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BH / 新石器文化 /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

分享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

2015-03-30  MyBH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今天上午在上海博物馆聆听了王炳华教授的讲座,王老师曾担任过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对于小河墓地的考古如数家珍,娓娓道来,让我们认识了在新疆神秘的小河流域,五六千年前一直到楼兰古国,生活在那里的印欧人种,同时遗留的文物再一次证明了中国的新疆自古就是欧亚文明的交汇中心。。。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罗布荒原由于地势低洼,南北两山对水汽的阻挡,气候极端干旱,高温、干燥、少雨、多风沙为其显著特点,夏季最高温度50度以上,冬季干冷。每年2-6月为风季,八级以上大风30次以上,六级大风100多次。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小河墓地:神秘的死亡殿堂
1934年,瑞典考古学者贝格曼 (F.Bergnm)在小河墓地发现了他认为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木乃伊”,这些木乃伊通过鉴定被认为是“印欧人种”。1939年,他在斯德哥尔摩发表《新疆考古研究》一书,对他在小河流域考古调查及发掘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小河5号墓地宏大的规模、奇特的葬制、以及所蕴含的丰富的罗布泊早期文明的信息,引起了世界各地学者的广泛关注。

随着贝格曼著述的汉译本《新疆考古记》的翻译出版,中国学者开始在罗布沙漠中寻找小河墓地的踪影。

2000年底,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王炳华研究员成为首位发现小河墓地的中国考古学者。2002年底,新疆考古人员对小河墓地进行了试掘。2003年10月,小河墓地的全面发掘项目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正式启动。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以所长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为领队的小河考古队,开始了为期3个多月的田野发掘……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世界上出土干尸最多的墓葬

“一处墓葬出土如此多的干尸在世界范围内绝无仅有,而究竟还有多少目前仍不清楚。”——伊弟利斯


“这个墓地给人一种最阴惨可怕和难以置信的感觉!”——1934年,第一位在小河墓地考察的考古学者瑞典人贝格曼在其著述中这样刻画。

小河墓地位于罗布泊地区孔雀河下游河谷南约60公里的罗布沙漠中,东距楼兰古城遗址175公里,西南距阿拉干镇36公里。

墓地整体由数层上下叠压的墓葬及其它遗存构成,是平缓的沙漠中突兀而起的一个椭圆形沙山。沙山高出地表7.75米,面积2500平方米。发掘前,沙山表面矗立着各类木柱140根,在墓地中部和墓地的西端各有一排保存较好的大体上呈南北走向的木栅墙, 以中部的木栅墙为界可将墓地分为东西两区。整个墓地犹如一只插满了筷子的馒头。

最新的发掘解开了墓地西区上部两层遗存之谜:发掘墓葬33座,其中成人墓25座、儿童墓8座,获服饰保存完好的干尸15具、男性木尸1具、罕见的干尸与木尸相结合的尸体1具,发现两组重要的祭祀遗存,发掘和采集文物近千件,不少文物举世罕见。

在墓地,考古人员还发现了象征男根和女阴的立木、高大的木雕人像、小型的木雕人面像;雕刻有花纹的木箭、冥弓、木祖、麻黄束、涂红牛头、蛇形木杆、木构上嵌铜片、木器上相同数目的刻划纹等等,这些将我们带入一个充满原始宗教氛围的神秘世界。

小河墓地所表现出来的丰富文化内涵为国内外考古所罕见,对它的发掘和研究不仅是新疆史前时代的重大考古课题,还会对新疆周边广大区域的史前考古产生较大冲击和深远影响。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在牛皮包裹的棺船中入睡

“我们揭开牛皮,棺木在牛皮的包裹下新鲜如初,棺内甚至没有一颗沙粒进入,墓主人就安睡在像船一样的棺木中。原始但安全的设计使我们得以窥见他千年前的入睡时刻。”——伊弟利斯

死者躺在沙地上永远地睡去,木棺,像倒扣在岸上的木船,将死者罩在其中,隔绝了生与死的时空。小河墓地出土的这种奇异墓葬引起了考古学者强烈的兴趣。

两根胡杨树干被加工成一对比人体稍长一些的“括号”形,这是棺木的侧板,“括号”两头对接在一起,将挡板楔入棺板两端的凹槽中固定,没有棺底,棺盖是10多块宽度依棺木弧形而截取的小挡板。

