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龙乡 / 卫国风云 / 《卫国风云》之第四十四回 救家主 子路结...

0 0

   

《卫国风云》之第四十四回 救家主 子路结缨155

2015-03-21  文化龙乡

   

  公元前490年,晋军把荀寅和士吉射驱出国境,晋国局势逐渐稳定下来。智韩赵魏瓜分了他们的土地,实力突然壮大起来,四卿势力超过了晋侯,晋国政权被国内四卿所掌握。经历了多年的征战厮杀,赵鞅赵简子势力大增,赵家实秉晋权,赵鞅对卫国一直耿耿于怀,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卫国背弃晋国,依附于齐国;二是自己的亲信卫太子蒯聩,居住戚邑多年,还没有回国即位;三是卫国长期支持政敌范氏和中行氏,并多次派兵与晋国交战。赵鞅多次率兵讨伐卫国,并夺取了包括中牟在内的卫国大片土地。赵鞅讨伐卫国不仅仅在于报仇,他的目标更远更大,他想在卫国培植自己的亲信,把卫国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企图以中牟为据点,向东侵削卫国,扩充自己的势力。他对卫国虎视眈眈,在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公元前482年夏天,晋大夫魏曼多率师伐卫。出公辄听说晋兵来犯,也调兵遣将奋力抵抗,晋军久战不克,遂撤师回国。魏曼多是战国时期晋国魏氏的领袖。魏氏家族落户晋国后,一代始祖魏犨曾跟随晋文公流浪他乡19年,归国后入仕晋国。魏犨生魏悼子,悼子生魏绛,魏绛贤能,为晋悼公所倚重,成为晋国六卿之一。魏绛生魏舒,魏舒位列晋国正卿。魏舒生魏取,魏取生魏曼多,魏曼多生魏驹,魏驹生魏斯。魏斯是为魏文侯,始与韩、赵三家分晋。魏曼很讨厌士吉射,就与智、韩、赵三家联合,驱逐了范氏和中行氏。后来,他的儿子魏桓子又与赵襄子、韩康子联手,一起打败了骄横霸道的智伯瑶,三家瓜分了智氏的领地,他们的势力超过了晋侯,晋国政权被智韩赵魏四卿掌握。

初,卫太叔疾投奔宋国,用宝玉贿赂了宋国权臣向魋。宋景公听说后,曾向向魋讨要这些宝贝,向魋不给,宋景公心里很不乐意,就与身边人谋划,打算拾掇拾掇他。向魋听说后,遂于公元前481年夏出奔到曹地发动叛乱,曹人并不支持向魋,叛乱遂告失败。六月,向魋逃往卫国,卫大夫公文要率人攻打向魋,公然向他索要夏后氏的一块璜玉。向魋没有给他,却给了他另一块玉,公文要放过了他,向魋逃奔齐国而去,被齐国拜为次卿。公文要,卫国大夫,曾两次出任卫出公朝的大夫。后来,卫出公因愤怒将公文要的车子掀入水池,公文要因此怀恨在心,与人合谋驱逐了出公辄,又与公孙弥牟一起拥立卫悼公为君,这是后话。

宋向魋出奔后,居住在城锄的卫国流亡太傅太叔疾失去了依靠,城锄人就组织起来攻打他。太叔疾无可奈何,就四处流窜,居无定所,失去了往日的潇洒和风光,时光颇为难过,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后来,蒯聩与儿子公子辄争国,老子赶走了儿子,卫蒯聩登基,又把太叔疾从城锄召回了国内,并恢复了他的职位。但太叔疾福气不大,好时光没过多久,就一命呜呼,病死在卫国巢地,卫人殡他于郧,将他葬于少禘。正如小说家罗贯中所言: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得志猫儿雄过虎,落毛凤凰不如鸡。

  齐右相陈恒闻知吴国被越国打败,对齐国不再构成威胁,齐国外无强敌内无强家。齐国陈氏与大夫阚止素来不睦,对右相陈恒来说,此时朝中单单碍于左相阚止。公元前481年夏,陈恒派其族人陈逆、陈豹等攻杀左相阚止,尽灭齐国阚氏之党,阚止的家臣东郭贾逃奔到卫国避难。齐简公闻讯,急忙出奔徐国,陈恒又命人追而弑之。弑杀齐简公后,陈恒拥立简公之弟姜骜为国君,是为齐平公,陈恒自立为太宰,独相齐国,将齐国大权揽于一身。

