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龙乡 / 卫国风云 / 《卫国风云》之第四十二回 会诸侯 卫辞吴...

0 0

   

《卫国风云》之第四十二回 会诸侯 卫辞吴盟147

2015-03-21  文化龙乡

 

     卫国太傅太叔疾又叫世叔齐,是卫灵公的庶弟,卫出公的叔父,他长得一表人才,体格健壮,相貌魁伟,言辞文雅,风流倜傥。太傅,中国古代职官,位列三公,正一品位,处于专制统治者的核心位置,直接参与国家军国大事的拟定和决策,为国王的辅佐大臣。太叔疾初娶宋国公子朝的女儿为妻,后来,又顺手牵羊嬖幸了自己的妻妹,圆了他的一肩双挑之梦。卫灵公死后,公子朝惧罪逃回宋国,当时卫国朝政由正卿孔圉把持,他强令太叔疾休了公子朝的两个女儿,并把她们打发回了宋国,又强迫太叔疾娶自己的女儿孔姞为妻。太叔疾原是一颗多情的种子,被迫娶了孔圉的女儿后,心里还感到不十分满足,对被休掉的妻妹念念不忘,就偷偷让侍人把她诱骗到了卫国,并在卫国东部的犁地为她建造了一座华丽的行宫,两人在那里频繁幽会,情状如同夫妻。孔圉听到风声,勃然大怒,就想发兵攻打他。当时,孔子还在卫国居住,孔圉向孔子请教用兵之道,孔子阻止了他,劝他不要这么做。孔圉听从了孔子的劝告,就没有发兵攻打太叔疾,但派人到太叔疾家里夺回了自己的女儿。从此,孔圉与太叔疾一见面就怒目相视,翁婿俩成了一对要斗架的乌眼鸡。

  圣人说过:食,色,性也。自从孔圉夺回了他的女儿,这太叔疾寂寞难耐,他旧性未泯,又去寻找新的心理和生理刺激,又在卫邑的外州淫于其他女人。外州人怒而攻之,抢夺了他的轩车和马驾,并把抢夺的轩车和马驾献给了孔圉。连续发生的事情给了太叔疾很大的精神打击,他羞愧难当,感到自己被弄得灰头土脸,在国内很没面子。公元前484年秋,太叔疾收拾了东西出奔宋国而去。太叔疾出奔后,卫人让他的弟弟太叔遗袭了他的爵位。为了巩固自己在朝中的地位,孔圉又把他的另外一个女儿嫁给了太叔疾的弟弟太叔遗。时人对孔圉的行为很不以为然,自家的女儿在太叔疾兄弟间嫁来嫁去的很不是回事儿,难道自家的姑娘非得嫁给皇亲国戚不成?不知死后的孔圉还怎么会被卫国谥号为孔文子。作为一个臣子,孔文子攻打国君是以下乱上,还随意地将女儿嫁来嫁去,都是不符合礼的行为,子贡对他死后被授予“文子”这一谥号大为不解,于是就去问孔子。孔子告诉他,孔文子这个人“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太叔疾出奔到宋国后,用珠宝布帛贿赂了宋权臣向魋,向魋非常高兴,就让太叔疾居住在城鉏。城鉏,是夏朝时后羿居住之地,原来隶属于卫国,后被宋国侵占,再后来又被卫国夺回。卫出公随越人南迁后,卫相国公孙弥牟又把它赠送给了越国。宋景公听说向魋从太叔疾那里发了一笔小财,就开口向他索取珍珠宝玉,宋向魋嗜才如命,也没有照办。宋景公心里很不乐意,就与身边人谋划,打算拾掇拾掇他。向魋知道自己得罪了宋景公,知道自己在国内再呆下去不会有好果子吃,后来就逃奔到曹地发动叛乱,但很快就被宋景公镇压下去了。

