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东南亚的特种部队

 北林辰风 2015-04-12

    Osprey出版公司军事书Elite系列第33号:东南亚的特种部队-South-East Asian Special Force。原作者Kenneth Conboy,绘图Simon McCouaig。以下是该书的封面:

    
我的相关日志:

越南战争军服图册(一)
越南战争军服图册(二)
英国与印尼的秘密战争军服图册
柬埔寨战争军服图册
 

 

 

A:南越

A1:段文广(Doan Van Quang)准将,南越特种部队(LLDB),1966年

1964年8月段文广准将成为了LLDB的司令官,之后在这一岗位上待了5年。图中他戴LLDB的绿色贝雷帽,它以1964年开始使用的LLDB的帽徽为标志,这种帽徽与南越空降部队的徽章相像只是飞翼的翼尖向内而不是向外弯曲。布制的LLDB飞翼章佩戴在右胸口袋之上;另外,美国的荣誉跳伞飞翼章奖给所有LLDB的成员并佩戴在左胸口袋之上,尽管图中并未这么做。LLDB的标准徽章佩戴在左臂上。除了图中所见的橄榄棕色杂役服,还存在着段文广将军穿南越空降兵树叶迷彩制服并戴相匹配的巡逻帽的照片。和美国陆军特种部队一样,LLDB成员的制服也混合了多种款式,它们包括了橄榄棕色杂役服、树叶迷彩服和虎皮迷彩服。

A2:列兵,第81空降游骑兵营,1968年

作为三角洲计划中设立的快速反应部队,第91空降游骑兵营为完成机动打击任务而装备了轻便器材。在重新编为第81空降游骑兵营之后,该部队保留了作为一支轻步兵部队的应有配备。以1958年6月16日的一幅照片为依据描绘的这名准备对西贡西北郊进行一次扫荡的突击队员穿“巴塔”(Bata)靴,戴美国的M1式钢盔,穿M1952式防弹背心,系挂着M26式手雷的M1956式手枪腰带。“特种部队”(LLDB)的徽章佩戴在左臂上,而右胸口袋之上看不到的地方佩戴的是LLDB的飞翼章。

A3:少尉,蛙人部队(LDNN),1971年

LDNN的水下突击队的制服和装备深受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的影响。图中这名越南人穿紧身裁剪的虎皮迷彩杂役服和美国的丛林靴。黑色贝雷帽和金色贝雷帽帽徽被所有LDNN人员所采用。右胸口袋上徽章的不同颜色代表了LDNN内部的各支次一级部队:红色代表水下突击队,绿色代表舟艇支援人员,橙色代表爆炸物处理小队,浅蓝色代表水下爆破小队成员。1971年水下突击队的红色徽章在右上角加上了Hai Kich(海上特种部队)字样。LDNN水下突击队的飞翼章以美国海军的跳伞飞翼章为蓝本,它佩戴在右胸口袋之上。一枚暗色的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资格章佩戴在左胸口袋之上,这是在美国本土接受过水下突击训练的象征。

海岸安全部队是南越的又一支两栖特种行动部队,它的成员在北越行动时使用“无菌”制服和装备。行动间隙,海岸安全部队中的南越海军人员佩戴刺绣版的南越海军红色帽徽(正规海军人员佩戴的是黄色帽徽)。

 

B:南越

B1:中尉,特种任务部队(SMS),1972年

特种部队(LLDB)的几支单位组成了SMS之后,LLDB的绿色贝雷帽让位于配南越标准空降兵帽徽的战略技术指挥部(STD)的红色贝雷帽。之后编入SMS的第2和第68大队在20世纪60年代末期暂时使用的是黑色贝雷帽,但之后很快换成了红色的。暗色版的军衔徽章佩戴在南越空降兵的树叶式迷彩制服的领子上。南越空降兵飞翼章则佩戴在右胸口袋之上,美国的跳伞飞翼章(LLDB的许多成员都获得过)则位于左胸口袋之上。在左袖子上展示的是SMS正式的“龙”图案臂章。

