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瀚客H / 学习 经验 / [转载]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

0 0

   

[转载]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在2014年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2015-04-14  H瀚客H

 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在2014年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重获新生

2014届的毕业生们,你们好!

非常荣幸在这个下午与大家相聚在此,参加哈佛大学奇特而又古老的本科生毕业典礼。在这次演讲中,我将与你们分享一些至理名言。四年前我曾说过,当你们毕业时穿上黑色学位服坐在纪念教堂时,应静默片刻,思考一下本科时光和未来的生活,我猜你们对此已没有任何印象了。你们刚入校的那一周,气温高达99度(相当于摄氏37.2度),飓风“厄尔”正侵扰着我们。我和许多长者身着黑色长袍参加你们的开学典礼,敦促你们将哈佛当成自己的家。

你们慢慢适应了离开父母和自己家庭的日子。正如在哈佛学报《绯红报》(The Harvard Crimson)的一篇采访中所提到的,一位学生问同学们:“你们确定把袜子放进洗衣机里洗没问题吗?”

你们就这样坚持下来,甚至都不记得吃过热的早餐,只有对摇滚乐队的灵感还记忆犹新。四年来,你们遇到了许多杰出人物。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2012大房屋之争”(the Great House War of 2012)中表明了他对亚当斯之屋(哈佛校园内有12栋著名的房屋,其中一栋以亚当斯命名)的忠诚;著名流行歌手嘎嘎小姐(Lady Gaga)出席了在哈佛大学桑德斯戏院举行的反欺凌论坛;著名歌唱家芮妮·弗莱明(Renée Fleming)在哈佛大学授课;黑人女作家托尼·莫瑞森(Toni Morrison)在哈佛大学作报告,探讨了善良的本质;著名演员和编剧马特·达蒙(Matt Damon)与你们讨论了电影《心灵捕手》(Good Will Hunting);脸谱网站(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来哈佛大学招募人才;前副总统阿尔·戈尔(Al Gore)就气候变化提出质疑;著名小号手和作曲家温顿·马沙利斯(Wynton Marsalis)追溯了美国音乐的演变历史。

你们在不同的发展空间里发现彼此,不仅包括Tinder(一款手机交友软件)、Snapchat(一款手机软件)和“I Saw You Harvard”(哈佛校友社交网站),而且包括纪念教堂外的走廓(The Porch)、新建的科学中心大厦(Science Center Plaza)、斯通大厅(Stone Hall),甚至是洛威尔本科宿舍楼(Lowell House)大厅里的沙发。那里曾发生过轰动,还成立了一个团体。你们撰写的毕业论文选题广泛,从哺乳动物的心脏再生到乌干达的卫生保健,再到罗马帝国的团伙暴力。当地震袭击日本、台风侵袭菲律宾时,你们聚集在一起组织援助。超级风暴“桑迪”来袭时,哈佛大学34年以来第一次停课,你们再次团结在一起。

你们敢于面对怪异的天气:你们顶着暴风雪,走进哈佛怀德纳图书馆学习;学校375周年校庆时,你们在污泥中起舞;在“极地涡旋”的肆虐中,你们完成了毕业论文。

你们入学的第一个月,正如你们中的某个同学所说的,电影《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提出了“你的先入为主的观念”。但在面对那些定义你们的决定性因素时,你们应坚持自我定义。你们可能会继续这样做,正如1985届毕业生柯南·奥布莱恩(Conan OBrien)所说的,别考虑不好的变化,关键是“你是否去过哈佛”。在五金店咨询跨接电缆是如何工作的,这才是“你去过哈佛”的证明。或者,这也是我的最爱,把头放进侄女的玩具屋中,因为你想看看当“巨人”是怎么一回事,这才是对侄女说的“柯南叔叔,你去过哈佛”的证明。

但是在很多方面,你们已经是定义者——哈佛大学和你们自己的定义者。

在大一的春季调查中,你们中90%的人把“勤奋、诚实、尊重和同情心”作为前四项最重要的个人价值观,“能力”和“健康”几乎被排在最后。正如你们中有人说的,你们“变成了彼此最好的自己”,这也敦促我们去做同样的事情。

你们挑战现状,对撤资与性骚扰问题采取了积极行动。你们帮助发起了关于“我,也是哈佛”(I, Too, Am Harvard)的国际会话。你们呼吁德育和智育同等重要。

你们把艺术融入新的事业与环境中:你们将希格斯玻色子重塑成舞蹈步谱,将长篇小说《芬尼根守灵夜》(Finnegans Wake)编排成独角戏,用古典音乐来帮助“脱北者”。

