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大鹏 / 佛像、雕塑、... / 青铜器纹饰

0 0

   

青铜器纹饰

2015-03-05  珠江大鹏

青铜器纹饰

 第一章 青铜器纹饰的起源与发展

 中国古代青铜器上的纹饰,始于夏代晚期,最早出现在容器上的是实心的连珠纹。二里头遗址出土的两件兵器,一件戈的内部饰有仿玉器牙形式,另一戈饰简单的变形动物纹。因为夏代晚期的青铜容器至今还发现的很少,纹饰的资料丰富,但从夏代晚期的陶器和玉器装饰情形来看,是以动物组合为主的,与青铜兵器同墓出土的玉柄形器上已有多叠层的兽面纹装饰。而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陶器上,已有动物的头部和龙浮雕。夏代晚期的青铜戈上,已有变形动物纹出现,一开始就是以动物纹为主要内容的,而在中原地区青铜器上最早出现的动物都是以图案变形的形式来表现的。

 

兽面纹的装饰不仅在龙山文化的陶器上有,龙山文化的玉器上有,日照两城镇出土的玉斧,正背的兽面纹,其形象较为完整,它的特点是,兽面的双目均有一个圆圈为中点,旁边围以多条抛物线状与眉部相连,成为两圈似蚌壳形的目框。但两个兽面的构图是不同的,一个有冠,一个没有冠,在玉器上表现为两个有蚌壳状面颊的怪人头。同样的纹饰在良文化玉器上,特别是玉琮上极为流行。江苏省吴县草鞋山遗址以及上海青浦福朱山遗址所出的玉琮,多数都有这种兽面纹饰。兽面纹饰通常表现为两类:一类是蚌壳框目的兽面,它的目框是多条的;另一类则是较简单的构图,有一对圆圈小目,用一条短线表现内外眼角。良渚文化、龙山文化以及商代早期青铜器上的兽面纹,轮廓线不清楚,表现的形象化也不知所指,其共同特点是都具有变形的风格。还有较复杂的兽面纹,其两侧都有鸟纹作为配置。兽面纹两侧配置鸟纹,商代早期青铜器虽然没有发现,但商代中期的青铜大口尊上已发现多次。兽面纹这种构图特点的相似,大概也有其渊源关系。

 

从形式而言,兽面纹代表哪一些物象,反映了当时人们何种崇拜的内容,当然已经无法准确推知,但有些纹饰从形式而言,在各种考古学文化中都有反映,与古代历史文化的融合和延续有一定联系的。例如以龙为题材的商代青铜器的纹饰,是很主要的纹饰,它的图像在商代以前的古文化中曾多次出现,如红山文化和龙山文化都有。1971年春内蒙翁牛特旗出土的玉龙,卷体,吻部前伸,口紧闭,形象生动,属红山文化,距今约六千至五千年。辽宁省朝阳县红山文化遗址出土卷体的大玉龙,作曾头有髭。另一种没有髭的卷体玉龙和玦状玉龙在红山文化中有更多的发现。这种体形肥圆的玦状玉龙,它的目框也是呈蚌壳形多圈的,和良渚文化、龙山文化出土的玉斧、玉琮上的兽面目纹有相似之处。山西省陶寺遗址中出土的龙山文化的陶盘,盘内有一周龙纹,龙的体躯上有鳞节,龙口吐出多刺状的舌条或信子。这类文物说明,至少在公元前二千五百年以前,龙这类神话已经广为流传了。

商代青铜器上的兽面纹或者爬行龙纹的形象,渊源可追溯到荒古的时代,并且不只一种文化留有它的迹象,商代的这些纹饰是对它的之前许多文化中这一模式的选择、融合、继承和发展而体现出的新面貌。从考古实例看,它的主脉络的联系是存在的。早期青铜器的纹饰虽然是古代文明的产物及其重要的表现,但它不是悄然而起的,而是吸收远古时代各种新石器文化,经过长期融合、选择而产生的。

商周时代青铜器纹饰,大致可分为八类,它们是兽面纹、龙纹、凤纹、各种动物纹、火纹、各种兽体变形纹、几何纹和人物画像等。

▲觚 ▲已鼎 ▲乍父辛卣

 

第二章 龙纹

 

龙纹包括夔纹和夔龙纹。自宋代以来的著录中,在青铜器上凡是表现一足的、类似爬虫的物象都称之为夔,这是引用了古籍中“夔一足”的记载。其实,按孔丘的解释是得夔一已足,而非为夔是一足的动物,实际上一足的动物是双足动物的侧面象形。青铜器盉等熏上的立体龙的形象,从来就有两足,有的在尊或簋的耳部以整体龙作为装饰的,则就有两足或四足,从无立体一足的龙,所以这里不采用夔纹这个传统名词。

