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xtjj / 八字命理 / 子平真诠评注

分享

   

子平真诠评注

2015-05-10  yyxtjj


 

李星汉 评注

序言

    《子平真诠》一书系清乾隆年间进士沈孝瞻原著,此书与当时的《滴天髓》相互匹配。相传此书一出一时洛阳纸贵,人们争相传抄,作为经典应用。本书是以月令为经,以诸神辅佐为纬,特别对格局的成败,格局与格局之间的生克制化配合更加透辟。

    现今最常见的版本是民国时期江浙派论命高手徐乐吾老先生评注的版本。这一本书与原著有所不同,目前版本论用神以前的本分文字均为徐乐吾后添加上去的,还有书中一些命例大部分为徐氏后加上去的,很多命例与原著章句不符。徐老先生使用一种非常自我的心态来评注的本书,所以,大家在阅读的时候极可能被徐氏带入一种漩涡当中,久久不能窥视原著一二,时间越长离原作者的思想就越远。

    徐氏在《子平真诠》中论用神做评注时使用的是当时乃至目前仍在流行的一种取用原则和用神含义(即平衡论命法)。而正是由此一篇不难看出,徐氏的思想与原著者沈孝瞻先生的多少有些不搭调。我们不敢也不是批评徐老先生是错误的。但,作为一派命理大家来评注一部古籍,最起码应该尊重原著者的思想,也应该给后来者一个原著的本来面貌,至于原著的精华和糟粕坠在后面澄清自己的观点即可,这种擅自篡改原著者的思维模式和理论体系是不足为我人所学取。本人,才疏学浅,不敢对古人遗训善越雷池半步,期间有不同的见解无论对错,都会标出是我之思维而非原作者之思想,使后学者有个明确的阅读空间。

                       辛卯仲夏李星汉于东北七宿堂

 

论用神

    原文: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财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顺用之者也;煞伤劫刃,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当顺而顺,当逆而逆,配合得宜,皆为贵格。

    注:用神一词众口铄金,自清末民初以来,很多四柱爱好者均陷在这个漩涡当中难以自拔。每每在网络或者现实中遇到四柱爱好者,提出的问题以两点最为突出:

1、此八字用神是什么?

2、此八字身强还是身弱?

    四柱学与其他学问基本一样,就像化学、几何、数学一样,一个题有很多种解法,并非只有一种解法。用神,就好比是解题的方法,由于派别不同理论体系不同,取用之道也并非尽皆相同,这也是他迷人之处。

用神,目前最为流行的解释就是徐乐吾老先生评注的那本《子平真诠》论用神下面归类的那几种。即:

    1、扶抑。日元强者抑之,日元弱者扶之,此以扶抑为用神也。月令之神太强则抑之,月令之神太弱则扶之,此以扶抑月令为用神也。

    2、病药。以扶为喜,则以伤其扶者为病;以抑为喜,则以去其抑者为病。除其病神,即谓之药。此以病药取用神也。

    3、调候。金水生于冬令,木火生于夏令,气候太寒太燥,以调和气候为急。此以调候为用神也。

    4、专旺。四柱之气势,偏于一方,其实不可逆,唯有顺其气势为用,或从或化,及一方专旺等格局皆是也。

    5、通关。两神对持,强弱均平,各不相下,须调和之为美,此以通关为用神也。

然而,《子平真诠》一书的用神是作何种解释呢?这个很重要,因为我们今天是要用这部书来敲开四柱之门,所以,我们要专研他的用神是什么意思。到底与其他的取用之道有多大的区别和有多少共同点,这样就会使我们很快的走出取用、旺衰、强弱的漩涡。

开宗明义:

    八字用神,专求月令。这是沈孝瞻老先生的原句原话。这句话总共八个字,再明了不过了,无需多做饶舌。下面再看: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

    日干乃是一个八字的中心枢纽,因为它代表了本人,而其他干支则另有六亲、事、物、地点的代表,四柱八个字当中只有日干是代表了命主本人。我们给人预测算命,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绕着日主本人而做最合理性的推断的,也就是,以日主本人作为一种已知条件,通过这种已知条件与周围环境的配合而推导出一个人的贫富贵贱穷通夭寿。所以,一个命局组合来取用神,首要条件是围绕日主展开。这是初学者都明白的道理,那么为什么还要“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格局分焉。”呢?

    《易经》曰:一阴一阳谓之道。日干干只是一点,如果没有另外的一点是不会成事的。就好比我们坐汽车,如果没有另外的参照物是不会发现车在动的。那么为什么非得要看月令呢?为什么不看年、日、时其中之一呢?

月乃周流不息之意,一年四季变化之主宰也。另,大运从此出,月令一定,顺逆大运途径迥然,变化斯见矣。

至此,我们明了一件事,沈氏所说的“用神”就是格局。这个格局要从月令上选取,没有第二个途径,这就是不二法门。这种取用的方法,与《三命通会》取格局的方法相一致。也就是:甲木日柱生于酉月,无论天干是否有辛金透出均以正官格来取用。从此不难看出,沈氏所说的用神实际就是格局。但是,这个用神与徐乐吾氏所注解的用神有很大的区别,也与我们日常提到的用神有区别,关于区别我们会随着评注的深入逐渐的谈到这个问题。

日常困扰着我们的用神问题在这里沈氏避重就轻很容易的解决掉了。例如,目前很多人困扰在日主到底是旺是衰?是强还是弱?很困扰,目前的平衡取用神法则最大的困扰就在这里,从而也造成初学者或者是学习三四年的易友有一种感觉“一旦旺衰判断错误,取的用神极可能是忌神。”而旺衰又没有一个标杆性的指示参考。而这一点在沈氏这里您完全不必困扰,因为他明确的规范出了如何取用。

    即:“财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顺用之者也;煞伤劫刃,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当顺而顺,当逆而逆,配合得宜,皆为贵格。”

