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沈阅览 / 中国现代 / 我活都活不过来,怎可能闷?

0 0

   

我活都活不过来,怎可能闷?

2015-05-08  老沈阅览
晚年学英语弹钢琴跳舞练字——黄宗英将迎90岁生日

我活都活不过来,怎可能闷?

                 李君娜  2015年05月08日


  10年前,黄宗英在北京接受曹可凡访问。(视频截图)


    

  黄宗英,风靡老上海舞台的“甜姐儿”,是《家》中的梅表姐,是《乌鸦与麻雀》里的官僚太太,是演员,也是作家。
  7月13日是黄宗英90岁生日。《可凡倾听》节目组将“私藏”10年的黄宗英珍贵影像资料制作成最新一期节目,作为礼物献给病榻上的黄宗英,同时也送给千千万万记挂着她的观众和读者。这期节目将于明后两晚19时30分在艺术人文频道播出。

  十年前一次珍贵的唠嗑

  曹可凡回忆到,与黄家的缘分始于1995年,“那次我录制京沪大拜年,黄宗江夫妇,黄宗洛夫妇,黄宗英、冯亦代、吴祖光、新凤霞等先生那天都在。”2004年,《可凡倾听》创立时,第一位上节目的嘉宾就是黄宗江。曹可凡坦言,后来他也想找黄宗英做节目嘉宾,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
  10年前,曹可凡终于有了一次和黄宗英“唠嗑”的机会。“这不太像一次采访,当时老太太就是想聊聊天,但她也不反对我们开着摄像机记录下这一次聊天的过程。”曹可凡说:“当时她正受多发性脑栓塞困扰,自觉状态不佳,本不愿面对媒体。在我的努力下,老人终于破例在北京高碑店的住处接待了我,于是便有了这次珍贵而难忘的访问。由于身体原因,当时老人的叙述显得有些支离破碎,但那些充满诗意的如珠妙语和毫无保留的肺腑之言,还是令我感动万分。”

  自认最成功角色是“赵丹妻”

  影像资料中,黄宗英对自己经历的4段婚姻直言不讳。其中,和赵丹携手共度的32年,让她魂萦梦绕。黄宗英说:“赵丹是一个贯穿我一生的主题。”因为觉得赵丹死得“不安静”,所以她的文集里都必有赵丹的东西,“我活着,就不能让他死了。”
  曾有人问黄宗英,一生最难演的角色是什么?她回答“赵丹妻”。一生最成功的角色是什么?答案依然“赵丹妻”。赵丹、黄宗英在1951年经历一场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他们出演的取材自清末真实人物“行乞办学”的电影《武训传》上映后,起初反响很好,被视为“富有教育意义的好电影”,之后却被定性为“反动电影”,随之而来的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批判,作为主演的赵丹首当其冲。这时,黄宗英坚决地站在赵丹身边,“每次他受到大委屈,我一定站在他身边,我们的感情是大苦大难铸成的。”

  为写报告文学入藏险丧命

  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演员黄宗英淡出影坛,而作家黄宗英却成绩斐然。
  黄宗英当作家,有些无心插柳。她说当时剧团里的演出幕间串联词没人写,她就自告奋勇来写。后来她根据在农村的体会,写出报告文学《特别的姑娘》、《小丫扛大旗》和《新泮伯》,文章获得著名剧作家夏衍的好评,“他说宗英的散文写得好,以后就别逼她写电影剧本了,让她一年交两篇报告文学。”在诸多报告文学里,《小木屋》是最为人熟知的,由此改编的电视片还在美国获奖。这部作品既为她赢得荣誉,也给她带来无可逆转的创伤。1994年,69岁的黄宗英第三次入藏考察,不料发生严重高原反应,几乎到鬼门关转了一遭,也让她至今饱受脑栓塞之苦。
  黄宗英的晚年生活丰富多彩,坚持每天动脑,学英语、弹钢琴、跳舞、练字。“以前别人以为我演了《乌鸦与麻雀》里的情妇,晚年肯定会打麻将解闷,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黄宗英身上,我活都活不过来,怎么可能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