 

商代早期纹饰抽象,龙纹的形象不大具体,但是商代中期的龙虎尊,肩上的龙已很形象,有实吻和长颈鹿角,体躯蜿曲如蟒蛇曲尾。四半方尊肩部的龙为尖吻,有长颈鹿角状,鳞瓣更加形象,而且有兽爪。

 

 

青铜器纹饰中,凡是蜿蜒形体躯的动物,都可归之于龙类。龙在商代人的心目中,大概是多种多样的。古籍中对龙的记载也是形象很不相同。侯家庄西北岗殷陵出土的中柱孟,能转动的中柱上有四条龙,分为两种角型:一是长颈鹿角型的龙,一是尖状的有螺旋转纹的龙,后者龙角的简形可以成O状,所以有这种角形和长躯的动物也是一种龙。今方彝器颈上有鳞节,非常生动,但这条龙却有一个虎头,是虎头型的龙。此外,还有曲折角状的龙。以上是商和西周早期青铜器上龙的种类。按照图案的结构,龙纹可以分为爬行龙纹、卷体龙纹、交体龙纹、双体龙纹、两头龙纹等等,简述如下。

 

爬行龙纹是龙的侧面形象,作爬行状,通常龙头张口向下,上唇向上卷起,下唇向下卷或卷向口里,额顶有各种不同的角型,中间为躯干,下有一足或作爪形,也有无足的,尾部常弯曲上卷。爬行龙纹在青铜器上大都作对称式排列,它是由各种不同角型的兽头和蛇类的体躯组合成的形象。爬行龙纹中大部分的角型都与兽面纹相同,如内卷角龙纹、外卷角龙纹、曲折角龙纹、长颈鹿角龙纹、螺旋角龙纹和虑头龙纹等等,在先于商代中、晚期到西周早期。此外爬行龙纹中还出现一种新的形式,就是长冠龙纹,这是取消龙纹头上的角而代之以凤的长冠,但它的头部还是兽头,还不是禽鸟的头,这种龙纹体躯较长,中间有一足或作鳍形,尾部分开向上下卷曲。长冠龙纹初见于西周早期,盛行于西周中期。这种兽类的体躯也有类似鸟形的,大约是图案变形。

 

卷体龙纹是龙体躯蜷曲的形象。卷体龙在前期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蟠龙,龙头居中,体躯作圆形盘转,这种龙纹大多施于盘的中心,这是单个卷龙纹,也称蟠龙纹,盛行于商末周初;另一种龙的形象上部作直立形,下半部卷曲似蟠坐状,例如火龙纹的龙大多是这样的形状,盛行于商代晚期到西周中期。以后钟的鼓部,也有类似龙的形状。

 

交体龙纹是龙体部交缠的形象,这个名词见于《周礼.春官.司常》:“王建大常,诸侯建。”郑玄注:“诸侯画交龙,一象其升朝,一象其下覆也。”据此,交龙的形象是一上一下,下者升,上者旋,两体交缠,称为交龙。有两龙相交,也有群龙交缠,发展成为极其繁复的形式。在青铜器上,交体龙纹的体躯比较粗壮的,旧称蟠螭纹;经过变形缩小的交体龙纹,旧称蟠蛇纹。盛行于春秋战国之际。

 

双体龙纹。以龙首为中心,体躯向两侧展开,旧称双尾龙纹。其实它的基本模式和兽面纹的体躯向两侧展开的规律相同,因为这种图案常饰在器颈部的狭长范围内而呈带状,使龙的体躯有充分展开的余地,即所谓双体龙纹,实际上是龙的正视展形图。这种纹饰盛行于商代晚期到西周中期。

 

两头龙纹是一条兽体的端各有一个龙头,旧称两头兽纹。在青铜器上,这种纹饰的体躯大多成为一条斜线或曲折形线条。在实际的主体物象遗存中,从未有过一身而前后两头的龙形,可能是两条斜角龙纹连为一体而成了两头龙,这主要是图案的变形现象。两头龙纹的两个头不相同听,或是一个是正面一个是侧面。简单的独体两头龙纹,大多见于西周中、晚期。缠绕式的两头龙纹则盛行于春秋中、晚期。

 

▲X壶 ▲爱鼎 ▲蟠龙方壶

▲寝鱼爵 ▲双羊 ▲酗亚方尊

 

第三章 几何纹

 