  天下形势风云变幻。春秋末期,诸侯国力衰退,晋楚两国退出诸侯霸坛。而偏居东南一隅的吴国在伍子胥、孙武等人的倡导下,在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国力日渐强盛,气势咄咄逼人,大有称霸诸侯之势。楚国在江淮流域长期与吴国争夺生存和发展空间,不断发生流血战争,消耗了大量财力和精力,已无力觊觎中原。吴国经在战争中掠夺了大量财富,吴楚战争、吴越战争已成为春秋末期诸侯战争舞台上的两出大戏。吴王夫差觊觎中原地区的物阜繁华,在汶上大败齐国之后,称霸诸侯的野心极度膨胀,不但与南方的楚国、越国发生战争,还不断发兵北上,武力讨伐邾国、鲁国、齐国等北方国家,威胁宋国、卫国、郑国等弱小诸侯,意欲与晋国争夺霸权而独霸天下。

  吴王夫差征服了越人,公元前484年,吴军又大胜了齐军,夫差益加骄横,心中渐生北上中原争夺霸权之志。吴越多河泽,民习水战不惯车骑,为了方便水军行动,北上输兵运粮,讨伐齐鲁等北方国家,吴王夫差又发士卒数万,从吴国的扬州附近开凿了一条邗沟,西北使江淮水合,东北通射阳湖,贯通了江淮两大水系。其后,夫差又役使士卒和民工,在泗水与济水之间开凿了一条沟通黄淮流域的河道,这条河道就是菏水,因河道的水源来自于山东菏泽而得名。菏水的开凿,首次将江淮流域与黄河流域通过水系联结起来了,使原来互不相通的江、淮、河、济四渎得以贯通,成为中原地区与东南地区往来的主要航道。后来吴国北上黄池与晋国争盟就是走的这条水路。自菏水开凿到汉文帝时期,是菏水流域的黄金时代,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菏水在交通运输、排水灌溉等方面发挥过重要作用,成为豫鲁苏地区的黄金水道,孕育了灿烂的鲁西南文化。

《卫国风云》之第四十二回 会诸侯 卫辞吴盟137 - pyxspypjgj - pyxspypjgj 的博客

荷水运河金乡段

  公元前483年夏,吴国邀会鲁哀公、卫出公到橐皋会盟,以寻缯地之盟,吴王夫差欲霸中国以全周室,就委托太宰伯嚭全权处理会盟事宜。橐皋,在今之安徽省巢湖市柘皋镇,当时为吴国城邑,是吴国通联中原的一座桥头堡,被吴王夫差看重为向北扩张的战略要地。当时,鲁国已经衰落成弱小国家,内有三桓把持朝政,外有吴、齐交相侵逼,鲁国内外交困,国事日非,鲁哀公虽贵为国君,也只得忍气吞声。到了约定的会盟之期,鲁哀公应邀如期而至。卫国曾经杀死过吴国的使臣且姚,两国平日少有来往,关系一直不很密切,卫出公害怕遭到吴国报复,不敢赴橐皋之会。盟会期间,鲁哀公接受不了吴使那种指手画脚盛气凌人的架势,不愿意与吴国结盟,就全权委托孔子的高徒子贡与吴国交涉此事。子贡对吴太宰伯嚭说道:“盟者,信用也。故以心制之,以布帛奉之,以言语明之,明神以约束之。吴鲁两国原有盟约,此诚不可易也。如可改易,即使每日歃盟,又有何益耶?若必寻盟,亦可随时弃之不理也。”子贡没有与吴人歃盟,两家使臣不欢而散,各自回国而去。

  吴国想与鲁国重温旧盟而未成在鲁国那里碰了一个软钉子。吴王夫差称霸诸侯的野心不死,是年秋,夫差又派使者征会于卫国和宋国,邀请卫出公与宋皇瑗到吴之郧地相会,同时邀请鲁哀公参加盟会。郧地,在今江苏南通市海安县境内。卫出公心里恐惧,害怕遭到吴国迫害,不打算去吴地赴会,他召来子羽、子木等大臣前来计议,卫出公说道:“卫国杀吴国使臣且姚,寡人若前往郧地,恐为其所害矣。”子羽对卫出公说道:“吴方霸道,不能让他们侮辱吾君,不如不去。”大夫子木则不以为然,他对子羽说:“吴方无道,必然获罪于民。虽然如此,犹足以危害卫国,吾君不得不去。大树之倒,无不伤物;国狗之疯,无不咬人,况吴之大国乎?”见卫出公兀自犹豫不决,子木又对卫出公说道:“吴乃大国,若不前往赴会,吴王必率兵前来征讨,卫国将受其害也,为今之计,不如前往,有众诸候在,吴人不得羞辱吾君也。”在听取了诸位大臣的意见后,卫出公决定先去赴会,视具体情况临时再做决断。

