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飞啊飞 / 生活 / 避免无病呻吟的职业无力感

0 0

   

避免无病呻吟的职业无力感

2015-04-15  老鹰飞啊飞
      作者:汤涌,《中国新闻周刊》社会组资深记者、新媒体部内容总监。
80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硕士毕业,曾任《新世纪周刊》记者编辑及文化版主笔、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新闻采访写作教研室教师。

       接到传媒大学学生杂志的约稿,请我谈谈记者的无力感。我说这个话题太消极,太无病呻吟了,不如写写如何克服记者的职业无力感。其实多数职业无力感都是外行人的臆想。
  好多人跟我说,学医的学生看过摸过尸体之后,对异性都兴趣不大了,这就是标准的臆想,因为这行的大多数人,都仍然过得好好的,只是入行的头几年做住院医生太苦太累而已。其实入行的头五年,在各个行业中都是极累的,套用我一个同学的话,这几年钱财最少,欲望最强。
  真正入行之后,这种呻吟式的思考就少得多了,忙起来的人是没空的。就像最担心阳痿的多数都是那些青春期的少年们,总是害怕自己会怎么样怎么样,其实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不过行外人的质疑也不无道理,比如:
  “你见那么多的黑暗面,会不会时常感到无力?”
  这是一个很外行的好问题,就像问一个将军,敌人这么强大,你怕不怕。答案很简单,当你是一个好战分子的时候,敌人越强大你就越兴奋,记者也是一样,真心爱这个职业,看到一件黑幕很深的事情,只怕是兴奋得浑身颤抖的,如果没把此事搞出来,只会恨恨地继续想办法,无力感是向自己的攻击,全然无益。
  “看多了黑暗的东西,会不会得抑郁症?”
  要相信科学,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疾病,不属于心理问题,跟脑子里面有关系,不是想得就能得的,但是很多抑郁症患者都特别聪明,他们选择了记者的职业,而不是记者职业把他们逼成了抑郁症。
  “我实习回来,觉得有很大的挫败感,这个社会不是我能改变的……”
  别装文学青年,明明是你胜任不了这个工作,所以没有成就感,非要诬陷在社会身上,没劲。多数实习之后转行的准记者都有惨痛的实习经历,套用我们这行的学术术语是,你恐怕实习的时候不太靠谱。
  解决了这种校园式的疑问,说几个新记者常见的实际问题:
  社交恐惧:其实在记者当中有这种问题的不少,有的还是很活泼的人,打电话约采访之前,浑身发抖的都有。台湾学者殷海光一辈子只打过两次电话,都几乎虚脱过去,我的很多朋友也都有这种问题,怎么办,多打几次,习惯了就好了。做点深呼吸,让自己的注意力稍微分散一点,最糟糕无非是把要说的写下来,电话接通之后念稿子。
  职业倦怠感:其实你厌倦的可能只是这一份工作,或者这一个领导,换个新工作试试。如果有条件的话,尽量优先选择你喜爱的工作,不要为追求一份薪水而做无聊的活,二十几岁,你还潇洒得起,你过了五六年无聊的日子之后,可能再也过不起低收入的日子了,这会儿你想去做你想做的工作,老婆孩子都不答应。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工作你喜欢,但是太累了,这会儿要跟你的领导谈一谈,而且经常把你做的一切展示给领导看,有的时候你累垮了,领导都不知道你做了啥,这是巨大的杯具。
  收入太低:如果平台还不错,但是收入低,那就靠这会儿攒资本,写好稿子,然后找到平台也好,收入也好的媒体去,不难找。新闻人是读书人,读书人就不能谈钱吗?绝对不是,你的薪水不是用来享乐的,是用来买书,购买培训服务让自己成长,为你解决后顾之忧的,是你应该体现的价值,所有假借理想对你进行的绑架都是野蛮而愚蠢的。你都可以把这样的老板一脚踢开。别相信创业成功你会怎么样,那是你有身份有股份时候要关心的。
  离开新闻业没什么丢人的:跟理想没关系,有的人性格就是不合适,那入行的时候都不要选择这个行业,有的人写新闻稿像写公文一样,那不如去写公文,别跟自己过不去。这个行业只适合真正热爱她的人,至于其他的新闻系毕业生,你们无论做官还是经商,能偶尔想起你的这些同学们承担了一些责任,而你在你的行业中也应该做负责人的商人或者官员,那就足够了。
  严重的无力感到出现嗜睡厌食症状的地步,看心理咨询师去。如果你只是需要鼓励和支持,试着常回学校去拜访你喜欢的老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