    沈氏将十神分为两组,其中一组称之为“善”,一组称之为“恶”。而且明确阐述:善而顺用之者也;不善而逆用之者也。

    谈到这里不得不说明一下,《子平真诠》这部书好,但是他有一个弊端不是很利于初学者包括一些长时间研究此道者。那就是,他只是概略性的刻定了某一种组合的吉凶,而并没有阐述出吉在何处凶在何处,此谓缺“象”。另外一点是,原书对五行之间的作用关系没有系统的阐述出来。虽然,徐乐吾作了补充,但是仍然是以一种含糊的形式,并且多处违背原书宗旨,在接下来的注解中我们会根据原著的主线带入这些关系,以便利于初学者综合掌握。

    目前,易学界有几个人专门研究这部书,并且有先驱者已经出版发表了自己的评注,但是,明眼人、行内人士恐怕都会发现这个问题,就是“取象”问题。

    取象,是近代才逐渐被人们所重视,因为他达到精妙之处可以把事情描述的细致入微,而非一般性的“此步大运凶、某个流年要注意官灾口舌是非”之类的含糊不清的断语。据我所知,四柱取象法最早是由民国时期的水绕花堤馆主潘子瑞提出的。潘先生将心理学带入命理当中,以十神变化来抽取分析细节,这就是最早的四柱取象的雏形。

    沈老先生所谈到的善恶既有取象的含义。而此“善、恶”二字非是真正的善恶,只是一种代称而已。善者,顺用,顺就顺从生助不能违背之意。恶者,逆用,逆为反其道而行之就是不能顺从其意也。沈老先生在此说得非常坚定,但却不失变通,因在后几章节当中他又提到了逆用之顺法,此是后话。

在本书中,沈氏有几个十神不分偏正,

1、是:印;

2、是:财;

    此二者沈氏不分偏正皆为顺用之神。因,无论正印还是偏印,两者都是生助日主的,所以在取用原则上不分偏正。也有一些书分正偏印来论述,此一点在论述到格局时我会带入注解。

财,无论正偏皆为养命之源,故此亦不分正偏一律顺用。

    所谓的顺用,就是指月令为:财、正官、印、食神的时候,在选取用神时用生助此四神为主。不能克,克则破格,此为顺用。反之者为逆用。

    从这一点取用原则来看,沈老先生是以“月令”为第一宗旨,至于,日主的情况并不是首要愿意。这样就有效地规避了“日主、是旺、是衰、是强、是弱”的纠结。可能有很多易友无法理解,既然日主代表的是本人,那为什么还以月令为中心而不考虑日主的强弱呢?其实,沈老先生不是不考虑而是没有将其放在优先考虑的范畴而已。这一点,在以后的章节会逐渐带入,请大家稍安勿躁。

    我经常说:命理既人理,脱离人理何谈命理?此月令为经看似抛开日主实际是另有玄机。我们把一个命局比作一个国家,日主是一个个体,月令是这个国家的政策法规时局,如果国都没了,你要家何用?国家安定了,下一步问题才是考虑到这个国家的个人利益,这是最浅显不过的道理了。

    善、恶取用有别,变化万千。沈氏接着谈到:是以善而顺用之,则财喜食神以相生,生官以护财;官喜透财以相生,生印以护官;印喜官杀以相生,劫财以护印;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财以护食。不善而逆用之,则七煞喜食神以制伏,忌财印以资扶;伤官喜配印以制伏,生财以化伤;羊刃喜官煞以制伏,忌官煞之皆无;月劫喜透官煞以制伏,利用财而透食以化劫。此逆用之大略也。

    我们仔细品读上述文字不难发现一个秘密,那就是每一个十神无论是顺用还是逆用,其大部分都有两种取用途径,此即为“一阴一阳谓之道也”。

    如财的取用原则有两点:

    1、         财喜食神以相生;

    2、         生官以护财;

    沈老先生虽然将其归纳在一点上,看似很笼统的一说。但,实际玄机已藏在其间了。因此,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分清为什么沈老先生要把财的取用之道分为两种,到底什么时候用食神什么时候用官星。这个问题,有点像目前易学界的一句的口头禅:此八字日主身弱,用神为印比。我每当听见有人这样说的时候都感到很悲哀,印是印比是比啊,老兄,怎么能混为一谈呢?他们俩的性质也截然不同的,这是什么逻辑啊?

要分辨出期间的区别,我们不得不搬出十神像法。

    十神,是以日主与命局中其他五行相互作用,通过生克产生的。也就是沈老先生开篇论用神时所讲的: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十神(格局)他代表了人在社会、自然、邻里、六亲等等表象;这种表象,纷呈多彩,内容丰富;吾人在用四柱论命中,全凭十神的象来表述人生的丰富内容;你理解拓展得越多姿多彩,你的论述就越加详细动人。下面我们逐句地把沈老先生的话带入十神像法,以丰富大家的应用能力。

    财喜食神以相生,生官以护财;

    我习惯将十神比你成人,通过现实生活人的正常思维来阐释命理。

    财入格,即是月令为财星。古书云:孤财不富孤官不贵;此乃至理名言也。古今中外、从古代到现代大家见那个人孤家寡人的成事了?绝对没有,无论他做什么事情一定要有人辅佐他配合他才能成事,并且这种辅佐配合越默契就越成功。那么我们既然把十神比作是人,他想成事就必须有辅佐之人。

财星这个人最喜欢的是食神,因为食神1、生财,2、可是化泄比肩劫财的力量使财不受伤;所以,他第一喜欢食神来生。第二喜欢生官,生官可以制劫,间接的保护了自己。为什么沈老师不把官列为第一呢?不要忘了,人啊都喜欢别人对我付出啊!然后才考虑是帮助别人。正官是泄财之物,耗泄财力。而食神则是财星的母亲啊,食神生财么。母爱是大爱,不是其他爱所能比拟的。

    官喜透财以相生,生印以护官;

    官格透财,财星是官星的母亲,财星在官星的面前会起两个明显的作用:1、破印,印是耗泄官星元气的东西。2、化减官的天敌食伤对官的损害;官格生印,印可以克制食伤使官星不受伤;

    印喜官杀以相生,劫财以护印;

印格喜官煞来配合,因为官煞一可以生印二可以化泄财星克印的力量,可谓一举两得,所以沈老师将其列为一等组合。

    劫财以护印,能够威胁到印的天敌只有财星,而财星的天敌恰恰是劫财,为了使自己不受伤,生一下劫财耗泄自己一点点力量用他来阻挡自己的天敌也算值了!