几何纹是由几何形的图案组成的有规律的纹饰,纯属形式上的变化和结构上的美感。这种纹饰在原始社会的彩陶上早已出现。青铜器上属于几何纹的形式比较多,但在早期作为主要纹饰的机会非常少。在兽面纹、龙纹盛行的时代里,它只能作为主纹的陪衬或地纹使用,只有在这些纹饰衰退的时代,才能大量起用几何纹,各种形式的几何纹才不断出现。春秋战国之际几何纹作为主体纹饰已屡见不鲜。几何纹大致有连珠纹、弦纹、直条纹、横条纹、斜条纹、云雷纹、百乳雷纹、曲折雷纹、钩连雷纹、三角雷纹、网纹等。

 

连珠纹。是小圆圈的横式排列。这是青铜器中出现最早的纹饰之一。在夏代晚期爵的腹部,已有实体的连珠纹,作单行或双行排列,周围以弦纹作界栏。商代早期的连珠纹,已是空心的小圆圈,它已作为主纹。但这一纹饰大多在兽面纹、龙纹、雷纹的一下栏作为次要的纹饰,以连珠纹作为界栏性的纹饰一般在商代早、中期,以后很少出现。有的连珠纹在空心小圆圈内还有一个点,是商代中期的。连珠纹是用一个管状器在陶范上印制的,因此,圈与圈间距的疏密,横行排列的齐整,都不很严格,但却很自然。

 

弦纹。是青铜器上最简单的纹饰,为一根凸起的直或横的线条。有的青铜器上仅有弦纹,没有其他纹饰,简洁朴素,但大多数情况下,是作为界栏出现的。

 

直条纹。是连续的直线条组成的纹饰,除条纹粗细外,没有多大变化。也有的将粗线条凸起或凹陷,旧称沟纹。商代晚期到西周时代簋、尊卣、觯的腹部有直条纹,方座簋的方座中间也往往饰有直条纹,春秋时代已不多见。

横条纹。旧称平行线纹、沟纹、瓦纹。是宽阔的横条作突起或凹陷的槽,初见于西周中期,有通体饰横条纹的,如师虎簋;也有的腹上部间以其他纹。盛行于西周晚期,春秋时代还继续使用,到战国时代,敦上还有通体饰横条纹的。

 

斜条纹。就是弦纹作^字形,大多饰于分裆鼎及鬲的下腹部,初见于商代中期,西周时代还有使用。

 

云雷纹。用柔和的回旋线条组成的是云纹,有方折角的回旋线条是雷纹。也有人以为云雷的图案起源于手指的螺纹,实际上是单线或双线往复自中心向外环绕的构图。其表现形式有单个同一方向的旋转和两个B形及S形旋转等多种。商代早期已有用连续带状云雷纹作为主纹的青铜器。商代中期兽面纹的主体,有用大量的云雷纹构成的。商代晚期和西周早期的兽面纹、龙纹、鸟纹的空隙处,常填以云雷纹,而且云雷纹低于主纹,起了陪衬作用。春秋战国之际粗犷的兽面纹、龙纹的体躯上,也有各种云雷纹变形图案。战国开始,云雷纹发展成为线条活泼的流云纹。河南洛阳金村出土战国云纹壶用金银片镶嵌,非常华贵。

 

百乳雷纹。也称斜方格雷乳纹,鼎、簋的腹部常常以之作为主要纹饰。图案呈斜方格形,每一格边缘是云雷纹,中间有一乳突。百乳雷纹盛行于商代中、晚期到西周早期。商代的乳突比较平坦,西周时代则既长又尖锐。

 

曲折雷纹。旧称波形雷纹。雷纹的主体作上下曲折状。粗线条的雷纹与细线条的雷纹一一相间。在青铜器上,曲折雷纹较为少见,为西周早期的纹饰.

 

钩连雷纹。作斜的山字形线条,用斜线相钩连,一般山字形作粗线条,所填雷纹为细线条,也有山字形作虚线、雷纹作阴纹的。最早见于商代中期,盛行于商末周初。春秋战国时期盛行很富丽的钩连雷纹,粗细线条有用金、银和绿松石镶嵌的。

 

三角雷纹。外围是三角形,内填以雷纹,三角形的一角作向上或向下连成横列,形成大的锯齿带状,角向上饰在簋腹上部,角向下则饰在腹的下端。这类纹饰盛行于商末周初。晚期的三角雷纹作倒顺三角形交错排列,金银片或金银丝的镶嵌一一相间。

 

菱形雷纹、方块雷纹、长方形雷纹是在菱形、方形、长方形内填以雷纹,作连续式排列,并用金银丝和金银片镶嵌,盛行于战国时代。

 

网纹。是斜线交错如网形,商代早期青铜爵上见有,以后很少发现。

 