  孔子闻齐国有变,斋戒三日,沐浴而朝鲁哀公,请求哀公出兵伐齐,以讨陈恒的弑君之罪。此时,鲁国三桓把持朝政,鲁哀公让孔子祈告鲁国三桓,孔子对哀公说道:“臣只知有鲁君,不知有三家。”陈恒也害怕遭到诸侯讨伐,悉归往日侵占的鲁卫之地,又西结好于晋国四卿,南行聘于吴越。复修先人陈桓子无宇之政,散财输粟,以赡贫乏,国人悦服。陈恒在齐国站稳脚跟后,开始逐步清除异党,齐国鲍、晏、高、国诸家及公族子姓均遭清理。其后,擅自割取齐国之大半作为自己的封邑,又遍选国中女子长七尺以上者不下百人,纳于后房,纵其宾客出入不禁,生男子七十余人,以光大自己的宗族门庭,齐国都邑大夫宰,一时莫非陈氏。时人吟诗讽陈恒曰:

光大宗族耀门庭,致令宾客入闱中。

纵使齐国皆姓陈,焉知谁人是谬种。

 吴国大败于越国,对中原诸侯不再构成威胁,晋国也蠢蠢欲动,开始对外用兵。公元前481年秋,晋赵鞅经过一番准备,再次率师讨伐卫国,卫人也出兵抵御,两国军队展开了激烈战斗,交战双方互有胜负。赵鞅见一时难以取胜,又担心国内出现变故,就传令撤兵回国。当年,孔子作琴曲《陬操》,以伤悼被赵简子杀害的晋国两位贤大夫窦鸣犊和舜华。同年,孔子的高徒颜回英年早逝,葬于曲阜城东防山前。孔子对他的早逝极为悲痛,不禁哀叹道:“噫!天丧予!天丧予!”颜回一生没有做过官,也没有留下传世之作,他的只言片语,收集在《论语》等书中,其思想与孔子的思想基本一致,后人尊其为复圣。

  公元前480年,卫正卿孔圉病死,其子孔悝嗣位,成为卫国的权臣。其时卫国出公辄在位,孔悝当朝辅政。孔圉的妻子伯姬是卫灵公的女儿,太子蒯聩的姐姐,出公辄的姑姑。孔悝与出公辄是姑表兄弟,避居戚邑的蒯聩是孔悝的舅父。孔圉死后,伯姬一个人寡居深宫,冷冷清清,精神空虚,非常寂寞。孔悝有一位家臣名叫浑良夫,身材魁武,相貌英俊,风流倜傥。寂寞中的伯姬看上了家臣浑良夫,两人一拍即合,遂频频私通,如鱼得水,不亦乐乎。秋,晋人再次出兵伐卫,卫人出兵抵御。至此,晋卫交兵已长达十余年之久了。

  是年秋,齐大夫陈瓘奉命出使楚国,路过卫国平阳邑时,拜会了邑宰子路。当时,子路已从蒲邑卸任,出任了卫国权臣孔悝的邑宰,两人谈论了当时诸侯国的形势,当时齐鲁两国不断交战,子路对陈瓘说道:“天或以陈氏为齐之重臣,今既已斫丧宫室,而以他人有之,不可知也。其使终飨之,亦不可知也。若善鲁以待天时,不亦可乎?何必恶焉?”陈瓘听了子路的这番话,认为很有道理,但一时又不好表态,就对子路说道:“子言是也。然吾已受命使楚,子可遣使告吾弟也。”陈瓘的弟弟就是当时齐国的权臣陈恒。于是,子路就派人到齐国秘密拜见了陈恒,劝说他不必远交楚国,不如善待近邻卫国和鲁国,加强与周边诸侯的睦邻友好关系,以待天时,相机谋取齐国君位。读史至此,心里感觉怪怪的,子路作为一个家臣能否够得上跟齐太宰说话?孔子一生都强调仁义道德,讲究名正言顺,他的弟子子路会鼓动齐国陈恒弑君篡位吗?是年冬,鲁大夫子贡和子服景伯先后出使齐国,拜会了齐太宰陈恒,谈论了齐鲁两国的有关系问题。