    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财以护食。

    这里沈老爷子提到了一个大家始终关心的话题“身旺”二字,在这里必须补充一点,就是大家挂在嘴边的旺衰强弱。

    书云:得时皆为旺,失时便做衰看,虽是至理,亦死法也,然亦可活看。夫五行之气,流行四时,虽日干各有司令,而其实专令之中,亦有并存者。假若春木司令,甲乙虽旺,而此时休囚之戊己,亦未尝不存在也。特时当退避,不能争先,而其实春土何尝不生万物,冬日何尝不照万国乎?

    这段话,是前辈徐乐吾大师加在本部书前面的,期间还有《滴天髓》的“天干宜忌”等内容,我们在这里不得不重新提及,因为这段话可以使大家对旺衰强弱有一个比较理性的认知。

    五行到底是什么?目前很多人喜欢将其比拟做实物,例如:甲木为参天大树,乙木为花草;丙火为太阳、丁火为烛光等等。不能说错,但是如果您这么比拟,再按照这个去寻找理性的旺衰;恐怕你就如坠云里雾里了。

五行为气,在天为气落地成形。五行之气与人同,两者皆出自然之理。得时皆为旺,旺有旺的成功之道,而衰有衰的生存法则。非是旺就好衰就次。亿万富翁也有烦恼,要饭的也有快乐,此自然之理也。休囚之木得用,亦可发挥余热,如人之退休而回聘,自能体现自身之价值。易理不外乎人理,旺衰之说不可执一。

另,旺衰强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旺衰是从月令来看,得时即为旺,失令便为衰。而强弱是指,强者,得党也,比劫禄刃印都可以使失令的日主变强;弱,造成弱的有几种情况,食、伤、财耗泄变弱,官杀克制变弱。在此希望热衷以旺衰强弱为取用的易友能有所收获。

    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财以护食。

    这段话很容易是人走偏。食喜身旺以相生,什么意思?多读几遍,看看,什么意思?

沈氏是以月令为格局,食神格就说明一定是食神司令,如:甲木日柱一定是巳火司令。那么,通过上面我们引用前辈徐乐吾先生的旺衰强弱分析,此时日主一定是失令的。失令则衰,要想旺起来就一定是:比肩、劫财、禄、刃、印、库来辅佐。但是沈老爷子明文规定:食神善而顺用,那么在上述的十神中就要删除“印”,因为,他是克制食神的。剩下了:比肩、劫财、禄、刃、库。我们分析发现,原来这句不着边际的话是告诉我们用“比劫、禄、刃”来生助食神。无独有偶,在另一部书中也提到了此点,这部书在论述食神格的口诀中说:食神原是寿星名,最爱财扶喜弟兄。弟兄,即比肩劫财也,所以这句话实际指的是食神格首要是比肩劫财来生助。比劫不但可以生助食神,另外当印星来的时候他还可以化泄印星的气保护食神。所以,食神格第一取用是比劫。

    生财以护食。

    这个是辅佐之意,食神最怕偏印,书云:枭神夺食;一个人要想自己不被别人欺负,那么就要养几个保镖了,保镖就是你对头的对头。能够伤到食神的是正偏印,而能够伤到正偏印的只有“财”,财星破印么。所以,生财以护食。

    七煞喜食神以制伏,忌财印以资扶;

在这里需交代一下,可能有的人要问了:为什么不用印呢?杀印相生岂不美哉?这就是沈老先生厉害之处,他不是不用,而是另有妙处。

    七煞属逆用格局,逆用者,沈老先生明确规定“克之”,现在流行语:拿下。所以先取食神制煞。最怕见财,因为财星滋杀助纣为虐。可是,印为什么怕呢?煞印相生不是美格么?是不是沈老爷子老糊涂了?非也,他没糊涂啊,这句话是有条件的。

    七煞者,同性相克,其性刚强。食神本可制服他,但是如果见到印星,岂不是食神无暇顾及七煞而求自保乎?所以忌见印星。如果没有食神,那当然不忌了。虽然不忌,但是流年大运走到食神的时候还是毛病,所以将其退而求其次列为第二等。

    伤官喜配印以制伏,生财以化伤;

    伤官格逆用,伤官与七煞都是比较特殊的十神,代表性情刚烈,冲动无视法律。所以必须加以约束,才能成大器。最喜印,因为一旦伤官入格,日主一定休囚。所以,印星1、可以生助日主;2、可以之约伤官保护官星,堪称是一举数得。

    没有印星就是生财啦,伤官生财富贵自然来么。同时也把伤官顽劣之气泄掉,还可以间接的保护官星。

    羊刃喜官煞以制伏,忌官煞之皆无;

    羊刃,暴虐之星,较伤官与七煞有过之而无不及。羊刃,乃五行之气走至一个极限阶段。俗话说:谦受益满招损;所以,必须有官煞来制约他,才能成为理想的组合状态。最怕,官煞皆无。

    月劫喜透官煞以制伏,利用财而透食以化劫。

    实际,这个月劫格与羊刃有点类似。因为,羊刃只有五阳干有,五阴干没有。但是,月令劫财、禄都有劫财的心性,这类的人都比较好勇斗狠,好赌博,缺少约束力,那么约束力从何而来?法律法规、道德伦理也,只只有官杀之星据此功效,所以,这个格局也许用官煞来制约。另外,食神可以化泄他的顽劣之性,并且间接的可以生财,所以,实在没有或只是条件不允许时,采用食神化劫以生财。

    备注:上述评注,有一点与沈氏原意有悖。即,有部分文字类似象通关用神,如:因为官煞一可以生印二可以化泄财星克印的力量,可谓一举两得。此处为我的本意而非沈老先生之意也。沈老先生在本部书中明确说明:正印格带官星,财来仍以破格论,也就是说此处官星不能起到通关的作用。如果,正官格带印,此时来财破印,仍以正官格成立论,因,财可生官。从此不难看出,本部书是以月令为中心枢纽,能不能通关主要看月令。但,在日常实践中我所论述的观点确有一定的或然率,故此,添加于上,以备后学者酌情采纳。