▲龙形灯 ▲双龙耳簋灯 ▲双龙耳盘口壶

▲四龙海水纹三足炉 ▲镶嵌几何纹鸟壶 ▲印文墨盒

 

第四章 兽面纹

 

兽面纹旧称饕餮纹。饕餮之名本于《吕氏春秋.先识览》:“周鼎著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向,以言报更也。“宋代人将青铜器上表现兽的头部、或以兽的头部高产田主的纹饰都称饕餮纹。实际上这类纹饰是各种各样动物或幻想中的物像头部正视的图案。后来不少著作中称它为兽面纹。兽面纹这个名词比饕餮纹为胜,因为它指出了这种纹饰的构图形式,而饕餮纹一词却只限于“有首无身”这样的定义,绝大多数纹饰并非如此。

兽面纹的特点是以鼻梁为中线,两侧作对称排列,上端第一道是角,角下有目,形象比较具体的兽面纹在目上还有眉,目的两侧有的有耳,多数兽面纹有曲张的爪,两侧有左右展开的体躯或兽尾,少数简略形式的没有兽的体部或尾部。所有兽面纹基本上是按这一模式塑造的,只是在表现方法和技艺上,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有所不同。

商代早期兽面纹,最简单的仅有一对兽目,而将其他各部分都省略了。一般的都用横条或者直条的复线或单线为主体的末端呈勾曲形的条纹结构成,并岐生出简单的雷纹。小器的纹饰很单调,大器的纹饰显得复杂一些。角不发达,也不大具体,较大的纹饰才可能看到角型的状态。大体上商代中期的图像比商代早期的图像线条和结构更为复杂。象征性的体躯,尾端上下弯曲分开,如果兽面两侧配置有鸟纹,则兽的两尾是上卷的。纹饰线条有粗犷的和纤细的两类,有时一件器上两个图案各用不同贩线条构成。

 

商代中期的变化是突出了目纹,有的比例相当大,炯炯有神。纹饰很少用粗条纹构成,而是用大量回曲形的雷纹和并列的羽状纹构成纹饰的其余部分。整个兽面纹比早期精细,神秘的气氛强烈,但图案仍然是抽象的。兽面的主干和地纹区别仍不明显。

 

商代晚期的兽面纹有三种形式,形象具体的、肢体省略的和变形的。形象具体的兽面纹的特点是扩大了角的部位,兽目相对地缩小,兽的脸颊和两腮额顶、兽腿、爪、体躯和其余的地纹能够用平雕和浮雕相结合的手法,这是最常见的一类兽面纹。肢体省略的兽面纹是只有平雕或浮雕的兽面,没有兽体的其余部分,也仍然是图案结合的象征性省略,与所谓“有首无身,食人未咽”的形象无甚关系。变形的兽面纹分三种,一种是只保留一些角、目鼻、耳、爪等彼此各不相连的线条,多数是素面的,没有地纹,然而有的也有地纹,但是仍然没有纹饰实象的整体感。第二种是只表现一对兽目,其余部分皆以细密而规则的雷纹组成,是构图的退化现象。第三种虽然只剩下了象征性性的大兽目,但其余的条纹仍然做得相当精丽,不以其变形而简陋粗率。

 

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兽面纹最为发达,种类也很多,虽然它们的形象结构是公式化的,但是突出的角型却很不相同,这是区别各类兽面纹的主要标志。角型有一些常见的,如河南安阳侯家庄1004号墓出土的大方鼎,铭文为牛的方鼎花纹就是牛头纹,铭文为鹿的方鼎,其花纹即是鹿头纹,角型秀清楚。有的是弯曲,从根外卷如羊角,有的是从角根展开角尖向内卷,如牛角之类。有的是这类角的变形,即不像牛角,也不像羊角,可分别称之为上卷角或卷角。还有种种变化的角型,简述如下:

 

环柱角型兽面纹。角作半环形,中间有一短柱与额顶相连,这是一种动物角的变形,实际生活中还没有见到过这类角的动物。环柱角型兽面纹初见于商代早期,商代中期青铜器中反而少见,商代晚期和西周早期又较为盛行。

牛角型兽面纹。这类角都似实际的水牛角,角要横向,角尖上翘而内卷,有的有向两侧展开的体躯,很明显是掉,可以认为是牛纹。但更多的是具有兽的利爪和长的獠牙,这就与牛无关了。

 

外卷角型兽面纹。类似牛角型兽面纹,但其角回环多转,和牛角型兽面纹已有较大的区别。

 

羊角型兽面纹。实体是羊头,角根上翘向下内卷,犹如四羊方尊羊头的平面图,这种角型的兽面纹,具有羊蹄的很少,大都是非蹄足而锋利的兽爪。

 

