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坛归客 / 古诗学习 / 《诗律例话》新修

分享

   

《诗律例话》新修

2015-05-11  杏坛归客

倒装

现代汉语里,句子一般都是按照主谓宾语的顺序构成;但有时候(在平仄和押韵的限制下)可主谓倒置,动词(或介词)的宾语在一定的条件下,还可以移位到动词谓语前面。这种情况可能是远古汉语的遗留,诗的句法结构更为灵活。

一、主谓倒置

如唐·杜甫《江村》的颔联“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爱水中鸥。”上联的主语是“梁上燕”,下联的主语是“水中鸥”。

再如杜甫《秋兴八首》(其八)的颔联:“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上联的主语是“鹦鹉”,下联的主语是“凤凰”。

二、动宾倒置

如唐·杜甫《奉济驿送严公四韵》的颔联:“几时杯重把,昨夜月同行。”上联的动词是“重把”,宾语是“杯”。

再如杜甫《游龙门奉先寺》的颈联:“天阙象纬逼,云卧衣裳冷。”下联的动词是“卧”,宾语是“云”。

三、介宾倒置

如唐·杜甫《江汉》的颔联:“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上联的宾语是“天”,介词是” 共”。

再如唐·韦应物《长安遇冯著》的颔联:“问客何为来,采山因买斧。”下联的介词是“因”,宾语是“采山”。

避忌

一、忌合掌 (一联的出句和对句完全同意,或基本上同意)如南朝宋·王籍《入若耶溪》的颈联:“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上联的“林逾静”与下联的“山更幽”景象雷同。

再如孟浩然的排律《同独孤使君东斋作》腹联:“竹间残照入,池上夕阳微。”“残照”与“夕阳”景象雷同。

清·查慎行说郑从《入塞曲》中的“黄云同入塞,白首独还家”也属合掌。其实,上联的“黄云”与下联的“白首”并不同意;上联的“入塞”与下联的“还家”并非一事。

不能把“合掌”绝对化,一联中偶尔用一个或两个同义字相对也无大碍,多了就不妥了。

二、忌两联的对应字相同

如果上联的某处用了“过”字,下联的对应处就不能再用“过”字,尽管“过”字有平仄两读。

另外,还当避忌两联对应字同音。

三、忌两联句式雷同 (四言一法)

如果颔联的对应词是名词、动词、名词,颈联的对应词就不要再是名词、动词、名词。

古时候,单音词居多,所以俗称对仗为“对字”。两联的音步相同,对应词的词类不同,单字的字意不同,也可视为有变化。

如唐·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蘋。”颔联中的“海”与“江”是地理类名词,颈联中与其相对应的 “黄”与“绿”是颜色词

四、忌相邻两联出句最后一字同声

如:

开元寺水阁

·杜牧

六朝文物草连空,天澹云闲今古同。

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

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

惆帐无因见范蠡,参差烟树五湖东。

颔联起句的“里”,劲联起句的“雨”,尾联起句的“蠡”都是上声字(“雨”上声“麌”韵,“里”上声“纸”韵,“蠡”上声“荠”韵。“纸”通“荠”)。

两联起句尾字同声还不为大“病”(两句尾字同声同韵亦“病”),三联起句尾字都“同声”,就是大“病”了。

律诗相邻两联尾字同声,抑多调促,读起来自吞其声。相邻两联出句尾字有抑有扬,才有变化。如:

宿府

唐·杜甫

清秋幕府井梧寒,独宿江城蜡炬残。

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

风尘荏苒音书绝,关塞萧条行路难。

已忍伶俜十年事,强移栖息一枝安。

首联的“寒”是平声,颔联的“语”是上声,颈联的“绝”是入声,尾联的“事”是去声。四个出句的末尾字,平、上、去、入四声俱全。

五、忌叠韵相犯

一联中有两个或几个字韵母相同叫叠韵相犯。五言的第一字不能与第五字同声,七言的第二、第四字不能与第七字同韵。连三仄避忌三字同声。

另外,还要注意不要把声调相近或相同的字放在一联之中。如宋·梅尧臣《送少卿张学士到洪州》:“朱旗画舸一百尺,五月长江水拍天。”上联的“百”与下联的“拍”音相近。再如清·彭汝砺《城上》:“云际静浮滨汉水,林端清送上方钟。”上联的“静”与下联的“清”音相近。如果同音、同韵,那就更为不妥了。(见王力先生《龙虫并雕斋文集.诗律余论》)

            律论辨正

今之律论多是后人从前人的近体诗里抠出来的,各有己见,众说纷纭。要行诗教,首先要懂得诗的格与律

,律论失实,堵塞诗路;正谬不辨,贻誤后学。

八病”说

“八病”说起于南齐沈约,唐时始有名目,宋人又加一发挥。

八病:平头、上尾、蜂腰、鹤膝、大韵、小韵、旁纽、正纽

一、平头《汉语大词典》:“平头指五言诗第一字、第二字不得与第六字第七字同声(平、上、去、入)。一说,句首二字不得并是平声。”

明·胡震亨《唐音癸签·体凡》:“平头谓第一字与第六字同声,第二字与第七字同声。”

五言诗第一字与第六字(句首二字并是平声)同声不为“病”(当避同音)。在《唐诗三百首》的72首五律中,就有51首第一字与第六字(对句第一字)同声。其中,唐·杜甫的《天末怀李白》:“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凉”“君”“鸿”“江”“文”“魑”“应”“投”八字都是平声,四联“平头”。