今人不知专主提纲,然后将四柱干支,字字统归月令,以观喜忌。甚至见正官配印,则以为官印双全,与印绶用官者同论;见财透食神,不以财逢食生,而以为食神生财,与食神生财同论;见偏印透食,不以为泄身之秀,而以为枭神夺食宜用财制,与食神逢枭同论;见煞逢食制而露印者,不为去食护煞,而以为煞印相生,与印绶逢煞者同论;更有煞格逢刃,不以为刃可帮身制煞,而而以为七煞制刃,与阳刃露煞者同论。此皆由不知月令而妄论之故也。

    注:沈氏此段论述至为精辟,可以说寥寥数语道出当今四柱理论的通病。今人往往忽略月令真神,论格论局颠三倒四,因此,贫富贵贱诸事往往不验。目前,大大部份四柱爱好者弃格局而不顾,认为格局论命过于呆板,很不实用。因此,专寻旺衰平衡取用之道,久而久之陷入旺衰强弱的陷阱,久久不能自拔。

    今人不知专主提纲,然后将四柱干支,字字统归月令,以观喜忌。

    字字统归月令,即我们前篇所讲的“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也就是“格局”的意思。本篇看似沈老先生在喋喋不休的讲述与前篇相同的问题,实际只要大家仔细品读就会发现,沈老先生绝对不是这个意思。本篇阐述的是就当时命理界的一种现象而提出的细化论点。从此,我们也可以反推出《子平真诠》一书论述格局取用之道并非沈孝瞻原著,而应该是其整理的。我们来看:从这句话我们可以看出当时人们就应该普遍的使用此种论命理论体系。否则,沈氏不可能说“今人不知-----甚至见正官配印,则以为官印双全,与印绶用官者同论;”此篇明显是沈氏在纠正当时人们的错误理解模式,那么错误在哪里呢?我们今天又犯没犯古人相同的错误呢?

    见正官配印,则以为官印双全,与印绶用官者同论;见财透食神,不以财逢食生,而以为食神生财,与食神生财同论;

    现今命理界每每看见众多的爱好者动究就讲:食神生财、伤官生财、官印相生等等术语,而又往往不验,从而造成众人对格局的一种怀疑态度,这不能怪大家,实际是后来的众多伪书断章取义将大家引入了一个误区。

从以上摘抄的两句原文来看,沈氏对于格局取用有着严格的要求。正官配印指的是正官格见印绶,而印绶格见正官为“官印双全”。此两者的取用原则有很大的区别,如果看着类似统统归纳为一种取用原则,那么就会有一半的偏差,这还是建立在你取对了就是百分百的准确,如果,取对了还有部分不准确率那么加起来就会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了。

    正官配印,是指月令是正官;那么按照沈氏的理论体系,应列为正官格。命局与人事是一样的,每一个当官的都要有人辅佐,他自己是不可能成大事的。正官我们可以将其比作这个关键性的领导人,那么,谁来辅佐他呢?他又需要什么样的人来辅佐他呢?沈氏在这里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印绶、财。由于本篇只是本书的开篇阶段,故此着重解释容易弄混淆的一些术语,关于取用细节上的取象留待后面再详述。

    月令正官或用印化官,或是因为命局当中有伤官妨碍官格的成立,故此,取印星为辅佐。印绶用官,是指月令是印绶,日主得月令的印绶生助而旺,别干透官,而官再得财生,是为官印双清、官印双全。虽然同是官印的组合而在取用原则上却大不相同。正官配印忌财星破印,印绶用官者喜财星生官。

    以上的组合喜忌变化又回到了现今流行的“平衡”论命法则上。正官司令日主一定是休囚之气,此时最喜印星化泄官气来生助日主,而最忌财星破印。而印绶司令日主一定是处于旺相之气,此时喜官星点滴约束,而财的作用是辅佐官星,因为印星司令官星一定是休囚之气,所以需要略加辅佐为美。这么一来就不难理解,格局其实与旺衰取用之道并不违背。

    月令为财,其余干支若有食神透出为“财逢食生”。此时食神生助财是一方面,主要的任务是防止比肩劫财来破坏格局。

    月令食神逢财,为食神生财;此时财星是流通月令食神之气,如见劫财则破坏了格局的整体均衡。所以,两者看似相同,实则财逢食生不怕比劫,而食神生财格则怕比劫。

    偏印透食,是指偏印司令生助日主,而透食神泄日主之秀气;此时忌见财星;因财星有破印之嫌。

食神司令逢枭神,为枭神夺食;此时最喜财星制枭而护食。

    以上两点,沈先生阐述的在清楚不过了,这些细微的变化都是后学者或是初学者容易搞混淆的地方,所以大家要慎之又慎。

    然亦有月令无用神者,将若之何?如木生寅卯月,日与月同,本身不可为用,必看四柱有无财官煞食透干会支,另取用神;然终以月令为主,然后寻用,是建禄月劫之格。非用而即用也。

    承接上文,在这里必须交代一下:沈氏所称的“八字用神专求月令”既是格局的别称,他的这种取格观点与《三命通会》相同,皆以“月支取格”,如:乙木生于酉月无论透不透辛金皆以七煞格论。

    关于建禄月刧格,现代版中徐乐吾先生解释的已经很明确,故此在这不再做解释。无外乎“然终以月令为主”在反复交代“月令”的重要性。期间细节将会在后面的诸格取用中详细交代,目前有这个概念即可。

    这一篇很重要,如果我们单从字面意思来看他是在讲格局的取用原则,告诉我们千万不要本末倒置,要分清宾主关系。而实际沈老先生是把格局的精华全部公诸于世了,也体现了格局论命是以月令为中心枢纽而非是以日主为中心枢纽。目前,大部分平衡论命法都是以日主强弱来选取用神,而《子平真诠》一书是把格局列为首要条件,其中变化皆要依据月令这个中心点。