B2:上尉,联络部队,1972年

野战中联络部队和美国驻南越军援司令部研究和侦察组(MACV-SOG)一样混合使用敌我双方的物品。在战斗任务间隙,该部队成员初期在左臂上佩戴“联合总参谋部”(JGS)的徽章,右胸口袋上佩戴联络部队的徽章。之后的1968年该部队被编入战略技术指挥部(STD),由此只有STD司令部的人员允许佩戴JGS的左袖臂章。结果之一是联络部队将他们的标志章转到左臂上佩戴。其他被STD吸收的单位,比如特种任务部队(SMS)和隆成(Long Thanh)训练中心也将他们的标识章佩戴在左臂上。南越空降兵飞翼章佩戴在右胸口袋之上;而左胸口袋之上佩戴的长程侦察巡逻部队(LRRP)资格章是完成在隆成中心的课程后获得的(同类设计的一种徽章奖励给在其他训练中心完成课程的空降兵LRRP部队人员)。轻便的迷彩服是南越部队仿英国二战时期的“防风服”设计的,这种“防风服”被印度支那的一些法国伞兵部队所使用,之后被南越空降兵所继承。联络部队未使用“标准”制服,这是STD为了隐匿自身而做的努力的一部分。

B3:士官,81空降游骑兵大队,1971年

在特种部队(LLDB)解散之后第81空降游骑兵大队成为了仅有的保留使用绿色贝雷帽和LLDB的贝雷帽徽章的前LLDB单位。LLDB的臂章被新的第81空降游骑兵大队的徽章所取代。一些非正式的标签章经常佩戴在这种徽章之上以象征该大队中的各支专业连队。由于该大队的空降训练从芽庄转移到了新山一(Tan Son Nhut),于是LLDB的飞翼章被南越军队的标准空降兵飞翼章所取代。

越战的最后几年该大队被作为快速反应打击力量来使用,同时他们的配备与标准的南越空降兵和游骑兵营相同。本图描绘了1974年12月一名即将参加直升机渗透行动的突击队员的形象,他穿南越军队的空降兵树叶式迷彩服,装备一只棉布弹药背囊和一条M1956式手枪腰带。

 

C:印度尼西亚

C1:列兵,快速机动部队(PGT),1963年

1986年之前印度尼西亚人拥有一种传统,即为它的每一支精锐部队都开发出与众不同的迷彩服。而对于空军的特种部队来说,这一点更加明显。PGT人员穿印度尼西亚人的第一款迷彩制服,这种斑点迷彩设计最早由二战太平洋战场上的美国开发出来,之后在印度尼西亚独立战争中被荷兰人所采用,最终它们应用于印度尼西亚的精锐部队身上。手枪腰带是美国人的设计。军衔徽章展示在肩章套上,空军的金属制跳伞飞翼章位于左胸口袋之上,左臂上佩戴的则是空军的特种部队徽章。图中的武器是比利时的G-3步枪,它是20世纪60年代早期印度尼西亚军队的标准装备。作为当时的一种被允许的习惯,部队名称标签章佩戴在右胸口袋之上。

C2:中士,快速机动突击部队(KOPASGAT),1969年

在快速机动部队(PGT)扩充为KOPASGAT之后,空军伞兵开始采用一种让人联想起比利时人的迷彩服的独一无二款式以替代他们的斑点迷彩服。KOPASGAT也开始使用配有特殊帽徽的橙色贝雷帽。在布制的空军跳伞飞翼章之上是一枚刺绣版的空军特种部队资格章,它与陆军突击队资格章类似但飞翼尺寸更大且“Commando”(突击队)字样从顶部移到底端。空军特种部队徽章与PGT的徽章完全相同,它佩戴在左臂上,而军衔徽章展示在肩章套上。他的武器是一支苏联的AK-47。一把突击队匕首固定在印度尼西亚产的手枪腰带上。此外,部队名称被印在右胸前的标签上。