内卷角型兽面纹。这是牛角的变化形式,但又不是真正的牛角。粗大的角根横置于兽头的额顶两侧,角尖上伸后再向内弯曲。这种角型最早出现在商代早期青铜器上。商代中期的内卷角直接自两侧延伸而出,角尖上伸,再向内弯曲,这种开头的角,在真实的动物中是没有的。内卷角型兽面纹盛行于商末周初,个别的还见于西周中、晚期。

 

曲折角型兽面纹。角根在下,向上折曲而下,再向外弯曲而上翘,弯曲之处,皆作方折形。这种角不见于任何动物,但与西北高原上一种大角羊的角相比,却有些类似,这种羊角向两边下垂,角尖向外翘出。也许当时纹饰造型取自此类动物的角型。

 

龙角型兽面纹。这是一种较为奇异的兽面纹,即兽角是用完整的龙形来表现的。龙体也作曲折或扭曲形。但龙角型兽面纹并不普遍,只见于甚精的器上。

 

长颈鹿角型兽面纹。角作上小下大的瓶形体,在实际动物中只有长颈鹿才有这种角,旧称龙角,是较晚起的角型之一。这种角型有时内侧岐出一刺,当是同一类物象。

 

虎头型兽面纹。真实的虎双耳竖起但不甚大,青铜器纹饰中的虎头纹双耳竖起,相当夸张。

 

熊头型兽面纹。这种纹饰的额顶有很夸张的宽而长的耳,和虎耳不同,面目也伟壮,当为熊之属。

 

龙蛇集群型兽面纹。兽面纹在西周晚期已完全衰落,至春秋早期已无所见。蛤在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的部分青铜钏的鼓部,重新出现了兽面纹构图,兽头的眉、额、面颊和口等各个部位,都是以卷曲缠绕的、小的龙蛇组成的,变为龙蛇集群式的兽面纹。

 

上兽面纹皆属商周时期的,商代大、中型青铜器的兽面纹,两侧往往有鸟纹或小龙为配置,从商代到西周都有,康王以后青铜器上兽面纹的配置情况就大大地减少了。

 

变形兽面纹即蜕化的兽面纹是恭穆之后出现的,是由体解型的兽面纹发展而成的,这类纹饰的特点是不辨角型,或只有象征性的无定状的角型,或只有象征性的无定状的角型,亦没有明确的兽体。除了目纹(有时很小)之外,其余都是一些无意义的、对称的横和竖的弧线,中间有两条蜕化了的鼻准线,兽耳和兽爪都不作具体描绘,但从整体来看,仍可依稀辩认出是兽面纹。兽面纹有成为带形的,那就是一些同类线条无意义的延长,西周中、晚期甚多,有的被误会是窃曲纹。

 

▲鎏金狮钮三足熏炉 ▲纳贡贮贝器 ▲狮纽熏炉

▲兽面钺 ▲饕餮纹斝 ▲鸷鸟卣

 

第五章 火纹

 

火纹旧称圆涡纹、涡纹或四纹。这一纹饰出现很早,湖北境内屈家岭集体化遗址中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的陶纺轮上就有火纹。《周礼.冬官.考工记》有“火以圜”的记载。火纹是太阳的樗,因此它的特征是圆形的,中间略有突起,沿边有四到八道旋转的弧线,表示光焰的流动。青铜器上最早的火纹见于夏代晚期斝的腹部,形式比较原始,只有圜形,而没有火焰旋转的弧线。

 

商代中期火纹已很普遍。斝的腹上、柱上都装饰火纹。商代晚期和西周早期火纹的装饰以鼎、簋的腹部为多,其他酒器、水器上比较少见,这可能是食物的烹煮与火有关。西周中期起,单个火纹的外圈常围以各种形式的雷纹。到春秋战国时代,单个火纹的装饰有极为华丽的,火焰作双钩。火纹的流行时间持续很长,从夏代晚期直战国,尽管变化不大,但从未间断过。

 

火纹除单个作为图案外,还与其他纹饰配合使用,与之配合的纹饰有龙纹、四瓣目纹、雷纹等。火纹与龙纹配合使用有三种形式:一、火纹与龙纹一一相间排列,多作带状,龙纹多作卷体或短体。二、火纹与双体龙纹配合,龙头居中,体躯向两侧波曲形展开,在体躯的上下饰以火纹。以上两种火龙纹属于商末周初。三、以火纹为中心,两旁配置龙纹,作为一组火龙纹。

 

▲兽面纹觚 ▲兽面纹鬲 ▲象首兽纹簠

 

第六章 凤鸟纹

 