五言联第一字、第六字,第二字与第七字同“平、上、去、入”,其中一联为拗句。

予认为,最好不要四联都“平头”。

二、上尾

《辞源》:“(五言诗)凡上句尾字与下句尾字,或第一句与第三句尾字为双声(二字声母相同),皆称上尾。”

《汉语大词典》:“上尾指(五言诗)第五字不得与第十字同声(连韵者可不论)。”

第一句不用韵,其尾字与第三句尾字同声,不为“病”。如唐·僧皎然的《寻陆鸿渐不遇》:“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郭”“菊” 都是入声字。

第一句尾字与第三句尾字、第五句尾字、第七句尾字都同声,读起来自吞其声。如唐· 杜牧的《开元寺水阁》的颔联起句尾字“里”, 颈联起句尾字“雨”,尾联起句尾字“蠡” 都是上声,

且“里”“ 蠡”  声母与韵母相同。

三、蜂腰

《汉语大词典》:“蜂腰指五言诗第二字不得与第五字同声,言两头粗,中间细,有似蜂腰。”

近人从宋·蔡宽夫之说,以为五字中首尾皆浊音而中一字清者,为蜂腰。

另说上下二字倶浊,中一字清者为蜂腰。

清·王士祯《师友诗传续录》:“清浊如‘通’‘同’‘清’‘情’四字,‘通’‘清’为清,‘同’‘情’为浊。”

清音清长,发音时,声带不振动;浊音低沉,发音时,声带振动。

现代汉语中的阴平字是清音,阳平字是浊音(半浊音)。

平声中的“端”“心”“书”“轩”“知”,上声中的“普”“讨”“本”“鼎”“苦”,去声中的“透”“汉”“圣”“快”“带”,入声中的“竹”“起”“八”“百”“雪”,是清音字。平声中的“泥”“娘”“毛、牛”“狂”, 上声中的“马”“晚”“女”“武”“雨”,去声中的“定”“仲”“授”“乱”“並”,入声中的“目”“绝”“直”“白”“日”,是浊音字。

予认为,现代汉语字典里不标注字音的清浊,今人很难把准清浊音字。平仄已构成了一种节奏,就沒必要再抠字音的清浊了。

为了声调有节奏,若五言诗起句第二字用了上声“女” 字, 第五字最好不要再用与“女” 字同声的“娶”“雨”“许”。

四、鹤膝

《汉语大词典》:“鹤膝指(五言诗)第五字不得与第十五字同声,言两头细,中间粗,有似鹤膝。”《辞源》:“或谓一句中首尾两字平声,唯第三字仄声为鹤膝。”

近人从宋·蔡宽夫之说,以为五字中首尾皆清音而中一字浊者为鹤膝。

前说与“上尾” 说雷同。

后说(平平仄平平)违律。反之(仄仄平仄仄)亦拗。

第五字与第十五字同声,句句押韵的诗不拘。

予从《辞源》说。

五、大韵

《文镜秘府论·文笔十病得失》:“大韵,一韵之上,不得同于韵字。如以‘新’字为韵,句复用‘邻’‘亲’等字。”

王力《龙虫并雕斋文集·略论语言的形式美》:“大韵指五言的韵脚和同联的其余九字任何一字同韵(连绵字不在此例)。”

一韵之上,用了同于韵字的字,不为“病”。如杜甫的《天河》:“牛女年年渡,何曾风浪生。”“曾” 在下平声“十蒸” 韵部,“生” 在下平声“八庚” 韵部。《诗韵合璧》里,“蒸”通“庚”, 互为邻韵。

再如唐·卢纶《送李瑞》:“故关衰草遍,离别正堪悲。”“离”“悲”同在上平声“四支” 韵部。

六、小韵

王力先生《龙虫并雕斋文集·语言的形式美》:“小韵指(五言诗)十字中任何两字同韵(连绵字不在此例)。”

《汉语大词典》:“小韵指除韵脚以外而有迭相犯者(即九字之间互犯)。

唐人不尊此说。如杜甫的《搗衣》:“用尽闺中力,君听空外音,”上句的“中”与下句的“空”同在上平声“一东”韵部。对句中的“听”“空” 在《中华新韵》里同在“十一庚” 韵部。

再如杜甫的《秦州杂诗二十首》(其二):“清渭无情物,愁时独向东。”上句的“清”“情”同在下平声“八庚”韵部。

七、旁纽

《辞源》:“旁纽,如(五言)十字中已有‘田’字,不得再用‘寅’‘延’字。”

《汉语大词典》:“旁纽一名大纽,即五字句中有‘月’,不得更著‘鱼’‘元’‘阮’‘愿’ 等与‘月’字同声纽的字。”

纽,汉语音韵学名词,指辅音或声母,声母又称声纽。纽在唐代韵书中称为“小韵”。一说凡声母相同而且韵母也相同的字类聚在一起,通称为一“纽”。

王力先生《龙虫并雕斋文集·语言的形式美》:“旁纽指同句五字中不得用双声字(连绵字不在此例)。”

唐人不尊此说。如杜甫的《秦州杂诗二十首》(其九):“丛篁低地碧,高柳半天青。”“低”“地” 声母相同。

 

八、正纽

《辞源》:“正纽指同声母之字,四声相承。如‘真’ 字的正纽为‘真’‘整’‘正’‘只’,‘整’‘正’‘只’‘真’之类。”

“真”“整”“正”“只”四字声母相同,声调不同,读音相近。

《汉语大词典》:“正纽一名小纽,即以‘壬’‘衽’‘任’‘人’ 为一纽, 五言句中已有‘壬’字, 不得更著‘衽’‘任’‘人’字,致犯四声相纽之病。”