C3:中士,空军特种部队(PASKHAS),1984年

快速机动突击部队(KOPASGAT)历经重组编入PASKHAS之后,一种新式的迷彩设计被其临时采用直到印尼各军种开始全部采用英国的裂片式迷彩。橙色贝雷帽得到保留,但上面佩戴的是新的空军特种部队的徽章。暗色版军衔徽章佩戴在上臂位置,右胸口袋之上是姓名标签章,它取代的是部队名称标签。空军的跳伞飞翼章和空军特种部队资格章都是暗色版的,它们都佩戴在左胸口袋之上,而左臂上还佩戴着一枚暗色版空军特种部队徽章。他的武器是一支M16步枪;一把印尼造刺刀固定在印尼造的手枪腰带上。目前(本书出版于1991年,译者注)M16步枪和带折叠枪托的FNC步枪都被PASKHAS所采用。

D:印度尼西亚

D1:少校,陆军战略预备司令部(KOSTRAD),1983年

KOSTRAD伞兵和伞降突袭队员在60年代中期穿印尼人的斑点式迷彩服(见图C1),60年代末开始,美军在二战时期发展出来的“枫叶式”迷彩服开始装备。两种更新的版本在20世纪80年代初得到使用:头盔套上使用的纵向暗色条纹迷彩和本图人物所穿的夹克上的类似于英国德尼森式外套上的那种“笔绘”迷彩。1984年KOSTRAD在印尼首先开始采用英国的裂片式迷彩设计,两年之后印尼武装力量的其他军兵种将这一迷彩版本标准化。人物左臂上佩戴的是KOSTRAD的徽章和带有“KOSTRAD”字样的铭条章,右胸口袋之上是姓名标签,领子上则是刺绣版军衔徽章。

D2:列兵,非传统作战部队(KOPASSANDHA),1981年

印度尼西亚陆军特种部队的制服和徽章在1958年至1986年期间发生了一些小的变化。这名KOPASSANDHA的突击队员戴红色贝雷帽,贝雷帽上的帽徽最初在1958年被陆军突击队团(RPKAD)所使用。最早被陆军突击队团(RPKAD)在1964年开始使用的迷彩服是著名的“特种部队版”。迷彩服袖子裁短并缝制成卷起的式样是印度尼西亚特种部队的一种普遍习惯。陆军的空降兵飞翼章和陆军特种部队资格章佩戴在左胸口袋之上,而伞兵突击队徽章佩戴在左臂上,它们都被RPKAD保留使用至今(本书出版于1991年,译者注)。偶尔在左臂上会佩戴一只伞兵突击队的铭条章。另外,右胸口袋之上是姓名标签章。1981年的“沃伊拉”(Woyla)营救行动中KOPASSANDHA的突击队员戴他们自己的红色贝雷帽并穿特种部队的迷彩服以及英国的防弹衣。虽然1977年至1981年间KOPASSANDHA的标准武器是M16步枪,但沃伊拉营救中该部队装备的却是H&K MP5冲锋枪。

D3:中尉,警察机动旅(BRIMOB),1983年

虽然是一支精锐部队,但BRIMOB人员戴黑色贝雷帽时帽子斜向左边,这是印尼人为非战斗部队保留的一种习惯。警察的贝雷帽帽徽与佩戴在左胸口袋之上的警察空降飞翼章中心部分的设计是相同的。一只“先锋”徽章佩戴在右臂上,左臂上则是BRIMOB的徽章和次一级部队的铭条章。以美国的设计为基础的印尼人的黑色手枪腰带右侧固定着装9毫米口径Pindad手枪(一种贝莱塔手枪的印尼仿制品)的手枪套。BRIMOB的成员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穿着印尼人的斑点式迷彩服(参见图C1);如今(本书出版于1991年,译者注)丛林行动中他们穿的是英国的裂片式迷彩服。