    如:见财透食神,不以财逢食生,而以为食神生财,与食神生财同论;他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首先可定中心枢纽“财”为月令,这是一个开始。有了这一步就要谈到下一步“配合”,也就是说:“财”在这个命局要体现作用,不体现作用他不成废物了么?那么有作用就要配合,怎么配合?透食,沈氏叫做“财逢食生”,食神司令,透财为食神生财。这个细微的变化,财与食交换了在月令的位置,同样都是财食搭配,为什么沈老先生一再强调呢?最后一句还愤慨的说到:此皆由不知月令而妄论之故也。其实,这对第二步来讲并无伤大雅,如果论命到此结束那也就罢了,关键是还有第三步:成败救应。


第三章:成败就应

 

用神专寻月令,以四柱配之,必有成败。何谓成?如官逢财印,又无刑冲破害,官格成也。财生官旺,或财逢食生而身强带比,或财格透印而位置妥帖,两不相克,财格成也。印轻逢煞,或官印双全,或身印两旺而食伤泄气,或印多逢财而财透轻根,印格成也。食神生财,或食带煞而无财,弃食就煞而透印,食格成也。身强七煞逢制,煞格成也。伤官生财,或伤官配印而伤官旺,印有根;或伤官旺身主弱而透煞印,或伤官带煞而无财,伤官格成也。羊刃透官煞而露财印,不见伤官,羊刃格成也。建禄月刧,透官而逢财印,透财而逢食伤,透煞而遇制伏,建禄月劫之格成也。

评注:前篇已经谈过《子平镇诠》中所提及的“用神”一词是指“格局”而言。本篇所论及的“用神成败就应”实际说的是“格局”的成立于否。

以上诸句沈老先生论述的很明确,我们首先来看看格局论命是否与目前较为流行的“平衡扶抑”论命法是否则有冲突,然后再逐一的去解读原句。

拿本段文字的“财生官旺,或财逢食生而身强带比,或财格透印而位置妥帖,两不相克,财格成也。”来讲,财生官旺是指月令是财他干透官,或者财星司令他干逢食透而生财。“身强”带比,我们就要仔细的品读“身强”二字,在第一篇解读中我们谈到过“身强”与“身旺”是两个概念,今人往往忽略这个问题,导致取用神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混乱状态。

身强,是指日主因为:比劫禄刃印的结党帮助而由衰转强;

身旺,是指日主因为:禄刃司令得气而旺;

财旺生官,是指财星司令,月令为财星。月令既然是财星就说明日主一定是不得令的。例如:庚金以甲木为财,甲木寅卯月司令;庚金临寅卯月为“绝、胎”的休囚之气,故此只能以“衰”论。衰,是指日主不得令,在月令处处在一种休囚之气。所以,沈先生在此提到了“身强”而不是“身旺”。这里的强是因为虽然日主失去月令的辅佐而处在休囚之气,但此时如果其他干支申酉、庚辛多显就会形成众金结党,庚金由衰而转强。此时,如果平衡扶抑论命法有多种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如:采取克(官杀)、泄(食伤)、耗(财星),而沈氏则归纳得很明确,因为他规定“财格”数属顺用格局,不能逆其性。此时就否掉了“比劫禄刃”四种十神。或者说用它们也可以,但必须带有“食神”,否则绝不能用。这样一来,就清晰多了。

月令是沈氏最多提及的问题,他反复强调月令的原因就是我们一定不要忽略了他对日主及其他干支的作用,这些细节都源自于月令这个中心枢纽。所以沈老先生才在前一篇提及“用神专寻月令” 、“今人不知专主提纲”。

《子平镇诠》是以月令为经其他十神为纬,采取先定其经后择其纬。至于日主旺衰休囚绝不能凌驾与格局顺逆之上的。格局既定第二步就是寻找配合,也就是辅佐格局的十神,也叫做“相神”。在格局论命中不但格局不能破相神也不能破。这样一来就变化纷呈多姿多彩了。在选择相神的时候要兼顾一下日主的气势,如:或财逢食生而身强带比之句既是此意。这里面另有一个玄机,沈先生留给了后人自己参悟。这个玄机是什么呢?那就是我们千万不要忽略沈老先生是进士及第,他是官场中人。因此,他讲的格局成败都是按照当时他身边的达官贵人的标准设立的理论体系,而非是我们如今十几亿平头百姓。换句话讲:财格生官即便日主身弱未带比劫,只要日主在地支当中有一点根气,此次命虽然层次不高但亦可以丰衣足食小康生活还是没问题的。因为,此时虽没达到沈氏的高标准严要求,但是毕竟成局了,理应归类到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小康生活。与目前旺衰扶抑论命法的共鸣之处在于选择相神。

如:官逢财印,又无刑冲破害,官格成也。

官逢财印,到底是逢财还是逢印,还是两者兼备?关于这一点我在拙作《七七宿命理》里面十神意向一节谈的很明确,概括讲:每一个十神就好比是一个人,只要你是正常的人就要为家人和社会创造价值。古云:天生我材必有用;正官的作用主要有三点:1、制劫;2、生印;3、约束日主;只要他体现了该体现的作用 那么就说明命主能够有些贵气,至于大小要看他的作用大小来界定。

格局大致也是如此,再在选取配合(相神)的时候兼顾一下日主的气势。官格如果日主比劫禄刃库少的时候喜配印来辅佐,如果比劫禄刃库多见的情况下喜欢财星来辅佐。古人讲过:孤官不显、孤财不富;实际就是讲没有辅佐之神。就好比下象棋,老帅旁边一定要有相、仕来保护一样。否则,一旦破局的东西来了他就赤裸裸的展现在敌人的面前了。

再如:印轻逢煞,或官印双全;

印格乃印星司令;轻,是指其余干支大部分是印星的异党,非克即泄耗;这就代表格局(印星)有损,而印是顺用不能见这些,所以需要七煞来配合,但是一定是七煞有微根,强根则不行。一旦强根则七煞有倒戈之嫌。印格透官为官印双全,其论法与煞相似但不忌有强根。