“壬”“任”“衽”“人”四字音同调不同。

王力先生《龙虫并雕斋文集·语言的形式美》:“正纽指(五言诗)同句中不得用同音不同调的字。”

唐人不尊此说。如杜甫的《蕃剑》:“致此自僻远,又非珠玉装。”“致”“此”“自” 三字音同调不同。

旁纽、正纽虽可不拘,但还是注意不把声调相近的字放在一句之中为好。

宋严羽《沧浪诗话·诗体》曰:“作诗正不必据此,弊法不足据也。”

八病之说,刻意追求形式,彫琢繁琐,束缚诗意表达;且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可拘泥。

              “绝句”说

明·王用章《诗法源流》:“绝句,截句也,如后两句对者,是截律诗前半首;前两句对者,是截律诗的后半首;四句皆对者是截中四句;四句皆不对者,是截前后四句也。”

清·王夫之《姜斋诗话》:“五言絶句自五言古诗来,七言绝句自歌行来。”

古今诗家对“二说”多有争论,各持一见。其实,“二王”各自说对了一面。

绝句分古绝与律绝。古绝先于律诗,当自汉魏六朝歌行体来;律绝受律诗的影响,其平仄格式与对仗运用就象是律诗的“截句”。

另:一说“篇足意完,取断绝之义。”一说“音韵转换,周而复始,如绝而复续。”(《沧浪诗话校释》)

              “孤平”说

孤平说是近代人的“新创”。清·王士祯的《律诗定体》:“五律凡双句二、四应平者,第一字必用平,断不可杂以仄声。以平平止有二字相连,不可令单也。”

五律双句(用韵句)二、四应平者有四个句式,一是平韵五律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一是仄韵五律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韵五律双句“平平仄仄平”,若第一字用仄(仄平仄仄平犯孤平),多将第三字易仄用平自救。若是起句单平(仄平仄仄平)而未自救,对句(仄仄仄平平)不能补救。将“仄仄仄平平” 的 第二字用平(仄平仄平平)自成拗句,将“仄仄仄平平” 第三字用平(仄仄平平平)自成三平尾。

仄韵五律双句(仄仄平平仄)第三字用仄(仄仄仄平仄)是变格,半拗。

由“不可令单”,又出现“单平”为孤平说。

由“单平”,又出现“两仄夹一平”为孤平说。

单平与两仄夾一平为孤平也只能是“仄平脚”句。其它句式即使“两仄夾一平”(仄平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仄)也不认作是孤平句。

七言律绝、七律的“仄平脚”句也不能“令单”,“令单”则犯孤平。七言绝、律“仄平脚”的起句第三字用仄,可将第五字易仄为平作为补救(本句自救)。起句出现单平而不自救,对句(平平仄仄仄平平)不能救上拗句。

传说,有一次在殿试点元(取状元)时,康熙问王士祯:“若两人的格律水平一致,以何点元?”王荅:“以五音与韵尾的结合。”康又问:“若依旧一致呢?”王荅:“看主音运用。”康又问:“还是一致呢?”王荅:“看音律与內容的结合。”康又问:“若依旧一致呢?”王荅:“那就看诗中有沒有孤平句了。”康又问:“什么叫孤平?”王荅:“七言律句,除去韵字外,句中只有一个平声字就是孤平句。”大概康熙才第一次听说啥是孤平,点了点头,沒有再问下去。

后来,王士祯在太学讲诗律时,有学生问:“我们是不是也要论孤平呢?”王荅:“等你们殿试时再说吧。”

               “大忌”

有学者说:孤平、三仄尾与三平尾是律诗的“大忌”。实例证明,古代诗人不避忌孤平与三仄尾、三平尾。

杜甫是诗坛集大成者,被尊为诗圣,在他千余首律体诗中(包括拗律),有平韵的,有仄韵的,有折腰体的,有首句借韵的,有一韵到底的,有押通韵的,有拗句格的,有拗救格的,可说是各格尽有,律不遗类;但“诗律细”的杜甫,其近体诗中也有约十分之一的诗,今天看来似乎都有点小毛病。《舟中》《玩月台寄汉中王》等七首诗中有孤平句。《南邻》《病马》等79首诗中有93个三平尾、三仄尾句。

有人说,在明清诗集中很难再找到孤平、三仄尾、三平尾句;但事实并非如此,清帝乾隆《宿少林寺》中的“地灵夕作阴”( 仄平仄仄平)就犯了孤平。

五言孤平句:

