要疼痛科的介入技术来解决。这其实是贯穿了疼痛科大夫从无创到有创,从外周到中枢的治疗过程。医学就是这样,不管得了什么病,简单吃药能好的就吃药,吃药不能好的再做手术。

 

您刚才提到凡是止痛片都可能会对胃肠、肝肾带来一些负担,长期吃,老百姓可能会伤肝伤胃,有些癌症病人疼痛可能没有达到7-9级,就选择忍一忍,对癌痛能忍则忍,只要治疗癌症就可以了,放弃疼痛方面的治疗,您如何看待这种状况呢?

这种状况要分成几个问题去看待,是药三分毒深入人心,所有药物没有没毒性的,怎么正确取舍呢?

要听从疼痛科大夫建议,因为大夫掌握着很多有关疼痛医学的知识,尤其是疼痛科大夫会给你选择最佳治疗方案。第二,癌痛病人经常选择忍一忍,中间有几个现实的担忧,一是任何药物都有毒性,我本来得了癌症,再吃止痛药不就更加有毒吗。另外,得了癌痛吃毒麻药可能会上瘾,拒绝吃。三是反正得了癌,我等癌好了,疼自然就没有了。这是一些错误的对人有害的理念。

为什么我们说在治疗癌的过程中要积极治疗癌痛的问题呢?如果说没有良好的抗痛的技术做支持的话,所有的抗癌技术将会削弱很多。

现在医学研究已经表明,良好的治疗疼痛的技术,加上良好的治疗癌症的技术,换句话说,肿瘤学科的专家和疼痛学科的专家联合起来,一起治疗癌痛的病人的话,不仅使患者的生活质量能够提高,有无痛的生活,并且对他的预后产生良好的影响。

如果只抗癌而不治疗疼痛的话,病人既走不好,也走不远,生活质量既很差,预后也不会太好。现在国际医学界已经把抗击癌症和抗癌痛放到同样重要的位置,良好的抗痛技术,可使病人在无痛的状况下生活,抗击癌痛对癌症病人的康复具有重要意义。

 

您刚才说到肿瘤学科的专家和疼痛学科的专家联合起来对付病人的状况,在实际临床中是怎样操作的呢?

卫生部在全国范围内要推广癌痛规范化治疗示范病房,什么叫规范化治疗呢?

大家都忙于治疗癌症,对疼痛的治疗可能不规范,存在各种各样的误区,包括我们刚才讲的忍着,等癌好了疼就自然没了等等,对癌痛问题进行规范化的治疗。

就是怎么评估,怎么用药,怎么有疼痛科的介入等等形成一种有效的机制,这就是分工合作的问题。因为大量癌症病人是在肿瘤科专家们的手里治疗肿瘤的。

换句话说,在肿瘤科治疗的病人里有相当一批疼痛的病人,有不少癌痛的病人跑到疼痛科来治疗了,应该说还有更多的病人是在肿瘤科,所以我们跟肿瘤可理念的沟通是特别重要的。

尤其是药物治疗这块,所以药物治疗癌痛这块肿瘤科专家和我们要达到共同的理念、共同的方法、共同的治疗目标,才能在一起很好的操作。

如果这个疼痛的病人通过各种办法不好使,或者顽固性疼痛得很厉害的时候,肿瘤科专家和我们一起要决定给他在疼痛科进行外科手术的治疗方能治疗他的疼痛。需要全部的医务工作者和全社会提高对癌痛的认识。

抗痛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癌症病人如果疼不给他去除的话,将来非常不利于癌症的治疗,如果癌症病人把癌痛给去掉的话,对整个癌症的治疗将会有良好的促进作用,这个理解要让全社会病人、家属、所有医务人员达成一个共识,对这个事情就好办了。

我们现在正在推动着一种试验,让肿瘤大夫、疼痛科医生、病人、家属、社会各界团结起来,一起对症病人的疼痛问题,使他在无痛中接受治疗,无痛中接受生活。

 

您刚才提到特别有意思的现象,比如病人患了癌症,他会觉得先把癌症治好,把肿瘤切除掉,疼痛就没了,这可能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认识上的误区。除此之外,关于疼痛大家还是有很多误区,请您介绍一下您所了解的常见的疼痛方面的误区有哪些?

我们看病久了,就有各种各样的误区,最典型的误区,就是先扛着,坚决不吃药。我们刚才反复强调过,癌症的问题不是扛一扛就能过去的。当癌变成了疼痛性疾病的时候,必须由专业的带去治疗它,千万不能扛。扛的结果是,对你抗癌没有任何好处,可能帮了瘤子的忙,不是帮了自己的忙。

还有的病人说疼得我不敢吃药,人家说吃药会伤胃,自己盲目吃药肯定会伤胃,你看选择抗肿瘤的药物都是毒药,抗疼痛的药物,你可以找疼痛科大夫,向他咨询一下,像你这种情况应该吃哪类止痛药,大夫会给你一个良好的建议。

