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怀斋 / 人物 / 电影《汉娜·阿伦特》台词记录

0 0

   

电影《汉娜·阿伦特》台词记录

2015-03-25  释怀斋

电影《汉娜·阿伦特》台词记录

A57772d419e7
DesertsYuan
2014.10.29 22:12* 2827 字 53 次阅读

这部电影我个人认为拍得一般,但是里面的一些对话却给了我一些思考。而且我目前看不懂汉娜·阿伦特著的《平庸的恶》原版,可以说这部电影直接给我上了这么一课。它对我的意义也在这里。

「加粗的并且没有写出具体名字的,就是汉娜·阿伦特所说的话。另外我还把她和她丈夫海因里希的对话进行了加粗处理。」

 

——艾希曼不是反犹人士?这算什么无稽之谈?

——你都已经听他说过了,他只是服从于法律,他会服从每一项法律。

——每一个入了党的人,尤其是党卫军,就都是邪恶的反犹人士!

——他发誓说,他从未亲手伤害过任何一个犹太人。

——这个随他怎么说。

——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这么一个人……按照一个杀人系统的要求,做了一切……勤劳、公正、认真、仔细地完成他的工作任务。然后坚称,他个人从未反对过犹太人?

——他撒谎!

——错!他没撒谎!

——你就别再为他辩解了!

——难道你也认为他不知道那火车会开去哪里吗?

——对于他来说,知道这个毫无意义。他的确把人送向了死亡,但他不觉得自己应该对此负责。让这火车跑起来就是他的工作职责。

——因此你就认为他对于那些人之后的遭遇……完全没有罪责吗?

——没错,这就是事实,他只是个行政人员。

——你对真理的探索带给了你荣耀,但这一次,你要误入歧途了。

——但是库尔特,你无法否认有一种区别存在,那就是他恐怖的所作所为与他的中规中矩之间的不同。

 

——大家看,西方传统中有一种偏见,就是人类所能够做的恶事,都是源于自身的自私自利这样的恶习。可是邪恶在我们的眼下这一世纪,彻底超出了人们的估计。我们现在知道,那些最坏的或者超级无限坏的,是没有什么样板的。不道德的动机例如利己主义已经无法去解释了,它更多的与如下的现象有关:抹杀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那个集中营体系也是依此而建立的。那些被囚禁的人在被处死之前,甚至都已相信自己是多余的。在那,人们必须懂得,罪与罚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剥削不会让任何人获利,还有就是工作不需要得到结果。集中营就是一处,在原则上不需要任何行为以及任何情感的地方。换句话说,那地方所产生的就是“空无的一切”。

——我总结一下:如果,在极权主义的最后阶段……会显现出绝对的邪恶,是事实的话;之所以说“绝对”,因为它的一切动机都不带有任何人性的色彩;那么它同样也是真实的。没有了它,没有了极权主义,我们就无法接触邪恶的这一激进的本性。


海因里希:汉娜。

汉娜:嗯?

海因里希:他们要绞死艾希曼。

汉娜:应该这样。

海因里希:应该?但不公正。

汉娜:你觉得这惩罚还太轻了吗?

海因里希:这惩罚是很明显的伸张正义。

汉娜:对于他的行为是无法真正判罪的。

海因里希:因此要是让他活下去,才更需要勇气。 


——是啊,可是艾希曼就是一个魔头。我所说的魔头,可不是小妖怪之类的。魔头的行为是不需要通过大脑思考与控制的。

——你考虑得太直接了。艾希曼现象的最新情况是有许多跟他相似情况的人。他是一个让人觉得恐怖的普通人。

——不是所有普通人都负责领导第四部门四处的,而那个部门就是负责处决欧洲的犹太人。

——你说得没错,但他认为自己是德意志的公仆。执行元首委任的任务,“我的忠诚是我的荣耀”。元首的命令已经被提升到法令的高度。这就是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承认指控上的罪状,他是根据法令在办事。

——汉娜,在希姆莱禁止他这样做之后,他仍旧继续执行大屠杀计划。(海因里希:你没看到……)这是为什么?因为他想让他的工作圆满结束。

海因里希:你没看到每一项法律都会彻底颠覆它的对立面吗?