你们创建了有“病毒性”的“哈哈,我的论文”(LOL My Thesis)博客,到处散发论文作者的不端和滑稽行为。

你们穿着雪鞋穿过哈佛森林(Harvard Forest),在植物园中研究蜜蜂的多样性。你们重振了哈佛大学的板球俱乐部,正如格言所说的:“传球,过球”(ball by ballover by over)。你们不仅把女子橄榄球队从一个新手团队变成了一个大学竞赛团体,还将其带入了一个常春藤联盟球赛。你们将班上同学租借到女子奥林匹克曲棍球运动队。你们把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斯波坎市,因为你们把男子篮球带回了全国大学生体育协会(NCAA)。你们连续七年在比赛中击败了耶鲁大学。

2010年有时被称为“智能手机年”。作为2010年入校的学生,你们在分享自拍、给自己的品趣账号(Pinterest Accounts)贴上标签、查看推特社交网站中的回复的同时,还在社交网站上发布和转发贴子。我希望这些我都说对了。

当你们的手机变得越来越智能的时候,世界却持续处于频发的危机之中,常常令人恐惧。

9·11”事件使国家发生了很大变化,那时你们还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当国家财政体系面临经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时,你们正在读高中。

美军追捕奥萨马·本·拉登以及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在中东爆发的时候,你们是大一新生;当波士顿黑手党白毛巴尔杰潜逃16年后被抓时,你们刚升入大二;当兰斯·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承认使用兴奋剂,灰头土脸的泰格·伍兹(Tiger Woods)出现在耐克广告“夺冠能搞定一切”时,你们在读大三。正如我们一直在追问的:究竟什么才是真实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使我们时刻团结在一起,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一事件。

不管有多混乱,你们一直拒绝被诸多事件所定义。你们曾说过:“我们有一个目标,我们需要自己的天地。”

周四,你们会收到哈佛大学的文凭,成为受过良好教育的一群人。你们有理由为在一个无法预见又充满困难的世界里定义自己而感到忧虑,正如你们中有人所说的,缺少对生活的计划。即使你们有计划,问题依然存在:我能找到好工作吗?从长远来看,工作有意义吗?我要对谁以及什么事情负责?成功究竟意味着什么?什么能成就美好的人生,什么不能?

今年的早春时候,我有机会见到了电视剧《绝命毒师》的制作人文斯·吉利根(Vince Gilligan)。去年秋季,该剧五季全部结束。正如你们大部分人所知道的,这部电视剧从根本上讲是一部道德剧,讲述了主人公沃尔特·怀特(Walter White)是怎样坠入罪恶的深渊的。一个老实本分的化学老师,在被诊断为癌症晚期之后,变得害怕生活。随后的剧情中,他坠落为一个邪恶的制造毒品并组建集团进行销售的大毒枭。为什么文斯要塑造这一人物?是什么给了他灵感,让他想象出这一形象?文斯解释说,当沃尔特·怀特知道自己得了绝症时,他就能摆脱一直压抑他的恐惧感。《绝命毒师》讲的是一个人在被“释放”后询问自己“当你无所畏惧时你会做什么事”的故事。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将成为什么样的人?当你无所畏惧时,你会做什么?脸谱网的首席运营官谢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工作场所谈论两性平等时,也提出过这一问题。她认为,应当“拥抱你的野心”。比如,通过消除疑惑抓住重点:当我可以畅所欲言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当我被随意评判时会怎样?当我失败的时候会怎样?或者,有时就像恐惧一样,当我真正成功了又会怎样?

我们令人尊敬的牧师彼得·戈麦斯(Peter Gomes)教授,生前也问过这个问题。你们是哈佛最后一届知道他的学生。他是一个浸礼会牧师,来自普利茅斯的朝圣者协会黑人会长,或像他自己曾说的那样,一个“非裔撒克逊人”。他认为,应该“拥抱你自己的身份”。

每年我向学生介绍我的“生活中的停车理论”时,都会问他们一个问题:如果你们不在乎是否有停车位时,会怎样停车?你们不会把车停在离目的地还有十个街区的地方。你们可以去想去的地方。生活的态度使你们专注于真正关心的事物。

提出和解答这个问题的每条途径都需要想象一些事物,然后付诸行动,不管障碍是什么、害怕什么。这是一个很实用的问题,但它是如何“成就”一个无情的冰毒贩的呢?

