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标准”阻碍全球反恐合作

2015-04-14  廿氏春秋

2012年5月2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富汗安全部队人员在一处爆炸现场警戒。新华社


本报记者 陈汉琪 仇博 黄莹莹 发自喀布尔、北京

编者按

美国国务院4月30日发布《2013 年反恐形势国别报告》,称2013年全球共发生9707 起恐怖袭击,造成超过1.78万人丧生。报告指出,塔利班是全球范围内发动恐怖袭击次数最多的组织。除了传统的恐怖袭击多发国如伊拉克、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等国以外,泰国、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也进入去年全球遭受恐怖袭击次数最多的国家行列。

值得注意的是,该报告提及中国在反恐领域与美国合作很少、信息交换不对等,并称中方对去年10 月发生在天安门金水桥的暴力恐怖袭击定性缺乏可信、翔实的证据。有中国网民因此嘲讽,按照美国的这种逻辑,“9·11”只能算作是一场空中交通事故。

作为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中国一贯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反对任何人以任何名义实施或支持恐怖主义活动。正如我外交部发言人所言,在反恐问题上对别国说三道四、搞“双重标准”,无助于国际反恐合作。

反恐无需看齐“美国标准”

李伟(中国反恐问题专家)

“9·11”事件之后,美国成立了反恐中心,之后每年都会发布一份反恐形势报告。虽然每年在数量上和统计方法上不尽相同,但今年的报告跟以往相比并没有很大差别。根据今年发布的这份报告来看,全球恐怖主义活动在数量上大幅上升,表明了全球恐怖主义正呈现愈演愈烈的态势。

美国国务院发布的这份报告有其一定的客观性,但我个人认为,这份报告只是反映了从西方视角看恐怖活动的一种态势,有很深的主观痕迹。报告指中国在反恐领域与美国合作很少,信息交换不对称等,这并不符合客观实际,反而是美国没有愿意跟中国合作的姿态和诚意。美国在国际反恐中从来都是以双重标准来为自己最根本的利益服务,比如对中国构成恐怖主义威胁的东突势力,尤其是“世维会”、热比娅等“东突”分子,依然能够在美国进行公开活动。

报告还指中国对国内一些恐怖袭击案件的定性缺乏可信、翔实的证据,这一点更加体现了美国这份报告的主观成分和双重标准。以去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为例,对这次事件,中国公布了清晰完善的证据。这起事件针对的是普通民众,在袭击人员的住所处也搜出了具有“东突”分裂势力标志的旗帜。这些都表明了这起事件不是一起单纯的暴力活动,而是与他们搞政治分裂的意图紧密相连。

按照国际最基本的标准来看,任谁都会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恐怖袭击事件,但是美国却不能给出一个客观的定性。在认定恐怖主义问题上,从本国的利益和标准出发,这是美国一贯的做法。美国指中国没有提供翔实的证据,这不仅是一个借口,更体现了美国的双重标准,因为美国在界定恐怖主义的问题上,也没有向其他国家提供过完整的证据。

中国的反恐原则是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原则,中国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这一点和整个国际社会的反恐意向和表述是一致的。虽然美国在这份报告中对中国提出一些不实的指责,但是我们在国际社会反恐活动中的作用依然呈现越来越大的趋势,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反恐合作也在良好地进行。我个人认为,我们不需要拘于美国的反应,总是向美国的标准看齐,这也是当今社会很多国家正在讨论的问题——不能够以美国的标准来作为国际反恐标准。

“基地”组织形式不断被复制

帕里亚尼(阿富汗总统政策顾问、阿《守望日报》主编)

恐怖主义表现在对平民的杀伤、恐吓、残害和在人们心中制造恐怖气氛。在阿富汗,恐怖袭击时有发生;在中国,近几月多个省会城市火车站受到袭击,手无寸铁的平民因此伤亡,令人十分痛心。在全球范围内,“基地”组织的意识形态和组织形式在被不断复制,从中东到非洲,都笼罩在恐怖袭击的阴影之下。目前恐怖组织又显示出向东南亚扩散的迹象。在各个国家,从普通民众到官员都已经形成共识,恐怖主义和恐怖行径是全人类的公敌。

