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999 / 心情美文 / 如烟时光,陌上花低婉

0 0

   

如烟时光,陌上花低婉

2015-03-17  冰心999



文: 莜兰 编辑:冰心


你的双眸,扫落春天最后一枚花朵,无情的冷风,拂过你灵动的脸庞,见你,眼里涌动着潮湿的落寞。落寞的疯长,乱了谁的发梢?如烟时光,陌上花低婉-------题记
  
静静斜倚在春的陌上,披一束三月的风情,裁一瓣迷离的心绪,采一朵噙露的心蕾,蘸一滴花间的清露,浅浅润笔,那淡墨润染的画卷缓缓氲开……
  
那一抹浮在微醉的水纹上的颤动的记忆,揉碎了一泓清凉,终归于澄澈简澹。
  
将那一路飘摇的烟雨,那一脉玲珑水色,那一丛花间蝶舞,那一枚素心绽放,那一剪杏花微雨,那一缕雨润尘香。小心的晾晒,小心的搁浅,小心的收藏,小心的封存,安放于岁月的门楣。
  
然,那一掬水影已在心里深种,挥之不去。
  
若,人生只如初见。陌上红尘就不会有相聚和别离。记忆中会只留下初见时的那一抹惊艳,那一眼凝眸。生命的长卷上就不会有一丝的遗憾。
  
雨巷里,那个撑着油纸伞的女子的眼中便不会有哀怨,眉捎更不会带着丁香般的惆怅,独自彷徨在寂寥的雨中……
  
若,指尖的承诺不会随风散去,那溺水三千取饮一瓢的情依旧。生命中的灼灼芳华,就不会零落成泥。
  
是否,就能静伫于时光的渡口,半承雨露,半入尘埃。执三千恋丝,把酒醉清风。“或携英绽媚缀卷流霞,或凝霜疏叶静隐东篱,或夏日掩碧映红笑醉清池,或瘦枝素蕊独立寒雪”。
  
怎奈,风住尘香,芳华零落,一地尘埃。抬头仰望,眼角花开。只,这一朵花的冷香,淡淡,清冷地沁入心脾,透了骨,冷了心。
  
是你告诉我,有一种疼痛,叫做窒息。
  
层层结痂的心啊,一层是一种煎熬,一层是一种撕裂,一层是一种挣扎,一层是一种蜕变,而在这叠加的痛楚里,亭亭出现的是你我的华年。
  
然而,美好在这一场痴恋的华年里锈成了浮尘,一触即散。
  
曾经,谁说要一世情长?谁说要两心永相扣?如今,露冷凋花,帘卷一袭冰凉。是谁使弦断,花落肩头?是谁将烟焚散,散了你我的牵绊?是我,还是你?当初说好风雨路与共,生命韶华我决不负你。
  
奈何,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终只是浮烟。低眉浅笑,昔日多少欢情伴,今日多少愁绪缠。
  
曾经,是谁在你不离的目光下含羞低首,那一瞬惊异于自己醉倒在一泓清凉的温柔,竟那般的细致。
  
而今,是谁在丁香花巷口摇曳落寞?是谁的泪水被岁月蒸发只见痕泪斑斑?是谁轻奏一曲弦音寄愁肠?是谁沉醉在陌上烟雨中,墨香袅袅,执笔写意。又是谁的思念在纸上浅浅成痕,缱绻凄美?是我,还是你?这一歌,一曲,一指清音,涟漪了前世今生的多少眷恋!
  
叹,这世间总有舍不掉的情,扯不断的三千痴缠,这一笺心愁,一剪落寞,为谁而痕?
  
叹,生命要离多久,才能成全永久?眼泪要酝酿多久,才对得起思念?遗失的曾经,要流多少眼泪,才能不让人心碎?
  
眸里,哪来的一阵怅惘的风,吹得我心神不宁?哪来的一股可惊的冷,凉我此世今生?
  
用力,握紧一缕清浅的隐忍,让心植入丝丝的清凉。我清浅的墨笔,如何把你晕染?我柔弱的肩头,如何撑得住红尘的亘长和沧桑?
  
是你告诉我,有一种落寞,叫做无奈。
  
时光的绳,不休的牵扯着隐秘的心痛。很想逃离,很想走回原地,可一切如风,再也刮不回去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是你告诉我,有一种在乎,叫做依恋。
  
光阴如水,终会洗尽三千繁花,为何洗不去一盏清愁?岁月如风,终将吹散红尘烟雨,为何吹不散一弯蹙眉?
  
陌上红尘,到底什么才是永恒?将所有回忆冰封,不敢触碰。风华成为一指手中砂,那些只为你绽放的笑颜,那些只为你盛开的年华,都在你渐远的背影里,被风化。
  
红尘陌上,寒冷依旧。弹一曲红尘歌恋,缱绻那已流离风化的余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