凤鸟纹包括凤纹和各种鸟属的图案,鸟纹的特征比较形象。最早的鸟纹发现于新石器时代,如上海青浦福泉山良渚文化遗址出土的玉琮上已有明确的鸟纹。美国华盛顿佛利尔美术博物馆收藏的中国新石器时代的可能属良渚文化的玉璧上,也刻有非常形象的鸟纹。但是商代早期和中期的青铜器纹饰中,很少以鸟作为装饰主题的,因为认为青铜器纹饰与所谓图腾崇拜直接有关的说法,就有人提出怀疑,因为公认为玄鸟是商族的图腾,但是在商代早期和中期的青铜器主要纹饰中,很少有这个主题,因而“天命玄鸟,降而生商”似乎没有得到什么反映。凤是羽饰和鸟冠华丽的理想中的神鸟,甲骨文中凤字的构形也有这个特点,其他有各种长短尾、有冠、有角或鹰鸷等鸟类。

 

在青铜上,虽然商代早期和中期已有变形的鸟纹,但常布置在纹饰中次要的背衬地位,四羊方尊上的凤纹和凤纹方亲王是殷墟晚期前段颇为罕见的纹饰。殷墟晚期兽面纹斝的双柱是透雕冠垂背的凤形。到了商末周初及至西周中期昭、穆之时,青铜器纹饰中凤鸟纹大量出现,西周早期到穆王、恭王,有人称之为凤纹时代。

 

凤纹除了华丽的冠外,它的体躯和尾部也有很多变化,凤的冠大致有多齿冠、长冠和花冠三种形式。多齿冠凤纹,冠作多齿形,宽尾下垂,装饰很华丽,多齿冠在凤纹中较为少见,盛行于商末周初。长冠凤纹,在凤的头部有一条逶迤的长冠垂于颈后,长的可达背部,尖端作向上或向下卷曲。这类凤纹体躯很多是卷曲的,并有长尾或尾部下垂,盛行于殷墟中期到西周晚期。

 

花冠凤纹,花冠是凤头部长冠的修饰,表示凤冠华丽的绶带。花冠有作长羽飘举状,也垂于胸前的,有时花冠可垂至足部,然后再向上卷,尽量发挥它的装饰作用。花冠凤纹盛行于西周时期。

 

鸟纹中绝大部分的鸟喙是闭合的弯钩形,和鸷鸟的喙相似,个别的鸟喙也有张开的,见于西周早期的式样。鸟纹都有角或毛无须,角的形式大致有弯角、长颈鹿角和尖角。弯角鸟纹,在鸟的后脑有一弯角,角根较宽,向下弯曲,角尖向上。弯角鸟纹盛行于商末周初。长颈鹿角鸟纹,鸟头上有长颈鹿角,这与兽面纹所见长颈鹿角相同,但作横向安置,盛行于商末周初。尖角鸟纹,鸟的角根粗大,上端尖锐如尖耳状,盛行于商末周初。鸟纹的体躯,大多只是一个禽体的外形,没有羽翅,有时因图案结构的需要,有作长条卷尾形的,类似鸟首龙体。

 

鸟的尾部变化较多,有长尾、垂尾和分尾几种形式。长尾鸟鸟纹,鸟的尾部是整个体躯的三倍,可谓极度的夸张,长尾的尾端有上卷和下卷的不同。垂尾,因尾部较宽而作下垂状,这在凤纹中比较多。分尾,是因构图变化,使尾部与体躯分离,分尾的尾端也有上卷和下卷的不同。

 

长喙鸟纹。体躯是鸟,头部有一特长的喙,大多见于西周中期。

 

鸾鸟纹。鸾是鸣声优美的神鸟,形象如鸡,举首而立,多饰在乐器钟的鼓右打击处。鸾鸟鸣声如音乐,这是用途和纹饰相应的实例。盛行于西周中、晚期。

 

鸱枭纹。多为鸱枭的正面图形,特别强调鸱枭的大圆眼,头上有一对毛角,两翅较大,有的只表现鸱枭的头部和两翼。河南温县小南张出土的徙斝,腹部就是鸱枭纹。盛行于商代中、晚期。

 

雁纹是鸟纹中写实的形象,这种纹饰仅见于山西省浑源县李峪村出土的鸟兽龙纹壶上,作曲颈伫立的群雁状,具有北方地区的风格,属春秋晚期。

 

▲兽面纹方卣 ▲兽面纹觥 ▲蟠龙善

 

▲鎏金花鸟纹八角铜镜 ▲兽面纹瓿 ▲兽面纹罍

 

第七章 各种动物纹

 