E:印度尼西亚

E1:突击队员,两栖侦查伞兵突击队(KIPAM),1986年

这名KIPAM的两栖突击队员穿新装备的英国裂片式迷彩来搭配过去装备的KIPAM的迷彩上衣,后者与英国的德尼森式外套板型类似。海军陆战队的贝雷帽帽徽佩戴在海军陆战队标准的紫色贝雷帽上。一只海军陆战队的徽章佩戴在右袖子上,左袖子上则是KIPAM的部队徽章和铭条章。右胸口袋之上是姓名标签章和一只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的布制资格章;在右侧则是KIPAM资格章和KIPAM的高空跳伞低空开伞资格章;为了避免徽章的布置过于拥挤,海军陆战队的跳伞飞翼章被允许从制服上省略掉。口袋之上“Marines”(海军陆战队)字样的铭条章反映出此时在左胸前佩戴反应隶属关系的徽章的佩戴习惯。

除了水下游泳器材这样的专业设备,KIPAM的突击队员们还配备了海军陆战队的标准装备。AK-47步枪是海军陆战队的专用武器,选择它是因为这种枪在泥泞环境中的可靠性。KIPAM还使用比利时人的FNC步枪,这种枪是经授权在印度尼西亚制造的。

E2:列兵,第81分队,1989年

印尼军队经历了1986年初的重大重组之后所有精锐部队被命令使用标准化的英国裂片式迷彩服。不过“特种突击部队”(KOPASSUS)在他们的训练周期中仍继续使用自己老的“特种部队版”制服。红色贝雷帽、贝雷帽帽徽和特种部队资格章全部保留下来,这些从陆军突击队团(RPKAD)的年代开始就是他们的标志物。暗色版部队臂章采用了早期的设计,只是上方的铭条章的字样从“Para-Komando”(伞降突击队)变成了“KOPASSUS”。右臂上红色方块上的数字分别代表了第1、第2和第3团,而KOPASSUS总部和第81分队的突击队员佩戴的是带有字母“M”的红色方块——M是印尼语中“司令部”的缩写。

比利时FNC步枪的印度尼西亚造版本和美国的M16步枪是新近装备给KOPASSUS的。第81分队还使用了H&K MP5冲锋枪。英国的防弹衣最初只被81分队所采用,在沃伊拉(Woyla)行动造成了持续性的严重伤亡之后,可以为裆部提供更好保护的改良版本开始采用。德国和美国造防弹衣目前(本书出版于1991年,译者注)也在使用。另外,眩晕手雷也是从英国进口的。

E3:少校,陆军战略预备司令部(KOSTRAD),1989年

KOSTRAD的所有成员都戴配有标志性的金属帽徽的绿色贝雷帽,那些隶属于KOSTRAD空降部队的人员还要在贝雷帽正前方加上一只小的金属制陆军跳伞飞翼章。KOSTRAD的布制徽章(同贝雷帽帽徽的设计相同)和KOSTRAD的标签章都佩戴在左臂上。偶尔情况下带有营的数字编号的红色标签章会加在KOSTRAD的标签章的上方。军衔章出现在肩部或图中这种以胸牌标的方式表现。

 

F:泰国

F1:中士,泰国特种部队,1989年

从1957年到1959年,泰国的空降游骑兵部队戴的是橄榄棕色的贝雷帽;到了1959年,一种栗色贝雷帽开始采用,上面加上的皇家泰国陆军贝雷帽帽徽分为布制和金银线缝制的两种版本。尽管衍生出多种非正式的徽章,但泰国特种部队的官方徽章种类是相当少的。暗色版的陆军飞翼章佩戴在左胸口袋之上;右胸口袋之上是国内和国外的资格章,图中展示的就是暗色版的游骑兵资格章。长程侦察巡逻行动(LRRP)课程的毕业生偶尔会在右胸口袋上佩戴LRRP的三角形徽章;特种作战司令部和特种作战中心的标志徽章佩戴在左胸口袋上。人物背景可见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标志,其上的字母“U”代表了“Unconventional Warfare”(非常规作战)。依照美军系统的军衔徽章佩戴在上臂位置,暗色版姓名牌则偶尔出现于右胸口袋之上。