  这年秋天,卫出公携了仆从前往吴国郧地会盟。卫出公赶到郧地时,鲁哀公和宋皇瑗已先期到达,三国首脑秘密会面,先私下结盟,相约共同拒绝与吴人结盟。鲁、卫、宋三国首脑的歃盟仪式上,卫大夫石魋为他们执牛耳,捧着瓦盆让三国元首歃血盟誓。三国秘密结盟完毕,就到了吴国主持的盟会之期。盟会上,鲁、卫、宋三国都拒绝与吴国结盟。其时,吴晋两国争霸诸侯,鲁、卫、宋等诸侯国国势衰落,逐渐沦落为诸侯小国,为了自身的生存之计,他们不得不在晋、齐、楚、吴等大国之间周旋,经常以馈赠财物的方式来讨好大国,并利用大国间的相互斗争,寻求自己的生存空间。郧地会盟,只是吴王夫差恃强凌弱争霸中原的一个片断和缩影,鲁、卫、宋三国结盟对抗吴国,就是弱国联盟与强国之间的一次政治较量

      见鲁、卫、宋三国都不与自己结盟,吴王夫差勃然大怒,就派兵包围了卫出公的馆舍,软禁了出公辄,想通过武力威胁,逼迫卫出公与吴国歃盟,进而胁迫鲁国和宋国也与之结成同盟,以此图谋称霸中原。见吴国威逼卫出公,鲁大夫子服景伯对子贡说:“吴人约诸侯相会,诸事既毕,当设宴款待诸侯,以示相辞。今吴已行礼于鲁宋两国,独不礼于卫君,且围其馆舍,无礼甚矣。子何不去见吴太宰伯嚭,言明此事耶?”子贡,复姓端木,名赐,字子贡,卫国人,孔子的得意门生。子贡听从了子服景伯的建议,携带了五匹锦缎去见吴太宰伯嚭。

  子贡来到伯嚭的馆舍,献上了礼物。两人寒暄了一阵,子贡就询问吴人围困卫出公馆舍的原因,伯嚭对他说道:“寡君将事于卫君,而卫君之来太缓。寡君心中惶恐不安,欲将留之于吴地以奉之。”意思是吴君嫌卫侯上次没来赴会,这次会盟又来得太晚了,打算把他扣留在吴国侍候他。子贡心知肚明,知道吴国是在故意找茬儿,就对伯嚭说道:“夫卫君之来,必谋与朝内诸臣。或言赴会,或言拒之,是以来迟也。其欲来者,子之党也;不欲来者,子之仇也。若执卫君,是堕其党而崇其仇也,仇子者得其志矣,亲子者其志堕矣,此非仇快而亲痛之事耶?夫合诸侯而囚卫侯,诸侯闻之必惧,吴王欲霸诸侯,此霸业之道耶?吴之霸业岂可成乎?”吴太宰伯嚭听子贡说的句句在理,也不想把事情做绝,而失信于天下诸侯,就下令撤去了围困卫出公馆舍的兵马,释放卫出公回国。

  从吴国狼狈归来的卫出公,忘记了他在吴国郧地蒙受的屈辱。君臣回到卫国后,出公辄仍然不思振奋精神,强国安民,报仇雪耻,却在受辱的郧地学会了几句吴侬软语,不时搬弄几句在人前卖弄,其意颇为自得。此举令满朝文武大失所望,众大夫皆摇头叹息。此时的公孙弥牟尚且年幼,在人们议论卫出公时,他曾经对众人说过:“ 卫君必不免于祸,其将死于夷乎。为吴所执而又悦其言,从吴定矣。”公孙弥牟的话不幸言中,后来,卫出公被国人驱逐,果然随越人奔往越国,最后客死于异国他乡。