马、牛、羊、鸡、犬、豕六畜,象、鹿、犀、虎、免等野生动物和一些变形的动物如长鼻兽、蜗身兽,是青铜器动物纹的主体。此外还有一些小动物,如蛇、蝉、鱼、龟、蟾蜍等不能独立,无所归属,也都列入动物纹。这些动物在青铜器上大多有类似的形象,属于这些动物的正面形象已归入兽面纹的各种角型,但动物侧面或全躯形象在构图上不能列入兽面纹,应该作为动物纹。由此可知,则动物纹包括虎纹、牛纹、蛇纹、龟纹、蟾蜍纹、鱼纹、蝉纹等。

 

虎纹。在青铜器上,虎纹常以活动形态出现。如安徽阜阳出土的龙虎尊,肩部有一虎,虎口咬一怪人。河南安阳妇好墓出土的青铜钺上有虎食人头形的纹饰,为两虎共食一人头。在著名的司母戊大鼎的耳部,是对称两虎,虎张口卷尾,虎口中间为一人头。山西浑源李峪村出土的鸟兽龙纹壶,腹部有虎食人的浮雕。著名的虎食人卣,器物的整个形象作猛虎踞蹲形。前爪攫一似人非人的怪物。这些虎所食之人形,都不是常人,而是作鬼怪之状。这类图像在当时相当流行。虎纹还有一种侧面的形象,如上村岭虢国墓地所出虎纹镜就是如此,两虎作圆形,首尾相接。

 

牛纹。商周青铜器上,饰牛角的兽面纹较多。在尊的肩部常饰牛头,四年其卣提梁的两端也是用牛头作装饰,在鼎足上部用牛头纹作为装饰的更为多见。作为整体的牛纹在青铜器上却很少见,仅在商代晚期出现过一尊。颈部饰牛纹,整体造型也为牛的尊在山西浑源、陕西兴平等地都出土过,形象逼真。

 

象纹。象的形象比较明显,头部且个向下或向上的长鼻,鼻下有咀。一般体躯巨大,并有四足。有青铜乐器钲、铙上,象纹一般作为边缘纹饰,体积很小。著名的九象尊在腹部用简单的线条勾出九只象,首尾相接。河南洛阳出土西周成王时期的士上尊、士上卣,西周康王时期的邢侯簋,腹部均饰对称的象纹。北京琉璃河出土的乙公簋,腹部是对称的象纹,足部亦是象的造型,非常形象。象纹除作为纹饰外,还有象尊,是以象的整体造型作为青铜酒器,如湖南醴陵出土的象尊。象纹盛行于商代晚期到西周早期。以前有些学者,将长卷鼻的动物都归入象纹,实际上象还应有巨大的身躯和粗壮的足。如果缺少这一条件,应列入变形动物纹,而不应归入象纹。

 

鹿纹。河南安阳殷墟1004号墓出土的鹿方鼎,腹部饰鹿角兽面纹,分枝角很突出。整体的鹿纹商代未见。西周早期貉子卣饰有鹿纹,鹿头回顾作卧状,铭文中提到赠鹿之事,与鹿纹正相应。春秋晚期和战国的青铜器上,也有少量的鹿纹出现,纹饰已用红铜镶嵌。

 

兔纹。免纹形象很写实,在青铜器纹饰中很少见,河南洛阳北瑶出土西周兔纹觯,颈部饰兔纹一周。

 

蜗身兽纹。形象是以蜗牛壳作为躯干的动物,头作龙形,头顶有一触角,唇上卷似象鼻,口内有上下交错的大獠牙,头下有一利爪,身负大蜗牛壳。这些都属蜗牛的真实形象,而是变化了的形象。这些都属蜗牛的特点。当然,这并不是蜗牛的真实形象,而是变化了的形象。这类纹饰过去也称为夔纹。蜗身兽纹所见大都在西周早期的青铜器上。西周成都市五时代的天亡簋和陕西泾阳高家堡出土的方座簋、尊、卣,主纹都是蜗身兽纹。它流行时间很短,西周中期的青铜器上已不见这种纹饰。

 

蛇纹。蛇是一种软体动物,在青铜器上的蛇纹,头部比较宽大,还有一双突出的眼睛,曲折形的身体有鳞节的装饰,尾部上卷。这种纹饰旧称蚕纹,实际上蚕是没有眼睛的,而且头部与体躯为等宽,尾部平直不能上卷。蛇与蚕在形象上是大不一致的。形象的蛇纹出现在商代中晚期,大多作对称式排列成带状纹饰,尚没有作主体纹饰使用。西周时代很少见有蛇纹,到春秋战国再度盛行,但结构趋向自由,个体精小,有的作体躯卷曲纹大多出现在盘上,作鱼贯状排列,鱼纹商和西周时期并不多见,但它延续的时间却很长。春秋早期郑伯盘内有一周鱼纹,首尾相。春秋晚期龟鱼蟠龙纹长方盘上也有鱼纹。西汉开始,鱼纹很风行,不仅在水器洗上有,而且还利用鱼的立体造型做成扁壶,这与汉人以鱼喻多子有关。

