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氏春秋 / 后燕[384一407] / 中山在历史上的四个时期——(三)后燕的...

0 0

   

中山在历史上的四个时期——(三)后燕的都城—中山

2015-05-04  廿氏春秋

  公元3世纪末,经过长达16年“八王之乱”的晋朝,国势日渐衰微,人民流离失所,社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生活在我国北方的匈奴、鲜卑、羯、羌等少数民族,乘战乱之机起兵反晋,先后建立起十几个割据政权。中山地区也相继为后赵、冉魏、前燕、前秦所占据。

  晋永嘉六年(312年)石勒攻占襄国(今河北邢台)后迅速向周围用兵,扩展自己的势力范围。中山改国为郡,部将秦固被委以中山太守。公元350年冉闵灭赵称魏,中山一度入冉魏之手。不及三年,东北的慕容隽攻入冀州,灭掉冉魏,中山又划入前燕的版图。这种形同弈棋的互相争战,到公元376年才为前秦苻坚所统一。

  淝水之战后,慕容垂同苻坚决裂,自称燕王,引兵东渡黄河进入河北地区。于晋孝武帝太元九年(384年)六月攻克常山郡(治所在今石家庄西北),进围中山。前秦守将苻坚虽严密防守,终难抵档燕军的攻势,“秋七月克之,执苻坚”,乐浪王慕容温被派驻中山屯兵留守。

  这时的中山经过百年的战乱,昔日的繁华盛景己荡然无存。邑落萧条、城池残破,因无粮可食,“燕之军士多饿死”。面对这衰败的境况,慕容温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予以治理。他一面派人将四方流民召回原籍,劝其垦田植桑、发展生产,以解决日益严重的粮荒,一面招旧抚新,增强防御能力,以抵抗丁零翟真南下骚扰。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中山又开始出现了“郡县壁垒争相送军粮,仓库溢充”,百姓安居乐业的新气象。在此基础上,慕容温又挖池叠山,把后赵石虎在中山时的宫观亭榭清理修复,为慕容垂最后选定中山为都、建立后燕政权奠定了基础。

  公元385年12月,慕容垂正式定都中山,并于次年元月在中山称帝,改元建兴,置中山尹及公卿百官,缮治宗庙社稷,史称后燕。接着,慕容垂又相继灭掉了丁零族翟氏建立的魏和西燕之慕容永,把疆域向南扩展到今山东的临沂、枣庄一带。在全盛时,“南至琅邪,东讫辽海,西届河汾,北暨燕代”,成为十六国后期中原地区最为强盛的王朝。

  关于燕都中山的宫室方位及建置规模,由于年代久远,战乱频繁,一时难以考辨,现只能根据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滱水注》中的记载推述其大略。

  今河北定县东南的八角廊村,曾有一个数丈高的土台,相传这就是慕容氏宫殿的遗址。后建武七年(314年),石虎遣中郎将在此筑起小城,并在城中立宫造殿,建楼兴榭,以作为石虎北巡的行宫。后燕定都中山后,除了将已有的亭台楼阁复原外,又在小城的南面,“更筑隔城,兴复宫观”。新城内“始筑两宫,开四门”,引水凿池通入城内“选鱼池、钓台、戏马之观”,成为慕容垂游弋玩乐的御苑。

  在慕容垂忙于兴兵伐魏征西燕之时,长城以北的鲜卑拓跋珪建立的北魏王朝,伺机南下与后燕争雄。后燕建兴十年(395年),慕容垂派太子慕容宝、赵王慕容麟率8万兵马北上伐魏,大败而归。次年,慕容垂亲率大军越广昌岭(在今河北满城、易县之间),直指北魏重镇平城(今山西大同东北)。这次战役虽然取得了一些胜利,但是旷日持久的争战使兵员锐减,士兵思乡厌战和逃亡者骤增,加之慕容垂在回师途中病死在沮阳(今河北怀来南),所以未能挽回后燕在整个军事态势上的败局。拓跋珪抓住后燕丧主、内部政权不稳的有利时机,挟其几十万骑兵大举进入中原。

  后燕永康元年(396年)十一月,拓跋珪兵锋指向河北,一路上势如破竹,相继攻占常山郡、信都郡(治所在今河北冀州)。第二年三月,大军向燕都中山进发。慕容宝率中山全境的步骑兵15万摆成一字长蛇抵抗魏军,几番大战未能奏效,只好率一万众逃往龙城(今辽宁朝阳),“冬十月,魏败慕容麟于义台,遂克中山”。这样,慕容氏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都城—中山,由此入北魏之手。

  魏占中山后,重新恢复了中山的郡城建置,除蒲阴划为高阳郡外,西晋时中山国的其余7县仍归中山郡辖属。在此基础上,北魏皇始二年(397年)又设置了更高一级的管理机构—安州,辖管中山、博陵、常山、赵、巨鹿5个郡,州所设置在中山郡的治所卢奴县。以后拓跋珪为实现平定天下的宏愿,于天兴三年(400年)起,把安州更名为定州。

  北周建德六年(577年),“关东平定,于定州置总管府”[59],柱国随国公杨坚被委以定州总管。杨坚在任期间,为避讳其父杨忠的“忠”与中山的“中”音形相似,中山郡遂改为鲜虞郡。至此,两汉延至北周存在了700多年的中山之名,再次从历史上消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