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壮飞

2015-03-20  庶民临风

刘壮飞,满族,原名刘佐赓,又名刘连贵,1912年出生于辽宁省岫岩县哨子河岭沟的一户贫苦农民之家。

刘壮飞自幼家境贫寒,父母节衣缩食,赖亲友资助才使其上学读书。刘壮飞在校读书时就表现出刚强豪爽的性格。1930年夏,他就读的岫岩师范学校准备出席县召开的运动会,体育老师要出一个“单刀对花枪”的节目,只是缺使单刀的人。由于其中“扎脖串”的动作十分惊险,一旦失手,就要出危险,因此不少学生望而却步。老师正在为难时,刘壮飞自报奋勇使单刀,引起同学的赞叹。在实际比赛中,刘壮飞沉着冷静,一招一路,技术娴熟,从容不迫。精彩的表演,终于获得此项表演的冠军。

1931年发生九一八事变,日本侵略军暴行的消息传来,激起岫岩县城人民的无比愤慨。一些市民自动起来,捣毁日本浪人井川开设的一家吗啡店。怀着一腔爱国热血,刘壮飞同几个志同道合的学友一起组成演讲队,宣传抗日。由于他的演讲生动富于鼓动性,被学校师生推为抗日学生代表,到海城、庄河等地宣讲抗日救国的道理,以唤起更多的国人共同起来抗日。

1932年4月,刘壮飞等在岫岩师范学校内的圣庙集会,组织了“学生团”和“抗日救国会”。这两个组织,都以宣传抗日、支援邓铁梅等部抗日义勇军为己任,发展很快,至当年9月底,学生团团员就发展到百余人,抗日救国会会员则达到800多名。

同年夏季,学校正忙于考试,刘壮飞因奔走于抗日宣传和组织活动无暇顾及,有几个好友劝他把功课复习好迎接毕业考试,以便将来谋个好的职业。刘壮飞正言厉色答道:“亡国当前,那还顾上这事!”遂废弃原名“连贵”,改名为“壮飞”,表明自己怀抱抗日救国的凌云壮志。

同年秋天,刘壮飞赴海城参加救国军活动,不久被日军捕获。敌人对刘壮飞严刑拷打,但他始终坚贞不屈。后经白君实等人多方营救,刘壮飞方得脱险。回家后,其父刘英源怕他因参加抗日活动再遭不测,强为完婚。但刘壮飞救国之志不可夺,婚后不到一个月,又在白君实等人的帮助下离家去凤城尖山窑一带参加邓铁梅、苗可秀领导的抗日义勇军。

1933年1月,苗可秀委托刘壮飞组织别动队。这时白君实与刘天福等人已经搜集到一批武器,合在一起,计有手枪两支,步枪20余支,于是将学生团20余人组织起来,成立了辽东民众自卫军别动队,以刘天福为大队长。不久改由刘壮飞任大队长。

同年3月,根据苗可秀的命令,将刘壮飞、白君实所部别动队改为“劲斗团”,以便使该部的组织纪律更加严格化,适应艰巨的战斗任务的需要。4月间,苗可秀派刘壮飞去安奉线以东宽甸、桓仁一带活动,希望同杨靖宇将军率领的抗日队伍取得联络,协同作战。7月,杨靖宇派金振训参谋到哨子河一带来找“劲斗团”,双方在哨子河西三道河开了一次会,商定共同配合劫击安奉线日军列车。至期,刘壮飞率部赶到约定地点,而杨靖宇派出的部队却因敌情变化受阻于中途,致使这次配合作战的计划没有实现。但是,这次行动并没有完全落空,“劲斗团”在返回岫岩途中于安(丹)东五龙背附近劫击敌人军车三辆,击毙了车上全部敌军,缴获大批枪支弹药。同年11月,杨靖宇将军又委托金参谋带领30余位抗日军到岫岩来,与刘壮飞部配合作战,促进了各抗日队伍的联合。

在刘壮飞等人的率领下,“劲斗团”在1933年前后参加大小战斗百余次,其中较大者如沙里寨战斗、大岔沟战斗、任家堡子战斗,等等,都是出奇制胜,给敌人以很大杀伤。特别是1933年7月,为保护军火安全所进行的八岔沟战斗,刘壮飞身先士卒,立下了赫赫战功。到这一年的冬天,“劲斗团”已有装备齐全的战斗员100余人。这支队伍在组织、训练、纪律、装备等方面在义勇军各部中都是出类拔萃的,被群众誉为抗日义勇军中的“模范队”、“大学队”,到处受到热烈欢迎。