还有,宁死不吃毒麻药,如果合理的又有毒麻药,就是各种吗啡类、制剂类是对癌症病人康复一个最好的保证,良好的保证一定是在专业大夫的支持下去治疗它。

还有一些病人,比如说我感冒发烧,我感冒好了不就不发烧了吗?一个道理,我既然得了癌疼了,我把癌治好了它就不疼了,这种不切合实际的病人也很多,包括家属也很多。我们知道得了癌症的病人治疗瘤子天经地义,一定要猛攻瘤子。

一旦得癌的病人出了疼的问题以后,却不敢万万不敢指望着等癌好了疼痛就没有了。我们临床中能看到很多这样的现象,比如说我们曾经治过一位姓吴的老大爷,两年前得的肺癌,现在已经好了,但是疼留下来了,不能指望着癌好了疼就好了。

还有更多的病人是,你要指望着癌不断的进展、不断的破坏、不断的侵蚀神经,不断的转移,今天骨头疼、明天肉疼等等,指望癌好是不现实的,把更多的癌痛病人在痛苦中、煎熬终结束自己的生命,这种理念是十分不现实的。

换句话说,忍着疼痛,等着癌好,这种理念不仅是对自己的生活质量,活着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这种疼的情况下导致原来直来瘤子的成绩也给破坏了。扛着疼的人不利于肿瘤良好的治疗,因为疼会严重导致人体抵抗力下降、免疫力下降,本来肿瘤应该局限的,结果扩散。忍着疼不治的结果就是很疼、很疼。

 

如果对疼痛采取姑息的态度,不理它,可能会产生更大的问题?

不理它,这就相当于纵容瘤子自己疯狂的生长。

 

您刚才提到很多人对疼痛科还是不够了解,也请你来介绍一下,疼痛科一般接待哪些病人,能为他们解决哪些问题?

我们国家的疼痛医学过去不太发达,自从2007年卫生部下文,我们国家二级以上医院都要建立疼痛科,就相当于区县级医院都要建立疼痛科,那些疼痛大夫干吗?

不是所有疼痛都治,举一些例子,比如突然脑子爆裂的疼痛,呕吐,可能是脑瘤。比如说胸痛剧烈的疼痛,是不是心绞痛。肚子突然疼痛是不是阑尾炎,这些突然出现的剧烈疼痛都不归疼痛科管,这些疼都各到各的科看,比如说骨折了这些疼痛。

疼痛科是治疗慢性疼痛的,就是疼痛一个月以上的都可以来疼痛科,我们经常说疼痛科看的最大的疾病在于,比如说各种各样的颈肩腰腿痛,随着老龄人社会的到来,或者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各种各样的颈肩腰腿痛,比如说脖子疼、肩疼、腰疼、腿疼,这些人很多,比如说颈椎病、腰椎病、肩周炎、网球肘、腱鞘炎,这些都是疼痛科治疗的疾病。

第二类是各种各样的神经痛,三叉神经痛、坐骨神经痛、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等等,糖尿病性末梢神经炎这种疼痛,发病率很高的各种各样的神经痛归疼痛科管。

第三大类是癌痛的问题,这是非常庞大的数字,但凡有癌的人都有可能疼痛。大概就是这么几大类,还有其它类别的。

凡是有慢性疼痛的问题,都可以找疼痛科咨询、治疗,卫生部给我们的行业规定也是,我们是主要针对慢性疼痛疾病,以前社会上说疼痛科大夫就是去痛片的大夫,我刚才讲了,成千上万种去痛片,疼痛科大夫有能力区别什么样的疼痛用什么样的止痛药物,或者什么样的止痛药物对症什么样的疼痛,这是疼痛科大夫最基本的技能。

除此之外,还有好多各种各样的手术技术,以药物、以微创介入、以植入性、侵入性的等等办法对疼痛性疾病进行治疗的专业科室,它的核心技术是微创介入技术,各种各样的微创介入技术。

举个例子,比如我们得了椎间盘突出,比如说我们腰腿疼,到医院大夫一拍片,椎间盘突出了,突出的椎间盘压了神经,就压了一点点神经,所以腰疼、腿疼,传统的医学是打开取出来就可以了,或者打上钉子拧住点。

有没有办法,既不打开又把突出物取了呢?这种技术就是疼痛科大夫看的。疼痛科大夫可以在不开刀的情况下,通过特殊的穿刺技术,使突出的椎间盘融化、消融了,最大限度的控制这些疼痛的病因,从控制疼痛的病因着手解决病人的疼痛,它是一个标本兼治的科室。

现在疼痛医学已经非常成熟了,不光是疼痛性的疾病在疼痛科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标本兼治的效果,从根上治疗疼痛的效果,这就是疼痛科大夫,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去痛片大夫。

 

给我们介绍了什么是疼痛科,也可以算是给我们一个扫盲。最后请给我们正在遭受疼痛,尤其是癌痛病人一个建议,让他们如何正确的看待和对待疼痛。

有疼就要讲出来,现代医学已经把疼列为人的第五大生命体征,一有疼,就相当于自己血压高了、心跳快了、高烧、呼吸急促,和这些一定要相提并论。

不能有了疼自己忍着,忍痛的结果只能使自己的免疫力低下、抵抗力低下,所有功能都紊乱,疼会导致人体的所有功能都会失调,削弱人体的元气,增加你患病的机率,所以说疼要及时说出来,有疼一定要去看,千万不该忍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