  此时,卫太子蒯聩已在戚邑居住了13年,伯姬很挂念这个逃亡在外多年的弟弟。公元前480年秋,她派浑良夫秘密到戚邑探望弟弟蒯聩。居住在戚邑的蒯聩时刻都盘算着能早日归国即位,他听说浑良夫与自己的姐姐关系暧昧,今见浑良夫来戚邑探望自己,他暂且忍耐,既没有当场发作,也没有点破两人的关系。两人寒暄了一阵后,蒯聩对浑良夫说道:“苟若使我归国即位,将赐尔冠冕服饰、车辇马具,并赦尔死罪者三。”同时还向浑良夫许诺,事成之后将姐姐伯姬嫁给他为妻。浑良夫见天上凭空落下了大馅饼,当然非常高兴,当即就答应了蒯聩的要求,两人便指天对地歃血盟誓,同时商定了逼宫夺权的具体事宜。

  浑良夫回到家里后,将这事告诉了主母伯姬,伯姬也赞同让蒯聩回国即位。其后,两人经常在密室里密谋筹划,商量迎接蒯聩归国即位的事宜。数月之后,浑良夫带着伯姬的指令,再次来到了戚邑,向太子蒯聩传递了有关消息,并秘密迎接蒯聩潜回国都帝丘。时值年冬闰腊月,浑良夫与蒯聩以及蒯聩蓄养的死士石乞、孟黡等人悄悄来到帝丘城外,暂且躲藏在孔家城外的菜园里,打算等天黑下来再混入城去。当时,城门看守非常严密,门吏盘查得也相当仔细,等到天黑之后,他们换上了侍妾的衣服,又用头巾蒙住头脸,装扮成了女人的模样,寺人罗为他们驾御车子,一行数人偷偷摸摸混进了帝丘城中。

  到孔家门口时,又遭到孔家老臣栾宁的盘问。他们欺骗栾宁说:“这是接来侍候夫人的远房亲戚。”二人乔装打扮,谎言相称,进入孔府见到了伯姬。姐弟相见,自是叙述一番离别之情,伯姬就为蒯聩和浑良夫设宴接风。饭后,伯姬持戈走在前面,蒯聩和五名身披盔甲的彪形大汉紧随其后,孙良夫还命人用车子拉着一头公猪,以备歃盟时取血用,一行人来到了孔悝的住处。孔悝在宫中与出公饮酒刚回,此时正打算解衣就寝。他事母至孝,听说母亲来了,就赶紧穿衣出门迎接,这伙人便趁机掖挟了孔悝,把他挟持到了一个僻静处的高台上。孔姬命人杀掉了公猪,用瓦盆接了猪血,强迫孔悝与舅父蒯聩歃血定盟:赶走出公辄,拥立太子即位。舅甥二人歃盟完毕,孔姬留石乞、孟黡在台上看守孔悝,又以孔悝的名义召聚孔府家丁,派浑良夫率领袭击卫出公。当时,出公辄醉而欲寝,听到京城发生叛乱的消息,急命左右随从去孔府召唤孔悝来朝商议。随从对卫出公说道:“为乱者,正孔悝也!”出公辄闻言大惊,即时取出宫中宝玉重器,驾御轻车,出奔鲁国避难。群臣中不愿意依附于蒯聩的,皆四散逃窜而去。

  此时,孔悝的家臣栾宁正准备吃饭喝酒,肉还没有烤熟,下酒菜也没有烹调好,听说国内发生了叛乱,就立即派人去帝丘城外禀报子路,同时让御人获驾着车子,自己坐在车上边吃边喝,迅速赶往宫内,接应卫侯辄出奔。子路听说帝丘城内发生了宫庭政变,家主孔悝被蒯聩劫持,立即赶往帝丘城,前去援救孔悝,途中,正好碰到他的同窗好友子羔从城内逃出。子羔也是孔子的得意门生,时任卫国大夫,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地对子路说道:“城门已闭矣,尔且逃之。”子路对子羔说:“我先去看看。”子羔劝阻子路说:“事不济矣,何遭其难?”子路回答他说:“食人之禄,不避其难。”子羔见劝说无用,遂自顾逃命而去。子路迎着逃跑的人流,继续向帝丘奔去。