活牛被当场宰杀剥皮,整个棺木被新鲜的牛皮包裹。牛皮在干燥的过程中不断收缩,沙漠中干旱的气候会蒸发掉牛皮中所有的水分。最后牛皮紧紧地、严密地将棺木包裹,表面变得像盾牌一样坚固,棺盖——那些摆放上去不加固定的小挡板便因此非常牢固。

根据目前发掘的保存着原始状态的墓葬,可以推断当时墓葬的埋葬过程。先挖沙坑,然后将包裹好的死者放在适当的位置,再依次拼合棺木,覆盖盖板,牛皮,继而在木棺前后栽竖立木、木柱,最后在墓坑中填沙,继而堆沙。棺前象征男根和女阴的立木大部分被掩埋,棺木前端的高大木柱上端则露出当时的墓葬地表,成为明显的墓葬标志物。

由于流沙的直立性差,在发掘过程中,很难确定最初墓穴的大小和深浅。伊弟利斯率领的小河考古队迄今已在小河墓地西区进行了1.8米深的考古发掘,在这个深度,发掘了2层墓葬共33座。迄今为止,在小河墓地所见木棺形制基本统一,发现没有被搅扰过的棺木都呈现出这种特点。

木棺内均葬1人,头部大致向东,均仰身直肢。此外,有的木棺中所葬的是裹皮木雕人像。

“雕像制作粗放,用一块胡杨木简单地雕出人的头、躯干和下肢,躯干两侧各加一根略弯曲的细木棍作双臂,面部随意刻出细槽状的双眼、嘴和微隆的鼻子,用一张完整的去毛猞猁皮将木人从前向后牢牢包裹,这种木雕人像大概是某一死者的替代物,其葬式、葬俗与真人无异。”伊弟利斯介绍说。

小河墓地的沙丘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一层墓葬一层沙堆垒起来,向下还有多少层、这样的棺木到底有多少,至今还是一个谜团。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神秘而夸张的生殖崇拜

目前发掘出的最大“男根”矗立在墓地的中央,高出地表187厘米,顶部呈尖锥状,通体被涂成红色,上端线条浑圆,中段被雕成9棱形,伊弟利斯认为它“充溢着极其神秘的意蕴”。


小河墓地的外观是沙山上密密麻麻矗立着多棱形、圆形、桨形的胡杨木柱。这些木柱大约有140多根,高出地表2~4米,直径多为20厘米以上,多棱柱从6棱体到20棱,尤以9棱居多。

墓葬头部的立柱形状根据死者的性别而不同,男性死者棺木前部的立柱是桨形的,大小差别很大,其上涂黑,柄部涂红;女性死者棺木前部的立柱基本是呈多棱形、上粗下细,高度一般在1.3~1.5米左右,上部涂红,缠以毛绳。卵圆形立柱象征男根,桨形立柱象征女阴,这种指向毫无例外。

密密的立柱几乎插满了方圆2500平方米、呈沙丘状的小河5号墓地。所有这些立柱都显然是用一根完整的胡杨木加工做成,最粗的41号立木高1.8米,直径50厘米,截面为16棱形。雕成长卵形的立木杂立其间,粗大的木头的顶部被加工成了卵圆形, 浑圆的线条和多棱柱形成一种对比。

目前发掘出的最大“男根”矗立在墓地的中央,高出地表187厘米,顶部呈尖锥状,通体被涂成红色,上端线条浑圆,中段被雕成9棱形,伊弟利斯认为它“充溢着极其神秘的意蕴”。这根木柱立在一个年长妇人棺木头部的位置。这位妇人的尸体保存完好,面庞看起来很瘦削。考古学家认为这是一位身份显赫的人物。

桨形的胡杨木柱呈现极度夸张的形态,桨叶的宽度约30~40厘米,而且, 上方通常被涂成黑色,下方是血红色,在下方红色的部位刻划出数道横向的装饰纹。这种木柱立于地表的有10个,散倒在沙丘表面的有37个。最大的桨形木柱高出地表202厘米,上部为椭圆形的桨叶,桨叶下为方柱,方柱的上部横向刻出7道阴舷纹。

