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寸草春晖探索社区养老院新模式 政策不健全是挑战

 自问心如何 2015-03-27

  在北京刚刚成立并投入运营快一年的民营企业——寸草春晖养老护理机构,打开了“中国式养老”的创新之门——社区化养老,出了家门就是养老院。相比较建在郊区、医疗等各方面重要配备都不足的养老院,社区化的概念已经成为成功试运行的例子,出现的公众的视野中。

  但作为养老产业化的典型代表,不仅仅在盈利能力与运营风险上存在巨大亟需解决的问题,而且相关养老产业政策扶持力度、专业人才配备、管理水平等都还处于初级阶段或试验阶段,民营企业进入养老行业易,但发展的道路却举步维艰。

  “养老难”是目前中国最突出的社会问题,将养老作为一种产业,由民营企业以竞争格局来切入养老这种社会责任及道德约束性极强的行业是否得当?如何监管?如何推动中国的养老之路?哪种新模式适用于等待政策启动?国家是否应该摆脱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角色,支持民营企业进入养老产业? 面对一大堆的问题,搜狐财经9月26日探访了寸草春晖养老院,并与该院负责人王小龙面对面进行了交流。

  专注护理型的养老院 费用每月4千元至6千元

  据王小龙介绍,寸草春晖养老院收取的养老费在四千到六千不等。这里面包括了床位费、专业护理费、饭费、水电费;而寸草春晖接收的老人也跟很多只接收健康老人的养老院不一样,可以而且目前只对失能老人(需护理型老人)开放。王小龙表示,护理型的养老院是最值得企业初期做投入的方向。养老院失去护理职能,就不具备任何竞争力。

  护理型也被分为半自理型、不能自理型,由此产生了费用构成的不同。半自理型为4000-5000元人民币,不能自理型为5000-6000。在入院前,相应合作机构给出严格的评估报告,确认老人类型后,方可入院。但这样的费用,乍一看非常高昂。所以搜狐财经为此算了一笔账,来看一看费用的合理性和适用性。

  [计算]:

  以半自理型老人为例,取中间数4500元/月。150元每天。每日如果用餐30元、50元床位费、50元护理费,尚在一个相对合理的收费标准内。但作为社区化养老院,最贵的成本体现在市区内房地产租赁费用、转让费。而这些费用,作为尚未得到有利扶持的民营企业而言是最基础的成本,因此起步门槛并不低。以寸草春晖养老院为例, 址在北京市三环边上和平家园小区内,将原先小区内总面积1千五百平米的破旧旅馆以1千万元的价格转让,重新建设为养老院。王小龙介绍, 1千万的成本初步估计在6至7年才可能回本。 “5、6千块钱,其实有4千多都是成本。相比较国营养老院政府出资兴建,同样收费在5、6千,民营企业的巨大投入与产出完全没可比性。” 据了解,目前企业盈利仍在以每个月亏损10万元左右递减。

  另外,中国尚未实行护理险制度。所谓护理险是指对进入40岁本国公民采用强制性要求缴纳个人老年期护理保险。由第三方对达到护理评级的公民进行评级,出具报告进入养老报销系统。据王小龙介绍,在护理险这个方面,日本已经早于我国40年就已经有了。目前日本护理险评级最高的可以报销90%的护理费用。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月护理费为4500元,意味着公民每月只需要交450元,就可以获得同等服务。王小龙认为,护理险保险业务亟需推行,该业务将在推动养老产业健康良性发展方面起到积极作用。护理险作为养老保险的补充险种,将为公民个人带来未来品质养老的预期。

  而反面,如果国家无法出台相应扶持政策,势必这部分企业会倒下。用王小龙的话说,“当我们撑不下去了,中国养老问题就会回到国营养老院的现实中去了。”

  王小龙表示,如果社区化养老院模式可以实现微利,那么规模化就指日可待。中国老龄化现象之严重,也形成产业跟不上需求的倒挂现象。在逐渐解决这种倒挂问题时,也是中国社区化养老院得以连锁化经营的契机。

  中国养老社区化的优势

  一棵硕大的百年银杏在阳光下庇护着一排U字型的低层楼宇。三五陪护人员看护着十几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树下呼吸着秋天的气息… …这样的场景让人为之动容。在搜狐财经与养老院里的这些老人进行交谈时发现,老人们过得很有尊严,衣食住行、文娱活动都可以维持相对优质。搜狐财经亲自尝试与老人们一起吃养老院常规午餐,发现餐饮的荤素搭配比较适合老年人的营养健康和饮食习惯。据了解,寸草春晖养老院目前拥有100个床位,开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有80多位老人入住,基本呈现满员的状态。

  而社区养老院模式本身呈现出来的特征也很明显:一,就近养老,出门就是养老院;二,距离医院距离较近,可以实现突发状况尽可能逆转;三,子女亲属探望方便。四,方便社区内其他老人的餐饮等。这是四点地理方面的优势。其次,可以解决社区空巢化。在人口红利消失时,保证老有所养。

  运营高风险——王小龙:“我这样的人就是赌徒!”

  “我这样的人就是赌徒!”王小龙说。

  养老产业化必须依赖于政策支持及社会养老体系的建立健全,这给产业化带来了最严重的困扰。除了翘首企盼政策支持和体系建设,王小龙还关心现阶段养老院法律方面的风险。养老院接收类型为护理型,一定会不可避免的带来民事纠纷及赔偿问题。这种重大风险意味着盈利的突发剧减,这在市场化产业化的机制中是非常难把握和控制的。虽然目前寸草春晖还没有遇到过这些问题。但王小龙也表示出担忧。

  品牌化、连锁化、标准化困难

  品牌化困难,体现在如果老人在养老院生病或者去世,所带来的坏影响比好的影响更具传播性。这在现阶段养老院这样的机构中非常明显。人性总难免迁怒或怀疑于养老院的服务体系、管理体系。所以,品牌化非常困难。

  连锁化也困难,社区化最重要的资源就是依赖城市中心小区中的土地加以开发。但面对如此寸土寸金的城市住宅小区,也许仍然很难权衡公益与利益之争。政府需要对规划小区进行宣传发动和谈判,让有能力的民营企业进入行业。另外,护理专业人才的培养力度需要加强,对老人的护理与目前国内各大院校的护理专业不能等同,寸草春晖养老院积极引进对老人护理专业毕业的海龟人才,但还远远没有到达可以积累起一个够用的人才储备库的目标。由于市场化运行并不赚钱,所以这些优秀人才的薪金也很低廉。因此总体而言,目前还是很难实现连锁化。

  严格标准化,是作为养老院这样的机构最具竞争力的一个方面。只有实行标准化,才能保证产业的有章可循,进一步加强其他各方面优势。目前,养老院尚未获得严谨的工作流程实行标准化作业,这成为了产业模式的瑕疵,在阳光下格外明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