从以上两句分析来看,沈氏的格局论命法则与目前较为流行的“平衡扶抑”论命法大同小异。不同的是:沈氏是以月令为主其余干支为宾;主不可伤(顺逆不可颠倒)。如:无论旺衰与强弱印格入命,月令印星不可伤,只能用相神来调停日主的不足。调停的好层次高,即使调停的不甚理想也不失为好命,只是谈不到大富大贵而已。沈氏未言明此处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年代造成的,那个年代以“光宗耀祖、金榜题名”为第一宗旨。

原文评注:

用神专寻月令,以四柱配之,必有成败。何谓成?如官逢财印,又无刑冲破害,官格成也。

官格成必须要有两种十神来配合,1、财;2、印;

配合巧妙与否又回到日主的气势上来了,官格日主一定是处在绝地,此时一定是失令,如果比劫禄刃有三到四个是由衰转强,用财星生官最为理想。如果没有财星反见印星也可成格只是层次不可同日而语。如果比劫禄刃只有一两个那么就以印星为第一首选,这是概论。期间变化何止这些?如见伤官必须有印,财虽可通关但是沈氏不以此论。刑冲破害有合可解,各种玄妙尽在十神意向。

财生官旺,或财逢食生而身强带比,或财格透印而位置妥帖,两不相克,财格成也。

财旺生官,古云:孤财不富;财格最怕的是比劫争财,而官星恰恰是比劫的天敌,所以,财生官旺等于财星给自己养了个保镖,此时即便是来了比劫有官星保户财格不破。

财逢食生身强带比;在没有官星保护的情况下,有食神来生财也属不错的组合。此处“身强”二字至关重要,为什么我们一再强调“身强、旺衰”的字眼呢?可能有的易友觉得是废话。这个一再强调的字眼对于研究子平命理十几年以上经历的易友来讲是有些废话之嫌,但对刚入门的人来讲是必须强调的。一旦这个问题你搞不清楚,很可能卷入一种流行误区。

身强,是指日主不得月令而得比劫禄刃结党而强。得月令为“旺”而不是强。日主有旺中强和旺中弱的组合,这一点目前还没有人指出(不能说大家不懂,极可能是认为太简单不用说,从而导致很多初学者久久不能悟开个中道理。我在07年网络教学时就有一位学员对此不理解,因为他以前同一个老师学的格局,当时我说你学死了,命局是变化无穷的,不能生搬硬套,并且你要明白旺衰与强弱的区别。)

财逢食生,是财星司令天干透出食神,既然是财星司令那么日主一定是处在病、死之地,按照扶抑平衡论命法则,必须是帮扶日主,就要取:印、比来为用神。而《子平镇诠》这这部书的理论体系适合初学入门的原因就在此处,他要求非常严格。也可以说,他分了:主、副;月令为主,日主为副,再选取用神的时候要两者均要参考。财星司令为财格本不宜见比肩劫财,见了以破格论。但是当有食神透干的时候则可以,因为比劫贪生忘克可以转化这种劫财心性。而此时,尽管日主很弱,也不能用印。因为,印星克制食神同时财星破印。至此,就分清了身弱用比劫帮身还是用印生身,这是这部书对初学者最大的帮助。可矛盾马上就来了,接下来沈老先生说道:或财格透印而位置妥帖,两不相克,财格成也。

不是不能用印么?怎么又出来财格透印位置妥帖,两不相克,财格成也呢?此时缺了“食神”这一关键性十神,此为其一;其二,此时命局比劫一定要没有或者根轻,否则此条仍不成立。如果,比劫林立再透印星,印助比劫去夺财格局破矣!

印轻逢煞,或官印双全,或身印两旺而食伤泄气,或印多逢财而财透轻根,印格成也。

印轻逢煞,我们先来分析是什么会造成“印轻”?造成印轻的有两个主要因素:1、克印(财星);2、耗印(食伤);这两颗星同时也是耗泄日主的,所以,此时更加体现印的重要性。因此,印轻逢煞印格成。

或身印两旺而食伤泄气,或印多逢财而财透轻根,印格成也。

身印两旺,印星司令比劫结党为身印两旺。此时取用回归于大环境,首要考虑的是整体命局的气势而不是单一的日主。此时,好比远古时代大禹治水的道理,大大禹的父亲治水是哪里有水那里堵,治水失败。而大禹则反其道而行之,顺势疏导治水成功。五行亦是如此,此时印比结党气势恢宏,最喜食伤吐秀流通全局。如果再用官杀克制不但激起怒气,并且官杀贪生忘克反增弊端。

或印多逢财而财透轻根,

印多逢财成成格,这句看似与沈氏理论有悖,因为沈氏一再强调的顺逆取用,印星属于顺用之列,最忌见财。而此时又讲“逢财”格成是何道理?《渊海子平》讲:母慈灭子的道理,金能生水,金多水浊;水能生木,水大木漂;木能生火,木多火塞;火能生土,火多土燥;土能生金,土重金埋;

印多,必行成母慈灭子之势,财星乘微根而破之恰到好处。虽然,《子平镇诠》强调格局顺逆之用,但是不能违背大的五行气势。

食神生财,或食带煞而无财,弃食就煞而透印,食格成也。

此一句食神生财很好理解不用浪费笔墨。关键在“食带煞而无财,弃食就煞而透印”此一句很复杂,这里面有一条是必须的,那就是“食神无财必须带煞”否则不论成格(关于这一点,请参阅《七宿命理》十神意向篇)。

食神带煞成格,但是印透有破格之嫌,但是沈氏在此不以破格而论,而是论“弃食(放弃这个食神格)就煞而透印(而转成煞印相生)”,食神司令日主一定处在病、死之地,就说明日主气势休囚,主要是食神盗气,此时采取弃食而用煞印相生来调节不足,故以成格论。

