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雷东 | 病与狂的幻想曲

2015-04-09  九日图书1...

奥迪隆·雷东(0dilon Redon,)1840420日出生于波尔多。

被德尼比作'画坛的乌拉梅'。法国作家于斯曼称雷东的画是'病和狂的梦幻曲',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我的全部独特之处就在于使那些似乎真的法则认为不真的人们人道的生活,尽可能的使可视的逻辑为不可视的服务”


他执念于梦幻世界,他对解剖和生物学的一定研究,将他所看到的怪物,痛苦更真实的直击我们。雷东曾这样描写艺术家“艺术家与业余爱好者之间的区别在于,前者通过艺术表现他所经历过的真正的痛苦,而后者只是在艺术中寻求愉悦。艺术家……是一场灾难。在现实世界里他别想期待任何东西。他赤裸地来到这世上,没有母亲为他准备襁褓。不论年纪大小,只要他敢向公众展示出他那独特的艺术之花,他就会立刻遭到所有人的唾弃。所以,要做个艺术家,你就得准备好甘于寂寞,有时甚至是与世隔绝。”


雷东的画作明显有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在五十岁前阴暗沉郁,五十岁后放光溢彩。

二十四岁,雷东进入了巴黎美院”

三十四岁,父亲去世,他的作品阴暗诡异,无人欲求

四十岁,雷东与卡米耶·法尔特小姐结婚,他这样写道“在我妻子身上,我看到了我的命运的神圣金线。是她帮助了我在家庭悲剧中幸存下来,我相信在我们结合的那天我所说的‘我愿意’,是我这辈子说过的最明确最纯粹的一句话。它甚至比我要做画家的认识更为明确。”

四十六岁,有了第一个孩子,但不幸六个月后这个孩子就夭了,他留下这么几句话“作为父亲的骄傲,就是创造了他的孩子。孩子是他的使命,他的骄傲,他的胜利。当这份无尽的血缘联系被无情地斩断时,只留下了人世的神秘。



四十九岁,他的第二个儿子阿里降生,他给他的母亲的信中写道“这太美好了!”这短短的一句光似乎说出来了他一切想说的,解放了他一切的黑暗,五十岁后他的作画风格开始大大改变。


五十五岁,在雷东艺术的转折时期,有两种互相矛盾的力量给了他启示。他在1905年这样写道:“绘画,是为了确定一种特殊的意义,一种天然的价值,就这样产生出一种丰富的实质。”这是雷东的心声,是追求快乐的天性,是他后期作品里所表现出来的被释放的情感,这份炽热的情感点亮了他人生旅途中的最后二十五年。然而,几年后在荷兰的一次演讲中,他又宣称“黑色是最为本质的色彩……我们必须对黑色怀有敬意。没有任何一种色彩可以取代它。它既不会愉悦我们的眼睛,也不会唤醒我们的情感。”

他结实了保罗高.高更却有不同的方式生活,他离不开他的孩子和妻子,而在他给高更的信中写道“你过着多么美妙的生活!多么美好的实验性生活!为了能在自由的空气和灿烂的阳光里作画,你不惜放弃你的妻子和四个孩子!”



如果说五十岁前他的画是他生命的阴影的话,那在他最后二十年里他集聚力量画的是他生命的光。

七十六岁,奥迪隆·雷东结束了他的生命,但没有结束是他的不安与幻想,那是一片无底的深渊。

记住这个人:奥迪隆·雷东

也记住我们:后脑勺

晚安,宝贝们,后脑勺爱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