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语轩3768 / 散文阅读 / 【军警】 梦情断沈园 (散文)

分享

   

【军警】 梦情断沈园 (散文)

2015-04-05  秋语轩3768
【军警】 梦情断沈园  (散文) 那年去杭州培训借休息的机会,我去了浙江绍兴的沈氏园,我走进了位于绍兴市越城区鲁迅中路上的沈氏园。探访沈氏久远显赫的家世,这个沈氏园一直流传着陆游与亲表妹唐婉那惩垂爱感天动地凄惋的爱情故事。有谁能读董浓园,那说明他就读懂了爱情。
   那是腊月的季风,也就是当年陆游邂逅唐琬的后别离之时,我在沈氏园院落青石阶上散步,不见往日那传说中的情调。唯有荷塘里的一对鸭子还在残荷叶戏水觅食,为沈园冬日里的荷塘带来了一点生机。
   据历料记载,沈氏园是江南著名的私家园林,距今有800多年的历史。因为主人家姓沈,所以称为“沈氏园”或“沈园”。据说宋朝时面积有70多亩,园内景致怡人。南方的气候比较潮湿多雨,而古建筑又大多以木质结构为主,因此,在绍兴的古建筑,保存的时间都比较短,宋代沈园的建筑早就不复存在了。1963年沈园被列为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5年,在浙江省考古所的主持下,绍兴的文物部门对沈园的遗址进行了考古探测,出土了不少的六朝、唐、宋、明、清时期的遗物和遗迹,查实了原先沈园的布局和范围。经过1987和1994年的两次修复和扩建,沈园由原来残存的4.6亩扩展到了18.5亩,并恢复了宋代园林建筑。2000年启动了沈园的三期扩建工程,使沈园的面积扩展到了57亩。今天的这个仿宋园林,整个景区由三大部分组成:东苑、南苑和古迹区。东苑是爱情园,南苑是陆游纪念馆,均与陆游相关;在古迹区,有一个园子,叫“诗境园”,更是专为纪念诗人陆游所建。
   陆游生于公元1125年,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浙江绍兴)人,是南宋时期伟大的爱国诗人。陆游生活的时代,北方的少数民族政权金国频频向宋朝发动战争,积贫积弱的宋朝丧失了大量国土,被迫不断向南迁移,人民生活在战乱和动荡之中。少年时代的陆游亦不得不随着家人四处逃难,饱尝流离失所的痛苦。受父亲强烈爱国思想的熏陶,陆游很早就养成了忧国忧民、渴望国家重建的品格。20岁时,他即在一首诗中写道:“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驰骋疆场、纵马杀敌以实现自己报效祖国的理想。27岁那年只身离开了故乡山阴,前往临安参加“锁厅试”,其扎实的经学功底和才华横溢的文思博得了考官陆阜的赏识,被荐为魁首。同科应试获取第二名的恰好是当朝宰相秦桧的孙子秦埙,秦桧深感脸上无光,加之陆游不忘国耻,主张北征收复失地,受到了秦桧的忌恨。在第二年春天的礼部会试时,硬是借故将陆游的试卷剔除,使得陆游的仕途在一开始就遭受了风雨。直到秦桧死后,新登基的皇帝宋孝宗才赐与其进士出身。
   沈园尽管是冬季,绿肥红瘦,行走的人们来去匆匆。杨柳落叶,相见冬日梅香满园,如果说在漫天雪舞的苍穹下,傲雪而立的点点红梅更把沈园装点到极致场景。据说陆游生平喜爱梅花,作为中国历史上留下诗文最多的诗人之一,至今保存下来的即有9300多首,其中描写梅花的就有200多首,可见陆游对梅花的情有独钟。就在这个沈园,就在这簇簇的梅花下,陆游和表妹唐婉上演了一出空前绝后的凄美爱情悲剧。据史书记载,陆游在20岁左右即娶表妹唐婉为妻。陆游与唐婉本为姑舅表兄妹,陆游英俊豪爽,才华过人,唐琬才貌双全,通晓诗词,与陆游可谓是情投意合。两家父母和众亲友也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陆家早年即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唐家这门亲上加亲的姻亲。但婚后两年陆母即唐婉的亲姑姑竟逼迫陆游休妻。为什么她要这么做呢?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在当时的社会中,他们结婚两年了,却一直没有生育子女,而古代人们非常看重这一点,认为女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更由于陆游与唐琬、婉的情趣相投,两人整天在闺房内吟诗作赋,而忘了自己的仕途大业,在陆母眼里自然视之为不务正业,因而作为媳妇的唐婉一直没有得到婆婆的欢心。在封建社会礼教中,母命难违,陆唐两人只得忍泪吞声,依依惜别。