身强七煞逢制,煞格成也。

七煞逢制有阴阳两种制法;1、用印;2、用食;千万不要看到“制”字就想到克,顺势化泄也叫做制。

伤官生财,或伤官配印而伤官旺,印有根;或伤官旺身主弱而透煞印,或伤官带煞而无财,伤官格成也。

此段是言伤官格,伤官生财自然成格,古语云:伤官生财富贵自然来;主要是要理解为什么伤官配印要印有根?《神峰通考》曰:病重勇猛药此之谓也。伤官旺,印如果无根的话很难降服他,还容易被其所耗泄,得不偿失。

伤官旺身主弱,只透印印根轻不足以制伤,需要七煞来辅佐印星。伤官格带煞一定不能见财,见则破。

羊刃透官煞而露财印,不见伤官,羊刃格成也。

此言羊刃格;羊刃司令官煞一定处在胎、养之地,此时休囚的官煞很难真正牵制住羊刃这个凶星;而能够辅佐官煞的是财;财生官煞而制刃。此谓:刃旺煞强威权显赫。

印滋刃,财生煞,故以财印并见为格局最理想状态。此为徐乐吾注解之语,此段多年来我始终怀疑多了一个“印字”。羊刃格,官煞失令,要想制服月令羊刃必须要有财星来辅佐官煞,如果按照徐乐吾先生的论点,见印滋刃为美,怎么看都不妥,印星势必要盗泄官煞之气,命局失衡在所难免。所以,原句中“印”字应该是多出一字。(此为我个人观点,还望有识之士扶正为盼。)

官煞制刃,万万不能见食伤透出,透出则败。羊刃格在没有官杀的情况下,必须见食伤,用食伤吐秀。《管见》曰:羊刃格中慢言凶,七煞伤官最喜逢;此之谓也!至于最后一句建禄月刧格,基本与羊刃格雷同,语句浅显不浪费笔墨再做叙述。

通过以上成格的论述,我们不难发现一个窍门:那就是月令乃是中心枢纽,而配合他的那个十神才是我们挂在口边的“用神”,在《子平镇诠》一书中管这个“用神”不叫“用神”,而叫“相神”,相者,丞相也;月令为君,相为辅佐君王之意。实际,用途就是我们常说的“用神”。在变化中相神不能受伤,此相神就像象棋里的“仕、象”一样保护着“老帅”(月令),一旦他受伤,老帅就危险了,所以,他应该是命局的第一道屏障。


何谓败?官逢伤克刑冲,官格败也;财轻比重,财透七煞,财格败也;印轻逢财,或身强印重而透煞,印格败也;食神逢枭,或生财露煞,食神格败也;七煞逢财无制,七煞格败也;伤官非金水而见官,或生财而带煞,或佩印而伤轻身旺,伤官格败也;羊刃无官煞,刃格败也;建禄月刧,无财官,透煞印,建禄月劫之格败也。

    徐乐吾评注曰:败者,犯格之忌也。月令用神,必须生旺。正官见伤,则官星被制,冲官星者,非伤即刃,同为破格也。

    徐氏的月令用神必须生旺实际指的是顺用格局,而逆用则反。

    关于“败”沈氏在《子平镇诠》一书中归纳出十一种组合为格局之败。

1、正官逢“伤、冲、刑、克”----官格败;

2、财轻而比劫重-----财格败;

3、财格而透出七煞----财格败;

4、印重身强而透七煞-----印格败;

5、食神生财而透煞------食神格败;

6、七煞逢财而无制-----七煞格败;

7、伤官格非金水伤官而见官---伤官格败;

8、伤官生财而带煞----伤官格败;

9、伤官配印而伤轻身旺----伤官格败;

10、羊刃格无官煞----羊刃格败;

11、建禄月刧格无财官而透印---建禄格败;

    以上的十一种致败的格局解说,稍有基础的易友都能解读明白。这里面有一些细节必须说明,往往初学者会栽倒在些细节这上。

1、正官逢“伤、冲、刑、克”----官格败;

 

    这第一条很好理解,古书云:财怕劫,官怕伤;故此,官格怕见伤官,见则破格。关键是:“刑、克”。在另一部命学名著《滴天髓》徐乐吾评注版本里面比较轻视“刑”这一个字。《滴天髓》曰:支神只以冲为重,刑与穿兮动不动。关于“刑”字谈者甚众,《渊海子平》、《神峰通考》、《三命通会.》、《五行大义》等等命学均都提及,但是,皆未做详细说明。或者说都没有引申到实战中来,从而使很多初学者茫然侍从,不知如何应用。常常是挂在嘴边,却不知其所以然。

    《滴天髓》真的轻视“刑”的作用么?我们来看看原书的评注:冲者必是相克,及四库兄弟之冲,所以必动;至于刑穿之间,又有相生相合者存,所以有动不动之异。此为原书评注,至于任铁樵的“刑之意无所取”及徐乐吾评注的《滴天髓徴义》里也不以刑为重,皆论“刑不足为凭”。

    从以上原书评注我们可以看出,“刑”在《滴天髓》中并不是不用,亦不是无所凭。古人著书言简意赅,给后人留下无限的遐想和发挥空间。不像今人长篇大论皆一家之言,往往将后学引入作者的思想范畴,久久徘徊在此不能有所突破。很简单,原著论刑关键在“相生相合、动不动之异”

    中国的易学文化主要是“取像比类”,因此,我们从实际出发简明扼要的阐述一下“刑”在实际当中的作用。

    《阴符经》云:恩生于害,害生于恩,三刑生于三合,亦如六害生于六合之义。关于“刑”的原理不在评议之范畴,请大家自行参阅《三命通会》、《五行大义》、《渊海子平》、《神峰通考》等古人巨著其理自明。

在实战中,三刑来自三合,合者为和谐之义,而刑恰恰相反为别扭之象,有破坏之意。也代表某些事情将成未成之时发生变故,差头比较多。刑有生刑、合刑、克刑、同五行相刑之分,期间,各有其像,变化万千。然而,无论其千变万化我们须知一理“动”字为准。《黄金策》云:动静阴阳,反复千变。随万象之纷纭,需一理而融贯;世间万事万物,不动永远不会产生任何变化,只有动了才能产生变化。五行之理不外乎自然之理,故此,《滴天髓》评注曰:动不动之异;