不夸张的说,多年来泰国特种部队所使用的迷彩服版本可以成打计算,其中包括了几种不同的美国树叶迷彩、英国裂片式迷彩和美国二战时期的“枫叶版”迷彩的仿制品。图中所示的泰国的虎皮纹迷彩则是特种部队中最普遍使用的迷彩服之一。此外,他们还装备了几种不同款式的橄榄棕色杂役服。图中的弹夹包、美式手枪腰带、背带以及丛林靴则都是泰国制造的。M16步枪普遍装备于泰国特种部队,同时使用的枪械还有CAR-15步枪、H&K MP5冲锋枪和泰国制造版的G3步枪和H&K 33步枪。

F2:特种部队上校,泰国特种部队,1988年

皇家泰国陆军拥有几套不同的工作服和常服,其中包括了棕色的长袖衬衫加宽松裤子、橄榄棕色短袖衬衫加宽松裤子、类似于美军的橄榄棕色夹克加宽松裤子以及白色礼服。图中这名泰国特种部队上校穿的是又一种制服,它由白色短袖衬衫和棕色长裤所组成。一只带加衬的金线绣制皇家泰国陆军的徽章佩戴在栗色贝雷帽上。衬衫左胸口袋上是金线绣制的泰国陆军跳伞飞翼章,口袋之上是金属制美国陆军飞翼章和金属制泰国陆军游骑兵资格章。右胸口袋上佩戴的徽章是奖励给完成泰国陆军指挥和参谋课程的毕业生的。衬衫领子上展示着金属制步兵徽章,金属军衔章则出现在肩章带上。塑料制黑色姓名标签偶尔情况下会佩戴在右胸口袋之上的位置。

F3:上尉,警察航空再补给部队(PARU),1971年

作为泰国第一支精锐的空降部队,PARU在50年代中期开始采用标志性的黑色贝雷帽。非正式的贝雷帽帽徽是存在的,尽管1961年的照片资料显示PARU的突击队员们在贝雷帽上佩戴的是金属制警察空降飞翼章。在边境巡逻警察(BPP)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接受了反暴乱训练之后,整个BPP部队开始使用带有BPP的金属制帽徽的黑色贝雷帽。于是PARU现在(本书出版于1991年,译者注)使用的是独特的栗色贝雷帽帽徽。

以一名派驻彭世洛府(Phitsanulok)特种营的PARU军官的照片为依据描绘的这名人物打破了徽章佩戴位置的规定:泰国警察的飞翼章和美国的跳伞飞翼章佩戴在了左胸口袋之上;泰国陆军的跳伞飞翼章和泰国降落伞叠伞员飞翼章在右胸口袋上方。右胸口袋上佩戴的是皇家泰国陆军指挥和参谋课程毕业生徽章。与美式系统类似的军衔徽章展示在右领角,左领角上则是一枚警察领章。没有供PARU佩戴的正式部队徽章。另外PARU装备的是泰国陆军标准的武器和装备。

 

G:泰国

G1:士官,泰国空军战斗控制小队(CCT),1987年

泰国空军CCT采用一种配带有填充物的金色空军帽徽的黑色贝雷帽。行动中他们的装备与泰国陆军特种部队的非常相像。这名军人穿泰国的“虎皮”迷彩服,配美式的载具装备。他携带一支带有消声器的H&K MP5冲锋枪;不带消声器的版本也被这支小队所使用。虽然本图未表现,但实际上CCT的成员经常在左胸口袋之上佩戴非空军版的资格章,比如海军陆战队侦察队的飞翼章。

G2:士官,泰国海军海豹突击队,1989年

皇家泰国海军海豹突击队最近(本书出版于1991年,译者注)装备了一种树叶迷彩制服以及相匹配的贝雷帽。海豹突击队的行动成员在上衣左侧佩戴他们自己的资格章;为了起到平衡效果,右侧佩戴着海军的跳伞飞翼章。像左侧佩戴的海豹突击队资格章这样的资格章类徽章是需要额外付费的。另外海豹突击队的标准武器是M-16步枪。

