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关于李光耀:不回忆,只前瞻︱智谷趋势

2015-03-23  残云伴鹤归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 | 严久元


1 回忆李光耀的文章太多,我们来看看一代强人走了后,未来会发生什么。


2 李光耀在新加坡构建了典型的威权体制。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利用自身权力和资源控制选举规则,反对党在选举中不存在竞争,是一种设计精致的霸权政党体制,在一套民主机构之上,杂糅了威权主义、精英主义和法家理念。


3 人民行动党的控制体现在:一,它掌握了制定选举规则的选举委员会,可以通过对选区的划分、候选人资格审查等制度手段保证执政党选票的多数地位,反对党势力坐大的选区会被重新分割或与其他选区合并。二,运用丰厚的财政和政府资源吸纳精英,收买选民。它控制了城市建设和生活保障基金,反对党候选人胜出的选区将受到惩罚,得不到组屋、公共设施翻新,以及相关改善生活水平的福利措施。三,利用司法系统打压反对党和媒体,以诽谤罪名起诉批评者,在新加坡本国法庭上从未败诉。不少反对派因受到法院处罚而倾家荡产。


4 许多分析认为,新加坡式威权主义的核心是李光耀个人强权色彩。李光耀逝世之后,拥有选举制度、法治以及发达资本主义经济的新加坡,拥有向民主化过渡的良好条件。


5 的确,代际更替之下的新加坡社会正在发生变化。新一代年轻人生长在富裕环境,接受过良好教育,更了解外部世界。年轻人更有兴趣扩大自己的政治参与权、更倾向于反对霸权政党。他们和上一代选民不同。老一代新加坡人见证了李光耀铁腕统治下的跨越式经济成功,他们可以接受为了安全稳定、福利和经济发展,牺牲一定的公民自由。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则不同,2011年的选举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意的变化,人民行动党在总体得票率中只占到了60.1%。


6 但是,人民行动党所依托的霸权政党制度依然高度稳定。民意的部分变化只是一方面,执政党依托对规则的控制,也不过失去了87个议会席位中的6个。占尽优势资源的强势政党和反对派之间是零和博弈的关系,人民行动党没有去威权化的动力。从该政党2011年的表现来看,尽管为了适应民意做出了一些放松媒体管制的措施,但是对于反对派扩大声势的活动依旧是零容忍,在选举之前随意立法限制反对派的竞选造势。


7 人民行动党的威权统治并未遭遇合法性危机。麦克马斯特大学的陈秋萍教授指出,新加坡政府是一个高绩效、廉洁的政府,不同于国民党独裁统治下的台湾。民主化前的台湾由于失去联合国合法地位、本省人和外省人矛盾、精英分裂、群众抗议,出现多重合法性危机。新加坡依靠一套庇护式精英管理体系,凭借才能上任、享受高薪、参与集体决策,精英阶层内部凝聚力很强,较少出现分裂的情况。而且,很大一部分比例的新加坡人担忧改变现有制度,会给社会稳定带来影响。根据新加坡政策研究中心2011年的民意调查,“高效政府”仍然是新加坡选民最关心的问题。押注一个从未经过现实检验的反对派政党意味着冒险。反观新加坡的反对派,由于长期受制度性压制,并没有形成组织化能力,内部充满权力斗争,缺乏对公共资源的调用手段,距离建立起政党信誉还差很远。


8 新加坡的威权政权经过精巧的设计已经稳定化,除非出现大规模抗议、外部威胁、经济危机等损害现有政权合法性的活动,一段时间内,新加坡制度化的威权机器不会随李光耀这个人的逝世而停止运作。



“如果你觉得我们干得不错,

请点击页面最下方的广告支持我们。”

请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注册会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