——没错。

海因里希:它不会说:“你可以不用死!”,而是:“你该死!”为了履行自己的义务,人们没有办法去做一个好人。

——讲得好极了,那就没有个人责任,没有罪责,行了吧。每一个正常的人都知道,谋杀是不对的。

——哈,讲到点子上了,看来大部分的欧洲人,包括我们的许多朋友现在应该整夜做噩梦了。

——海德格尔曾是你的朋友。

——他不是唯一一个让我们失望的人。

 

——你怎么会这样了呀,我亲爱的?

——这一次你走得太远了。

——我们今天不吵架。

——你是如此冷酷,如此肆无忌惮。

——要是你读完它,你会改变想法的。

——我试读了。

——但你是从何时开始相信别人对我的看法了?

——你对以色列没有情感吗?你难道不爱你的同胞吗?你不会再让我开心起来了。

——可是,库尔特,你是了解我的。我的确从来没有爱过任何民众。为什么我要爱犹太人呢?我只爱我的朋友。那是我唯一有能力去爱的。库尔特,我爱你。


——当《纽约客》委托我……报道阿道夫·艾希曼的审判过程时,我做了一个假设。那就是,人们对于一个审判的唯一兴趣点就在于:寻求公平的正义。那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因为将作出宣判的法庭所面对的……是无法在法典中找到的罪行。而且在纽伦堡大审判之前,我们对于这一类型的罪犯也毫无概念。即便如此,法官还是必须把那个因为自己的行为遭到控诉的阿道夫·艾希曼当做一个人进行裁决。这个审判的对象不是一个“体系”,不是“一段历史”,不是什么“主义”,更不要提什么反犹主义,而就是那么一个人。像艾希曼这样的纳粹罪犯所引出的问题是,他坚持这些不是自己个人的主观行为。似乎觉得没有人应被惩罚,也没有什么需要被宽恕。他反复再三地抗议,与公诉人所指控的屠杀报告相反,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自主行为。他也没有一丁点儿“意图”……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他说,他最终做的只是“遵循命令”。这典型的纳粹借口……让我们明白,在这世界上最极端的恶,其实是无名之辈所犯的。那些被没有动机,没经过思考……没有凶狠的性格或者邪恶念头的人所做之恶。这些人拒绝让自己成为有个性的人类。我在这儿将这一种表现称作“平庸之恶”。

——阿伦特女士,您回避了这场争论最重要的部分。您说,要是犹太人不听从自己的组织领袖的话,那就不会死去那么多人。

——这话题在审判的时候被提及,我做了报道,但我不得不对犹太人委员会作进一步说明,因为他们曾直接参与了艾希曼的行为。

——你责怪犹太人自己造成了对他们的大屠杀。

——我从没责怪过犹太人。对抗是没有用的,但或许……还存在其它的一些介于对抗与合作之间的办法。其实我所说的意思就是,或许一些犹太人领袖可以采取别的一种行为。提出这样的问题是极其重要的,因为犹太人委员会所扮演的角色出现在这令人震惊的消息中。把所有的道德观念全部颠覆,这个受人尊敬的欧洲社团引发了纳粹。不仅仅是在德国,而几乎是整个欧洲;不单单是那些残忍的施暴者,而且也存在于受害者里。

——什么?

——迫害是专门反犹太人的,为什么你文中描绘艾希曼的所作所为是反人类的罪行?

——因为:犹太人是人。而纳粹恰恰就是想要否定掉这一特性。一个反犹太的罪行已经可以定义为一个反人类的罪行。众所周知,我是一个犹太人。大家指责我是一个“反犹太”的犹太人,替纳粹辩护,藐视自己的同胞。这不是所谓的争论,这是在诽谤!我不是在为艾希曼辩护,但我的确是想要把这个极其平庸的人与他所做的恐怖行为联系起来。尝试去理解并不等于要宽恕。我有这个责任去理解。每一个有胆量把这个主题拿到报纸上来讨论的人,都有这个责任去理解。自从苏格拉底与柏拉图以来,通常我们把“思考”……看成是存在于我自己与我之间的无声对话。在拒绝成为一个人的同时,艾希曼也将这一个能够成为真正人类的能力完全地抛弃掉了,这一能力就是“思考”。因此,他再也不可能带有道德观念了。思考能力的缺乏,使得许多平凡普通的人容许自己做出各种残酷的行为,有些甚至前所未见。没错,我是用哲学方法来考虑这一问题的。是“思考之风”所得到的结果,不是知识,而是一种能区分对与错、美与丑的能力。然后我希望思考能带给人力量,从而当“天要下雨”的时候,尽可能地阻止灾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