G3:中尉,海军陆战队侦察队,1989年

皇家泰国海军陆战队(RTMC)侦察营装备美式的树叶迷彩服,与之匹配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迷彩帽正前方蜡贴着RTMC的地球加海锚图案徽章。左袖子上佩戴的侦察营的徽章采用了骷髅头加交叉的船桨的图案。新的侦察队资格章佩戴在身前右侧,海军空降兵飞翼章佩戴在左侧。暗色版的军衔徽章是1988年年末泰国各武装力量开始标准化使用的,它们展示在领子上。

 

H:马来西亚

H1:士官,马来西亚特种部队军团(MSSG),1988年

1971年开始一种马来西亚人标志性的迷彩服开始在战斗行动中使用。马来西亚陆军的其他部队装备的是与之匹配的丛林帽,而特种部队在行动中通常戴的是他们自己的绿色贝雷帽。帽徽是1970年特种部队团(MSSR)建立时佩戴的;1988年,它的细节发生了一些变化(见图I3)。不同样式的贝雷帽徽章代表了MSSG下属的那些次一级部队。暗色版的姓名牌佩戴在右胸口袋之上。暗色版的“GERAKHAS”字样(GERAK KHAS的缩写,意即“特种部队”)标签和暗色版的跳伞飞翼章则佩戴在左胸口袋之上。另外军官在肩头佩戴英式军衔章。

马来西亚造的美式手枪腰带上通常在左侧配一把突击队匕首,弹药包和背带也是马来西亚制造。除了M-16步枪之外,MSSG还使用CAR-15步枪、H&K 33步枪和G-3型步枪。同为马来西亚造的美式丛林靴则带有防尖竹刺的鞋底保护设计。

H2:中尉,特种作战训练中心(SWTC),1983年

马来西亚特种部队军团(MSSG)的工作服装是马来西亚陆军的标准制式的。为了区分出MSSG的身份,左右肩头分别增加了“GERAKHAS”(特种部队)字样的铭条章和浅蓝色穗带。直到1985年前跳伞飞翼章都是佩戴在左臂上的;金属或金银线刺绣的马来西亚陆军飞翼章这时佩戴在了左胸口袋之上;第8游骑兵营通过配有红色布制背板的飞翼章来表明自己的身份;像图中这种来自于美国的外国飞翼章佩戴在右胸口袋之上。可拆卸的塑料姓名牌也佩戴在同样位置。

H3:马来西亚特种部队团(MSSG)臂章

MSSG的总部和特种作战训练中心的成员在绿色常服右臂上佩戴标准的陆军司令部徽章,左臂上佩戴MSSG布制的豹头徽章;MSSG战斗团的成员则只佩戴豹头徽章。

 
I:马来西亚

I1:士官,空军地面防卫部队(HANDAU),1988年

HANDAU的突击队员戴浅蓝色贝雷帽,帽徽上佩戴置于空军标志章(见图I3)之上的马来西亚特种部队团(MSSG)徽章。马来西亚人的迷彩杂役服在行动任务时穿着,其左胸口袋之上佩戴暗色的布制飞翼章。HANDAU的名称牌偶尔也会佩戴在左胸口袋之上,右胸口袋之上则是姓名牌。穿工作服和常服时他们佩戴浅蓝色穗带。另外HANDAU没有任何其他正式的徽章佩戴。

I2:突击队员,特种海上部队(PASKAL),1988年

PASKAL以带有海军贝雷帽帽徽(见图I4)的紫色贝雷帽为特征。马来西亚人的迷彩杂役服在行动任务时穿着,工作服和礼服则是海军的标准制式。他们的武器和装备与马来西亚特种部队团(MSSG)的类似。暗色的马来西亚陆军布制飞翼章佩戴在战斗制服的左胸口袋之上;金属制飞翼章则在常服和礼服上佩戴。另外PASKAL没有任何其他正式的徽章佩戴。

