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至善若水 / 人在旅途 / 清明 想念外婆

0 0

   

清明 想念外婆

2015-04-02  上至善若水

作者: 蓝鲸
又是一年清明,在这春暖花开,柳绿桃红的时节,却因“清明”而多了一点伤感,一份思念。在爸妈家住的两天母亲和我又谈起了外公外婆。十多年过去了,母亲对外公外婆的许多往事记忆犹新,我知道那是永远也不会褪色的记忆,正如多年以后的今天我仍会清晰地想起外婆孤独的身影一样。
  
  一九九八年,外公很意外地离去。那时的我还在外地读书,在传达室接听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时我难以接受,泪水模糊了整个世界。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向老师请的假如何上的火车。很多的情形、感受我都忘了。唯一记得的是外婆那呆滞的眼神,毫无生机,一片死灰,外公的离去带走了外婆生命中所有的色彩。生活仍在继续,即便是苍白的,外婆仍坚强地生活着。已参加工作的我下了班常去外婆家打个转,送去一些从外地带回来的小吃,陪她聊聊天。天气好时,外婆会到母亲这儿看几个老人打牌,即便看不懂她也会坐上一段时间离开。离开时我坚持将她送到家门口才转身
  
  。那时,外婆总会对我说她站在家门口可以看到外公的墓地,并用手指向那遥远的地方让我看。我听母亲说过外公去逝后,外婆常常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朝外公的墓地久久地凝视着。我突然间想起了台湾女作家三毛写的一段话:“感谢上天,今日活着的是我,痛着的也是我,如果叫荷西来忍受这一分又一分钟的长夜,那我是万万不肯的。幸好这些都没有轮到他,要是他像我这样的活下去,那么我拼了命也要跟上帝争了回来换他”原来活着有时真得需要太多的勇气!二零零零年,外婆病危,母亲到车站接我,路上母亲说外婆已不行了,任何人叫她都没有了反应,急匆匆地进了外婆家,看到满屋子的人没来得及与他们打招呼便冲向了外婆的房间,几天不见,外婆已形如枯木,我走上前去轻抚外婆的额头将嘴附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告诉她我来看她了,说了两遍,早已没有任何反应的外婆居然蠕动了嘴唇,眼皮也颤抖了几下,可眼睛终究未能睁开。
  
  所有的亲人都惊讶了,因为在我赶到之前远在外地的大舅也到了,但他叫了外婆很多遍都不曾见外婆做出任何反应。我听了更加难受,我的到来耗尽了外婆最后一线生命,她努力想睁开眼却已是油尽灯枯。
  
  多年以后的今天,外婆与外公已在另一个世界长厢厮守了十二年。我知道他们会继续相守着,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生生世世,直到永远。有了外公的陪伴,外婆不再孤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