唐· 杜甫《寄岳州贾司马六丈巴州 严八使君两阁老五十韵》:“典郡终微眇,治中实弃捐(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治”“实” 在平水韵里无平读(一字有平读,就不犯孤平)。《亭对鹊湖》:“迹籍台观旧,气溟海岳深(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气”“海” 在平水韵里无平读。《奉汉中王手扎》:“峽险通舟过,水长注海奔(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水”“注”在平水韵里无平读。《闻高常侍亡》:“独步诗应在,只令故旧伤(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令”在平水韵里有平读。“故”在平水韵里无平读。《玩月呈汉中王》:“夜深露气清(仄平仄仄平),江月滿江城。”上句中的“夜”“露”在平水韵里无平读。《舟中》:“飘泊南庭老,只应学水仙(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只”“学”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李白《游秋浦白笴陂二首》(其一):“何处夜行好,月明白笴陂(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月”“白”在“平水韵”里无平读。《奔亡道中》(其五):“歇马傍春草,欲行远道迷(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欲”“远” 在平水韵里无平读。《南阳送客》:“斗酒勿为薄,寸心贵不忘(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寸”“贵”在平水韵里无平读。《平虏将军妻》:”平虏将军妻。入门十二年(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入”“十” 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刘长卿《柳枝五首》:“春草连天积,五陵远客归(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五”“远” 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高适《淇上送韦司仓》:“饮酒莫辞醉,醉多适不愁(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醉”“适”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李群玉《广江驿饯筵留别》:“别筵欲近秋(仄平仄仄平),一醉海西楼。”上句中的“别”“欲”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贾岛《宿成湘林下》:“家去几千里,月园十二回(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月”“十” 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崔仲容《赠所思》:“所居幸接邻(仄平仄仄平),相见不相亲。”上句中的“所”“幸”  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王勃《重别薛华》:“旅泊成千里,柏遑共百年(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柏”“ ”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王维《偶然作六首》(其五):“老来懒作诗(仄平仄仄平),唯有老相随。”上句中的“老”“懒”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张籍《早春闲游》:“年长身多病,独宜作冷宫(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独”“作”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李洞《上昭国水部从叔郎中》:“极南极北游(仄平仄仄平),东泛复西流。”上句中的“极”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清·郜煜《三祖庵》:“禅寺橫林际,白云拥翠深(仄平仄仄平)。”对句中的“白”“拥”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七言孤平句:

唐·杜甫《夔州歌十绝句》(其二):“英雄割据非天意,霸主并吞在物情(仄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并”,只在作地名时平读。《雨不绝》:“鸣雨既过渐细微”,映空摇飏如丝飞。”“既”“渐”不用异义平读,此句也是孤平句。

唐·白居易《禽虫十二章》:“豆苗鹿嚼解乌毒,艾叶雀衔夺燕巢(仄仄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雀”“夺”在平水韵里无平读。《欢喜二偈》:“今朝欢喜缘何事,礼彻佛名百部经(仄仄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佛”“百”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孟郊《济源寒食》(其三):“一日踏春一日回(仄仄仄平仄仄平),朝朝没脚走芳埃。”上句中的“一”“踏”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李山甫《寄卫别驾》:“昏沉天竺看经眼,萧索净名老病心(平仄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索”“老”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崔惠童《宴城东庄》:“一月主人笑几回(仄仄仄平仄仄平),相逢相识且衔杯。”上句中的“主”“ 笑”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姚合《送文著上人游越》:“越中多有前朝寺,处处铁钟石磬声(仄仄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铁”“石”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李季卿《江亭晚望题书斋》:“田园已逐浮云散,乡里半随逝水流(平仄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半”“逝”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许浑《泊蒜山津闻东林寺光仪上人物故》:“孤舟千棹水犹阔,寒殿一灯夜更高(平仄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一”“夜” 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唐·储光羲《观竞渡》(排律):“下怖鱼龙起,上惊鬼雁回(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上”“鬼” 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宋·王禹偁《畲田词五首》:“北山种了南山种,相助力耕岂有偏(平仄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力”“岂”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明·戚继光《盘山绝顶》:“霜角一声草木哀(平仄仄平仄仄平),云头对起石门开。”上句中的“一”“草”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明· 张应春《观壶口》:“星宿发源自碧空(平仄仄平仄仄平),凿开壶囗赖神功。”上句中的“发”“自”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清·张抱《和张父母游凤凰台》:“蝉鸣绿树深深地,鸥泛碧波曲曲洲(平仄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碧”“曲” 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清·张尔质《长堤绿柳》:“丝垂金线梭黄鸟,梦绕白云卧碧天(仄仄仄平仄仄平)。”下句中的“白”“卧”在平水韵里无平读。

五言三仄尾、三平尾句:

唐·杜甫《萤火》:“幸因腐草出(仄平仄仄仄),敢近太阳飞。”《病马》:“物微意不浅(仄平仄仄仄),感动一沉吟。”《喜达行在所三首》(其三):“今朝汉社稷(平平仄仄仄),新数中兴年(平仄平平平)。”《秦川杂诗》:“萧萧古塞冷(平平仄仄仄),漠漠秋云低(仄仄平平平)。”

唐·李白《听蜀僧浚弹琴》:“蜀僧抱绿绮(仄平仄仄仄),西下峨眉峰(平仄平平平)。”《送通禅师还南陵隐静寺》:“我闻隐静寺(仄平仄仄仄),山水多奇踪(平仄平平平)。”《春日游罗敷潭》:“行歌入谷口(平平仄仄仄),路尽无人跻(仄仄平平平)。”(此诗四联均为三仄尾丶三平尾)

唐·刘禹锡《边风行》:“边马萧萧鸣(平仄平平平),边风满碛生。”

唐·王维《终南别业》:“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平仄平平平)。”

唐·司空图《江园书事寄卢纶》:“种柳南江边(仄仄平平平),闭门三四年。”

唐·韩翃《送张渚赴越州》:“白面谁家郎(仄仄平平平),青骊照地光。”

宋·文彥博《雪中枢密蔡谏议借示范宽雪景图》:“云愁万木老(平平仄仄仄),渔罢一蓑还。”

宋·欧阳修《送田处士》:“公车不久召(平平仄仄仄),归袖夕风生。”

明·唐寅《春江花月夜》(其二):“欢来意不持,乐极词难陈(仄仄平平平)。”

清·王士祯《都门留别》:“卢沟桥上望,落日风尘昏(仄仄平平平)。”