   据当时的笔记小说《东京梦华录》记载,依宋朝惯例,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一至四月初七,私家花园都要对外开放,包括皇帝的御花园。作为越中(绍兴为古越国之地)名园的沈园,一年一度的开放日自然会吸引很多游客来此游玩。十年之后的一天,陆游沈园春游。在园林深处的幽径上迎面款步走来一位锦衣女子,低首信步的陆游猛一抬头,竟是阔别数年的前妻唐婉。在那一刹间,时光与目光都凝固了,两人的目光胶着在一起,都感觉得恍惚迷茫,不知是梦境还是幻觉,眼中饱含的不知是情、是怨、是思、是怜。唐婉早已由家人作主嫁给了同郡士人赵士程。赵家系皇族后裔,门庭显赫,赵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读书之人,他对曾经遭受情感挫折的唐婉,表现出诚挚的同情与谅解,使唐琬饱受创伤的心灵渐渐平抚,并且开始萌生新的情愫。这时与陆游的不期而遇,无疑将唐琬已经封闭的心灵重新打开,蓄积已久的旧日柔情如梦初醒,千般委屈一下子奔泄出来,柔弱的唐琬对这种感觉几乎无力承受。而陆游,几年来虽然凭借苦读和诗酒强抑着对唐琬的思念,但在这一刻,那埋在内心深处的绵绵情思不禁涌出。视目相对,千般心事、万般情怀,却不知从何说起。而眼前的唐琬是与夫君赵士程相偕游赏沈园的,那边赵士程正等她进食。一阵恍惚之后,已为人妻的唐琬终于迈开沉重的脚步,留下深深的一瞥之后走远了,只留下了陆游在花丛中怔怔发呆。和风袭来,吹醒了沉在旧梦中的陆游,他不自觉地循着唐婉的身影追寻而去,来到池塘边柳丛下,遥见唐琬与赵士程正在池中水榭上进食,隐隐可见唐琬低首蹙眉,无意中伸出玉手红袖,与赵士程浅斟慢饮。这是陆游曾似熟悉的场景,看得陆游这个多情汉心都碎了。陆游甚至想到,少年时订亲的凤钗是否还留在唐婉的发际?昨日情梦,今日痴怨尽绕心头,感慨万端,挥手提笔在粉壁上题了一阙《钗头凤》词:“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当时,陆游已另娶了四川王氏为妻,而唐婉更早为人妇,当年的山盟海誓好像还在耳边回响,但两人之间已经不能够再通书信了,此时的陆游不管有多少悔恨多少遗憾,却只能无奈地说一声“莫、莫、莫”了。相传,唐婉看了这首词之后十分伤感,回到家里也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瞞、瞞、瞞。”从沈园回家后,唐婉一夜难眠,独自依栏无声垂泪。然而,这种刻骨铭心的思念却是无法向人倾诉。因此,她只能“咽泪妆欢”,这种过分压抑使她不久便抑郁而绝别人生,年仅30岁左右。这是封建礼教所造成的爱情悲剧。 唐婉的死给陆游带来了很大的打击,使他终身难以释怀。从此,沈园便成了陆游怀旧情的场所,更是一隅伤心之地。他心下无时不在想着沈园,但又害怕来到沈园。在唐婉逝世四十年后,陆游再一次来到这里,池还是一样的池,碧波荡漾;桥还是一样的桥,玉带横卧。然而,时光不冉,伊人不见,只有那似断非断的雨丝陪伴着诗人孤独的身影在沈园久久徘徊。撩人的桃红柳绿,恼人的鸟语花香,更激起他去苦苦寻觅埋在心底的真爱,苦苦寻觅当年婚后的那一份甜蜜,追忆那深印在脑海中那惊鸿一瞥的一幕。当陆游漫步徘徊在园中葫芦池上的一座小桥上时便含泪吟出了《沈园》诗二首 。陆游的《钗头凤》词,这是一篇“风流千古”的佳作,它描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悲剧。据《历代诗馀》记载,陆游年轻时娶表妹唐婉为妻,感情深厚。但因陆母不喜欢唐琬,威逼二人各自另行嫁娶。十年之后的一天,陆游沈园春游,与唐婉不期而遇。