“为何如此之宽?”贝格曼曾对这种桨形木柱大惑不解,他在其著述《新疆考古记》中写道:“不管怎么说,这些桨形物预示着埋葬在这里的人们生前经常划桨。”

考古发掘发现,露在沙丘表面的仅仅是立柱的一部分,它们的大部分都埋在沙土的深处。每一个粗大的立柱下面通常都有一具棺木。棺木前部的胡杨立柱粗大,棺木脚部的红柳棍细小一些。从一个巨大的立柱向下挖到1米多深的时候,就会发现下一层的棺木,而更下一层棺木立柱的顶端已经和上一层的棺木、立柱交错在一起。

2002年在对小河墓地的试掘中还曾发现两件木祖。一件长7厘米,一件长15.5厘米,均是先将胡杨木掏空成半圆的管槽,再将左右两半对扣,成为中空的木祖,两端再刻出棱状凸起。

“7棱、9棱、11棱较多,这些数字很神秘,似乎大有深意!” 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研究员说至于多棱柱的棱面多少所蕴涵的意义至今尚未搞清。
独特的随葬品

木棺中沉睡的逝者只带着简单的随葬品。除随身的衣帽、项饰、腕饰外,每个墓里必有一个草编的小篓,死者身上大多覆盖大量的麻黄草枝条。考古学者正试图解释这种独特的丧葬寓意。


小河墓地的发掘显示青铜已经出现,但似乎并没再成为人们日常使用的工具或器皿,它可能是一种饰物,或者因某种象征意义而镶嵌在木制品上,而草、木、皮、毛可能是当年这里生活的主要依赖。

小篓用植物的茎杆、根茎纤维密实绞编而成,有鼓腹形、圆柱状,有圆底、有尖底,形态各异。每只小篓上都有提梁,提示着小篓始终提在小河人的手上。当年的人们巧妙地利用草的不同光泽和质地, 编出明暗相间的三角纹、阶梯纹。最为神奇的是这些最易腐朽的草编,却历经几千年而崭新如初。小篓内通常都有麦粒、粟粒等干结的食物。

“制作这些小篓需要相当的技巧,他们对形状与比例的掌握值得钦佩,完全可与那些在这里出土的所有木桩上面的雕刻花纹相媲美。”考古学家贝格曼在他的著述中这样惊叹。

除了棺木、形状独特的木柱、木质的人像雕塑(全部都用胡杨木制成),这里出土的木器还包括用红柳枝制作的冥弓,将红柳杆削尖插入芦苇杆制成的箭,红柳枝做的木别针,木梳、木祖、木雕人面像等。

逝者身上裹有毛织斗篷,草编的小篓都在斗篷外的右侧。考古工作者推测当时人们穿着即是如此:长方形(经向长约1.6米,纬向宽约1.2米)、长而宽绰,不经缝制,围绕或披挂在身上。斗篷采用平纹织法,经纬线是原色羊毛纱,分别有白色、灰白、浅棕、深棕,在斗篷的底边还用经线结出稀疏的饰穗。

腰衣也是羊毛织物,男性腰衣形似腰带,下端有饰穗;女性腰衣如短裙。逝者无一例外地头戴尖顶毡帽。帽子通常是本色羊毛的,白色的羊毛上缀着红色的线绳,帽子缀有鼬皮, 有的鼬头悬在帽子的前部,有的还绑有羽饰,羽毛用红色毛线绑在细木棍上插在帽子上。不同的是男性毡帽多高尖,而女性则宽圆,此外还有牛皮或猞猁皮缝制的短靴,通常靴底毛朝外,其余部分毛朝里,一根粗绳将靴子拴在脚踝上。

经鉴定毡帽上的鼬鼠属伶鼬,擅捕鼠类,现今新疆也有广泛分布;而羽饰所用羽毛极可能是虻竦挠鹈

一根粗毛线绳穿过一块椭圆形淡黄色的蛇纹石玉珠系在右手腕处,在一些女性死者身上还发现了玉手饰和项链,棕色的头发和红色的毛线缠绕的项圈,缀着大理石或蛇纹石玉片。随风飘舞的长羊毛穗饰,手臂上简单的玉珠,脖颈上粗毛线捻成的项圈,透露出一种朴素的美的追求。

麻黄枝被安放在每一个死者身旁,至于麻黄枝的功能及寓意,据猜测:麻黄在一些原始宗教中被视为不朽之物,似与防腐有关。


至少封存了3000年历史的小河墓地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小河五号墓地到底出现在什么时候?