清·金和《杂诗》:“追风亦有罪(平平仄仄仄),甘杂驽骀中。”

清·章炳麟《狱中赠邹容》:“英雄一入狱(平平仄仄仄),天地亦悲秋。”

清·梁启超《归舟见月》:“即看桂影瘦(仄平仄仄仄),长是露中开。”

七言三仄尾、三平尾句:

唐·杜甫《咏怀古迹》(其二):“怅望千秋一洒泪(仄仄平平仄仄仄),萧条异代不同时。”《南邻》:“秋水才深四五尺(平仄平平仄仄仄),野航恰受两三人。”《晓发公安》:“舟楫眇然自此去(平仄仄平仄仄仄),江湖远适无前期(仄平平仄平平平)。”

唐·李嘉祐《晚发咸州寄同院遗补》:“回首青山独不语(平仄平平仄仄仄),羡君谈笑万年枝。”(不,若平读,此句为特定式)

唐·王维《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朝罢须裁五色诏(平仄平平仄仄仄),佩声归向凤池头。”

唐·项斯《梦游仙》:“梦游飞上天家楼(仄平平仄平平平),珠箔当风挂玉钩。”

唐·蒌颖《西施石》:“一去姑苏不复返(仄仄平平仄仄仄),岸旁桃李为谁春(仄平平仄平平平)。”(不,若平读,此句合律)

宋·苏轼《澄迈驿通潮阁二首》:“杳杳天低鹘沒处(仄仄平平仄仄仄),青山一发是中原。”

有人说三平尾可救三仄尾,但从格律上似乎讲不通。

上面例诗的作者都是历史上大师级的诗人,难道他们都不知道孤平、三仄尾与三平尾是律诗的“大忌”吗!

“大忌”是当代“新镣铐”。

而今,孤平与三仄尾、三平尾违律说已成共识,初学者最好避忌。

 “一三五不论  二四六分明”说

今人多认为“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这一法则是对平仄而言的,并说这一平仄法则不夠全面。指出五言仄平脚句的第一字、七言仄平脚句的第三字若易平用仄,会犯孤平;五言平平脚句的第三字、七言平平脚句的第五字若易仄用平,会成三平尾;五言仄仄脚句的第三字、七言仄仄脚句的第五字若易平用仄,会成三仄尾。

今说“不论” 有点片面,自身却出了片面的毛病。

世界上沒有绝对的真理,也沒有绝对全面的法则。五言与七言仄平脚、平平脚、仄仄脚句“一、三、五”位置上的平仄不可“不论”,但平仄脚句“一、三、五”位置上的平仄就可“不论”。

另说“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 是对用韵而言的,指出一、三、五句可不用韵,二、四、六句要用韵。这似乎说不过去,一、三、五句可“不论”,第七句论不论?二、四、六句要“分明”,第八句要不要分明?若对用韵而言,也应是“一三五七不论,二四六八分明”。

其实,释真空的这一法则是针对平仄粘对而言的,因改用了“一、三、五”位置上的平仄,上下句的平仄有的会出现不粘不对,这是允许的。五言“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仄”,七言“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是准律句,沒有违反“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粘对法则,半拗,可救也可不救。

《红楼梦》里,林黛玉说过这样一段话:“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因词害意。”

从诗圣杜甫与历朝的律体诗中有大量孤平句、三平尾与三仄尾句来看,释真空的“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这一法则还是适用的,也正是“一、三、五”可“不论”,诗人才有了更多自由。今人不知其变,死抠其“正”,堵塞诗路。

“特定式”说

王力先生称“平平仄平仄” 这种句式为特定式。清·董文涣说“平平仄平仄”这种句式是“以仄救平”。

“平平仄平仄”句的正格是“平平平仄仄”。 第三字易平用仄“三仄尾”,第四字易仄用平成拗句,何言补救?

“平平仄平仄” 这种平仄式较早见于南北朝虞炎的绝句《玉阶怨》:“思君一叹息(平平仄平仄),苦泪应言垂(仄仄仄平平)。”徐陵的五律《春日》尾联:“何殊九枝盖(平平仄平仄),薄幕洞庭归(仄仄仄平平)。”

“仄平仄平仄” 这种平仄式较早见于南北朝何逊的五律《慈姥矶》首联:“暮烟起遥岸(仄平仄平仄),斜日照安流(平仄仄平平)。”唐太宗的绝句《守岁》:“四时运灰琯(仄平仄平仄),一夕变冬春(仄仄仄平平)。”

汉语里的平仄声字大约各占汉字的半数,诗人在用字词造句时,自然会出现平仄声交替。平仄从无序交替到有序排列当是声律的“进化”。“平平仄平仄”“ 仄平仄平仄” 当为“自生格”。

                                 “下拗上救”说 

清·董文涣说:孟浩然的《春中喜王九相寻》首句“二月湖水清”与《临洞庭上张丞相》首句“八月湖水平”这样的句式,本该作“仄仄仄平平”,第四字该平而仄,拗了,于是将第三字本该用仄者改用平声,是下拗上救。

下拗上救说欠妥。人未病,何以药!

