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环沛 / 喜好 / 春天是永远的初见

0 0

   

春天是永远的初见

原创
2015-04-27  九霄环沛
春天是永远的初见

春风和阳光,宛若杨过的黯然销魂掌,衣袖一挥,便化解了襄阳城中各路豪杰的万般招式,顿时花开满枝,新绿摇翠。时光可以变老,爱情可以变淡,唯有春天,每一次到来,都是永远初见的嫣然。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梦里依稀,那个深巷里的女子,挎一篮含羞带娇的杏花,步子轻盈地走在青石板的小巷,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路淡淡芬芳而过,惹来脉脉两情谁诉。从宋诗画卷里走出来的女子,一路走过千年,任花开花落,青春年少,红颜不改。

昨日疏影暗香盈袖,今天风雨花落成冢,空余花萼欲说还休,不久就会有青杏立上枝头。风吹花开,雨打花落,花飞花谢,本是自然常态,却总能引人遐思,或欣喜欢愉,或感怀伤神,几许惆怅,几许落寞。陈词落在红尘,几度轮回中,早已经换了角色,一任杏花微雨燕双飞。

“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海棠花叶共发,当嫩绿的叶片重重叠起的时候,它的蓓蕾也才刚刚绽开花萼,露出花瓣的点点鲜红。花朵簇生在细长的花梗上,初开时如胭脂点点,及开渐成云霞片片,又若宿妆淡粉,掩藏在绿叶间,迎风摇曳。粉红或粉白,浅浅淡淡,袅袅娜娜,不知为谁遮掩不住清丽淡雅的妩媚。

最是解语海棠花。风月辗转,一千多年前豪放词宗东坡居士被贬黄州,借一抹月色,撩动轻雾,夜秉红烛照海棠。江南的春天晚上,月色晴明,微风轻拂,阵阵花香,潋滟时光里开尽淡雅,捻一缕浅浅春光,细执一缕淡淡温柔,想一想都觉得要醉了,醉在花开的春风里。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千年的春风,千年的桃花,或许正是因为崔护这首诗,变得更加灼灼其华,温婉多情。清明时节,春风十里,荠麦青青,满眼的绿呼啸而来。山桃盛开,漫山遍野。放眼望去,或浓或淡的粉红,向远处低处铺陈开来,开得纯粹而不张扬。

春风十里也不如你,最是人间四月天。

年华深处,忘记了年龄,我们其实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只愿此生清宁,淡然花开。从此后,只闻花香,喝茶读书,不谈悲喜,更不争朝夕,阳光暖一点,日子慢一点。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