 

蝉纹。商代蝉的形象没有翅翼,有处于“复育”阶段的未成虫和成虫两种形式,由于它长方形的形象,横竖都可安置,在商末周初的青铜器上,一般作为次要的纹饰,如鼎的腹部蝉纹可直置,并在蝉纹外围作倒三角形图案,称为三角蝉纹,在觚的膈部、壶的圈足、卣的提梁则用横置的形式排列,蝉纹盛行于商末周初。西周成王时的保卣,提梁上饰蝉纹。

 

长鼻兽纹。这是兽纹的图案变形,是象鼻头和龙形体躯的结合。这类纹饰旧称象纹,但它没有巨大的体躯,也没有明确的口部,只能称为长鼻式的兽纹,盛行于春秋早期。

 

▲兽面纹钟 ▲长盉 ▲堆叔簋

 

▲带火盆套鼎 ▲羽翅纹簋 ▲羊首耳涡纹

 

第八章 各种兽体变形纹

 

兽体变形纹的主体是不具备某一些动物的整体形状,只有象征性的兽体残余的变形,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的动物。这类纹饰在青铜器上表现的形式有鸟兽合体纹、兽目连纹、兽体变形纹、波曲纹、鳞纹、蕉叶纹、羽翅纹等。

 

鸟兽合体纹。有一段曲折形的体躯,一端是龙头,一端是鸟头,实际生活中没有这种形式的兽,应是图案结构变形,这种纹饰个别在出现在商末周初。

 

兽目冯连纹。为两兽的某一些部分相互连接,所接触之处有一目相连结,其表现形式有两兽的头部相接,连接处是目纹。还有两兽体躯相接,还有边上廉洁是两尾相结的兽目交连纹,与交龙纹的区别是相连接而不是交缠,并在连续处有一目。这类纹饰称穷曲纹或窃曲纹,盛行于西周中、晚期到春秋时代。

 

兽体变形纹是动物体躯组成的各种图案,晕些动物头部都省略了,体躯也随着图案而变形,成为波曲纹、鳞纹,蕉叶纹,羽翅纹。

 

波曲纹。旧称环带纹,主体为宽阔的带状体躯上下大幅度的弯曲。在波曲的中腰常有一兽目或近似兽头形的突出物,波峰的中间填以两头龙纹、鸟纹、鳞片或其他简单的线条,为西周中、晚期到春秋早期青铜饪食器和酒器的主要纹饰之一。西周孝王时代的大克鼎,西周宣王时代的颂壶都在腹部及颈部饰波曲纹。春秋晚期齐国的洹子孟姜壶上仍然沿用这类波曲纹。

 

鳞纹。是以龙蛇体躯上的鳞片排列而组成的纹饰,排列的方式有连续式、重叠式、并列式三种。连续式是完全相同的鳞片,按纵向交错排列,可铺开一个很大的面。重叠式的鳞纹排列方式如鱼鳞相叠,也是纵向形式。这两种鳞纹,都可作为主纹,一般在器物的腹部,上村岭虢国基地出土的鼎、壶上也饰鳞纹。并列式,有大小相同或大小相间的鳞片横置作带状,也有作二层横列。这类鳞纹旧称重环纹,一般饰在鼎和簋的腹上部,西周地毯王师兑簋,就是这种纹饰。盛行于西周中晚期。

 

蕉叶纹。是两兽的体躯作纵向对称式排列,一端较宽,一端尖锐,作蕉叶的形式。这类纹饰大多施于觚的颈部和鼎的腹部。盛行于商末周初。

 

羽翅纹。作微型的羽翅状。它的粗端作雷纹盘旋,细端作尖锐状,常用多叠的形式整齐排列,在一件青铜器上可有数千个之多。盛行于春秋晚期到战国时期。

 

兽体卷曲纹。每个图案的个体是一根弯曲的线条,有呈C形和S形的图案,也有作横S形的,近乎卷曲回顾的龙,但它不辨首尾。过去也有称职为蟠虺纹的,实际上蟠虺纹是小蛇,头尾还是可以分辨的。这种纹饰盛行于春秋战国之际。

 

▲洒金双夔凤耳尊 ▲金龙凤瓶 ▲蛙纹钺

 

▲大克鼎 ▲羽翅纹壶 ▲方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