“二月湖水清(仄仄平仄平)”与“八月湖水平(仄仄平仄平)”是拗句,第四字易平用仄,乃为意限,非拗救之所致。此句第四字易平为仄自成拗句,将前一字易仄为平仍是拗句,“下拗上救”从何说起!正因为“二月湖水清” 与“八月湖水平”是拗句,孟浩然才用“家家春鸟鸣(平平平仄平)”与“涵虛混太淸(平平平仄平)”作为补救。

               “以仄救平”说

有位学者说:“如果上面该仄的地方用了平声,下面该平的地方也用仄声以为抵偿。”

“上面” 该仄的地方用了平声,“下面” 该平的地方改用仄声,或自成拗句,或与下句失粘失对,何言抵偿?上句该仄的地方用平而拗,把五言对句“平平仄仄平”,七言对句“仄仄平平仄仄平”中的任何一个平声改用仄声都成拗句。自身不保,何以救人!在杜甫近千首近律诗中找不到“以仄救平”的例句。

上句该仄的地方用平而拗,五言仍将对句第三字、七言仍将对句第五字的仄声改用平声作为补救。

例如:唐·杜甫《夔州歌十绝句》:“蜀麻吴盐自古通(仄平平平仄仄平,第四字当仄用平,第六字当平用仄),万斛之舟行若风(仄仄平平平仄平)。”

再如唐·杜甫《即事》的首联:“暮春三月巫峡长(仄平平仄平仄平,第五字当仄用平,第六字当平用仄),晶晶行云浮日光(仄仄平平平仄平)。”

              “拗体”说

《辞源》拗体诗:“律诗或绝句全首不依常格的,叫做拗体

诗;其中,一联不依常格的,谓之拗句格。”

《辞海》拗体:“(绝律)不依常格而加以变换者为‘拗体’。...... 两联都拗的称‘拗句格’, 通首全拗的称为‘拗律’。”

“全首不依常格” 与“通首全拗” 为拗体之说与本韵到底,喜用对仗的古风混淆。在杜甫的十多首拗律中,《白帝》《见萤火》《人日》《恨别》《黄草》等,只在一联中拗了一句。《忆弟》首联失对。《望岳》首联对句拗,颔联平仄失对。《题省中院壁》三联拗六句《白帝城最高楼》,三联拗六句。《昼梦》虽四联中都有拗句,但其中仍有两句的平仄合乎常规。

《辞源》的“一联” 与《辞海》的“两联”说,让人莫衷一是。予认为,通首多处不依常格的律诗为“拗律”, 一句不依常格的绝句与一联不依常格的律诗为拗句格。

清·王士祯《分甘余话》:“唐人拗体律诗有二种,其一,苍莽历落中自成音节,如老杜‘城尖径昃旌斾愁,独立缥渺之飞楼’ 诸篇是也;其一,单句拗第几字,则偶句亦拗第几字,抑扬抗坠,

读之如一片宫商,如许浑之‘溪云初起曰沉阁,山雨欲来风滿楼。’(《咸阳城东楼》的颔联)赵嘏之‘湘潭云尽暮山出,巴蜀雪消春水来’( 实为许浑《凌歊台》的颔联)是也。”

王说的“其一”是杜甫的《白帝城最高楼》。

白帝城最高楼

城尖径昃旌愁(平平仄仄平仄平),

独立缥渺之飞楼(仄仄仄仄平平平)。

圻云霾龙虎卧(仄平平仄平仄仄),

江清日抱鼋鼍游(平平仄仄平平平)。

扶桑西枝对断石(平平平平仄仄仄),

弱水东影随长流(仄仄平仄平平平)。

杖藜叹世者谁子(仄平平仄仄平仄),

泣血迸空回白头(仄仄仄平平仄平)。

这首诗用的是平水韵下平声“十一尤”韵。粘对不合常格。首联、颔联、颈联起句拗,对句三平尾。尾联起句为半拗句,对句为救拗格。

又“其一”是许浑的《咸阳城东楼》与《凌歊台》。

咸阳城东楼

一上高城万里愁(仄仄平平仄仄平),

蒹葭杨柳似汀洲(平平平仄仄平平)。

溪云初起日沉阁(平平平仄仄平仄),

山雨欲来风滿楼(平仄仄平平仄平)。

鸟下绿芜秦苑夕(仄仄仄平平仄仄),

蝉鸣黄叶汉宫秋(平平平仄仄平平)。

行人莫问当年亊(平平仄仄平平仄)

故国东来渭水流(仄仄平平仄仄平)。

这首诗用的平水韵下平声“十一尤” 韵。粘对合乎常格。颔联起句为半拗式,可不救;即使认之为拗句,对句也作了补救,拗而救,仍合律。

凌歊台

宋祖凌高乐未回(仄仄平平仄仄平),

三千歌舞宿层台(平平平仄仄平平)。

湘潭云尽暮山出(平平平仄仄平仄),

巴蜀雪消春水来(平仄仄平平仄平)。

行殿有基荒荠合(平仄仄平平仄仄),

寝园无主野棠开(仄平平仄仄平平)。
百年便作万年计(仄平仄仄仄平仄),

岩畔古碑空绿苔(平仄仄平平仄平)。

 这首诗用的是上平声“十灰”韵。粘对合乎常格。颔联与尾联起句均为半拗式,对句均为救拗式。

许浑的《咸阳城东楼》与《凌歊台》只是起句用了“半拗句”, 用韵与粘对都依常格 ,就不能认为是拗体律诗了。

 “拗句”说

有学者说:“所谓拗句,指五言仄起仄收式:‘〇仄平平仄’,或七言平起式:‘〇平仄仄平平仄’中第五字用了仄声。这样读起来拗口,故称为拗句。”