我想起了在开学典礼上要求你们做的很多事情。在过去四年中,你们已经完成了很多,与沃尔特·怀特在《绝命毒师》里面一样,敢于冒险,尝试新事物。他是创新者、企业家。他建立了自信,拥有信仰,也承认自己做了很多坏事。他充分体验了生活,不过,他做的这些事情越多,就越自私、越残忍,自己也变得越堕落。他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自欺欺人,并最终成为道德败坏者。

我一直鼓励什么?

当然,我希望没有沃尔特·怀特,尽管我承认自己曾沉迷于《绝命毒师》。在最后的结局中,沃尔特把手放在道德的按钮上死去。当他认罪时,他没有说自己喜欢制毒、擅长制毒、制毒让自己真正地活着,而是说自己为自己而制毒。

本科教育会对你们产生深远的影响。在哈佛学习的日子里,你们已经了解了自己,我、你们的导师、家长和朋友都高兴地在你们身上发现了你们四年前无法想象的人生目标和爱好。

你们曾被鼓励去冒险,也尝试了很多。但是,当你们在图书馆、实验室和校外的世界中去冒险时,你们的道德指南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你们如何成为一个高尚的人?

学习在一定程度上是为成就和卓越而冒险。这两者都是我们所认可和赞扬的。但更重要的是,过去四年的教育告诉你们,要为了人类的美好未来面向世界,采取行动。

在这里,我引用一下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曾对作家理查德·斯坦格尔说的话:“勇气不是没有恐惧,而是战胜恐惧”。每一个表演者、教师、第一响应者、队员,都有这样的经历:迎接更远大目标的挑战,如接触观众、鼓舞他人、重整团队、服务社会。曼德拉说:“当然,我也害怕!”在他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里,恐惧是不存在的。他说,要通过表现无畏的行为鼓舞他人,反过来,他人也鼓舞着自己。就像斯坦格尔说的那样,给他力量,让他战胜自己的恐惧。我们相互依存,我们的工作和生命依赖他人,同样他人也依赖我们。

所有这些的核心是要具有同情心,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不管你们是否将第二修正案(Second Amendment)教给波士顿五年级的学生,或学习过巴西的水路运输知识、经营过哈佛广场流浪者收容所、研发过艾滋病疫苗,你们都已经意识到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理解他人,以及其他社会、宗教、国家、星系、时代。同情心也存在一个矛盾,坎特伯雷市的前大主教罗恩·威廉斯(Rowan Williams)上个月在哈佛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提出,同情心并不是“我理解你的感受”,而是一种说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的能力。谦虚、好奇与敬畏才是我们必须拥有的素质,用他的话说就是“继续学习和再学习”他人是谁,以及“我们是谁、我们真正关心什么”。这就是博雅教育的目的所在,以及让你们接触这种学习方式的目的所在。你们在哈佛大学得到的远非获得学位、完成本科教育,而是学会服务他人,这一伟大事业才刚刚开始。

17世纪,哈佛大学的创始人之一——约翰·科顿(John Cotton)曾说,生命的意义在于以公共利益为奋斗使命和目标,而不是通过欺骗与损害他人利益而建功立业。

2014届的毕业生们,你们要把握机遇,努力学习、培养同情心,勿以恶小而为之。在今年春季哈佛大学的诺顿讲座(Norton Lectures)中,爵士钢琴大师赫比·汉考克(Herbie Hancock)发表了题为《爵士乐的道德》(Ethics of Jazz)的演讲,介绍了他与迈尔斯·戴维斯的五重奏舞台表演。当汉考克弹奏了一段被他描述为“百分之一百的完全错误的”和弦时,乐队正处于最佳状态,音乐达到高潮。汉考克说:“时间停滞不前,直到迈尔斯深吸一口气,演奏了一段才将那个和音改过来。那一段表演就像魔术一样。迈尔斯不认为我弹奏的是一段错误的和音,而是将之看成一段没有料想到的和音。”这是一个关于人类和谐与音乐共鸣的典范,关于即兴创作与创造力完美结合的典范,你们会发自内心地赞叹它的美妙。

Visitas博客被关闭了,你们将它重新开通。哈佛大学建校375周年校庆遭遇暴雨,你们在污泥中起舞。作弊丑闻使哈佛大学不得安宁,你们成功地倡导荣誉行为准则。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发生后,你们彼此照应,再次战胜了困难。

这是一个从恐惧到变得更强大的故事,是一个魔术。超越自己,为他人服务。如果每个学生都做到这一点,世界就是你们的。世界也不会再向你们索取更多。

请继续定义自己,定义哈佛,追寻无拘无束的幸福。欢迎大家经常回哈佛看看,不断提醒自己哈佛大学的目标是什么。祝你们生活安好,一切顺利!

谢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