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怀玉斋论印(图文)

 mlml988 2015-03-07
来源:《书法报》      文章作者:连长生

CCF20141108_00003.jpg

    有人谓,篆刻为中国文化的塔尖艺术。此话不虚,能登上中国艺术宝塔的人很少,能登上宝塔尖端的人则更少,若能登上其尖端,以方寸见天地之阔,以精微知博大高渊,吹沙走石间顿觉披靡之势。经营谋划间更尽自然之妙,气宇恢恢,游刃有余;意超尘外,迥得天机。是故篆刻艺术,乃国艺之精粹,不朽之锲事也。

    学印以识篆为先务,读《说文》,晓“六书”,明文字之由来,构造演变之理,然后在印上才知盈缩增减变通之法。印文中,笔画繁者删之,使其简洁;少者增之,使其饱满;字型平正者,使其险峻灵动;圆转者,使其平整朴实,或以白文法作朱文印,朱文印用白文法,造成感观错觉,或借边栏平衡印面重心,或以残破浑化统一气格,或以对角呼应求轻重变化等等,诸多方法可结合使用,但有一个原则就是,必须不碍文字本义,不可讲印面效果而乖离六谊,弄巧成拙。

    我读印谱,喜先读其印文词句。窃以为,学养高深者,必胸含万象,气韵超迈,其所刻之文,或旁征博引,贯通古今;或有感而发,直抒胸臆,皆不落俗套,意味深长,品印而能得文辞之美,举目感叹而有所幽思,岂不快哉。然近年出版了许多拙劣印谱,或清一色的姓名章和抄腻掉的词句,或故作“假、大、空”式的呐喊,读之索然无味,并马上改变了对印谱作者的映象。

    书法用印有四忌:一、钤印过大,粗俗无比;二、白文印留红过多,刺人心眼;三、朱文印缠绕过重,使人厌烦;四、钤印过多,喧宾夺主。前人说钤印是“万绿丛中一点红”,是讲用印要点缀得精致,点缀得恰到好处,若用印拙劣,破坏书作效果,宁可不盖为好。

    篆法为篆刻的灵魂。若篆法高古、章法自然、刀法精湛,合为神品;若篆法高古,章法、刀法稍逊,未为全失;若只求刀法、章法,不讲篆法,再怎么变化,也只能列为俗品。

    印之章法最要讲究“自然”二字。多字印以协调朴茂为准,不宜在章法上过多变化;少数字印则应稍加变化,但仍不可过火,试看缶翁、黄牧甫等人,如果字法不古不奇,线条不老不精,仅凭章法能信服大众吗?今有印人以章法大疏大密、离合过度为乐,实则仅得金刚禅,未臻如来藏也。

    我比较赞同王国维先生所说的,除刚阳、阴柔之美外,还有一种“古雅”之美。这古雅在画界如黄宾虹、傅抱石,在书界如谢无量、马一浮等人,皆是一代巨儒,以其积蕴学养之厚,涵养太朴之气,本心流露,自然天成为著,故其艺品格超逸,不入尘俗。持此古雅风格者,谙熟中国文化的精神,有意学习,无意成功,然英灵毓秀,终为世所珍,盖不怪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