此情此景,陆游“怅然久之,为赋《钗头凤》一词,题园壁间。”这便是这首词的来由而已。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那一年,陆游已是古稀之年的老翁,与唐婉在此邂逅相逢写下千古绝唱《钗头凤》已经过去了近半个多世纪。多年来,沈园是他心灵停泊的港湾,每当疲惫的时候,总会想到这个可以追忆逝水流年的地方。这里,是他和唐琬的另一个家,一个深藏在心底而又虚幻的家园。这里有见证过唐婉照影而来的春波,有那仍显婀娜多姿的垂柳,也有识得放翁心性的簇簇锦花,更有唐琬当年留下的绰约倩影和笑声。
   当人们把沈园内那座横跨在葫芦池上的小桥称为“伤心桥”,因为这里有陆游伤心的泪和破碎的心。后来人总是将沈园与陆游联系在一起,使它成为人们追思这份至死不渝的真挚爱情的千古名园。
   陆游当年题写《钗头凤》的粉墙早已不见踪迹。可人们为凭吊这段千古卓绝的爱情,却要固执地拾起历史洗刷的碎片,用现代人的审美观念,把陆游的手迹《钗头凤》与唐婉的和韵组合刻碑,以祈两颗相爱的心永世相依相印,供世人咏叹,实属是后代文人墨客,达官贵人的良苦用心,如今已成为当地政府拉动经济发展的旅游景点。
   我静静地站在这块题词壁前,看着这平行的两阙词,不禁浮想联翩。这份刻骨铭心的感情贯穿着陆游和唐婉的一生,并成为两人的终身憾事。然而叫人垂泪之余,唐婉在某种意义上说又是幸福的。她死后这么多年还能不断地被人真心悼念,又是何其幸福。陆游情感的痴迷和执着幻化成一篇篇诗文,里面可以窥见宋朝的历史文化和风俗传统。他们的悲情之爱经过千年的积淀,愈发绽放出绚丽的光彩,让人追忆缅怀这份深挚无告、至死不渝的爱情。
   沈园,是陆游一生魂牵梦系、流连不忘的伤心之地,也是我们去绍兴感受深情爱恋不可不去之处。
   古往今来,有多少风流已被风吹雨淋,有多少爱还没有来得及表白。多情的雨变成雪花和冰霜,唯有梅花争艳在冬季里绽放如初。勿容置疑,沈氏当年曾是绍兴的望族,今天留下的除了“沈氏”二字之外,连一个名头也没有。眼前的沈园,宋代沉默的地表建筑早已不复存在,而陆游却很有几分文气地长驻于园林山水间。不知是专为凭吊爱情而来,还是欲发千古幽思,待到出口处,心里装着的还是遗憾的事情,陆唐的旧事难已忘却。难道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只要人间烟火传承,有情人还会在沈园寻找800多年前的泪痕。劝君酌饮女儿酒,千杯过后酒当泪。
   离开沈园时已是落日黄昏。这座古老而又现代的沈园消失夜色中。灯笼亮起,绍兴特色的风味小吃已摆上小巷路边。君不见往日的恋人咏诗赋词相对春风拂面,抒发人间美好天堂。伤心桥的周边的拉丝上挂起各种用红绳系着的饰特工艺品,也许是祈吉祥之意。一对情侣在这里拍照留念,又自由相拥从伤心桥上轻云漫步的走过,告慰人们这是新生活中爱的力量。回头相望沈园,只见灯火不见前人和故人。于是乎心里一片茫然。
   登上大巴车向着回杭州西溪路的路上,不由得心头产生了阵阵伤感之情。在我脑海里构思了这些不成诗的诗句,诗名就叫《梦情断沈园》:陆唐沈园情相缘,朝思暮想为那般,天地人间有情在,封建礼教割断爱。休妻另娶川王妻,婉儿另嫁真无奈,陆游缘断情还在。功名利碌归家来。偶见唐婉心如憷,心头涌起《钗头凤》。唐婉和诗哭断肠。梦断情绝伤心桥,魂归黄泉留绝唱。天下传颂《钗头凤》,沈园情梦洒天堂,千古绝唱戏为悲,唯见腊梅苦寒香。
   爱了恨了伤了总是会在你心里纠结,分了合了圆了总会留下许多遗憾。说起爱情总是会有眼泪滴落,谈起事业总是会有成功与失败。人世间的不如意的总是不知多少,拥有了就要百般的珍惜。如能有姻缘相见那就好好善待。以此诗作为文章的结束语:爱也多难恨也难,今生相逢难上难,来生相见万般难,爱情好梦成真难,现实有情诺言难。千山万水情悠悠。山盟海誓当真难,留下诗语怜唐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人到百年后,谁都记不得爱情无价又是什么东西了,那就让后人们去评说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