I3:空军地面防卫部队(HANDAU)贝雷帽帽徽

HANDAU佩戴的是在皇家马来西亚空军的标志章之上的马来西亚特种部队团(MSSG)金色金属贝雷帽帽徽。帽徽上的座右铭“Chepat Dan Chergas”(“快速积极”)在1988年根据马来西亚语的文法变化变成了“Cepat Dan Cerpas”,同一年在马来西亚国王提出徽章的形象应该显得更凶猛之后,上面的豹子头图案做了些许的变化。

I4:特种海上部队(PASKAL)贝雷帽帽徽

鉴于接受的是马来西亚特种部队团(MSSG)的训练,最初的PASKAL突击队的骨干佩戴的是MSSG的贝雷帽帽徽。目前(本书出版于1991年,译者注)皇家马来西亚海军的金色金属制帽徽作为他们的贝雷帽帽徽。徽章上的铭文意为“真主与穆罕默德”。

 

J:菲律宾

J1:中尉,特种作战团(SWAG),1984年

基于1984年的一张照片描绘的这名SWAG突击队员戴黑色套头毛线帽,穿橄榄棕色杂役服,配备美国的织物载具。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条M60机枪的弹链。作为菲律宾人标准的军事习惯,所服役部队名称印在右胸口袋之上,左胸口袋之上则印的是个人的姓名、军衔和序列编号。这些标签章采用了不同的颜色,其中大多数为浅绿色底黑色印刷体字。偶然情况下,他们会将组成上述文字的黑色丝线直接缝在制服上。虽然SWAG拥有自己的部队徽章,但它从未出现在战斗服上。

J2:士官,本土防卫团(HDFG),1978年

1977年HDFG开始穿着图中这种别具特色的“七色”迷彩制服。背包是本国制造的。“Airborne”(空降兵)字样铭条章佩戴在左臂,“Ranger”(游骑兵)字样铭条章佩戴在右臂。左胸口袋之上是陆军飞翼章,再往上是布制的“棉兰老岛战役”徽章,它象征着20世纪70年代初棉兰老岛叛乱活动高峰期时参与菲律宾南部战斗行动的经历。

J3:上士,特种行动部队(SAF),1986年

1986年2月的菲律宾革命期间,照片资料中的SAF突击队员穿了多种式样的迷彩制服,其中包括了美国的树叶迷彩服和菲律宾的虎皮迷彩服,还有一张照片显示了图中这种菲律宾版树叶迷彩服的存在。在黑色贝雷帽上,一只红色背板上展示着SAF特有的带飞翼的宝剑图案金属帽徽。“Special Action Force”(特种行动部队)字样的铭条章在左臂上佩戴,右臂上是“Ranger”(游骑兵)字样铭条章,布制的警官跳伞飞翼章则位于左胸口袋上方。为了区分反马科斯(Marcos,菲律宾前总统,译者注)部队与马科斯的拥护者,像SAF这样的叛乱部队佩戴了倒置的国旗,佩戴位置包裹左右肩头和左胸口袋。

 

K:菲律宾

K1:士官,特种行动部队(SAF),1987年

1986年2月的革命以后,SAF只是偶尔参与到战斗行动中。1987年增援比科尔(Bicol)的这样一次行动中,装备精良的一个班的SAF突击队的照片公之于众。美国树叶式迷彩杂役服搭配上配有SAF贝雷帽帽徽的SAF的黑色贝雷帽。菲律宾国旗徽章佩戴在右臂上,“Special Action Force”(特种行动部队)字样的铭条章在两肩头佩戴。偶然情况下SAF的部队徽章会佩戴在左臂或右胸口袋上。和军队的其余单位一样,CAR-15型突击步枪和M1956式织物载具装备都来自于美国。“AFP”(“菲律宾军队”的缩写)字样则蜡贴在背带上。另外背包是本国制造的。