  子路来到帝丘城,见城门果然关闭了。公孙敢在那里率人把守城门,他对子路说:“不要再进去做无谓的努力了。”子路对他说:“是公孙也,求利焉,而逃其难?我仲由则不然,既食其禄,必救其患。”这时候,恰好有人从城内往外出,子路乘机进入城内,径直奔往蒯聩台下,大声喊道:“仲由在此,孔大夫可下台矣!”孔悝伏在台上,身边有石乞和孟黡等人看守,他不敢回应子路。子路在台下来回走动,对着台上大声呼叫:“太子焉用孔悝?虽杀之,必或继之。”孔悝还是不敢答应。子路仰望高台,又高声喊道:“太子无勇,快放火烧台,烧到一半,他必然释放孔叔。”太子蒯聩听到子路的喊声,害怕他真的点火烧台,便命令自己豢养的死士石乞和孟黡下去与子路厮杀。两人得令,急忙奔下台来,各持双戟来战子路。这子路以一敌二,毫不畏惧,镇定自若,拔剑应战,左冲右杀,砍杀不已,身上受伤数处,仍搏击不止,最后终因寡不敌众,被两人刺中了头部,倒在了血泊之中。子路将死,发现自己的头盔歪戴,帽缨已断,挣扎着身子说:“君子死,冠不免,礼也。”说着,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扶正帽子,系好帽缨,整理好衣角,然后安然死去。后人赞曰:

食人俸禄焉逃难,子路义气薄云天。

敢问今日诸君子,扪心自问可安然?

  子路,姓仲名由,字子路,又字季路,鲁国卞邑人,孔子的得意门生,为七十二贤者之一。他性格豪爽,武艺高强,虚心好学,喜闻己过,事亲至孝,为古代二十四孝子之一,曾百里负米孝敬双亲。孔子任鲁国司寇时,子路为季氏宰,曾执行过堕三都的任务。公元前497年,孔子离开鲁国周游列国,他追随孔子四处漂泊,矢志不渝。子路性格耿直,快人快语,发现孔子的言行与礼仪道德不相符时,多次质问顶撞过老师孔子。孔子师徒从楚国返回卫国后,子路离开孔子任职于卫国。公元前488年,他出任卫国蒲邑宰,为政颇有才略。主政蒲邑时,他勤政爱民,重视农耕,兴修水利,曾以粟馈众,与民同甘共苦。子路治蒲三年,社会安定,经济繁荣,民风淳朴,文化昌盛,蒲邑大治。晋人曾打算进攻蒲邑,但畏惧子路的勇猛善战,遂不敢过蒲地。时人称颂子路曰:“半千子路,人人有举鼎威风;五百金刚,个个负拔山气概。”孔子过蒲邑,曾三称其善。

  从蒲邑卸任后,子路又出任了孔悝的封地平阳邑宰。闻卫国内乱,他不避艰险,奔入帝丘城内,孤身救主,因寡不敌众,不幸遇难。子路死后,卫人收拾了他的尸骸和遗物,将他葬于戚邑城东门外。后人敬重子路的勇猛和仗义,在其墓前立庙祭祀,明清两代,朝廷命官来此祭祀立碑者不在少数。今河南濮阳市区现存卫夫子仲由庙一处,庙内碑碣林立,松柏含翠,香雾缭绕,正门两侧有王培勤先生撰写的楹联,他赞颂子路曰:“昆吾台下千秋浩气凌山岳;濮上桑间万古悲风恸地天!”清开州知州李符清诗《戚城谒夫子仲由庙》云:

食禄焉逃难,高贤此结缨。

一抔坟在戚,千载气为城。

古郁松楸色,悲凉鸟雀声。

我司笾豆事,瞻拜敬心生。

 子路墓祠 - 金戈铁马 -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博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