此说失准。五言“〇仄平平仄”的第三字用了仄声与七言“〇平仄仄平平仄”句的第五字用了仄声是准律句(或称半拗、小拗),可救也可不救。

如李白《听蜀倌濬弹琴》中的:“为我一挥手(平仄仄平仄),如听万壑松(平平仄仄平)。”杜甫《范二员外邈吴十侍御郁特枉驾阙展待聊寄此》中的:“暂往比邻去(仄仄仄平仄),空闻二妙归(平平仄仄平)。王维《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中的:“复值接舆醉(仄仄仄平仄),狂歌五柳前(平平仄仄平)。”

《辞源》拗体诗词条例举“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是起句拗,对句救。

“溪云初起日沉阁(平平平仄仄平仄),山雨欲来风满楼(平仄仄平平仄平)。”起句的第五字当平用仄,为七言律句的一种变格,这种句式在唐人的格律诗中常见,是准律句,可救也可不救。

如唐·白居易《寄韬光禅师》中的:“前台花发后台见(平平平仄仄平仄),上界钟声下界闻(仄仄平平仄仄平)。” 唐·刘禹锡《秋日题窦员外崇德里新居》中的:“淸光门外一渠水(平平平仄仄平仄),秋色墙头数点山(仄仄平平仄仄平)。”清·李尚苑《过平舆故城看汉槐》中的:“千年神物独存种(平平平仄仄平仄),百代灵根自葆胎(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平仄”的第一字用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仍为准律句,可救也可不救。

如唐·杜甫《十二月一日三首》(其一)中的:“一声何处送书雁(仄平平仄仄平仄),百丈谁家上水船(仄仄平平仄仄平)。”唐·杜牧《怀钟陵旧游》中的:“一声明月采莲女(仄平平仄仄平仄),四面竹楼卷画帘(仄仄仄平平仄平)。” 宋·程颢《偶成》中的:“道通天地有形外(仄平平仄仄平仄),思入风云变态中(平仄平平仄仄平)。”

第三字用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仍为准律句,可救也可不救。

如唐·杜甫《又于韦处乞大邑瓷碗》中的:“君家白碗胜霜雪(平平仄仄仄平仄),急送茅斋也可怜(仄仄平平仄仄平)。”唐·白居易《鹤答鸟》中的:“吾言中羽汝声角(平平仄仄仄平仄),琴曲虽同调不同(平仄平平仄仄平)。”宋·苏轼《次韵杨褒早春》中的:“良辰乐事古难并(平平仄仄仄平仄),白犮青衫我亦歌(平仄平平仄仄平)。”宋·汪元量《答徐雪汢》中的:“孤云落日渡辽水(平平仄仄仄平仄),匹马秋风上太行(仄仄平平仄仄平)”。

即使将第一字,第三字都用了仄声(仄平仄仄仄平仄),仍是准律句,可救也可不救。

如唐·杜甫《恨别》中的:“洛城一别四千里(仄平仄仄仄平仄),胡骑长驱五六年(仄仄平平仄仄平)。”宋·苏东坡《待月台》中的:“自从昨夜十分滿(仄平仄仄仄平仄),渐觉冰轮出海迟(平仄平平仄仄平)。”宋·梅尧臣《寄题徐都官新居假山》中的:“太湖万穴古山骨(仄平仄仄仄平仄),共结峰岚势不孤(仄仄平平仄仄平)。”

上述起句用了平仄式变格,对句的第五字有时用平,这很容易让人误认为是上句拗,对句救。

“仄仄平平平仄平”是一种律句的平仄式,上句拗与不拗都能用。

五言“仄仄仄平仄”“ 平仄仄平仄”与七言“平平仄仄仄平仄”“ 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在仄”“ 仄平仄仄仄平仄” 为半拗句(准律句),可救也可不救。

救是“正”,不救是“变”,变则通。

               “古韵”说

诗大都有韵脚,最初沒有专门的韵书,诗歌作者通常只根据时语押韵。三国时期,魏左校令李登编《声类》十卷,以五声区别字音,可惜这部被称为“韵书之祖”的著作早已失传。

王力先生在他的《龙虫并雕斋文集·南北朝诗人用韵考》中说:南北朝的韵书,有呂静《韵集》、夏侯该《韵略》、阳休之《韵略》、周思言《音韵》、李季节《音谱》、杜台卿《韵略》等,陆法言的《切韵序》里说他们各有乖互。这种乖互的情形可以有四个原因;(一)时代的不同;(二)方言的不同;(三)音韵知识深浅的差異;(四)归类标准的差异。并列举第一期的特色是:1.歌、戈、麻混;2.鱼、虞、模混;3.东、冬、钟、江混;4.先、仙、山混。第二期的特色是:1.歌、戈不与麻混;2.虞不与鱼混;3. 东不与冬、钟混;4. 肴、豪不与萧、宵混。

宋景德年间校定《广韵》,后又颁行《韵略》一书,即《广韵》的删改本。宋景祐年间,丁度等刋俢《广韵》为《集韵》,刋修《韵略》为《礼部韵略》。所谓“今韵”,即指礼部科试用之《礼部韵略》;所谓“古韵”,即指可通可转之协韵。

明·许学夷《诗源辨体》云:“汉魏两晋自有古韵。东、冬、江为一韵(《佩文诗韵》《诗韵合璧》里江韵共51字。其中,悾、厐、釭、窗、泷、庞、幢、摏、橦、椌、谾、幢、漎、玒、浲、淙等24字在《广韵》里跨“ 东”“ 冬” 韵部),支、微、齐、佳、灰为一韵,鱼、虞为一韵,真、文为一韵,寒、删、先与元前半截为一韵,萧、肴、豪为一韵,歌、麻为一韵,庚、青蒸、为一韵。仄韵仿此(如平声东、冬、江为一韵,上声则董、肿、讲为一韵,去声则送、宋、绛为一韵,入声则屋、沃、觉为一韵。他韵当以类推)。至刘宋始渐入今韵。今刻韵书,谓江韵古通阳,真韵古通庚青、蒸、侵,删韵古通覃、咸、先,先韵古通盐,庚韵可转为阳韵。”