K2:中士,本土防卫团(HDFG),1987年

80年代中期钟情于美式树叶迷彩的HDFG开始逐步淘汰“七色”迷彩。1987年末,HDFG停止使用了迷彩服并开始装备橄榄棕色的丛林杂役服。图中所描绘的HDFG中士戴的橄榄棕色贝雷帽上带有新的刺绣版贝雷帽帽徽。左臂上,“Special Forces”(特种部队)字样铭条章、“Airborne”(空降兵)字样标签章和HDFG的暗色版部队徽章(与贝雷帽帽徽相同设计)自上而下紧挨着佩戴。左胸口袋上是一枚特种部队资格章。左胸口袋之上是菲律宾陆军的跳伞飞翼章。右臂上佩戴的刺绣版菲律宾国旗徽章在1988年中期被一种刺绣版的菲律宾军队印章式徽章所取代。

K3:中士,侦察游骑兵团(SRR),1986年

侦察游骑兵们以他们不受拘束的制服着装而闻名,事实上他们就地对服装加以改进而不是只提出异议。以照片为依据描绘的这名中士穿全黑色(原文如此)的杂役制服,新旧侦察游骑兵团使用不同品牌的这种非正式服装。同样普遍的服装还有橄榄棕色杂役服和美国的树叶式迷彩服。这名人物身上徽章的佩戴只是部分符合官方规定的要求。“Ranger”(游骑兵)字样的铭条章佩戴在左臂上,金属制游骑兵资格章(与50年代SRR使用的徽章设计相同)则按照正确方式佩戴在左胸口袋上。不过通常佩戴在左臂上的侦查游骑兵部队徽章移到了右臂上本该佩戴菲律宾国旗徽章的位置。偶尔也可以看到部队徽章佩戴在右胸口袋上。

黑色贝雷帽是侦察游骑兵们的正式装备,这是孑遗自50年代SRR的。机织版贝雷帽帽徽采用了与部队臂章相同的基础设计。包括金属制游骑兵资格章在内的其他徽章偶尔会作为非正式的贝雷帽徽章来使用。手枪腰带和背带来自美国,背包则是本国的产品。他的武器是美国的M14式步枪。

 

L:越南人民共和国

L1:“特种任务”(Dac Cong)伞兵,1985年

以1985年一份军方杂志上的照片为依据描绘的这名越南伞兵来自乘坐安2运输机进行跳伞训练的六支“特种任务”突击队中的一支。他头戴有棱条的苏式伞兵头盔,穿PAVN的帆布/橡胶战斗鞋。降落伞是苏联的D-5式,胸前的备用伞为Z-5式。迷彩服是1984年开始在“特种任务”部队中广泛使用的款式。图中这种装备给突击队的以绿色为基础的版本是供丛林地区行动中使用的。图L2的那种棕色为基础的版本则用于像柬埔寨这样的干旱地区。另外,南越军队老式的空降兵树叶迷彩服面料根据越南人民军的标准被重新剪裁成新的制服。

L2:“特种任务”(Dac Cong)突击队员,1986年

取材自1986年越南人民军一份官方杂志上的照片的这名“特种任务”突击队员所在的部队被认为隶属于第302师,当时该师因参与了在柬埔寨暹粒的行动而著名。这名突击队员穿以棕色为基础色的“特种任务”部队短袖迷彩服,戴相匹配的帽子,这套服装显然适合柬埔寨西北部干燥的地理环境。由于“特种任务”部队的行动主要为配合步兵扫荡的短时间行动,所以这名突击队员采用轻便装备并只使用一支苏联的AKMS步枪。

L3:“特种任务”(Dac Cong)部队的徽章

1983年1月越南人民军开始配备新的兵种和专业徽章。“特种任务”部队佩戴带有浅戳印金属徽章(炸药包之上加一把匕首的图案)的红色领章牌。这之前“特种任务”部队没有使用任何种类的特殊徽章。

L4:伞兵徽章

第305伞兵旅从未发展出属于自己的跳伞飞翼章直到1982年供“特种任务”部队人员的伞兵资格章的设立。对于降落伞徽章的最初描绘见于1983年越南人民军的出版物——“一架飞机与一只完全打开的降落伞的组合”。1983年7月,这种徽章被再次描绘成“飞机机翼与打开的降落伞相结合”。最后的装备版降落伞徽章则是浅蓝色领章牌上浅戳印的金属版本,图案为打开的降落伞上叠加一只飞机机翼的图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