1933年冬,日军对辽宁东部地区进行疯狂的“大讨伐”,辽东三角抗日区军民的抗日斗争遭受严重挫折。1934年2月,苗可秀在岫岩南三道虎岭南山坡树丛中召开了领导骨干会议,刘壮飞、白君实、赵伟等18人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决定改组“劲斗团”为“少年团”,正式成立少年铁血军,公推苗可秀为少年团总裁兼少年铁血军总司令。此时少年铁血军共500余人,分编三个大队,刘壮飞任第一大队大队长。

1934年5月,刘壮飞、白君实率铁血军第一、二大队随苗可秀出击敌人,在凤城西之大岔沟与装备精良的500余名日军激战半日,打死打伤敌人20余人,毙敌中尉连副一人。

同年6月,刘壮飞等随苗可秀率铁血军主力在岫岩任家堡子与百余敌人遭遇,激战三小时,敌伤亡约九人,内有少尉一人。

1935年2月,苗可秀将所部少年铁血军改编为两个联队,刘壮飞任第一联队长。2月23日傍晚,刘壮飞率第一联队随苗可秀部,摆脱了大股伪军的追击,到达猞猁沟附近。部队正要埋锅造饭,就地休息,当地百姓告诉说,这里横贯一条公路,鬼子兵车常在这里通过。此时哨兵也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从高处望见敌人有五辆兵车驶来。苗可秀、刘壮飞当机立断,决定消灭敌人再吃饭。于是调动队伍,设置埋伏。不一会儿,果有五辆汽车驶来,刘壮飞一声令下,铁血军弹如雨下,敌人被打得血肉横飞。此次战斗,共有敌人150名被铁血军俘虏,缴获大量武器和粮食。铁血军获此大捷,个个欣喜若狂,纷纷跳上汽车,搬运战利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少年铁血军万岁!”等口号声响彻云霄。

3月,苗可秀、刘壮飞、白君实率铁血军第一、二联队向辽阳、海城、盖平(今盖州)县游击,行抵岫岩西北部沟汤地区与敌军遭遇,苗可秀、刘壮飞等为避实击虚指挥部队北撤。经侦察得知,当夜已有200多名日伪军在沟汤宿营,该敌分住东西两个大院,西院住日军和少数伪军,东院住伪军百余人。苗可秀召集刘壮飞、白君实等商议歼敌方案,决定由白君实率第二联队一部监视和牵制伪军,由刘壮飞率主力第一联队及第二联队一部袭击日军所住的西大院。

是夜二更时分,刘壮飞指挥队伍将日军所住大院团团围住,然后他自己腰插手枪,手提轻机关枪,带领一个分队秘密爬到敌人门前,把士兵分布在门的左右,准备从门外向室内扫射。这时,敌哨兵发现有人,连声追问:“口令?口令?”刘壮飞开枪将哨兵击毙。接着,枪声大作,喊杀声震动天地。敌人从梦中惊醒,正不知来了多少抗日军,躲在屋里瑟瑟发抖,但房门紧闭,铁血军一时无法攻入。此时,刘壮飞心生一计,令战士稍缓攻击,自己则假借伪营长名义向屋内喊道:“我是满军营长,特来接指导官的,请太君快出来吧,马贼都被我们打散了!”敌人果然信以为真,其中有个叫西泽的头目竟探出半截身子,连声叫道:“我是指导官,我是指导官。”刘壮飞一时性急,伸手去捉,被敌人暗中以冷枪击中左腕。他没有顾及伤疼,命令战士狠狠的反击。西泽正欲缩回身去,被战士一枪击毙。这时,东山、南山火光闪闪,说明敌人援兵已经不远,必须马上结束战斗,于是刘壮飞下令放火烧营。这一招果然灵验,大火一起,屋内敌人便夺路向外窜,刘壮飞等以机枪步枪猛烈扫射,九名日军有八名被打死,只有一人逃出,伪军也有被击毙者。

当西院战斗打响时,住在东院的伪军慌忙起来迎战。白君实大声向伪军喊道:“你们若是中国人,赶快逃命,我们是来打日本的。”伪军听到喊话,哄然作鸟兽散,丢下武器逃之夭夭。战斗结束后,经查点,此役击毙日军西泽中尉以下八名,毙伤伪军多人,获三八马枪百余支,手枪四支,机枪两挺。等敌人大批援军赶到时,铁血军早已转移得无影无踪。

1935年11月21日,刘壮飞带队伍行至凤城县周家堡子。当晚,队伍在山上宿营,刘壮飞偕警卫战士一人去半里外的小学校取报纸。因当时他和战士都穿着缴获来的伪军的服装,致成误会,被路过此地的另一支抗日队伍开枪击中,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年仅23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