5号墓地规模宏大,从形成到最终废弃,应延续了较长时间。目前所掌握的多属上层遗存,反映的应是墓地晚期的文化面貌。从棺木形制、死者裹尸斗篷、随葬的草编篓、麻黄枝等文化因素分析,小河墓地与1979年在孔雀河北岸发掘的古墓沟第一类型墓葬、1980年在罗布泊北发掘的铁板河墓葬有不少共性。考虑到小河墓地采集毛织物(最上层遗物)大多数较古墓沟织物精细、致密,并出现了缂织花纹的技术,出土的草编篓花纹亦比古墓沟草编篓花纹繁缛,专家初步推断小河墓地年代的下限晚于古墓沟第一类型基葬的年代,而上限有可能与之相当或更早。

古墓沟墓地位于小河墓地正北偏东方向约50公里的孔雀河北岸山谷,1979年由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王炳华研究员担任领队并发掘。据碳14测定,古墓沟第一类型墓葬的绝对年代在距今3800年左右。1980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穆舜英研究员在古墓沟以东约100公里的罗布泊北侧(小河墓地东北约200公里)发现铁板河墓地,著名的“楼兰美女”在此出土,被认为是中国最古老的白种女性干尸,据测定也在距今3800年左右。

突兀而起的小河墓地经过长时间连续建构,可以肯定至少有3层以上的墓葬叠压。越往下层,距今的年代应该更为久远。贝格曼在1939年发表的《新疆考古研究》中大致推断小河墓地的年代“早于中国统治楼兰王国时期”,即公元2~3世纪。他认为墓地所属文化等同于斯文·赫定在罗布泊西北发现的36号墓、斯坦因在孔雀河北岸发现的LT、LS,在罗布泊西北附近发现的LF、LQ墓葬。这些墓葬具有典型的土著特征,互相之间存在着年代上的差异,而小河墓地应该比罗布泊其它土著墓葬更为古老。

目前,考古队已经在墓地提取了不同墓葬层的标本做碳十四测定,确认小河墓地存在的时代,同时结合对墓葬遗存的分析,将有助于了解远古罗布泊居民物质、精神文化的众多信息。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难解的谜团

“这个墓葬在国内独一无二,在世界上也没有任何墓葬与之类似。要准确地揭示小河墓葬的秘密,仅仅依靠考古和历史学的知识是不能完全解释的,应该将各学科的一流专家请到发掘现场,置身于真实环境中具体研究,包括考古、环境、人类学、植物学、动物学、原始宗教学等多学科专家参与,只有这样发掘研究工作才能进行得更快更好。”——伊弟利斯


“它太奇怪了,太独特了,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墓葬方式。”正负责对小河墓地全面发掘工作的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一直沉浸在小河墓地的神秘氛围中。

小河墓地高出地表7.75米,面积2500平方米。经过初步的发掘:墓地整体由数层上下叠压的墓葬及其它遗存构成。

墓葬为何要层层叠压?

那些胡杨木柱有多棱形、圆形、船桨形,多棱的从6棱到20棱,这些形状、数字有什么深意?

这些木柱被涂成红色,为什么?

木柱上刻着的横向装饰纹又代表什么?

贝格曼曾经猜测“这座死神的立柱殿堂”笼罩在一片耀眼的红色之中,人们把木柱涂成红色源于“对魔法的敬畏肯定大于对美学的追求”,事实是这样吗?

周围都是沙漠,为什么这里出现一个墓地?这些大量的木柱从哪里来?那些把木柱加工成多棱体的工具是什么?在哪儿?

这么大的墓地按常理周围应该有人类生活的遗址,但为什么在墓地周围5平方公里都找不到这样的遗址、孤零零的只有坟墓?