  吴王夫差野心勃勃,意欲称霸诸侯,特别是平越、伐鲁、败齐后,野心突然勃发。公元前482年六月,吴王夫差约会诸侯在卫国黄池举行盟会,吴国准备在盟会上与晋国争霸。开赴黄池前,夫差做了一番精心准备,他调集国内精兵,进行集中整训,重新为军队添置盔甲、兵器,吴军士气一时大增。之后,吴王夫差便带着这队甲胄鲜明的队伍朝黄池进发了。吴军精锐尽出,出行队伍浩浩荡荡,途中经邗沟,过湖泊,穿荷水,渡济水,夫差所到之处,三军将士必齐声鼓噪,规模庞大,气势威严。吴军精锐倾巢而出,姑苏城内只剩老弱残兵,勾践得知消息后,在吴越边境秘密集结了三万精兵,准备乘吴国兵力空虚之际,企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攻破吴国国都,以雪往日灭国之耻。此时踌躇满志的吴王夫差还蒙在鼓里,正率领吴军向北进发,做着称霸中原的黄粱美梦。

 吴王夫差统领精兵数万,由水路北进,长途跋涉近二千里,与鲁哀公、卫出公一同到达宋、卫、郑、晋四国交界处的黄池,吴王派人邀请晋定公赴会。此时晋国势力衰落,接到夫差的邀请,晋定公不敢不来。盟会开始了,吴王夫差让大夫王孙骆与晋上卿赵鞅商议载书名次的先后,两人互不相让,争论不休,连日不决。吴王夫差大怒,欲用武力胁迫诸侯承认吴国为诸侯霸主。次日,吴国举行阅兵仪式,炫耀武力,吴王夫差与晋定公并排站在封禅台上检阅三军,但见吴军盔甲齐整,兵器鲜明,气势森严,威风摄人,晋定公深畏服之。夫差志得意满,又与诸侯围猎,车马汹汹,尘土飞扬,士卒鼓噪,天惊地动。定公赞曰:“真上马可治军,下马可治国之君也。”夫差听到晋定公夸赞,顿时有一种腾云驾雾飞升上天的感觉,一时飘飘然找不着边际起来。由于晋国的让步,吴国夺得了诸侯霸主的位置,圆了吴王夫差的中原霸主梦。

《卫国风云》之第四十二回 会诸侯 卫辞吴盟145 - pyxspypjgj - pyxspypjgj 的博客

  此刻,越王勾践趁吴王率兵北上,国内兵力空虚之机,突然对吴国发起了复仇战争。谍报传到黄池,夫差闻讯大惊,慌忙对诸侯扯了个大谎,急急从黄池撤兵回国。途中又连得告急情报,军士俱知家国被袭,个个吓得心胆俱碎,又因远途行军疲敝,吴军皆无斗志。越军攻破了吴国都城,守军四处溃散,勾践又纵兵在城内大肆劫掠,姑苏城内一片狼藉。吴王返回国内,仍困兽犹斗,率众与越人相持,此时的吴军已是疲惫之师,根本抵挡不住越国军队强大进攻,结果吴军惨败。越国大获全胜,俘获了吴太子友,焚烧了姑苏城,吴王夫差见大势已去,遂派人与越国议和。吴太宰伯嚭到越军大营请和,向越王勾践稽首跪拜,祈求赦免吴国之罪,犒军之礼,一如昔日越国向吴国奉送的那样。

  是年冬天,卫国和鲁国发生了罕见的蝗灾,时人惶惶不安,以为是天又要降大灾祸害人间,有人就去向孔子请教:“为什么冬天还会发生蝗灾呢?”孔子回答来人说:“我听说,火星伏而百虫蛰,十月,火星不该在天空出现,而今火星犹在西天,肯定是司历者搞错了日期,大概是该记闰月却没有记上的缘故吧。”后来的事实果然证明孔子的话是对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