     刑在实践中的具体取像我们会在以后的篇章中带入,他必须依附在十神、神煞的基础上,我们才能读出详细的意境。在此只是提醒大家一句未必生助月令格局用神即为好,如果是刑生则以破格论。如:戊子日生于卯月,卯为正官,子卯刑,单论五行生克则财生官美也,殊不知子卯相刑破格矣。然而,正官司令必有所得,子卯相刑必有所失,得因正官月令父母宫,失因坐下妻财夫妻宫。人运有限,定然先走月令限运后走妻宫限运,所以,虽然破格终究有一阶段是美好的,综合评定此种组合一般为:出生在没落官宦世家,自己也丰衣足食父母为其创造的平台也不错,主要是因为钱财、女人不慎导致自身不能发贵。

2、财轻而比劫重-----财格败;

    书云:财为养命之源,岂能随便争夺?五行如人,这个世界只要是正常人都想体现自身价值,没有几个是混吃等死之辈,即使有也属特例不足为凭。所以,每一种五行、十神都要向人一样体现自身价值。财,是日主所克之物,也代表日主的一种征服,他体现了日主的一种精神气概。财格逢比劫多显,必然是群比争财。就好比是一个人刚刚到手的成果被一群一点力都不出的人分夺而去,岂能好哉?那怎么办?拿起你手里的武器“官煞”去制服那些人吧!此谓败中转成。

3、财格而透出七煞----财格败;

    七煞,是克制日主阴阳属性与日主相同的克制,这种克制往往是无情的打击,好不吝啬他手中的权利及武器,一股脑的往你脑袋上招呼。此时,财星再助纣为虐,你岂能好乎?《真诠》一书以七煞为逆用格局,财逢七煞属于变格系列,由好变坏故以败论。

4、印重身强而透七煞-----印格败;

    此时,我们不得不再一次提起前一篇所论的旺衰强弱;因为目前太多的读者都陷在当中不能自拔。身强,是指:地支禄、刃结党为之强;禄、刃司令叫做旺。《真诠》一书是以月令为经,诸神包括日主为纬。也就是月令是第一优先权,日主是其次,属于兼顾,关键时刻可以弃日主而顾格局。这与我们目前流行的:平衡、扶抑法则有别。印重身强而透七煞,七煞之气尽泄月令,使整个命局气势涌阻不畅。故而印格败也。

5、食神生财而透煞------食神格败;

    食神生财,食神体现了他自身的价值,美格。但是,他生出的财却助纣为虐不学好,反倒去生助七煞这个暴君,这类组合多半会因财至祸。或者是难得贤妻,因女人、桃色新闻而身败名裂。

6、七煞逢财而无制-----七煞格败;

    七煞,对日主的打击是无情的,有点类似现在的美国,拥有莫须有的原因就可以剥削、你打击你。所以,《真诠》一书将其列为逆用范畴,决不能养虎为患,继续帮助他。如果胆敢帮助他那你就会是“农夫与蛇”的关系了。这类组合在现实生活中多半是因财至祸;如果,有比肩劫财挡煞,尤其是比肩劫财坐财透天而被七煞克制,多半是税务局、工商局、法院之类的工作;为何?七煞也为权利的表现,只是他比正官暴力,如果一个八字财上坐劫被七煞克制了劫财,财星就露出来了,日主顺手牵羊拿来我用还不犯法,大家想一想是不是“税务局”的表现?税务局是凭借手里的权利正常合理收取你的费用,这件事情毫无商量余地,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这就是“七煞”的一种像。

7、伤官格非金水伤官而见官---伤官格败;

    此处,很关键,自古来命书就反复强调“伤官见官,为祸百端。”唯独金水伤官喜见官,这一点是提升到了“调侯”的层面上。金水伤官,金汉水冷调侯为急,此时的调侯要远远重于“伤官见官”的灾害。所以,有些命书常说“调侯”为一等重要,通过此条我们可见调侯确实关键,绝不可忽略命局的“寒、暖、燥湿”的重要性。

8、伤官生财而带煞----伤官格败;

    此一条与食神生财而带煞相同;

9、伤官配印而伤轻身旺----伤官格败;

    食伤星在十神当中代表了秀气、思想、自由;伤官之所以被沈老先生列为逆用,是因为他与日主阴阳属性不同,盗泄日主之气过甚,另外他还代表了嚣张、冲动、暴虐之气,所以,列为逆用。伤官配印略加制约可以成为美格,然而过犹不及不可不知。身旺印重伤官被制约太过则秀气难以流畅,故此为败。这种组合在实践中多半是:怀才不遇、不得志、因母亲约束过强导致的迂腐平庸。或者是,所学非所用。

10、羊刃格无官煞----羊刃格败;

    羊刃,是某种五行达到了一种临界点,已经高的不能再高;就好比是《易经》中的:上九爻辞:亢龙有悔;也类似股票的k线制高点,马上就要走下坡路了。所以,需要制服方为上策。《管见》云:羊刃格中慢言凶,七煞伤官最喜逢;七煞是制约,伤官是泄其冥顽,故此喜见。

11、建禄月刧格无财官而透印---建禄格败;

    建禄月劫是少次于羊刃的一种状态,类似《易经》乾卦九五的爻辞:飞龙在天、利见大人;此时就好比一个人身强体健蓄势待发、整装待命,见财官就是任务来了,他能充分体现他的自身价值了。此时,如果不见财官,继续透印来生助他,那么马上就会到:上九:亢龙有悔的境界了。

通过以上取像比类的阐述,我们总结出沈老先生所说导致格局败的七项特点:

1、七煞无制,只忌七煞逢财而无制,其余的并不忌;

2、伤官配印,只忌伤轻身旺;

3、食神生财,最怕带煞;

4、伤官生财,最怕带煞;

5、七煞逢财,有制则不怕;

6、财逢七煞,沈老先生最讨厌他,定为“无药可救、不可调停”;

7、月劫建禄,透印就怕再见七煞,透七煞最怕见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