一连串的疑问困扰着考古专家……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艰苦的考古发掘

“在2002年试掘到2003年考古队再次进入正式发掘中间这个时段,小河墓地中心位置被盗,盗掘面积达50多平方米。尽管艰苦,我们还是不得不留守,否则我们无法向后人交代!”——伊弟利斯。


墓地孤独地突兀在罗布沙漠深处,周围一片死寂。

对抗自然环境、对付疯狂的盗墓贼,再就是我们所面临的这个神秘墓葬……考古发掘面临很多技术与非技术方面的困难。

2002年底对小河墓地进行试掘后,2003年10月,国家文物局正式启动了小河墓地的全面发掘项目。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小河考古队开始了为期3个多月的田野发掘,但发掘工作因为春季沙漠中风沙肆虐而不得不中断。

这里一年四季中只有冬季11月到次年3月可以进行考古发掘,因为只有这时基本没有狂风的干扰。而且,与其他时间相比,水、食物因为冬季的低温可以存放更长时间。

由于沙漠中没有生存支持条件,水、面、米、土豆、胡萝卜等所有的生命给养全靠沙漠车定期从外面携带,通过卫星电话保持与外界的联络。但资金的短缺同残酷的环境一样困扰着考古队,2003年国家拨款80万元,计划实现墓地的全部发掘工作,但实际支出达到120多万元,而这仅仅是发掘了两层墓葬的费用。为了节省经费,考古队不得不最大限度地减少卫星电话的使用、减少租用沙漠车运送给养。在发掘现场,考古队员白天在墓地作业,晚上在帐篷整理。

“8月的沙漠,气温达到了70多摄氏度,由于刮风,发电机无法发电,营房车的空调无法工作,人都要晒成木乃伊了,更不用说寂寞、恐惧等心理折磨,由于经费不足,他们只能每两个月换班一次。队员们有足够的耐心用小毛刷细致地清理出土文物上的沙尘,但我们若想洗澡那是不可能的奢望,几个月下来,人的身体、精神状态都已疲劳到了极限。在2002年试掘到2003年考古队再次进入正式发掘中间这个时段,小河墓地中心位置被盗,盗掘面积达50多平方米。尽管艰苦,我们还是不得不留守,否则我们无法向后人交代!”伊弟利斯深沉地告诉我们。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背景一:小河墓地的发现史

20世纪初1910~1911年间,生活在这片区域的罗布猎人奥尔德克就发现了这座墓葬。这使他能够在1934年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到来时担任了寻找这座墓葬的向导。

贝格曼与他沿孔雀河向南支出的一条小河道南行,这条无名小河道,贝格曼随意称之为“小河”。在小河之西约4公里处发现此墓地,贝格曼将这处当时人传说“有上千口棺材”的坟地命名为“小河五号墓地”。

1939年,贝格曼在斯德哥尔摩发表的《新疆考古研究》一书(汉译本《新疆考古记》)中,对小河流域考古调查及发掘工作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小河墓地宏大的规模、奇特的葬制、以及所蕴含的丰富的罗布淖尔(罗布泊古代时的称谓)早期文明的信息,引起了学者们的广泛关注。

贝格曼考察小河后,一直到20世纪末60多年间,再无任何后继者能抵达。小河墓地深藏在罗布沙漠之中,失去了踪影。

2000年12月11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王炳华研究员随深圳大唐影视广告公司组织的《中国西域大漠行》摄制组,借助地球卫星定位仪(GPS)进入罗布沙漠,终于再次找到小河墓地。本社记者在时隔半月后也进入小河墓地进行现场报道,引起国内外历史、考古界的高度关注。

2002年,经国家文物局正式批准,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小河墓地考古队,由所长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研究员担任队长。于当年12月抵达小河地区,对小河墓地及周边遗址进行了为期一个月规范的考古调查和小范围的试掘。

2003年10月,国家文物局批准启动小河墓地全面发掘项目,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研究员组队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田野发掘。因沙漠中风沙肆虐,2004年春夏期间暂停发掘工作,只留下保护人员看守。2004年9月下旬,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将再次组队前往罗布沙漠继续发掘工作。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背景二:罗布沙漠与“小河”

1934年的5月,为了寻找“上千口棺材的坟墓”(即小河墓地),来自瑞典的考古专家贝格曼沿着库姆河(孔雀河当时的称谓)下游一条分杈出的河流向南进入罗布沙漠,贝格曼将其命名为“小河”。