近年来,全球恐怖主义势头有蔓延的趋势。在阿富汗,驻阿美军考虑到塔利班成员经常利用平民作为“人肉盾牌”而停止了对塔利班的夜间空中打击,清剿任务落在能力不足的阿富汗军警肩上。目前,阿富汗塔利班势力较2001年被美军打击后有所增强,在阿南部省份坎大哈、赫尔曼德和尼姆鲁兹建立了“大本营”。无论是在阿富汗还是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的斗争已经成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

纷繁变化的政治局势对反恐行动有很大影响。北约驻阿部队将于2014年底撤出阿富汗,而阿富汗军警的训练及武器装备均有很大不足,在北约部队撤出后难以承担全部安保和反恐责任,阿富汗安全状况很可能由此恶化。另一方面,阿富汗正值总统选举期间,阿卜杜拉和阿什拉夫·加尼最有可能当选新任总统。阿卜杜拉曾经是反塔利班“北方联盟”骨干成员,如果就任总统,将会对塔利班施加更大军事压力,从而改善阿富汗反恐状况。而如果加尼当选,则可能将政府工作重心转移到发展经济上,对塔利班遏制可能会减弱。

从全球范围来看,恐怖组织自身政治诉求也是和平谈判中的一大障碍。以阿富汗为例,塔利班去年曾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开设和谈办公室,阿政府寻求与塔利班进行和谈,但几次尝试都收效甚微,为数不多公开表示愿意与阿富汗政府和谈的塔利班高官不是遭到暗杀就是受到囚禁。可以说,是塔利班本身的政治诉求决定了它不愿意同阿富汗政府谈判。

阿富汗目前对待塔利班的策略是在军事施压的同时,接受愿意和谈的塔利班人员,但对塔利班定义不清、对恐怖主义政策不明确,导致无论是清剿活动还是和谈进程均无明显进展。此外,一些国家在打击恐怖主义时奉行“双重标准”,也为在全球范围内建立有效的反恐体系设置了巨大阻力。无论是阿富汗政府,还是国际社会,当务之急是定义各类恐怖组织的性质,是恐怖组织还是政治派别,并据此做出明确、具体的对策。

不解与仇恨交织在一起

艾哈迈德·卡伊斯(阿富汗喀布尔市民)

去年11月,我的两位兄弟在喀布尔一起汽车炸弹袭击事件中身亡。爆炸发生在一个周六的下午,一名恐怖分子驾驶载有炸药的汽车企图袭击喀布尔大学附近的一处集会地点。车辆路过一条商业街时,军警搜出了车上的爆炸物,袭击者立刻将其引爆。“咚”的一声巨响,一股浓烟腾起,我一时被镇住了。我的哥哥扎基和表哥萨夫尤拉的商店就在爆炸地点旁边。等到浓烟消散,我大声呼喊他们的名字,却没有听到他们的回答。我担心极了,立刻冲向他们的商店,但受到了军警的阻拦。一番解释之后,他们把我放了过去。我看到很多人倒在地上,衣服因爆炸而被撕烂,痛苦地呻吟着。我的两位哥哥也躺在商店里,我本以为他们只是受伤而已,但急救人员和军警告诉我,扎基和萨夫尤拉已经当场死亡。我的哥哥竟然死在自己的店里!

他们的死亡对我们整个家庭都是很大的打击,我们这辈子也不可能忘记那一天发生的悲剧。这起袭击简直让人心碎,我的哥哥和表哥都是无辜的,他们不该就这样死去。这种感觉非常复杂,难以置信、怀念、不解、仇恨都交织在一起。我希望能有一天,真主给我机会、给我时间、给我复仇的能力,我要为我的哥哥报仇。我已经向我的父母发誓,要血债血还!

今年3月,塔利班分子持枪冲进喀布尔的一家豪华酒店,打死一名记者,还有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他们一家正在吃“年夜饭”,塔利班却将子弹倾泻在他们身上,孩子是无罪的啊! 对于塔利班这个恐怖组织,希望政府采取更多有效措施进行打击。如果政府无能为力,我请求真主给我“ 回敬”这些杀手的机会,这就算是我此生最大的愿望!■

分享与关注如果觉得文章不错,请分享给朋友们吧。关注我们,只需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小字国际先驱导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