孔雀河源自中国最大内陆湖博斯腾湖,向东沿天山南麓流入罗布泊,在上世纪50年代,由于农业大规模开发,孔雀河逐渐断流,小河更消失得踪迹全无,不过小河墓地可能也因此得以完整地保存在罗布沙漠之中。

罗布沙漠,这片原本并不著名的沙漠正因为这个“上千口棺材的坟墓”而闻名,它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之东,这两个沙漠的分界是自北向南的塔里木河,罗布沙漠的东面就是著名的罗布泊。

贝格曼沿“小河”进入罗布沙漠,他在其著述中描述说;小河宽处有30米,河床被冲蚀深1.5米,河岸边有高过人的芦苇,高水位时,可以通行独木舟。没有人能说出小河消失点的确切位置,可能是在塔里木河的终点喀拉库顺湖附近,并推断小河总长约120公里。

1934年6月2日的傍晚,贝格曼在这条"小河"边找到了“上千口棺材的坟墓”,编做“小河5号墓地”。贝格曼认为:很明显,5号墓地形成时就有过这条小河了。

贝格曼认为:这条在狭窄水道中流淌的小河,一定在很大程度上受其母亲河——库姆河水量的影响,然而它却为生活在罗布沙漠中的这一部分人群提供了全部水源,

贝格曼和他的探险队踏遍小河流域,发现了 “小河5号”墓地以及其他几个墓葬和一座烽燧,但是,与其他的罗布泊墓地不同,贝格曼没有找到人类的古聚落遗址,“也许村镇的遗址已经被流沙淹埋”。

贝格曼在他的著述中分析:“小河墓地的出土物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文化,一种是5号墓地,埋葬着楼兰土著;另一种是小河附近的其他古墓,埋葬着身穿丝绸的上层社会人士。现在小河早已荡然无存,早被罗布沙漠掩埋。但墓地依然,提醒人们小河的存在,而且,它曾经是多么重要的一条河流。一些学者认为:位于罗布泊南北两条河——北面的孔雀河(库姆河)和南面的塔里木河——罗布泊文明的父亲和母亲之间的小河流域,是楼兰真正的土著居民的发祥之地。他们在这里为族中的贵族上层修建了代表民族之根的小河陵墓,而西域文明的萌生史,就存储于这南北两河屏护中的小河5号墓地。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转载]神秘的小河墓地——王炳华教授的讲座
王炳华,男,汉族,江苏南通人,1935年11月生,民盟成员,大学文化程度,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1992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主持与参与的项目
  先后参与并主持过吐鲁番阿斯塔那、鄯善鲁克沁、伊犁河流域乌孙古墓、阿勒泰克尔木齐、帕米尔葱岭守捉城、盐湖元墓、天山阿拉沟、哈密五堡、巴里坤兰州湾子、罗布淖尔古墓沟、天山呼图壁康家石门子生殖崇拜岩画的调查、发掘。主持了与日本学者在尼雅遗址的调查、发掘,与早稻田大学历史考古学者对丝绸之路新疆地段的调查及交河沟西晋唐墓地的发掘,组织了与法国科研中心315研究组在克里雅河流域,与韩国高丽大学学者对丝绸之路的调查,足迹及于天山南北、沙漠内外。先后出访过法国、日本、阿富汗、瑞典、奥地利及印度和香港地区等,进行考古文化交流,扩大了新疆文物考古事业在国际考古学界的影响。关于罗布淖尔古墓为墓地、呼图壁生殖崇拜岩画、哈密五堡、阿拉沟及尼雅精绝国上层统治集团墓地的发掘,为历史考古界所关注。
个人作品
  主要著作有《丝绸之路考古研究》、《天山生殖崇拜岩画》、《吐鲁番的古代文明》。合著有《新疆历史文物》、《乌孙研究》;主编《法国西域敦煌名著译丛》、《新疆文物考古新收获》。主要论文有《塞人历史文化钩沉》、《罗布淖尔古墓为发掘及其研究》、《唐安西拓撅关考》等近百篇。提出了塞、乌孙、沙漠考古文化新概念。是新疆文物考古界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