“歌”“麻”混用多见于古体诗,在杜甫诗中,找不到 “歌”“麻”通押的格律诗。

宋末元初人周德清的《中原音韵》分十九个韵部,近于今之《中华新韵》。

“押通韵”说

唐代流传下来的《切韵》把平声分为上下两卷,上卷26韵,下卷28韵。平声54韵分为16类:1.东、冬、钟、江,2.支、脂之、微,3.鱼、虞、模,4.齐、佳、皆、灰、咍,5.真、臻、文、殷,6.元、魂、痕,7.寒、删、山、先、仙,8.萧、宵、肴、豪,9.歌、麻,10.覃、谈,11.阳、唐,12.庚、耕、清、青,13.尤、侯、幽,14.侵、盐、添,15.蒸、登,16.咸、衔、严、凡。在一韵之内,声母与韵母都相同的类聚一起,称为“一纽”。“纽”在唐代韵书里称为“小韵”。相对而言,韵部即“大韵”(此说不同于“八病”中的“大韵”“小韵”说)。

唐宋时,“大韵”中的“小韵”互为邻韵,是可以混用的。

杜甫与苏轼可谓唐宋诗人的代表人物,在杜甫四十余首押“东”“冬”韵的五、七律中,《哭长孙侍御》首句借“冬”韵。《雨晴》“东”“冬”韵混用。

                       哭长孙侍御

                     道为谋书重,名因赋颂雄。

                     礼闱曾擢桂,宪府旧乘聪。

                     流水生涯尽,浮云世事空。

                     唯余古台柏,萧瑟九原中。

首联起句的“重” 在“二冬” 韵部。

雨晴

   天水秋云薄,从西万里风。

   今朝好晴景,久雨不妨农。

   塞柳行疏翠,山梨结小红。

   胡笳楼上发,一雁入高空。

首联的“风”,颈联的“红”,尾联的“空”在“一东”韵部,颔联趵“农”在“二冬”韵部。

在苏轼四十余首押“东”“冬”韵的五、七律中,有12首“东”“冬”韵混用,例如:

苏潜圣挽辞

 妙龄弛誉百夫雄,节忘怀大隐中。

 无华真汉吏,文章尔雅称吾宗。

 趋时肯贫平生志,有子还应不死同。

 惟我闲思十年事,数行老泪寄西风。

首联的“中”,颈联的“同”,尾联的“风”在“一东”韵部。颔联旳“宗”在“二冬”韵部。

溪堂留题

 三径萦回草树蒙,忽惊初日上千峰。

 平湖种稻如西蜀,高阁连云似渚宫。

 残雪照山光耿耿,轻冰笼水暗溶溶。

  溪边野鹤冲人起,飞入南山第几重。

首联的“峰”,颈联的“溶”,尾联的“重”在“二冬”韵部。颔联的“宫”在“一东”韵部。

另见《涪州得山胡次子由韵善鸣岀黔中》《闻洮西捷报》《与欧育等六人饮酒》《正月一日雪中过淮谒客回作》《壶中九华诗》《过巴东县不泊闻颇有莱公遗迹》《登玲珑山》《寄题刁景纯藏春坞》《苏潜圣挽词》《次韵答子由》《和刘道原见寄》《和陶贫士》。

押通韵是古人用韵的一种变格

              “繁简同字”说

汉字简化后,出现了一些繁简同字。如:“雲”简作“云”,与“云”同。“餘”简作“余”,与“余”同。“豐”简作“丰”,与“丰”同。在繁体字的韵书里,“豐”在“一东”与韵部,“丰” 在“二冬”韵部。在简体字的韵书里,丰(豐)跨“一东”“ 二冬”两个韵部。有的韵书还在丰字下面注(又冬韵)。

不知两“丰”的字义不同,归韵不同,很容易误判古人“错了韵了!” 如:

 

 

                      吾宗

                          唐·杜甫

 吾宗老孙子,质朴古人风。

 耕凿安时论,衣冠与世同。

 在家常早起,忧国愿年丰。

 语及君臣际,经书滿腹中。

这首诗中的丰是豐的简体字,并非“冬” 韵部的“丰”。 若误此“丰” 为彼“丰”,杜甫的这首诗就成了押通韵的五律了。

                      “两读字”说

清·王夫之《姜斋诗话》:“作诗亦须识字。如思、应、令、吹、烧之类,有平仄二声,音别则义亦异。若粘与押韵,于此鹘突,则荒谬止堪嗤笑。”王力先生在《龙虫并雕斋文集·律诗余论》中也说:“我们在研究诗的平仄格式的时候,首先要知道字的音读。李商隐《隋宫》绝句:‘春风举国裁宫锦,半作障泥半作帆。按《广韵》:障有平、去两读,这里应读平声,如果读去声,就犯孤平了。”

有律论说,跨平仄两个韵部的同义字,平读入律就平读,仄读入律就仄读;跨平仄两个韵部的异义字,有的用甲声字义谐声律,有的用乙声字义谐声律。

五言两读字:

(平读入“蒸” 韵,仄读入“径” 韵)

如唐·刘长卿《松江独宿》:“洞庭初下叶(仄平平仄仄),孤客不胜愁(平仄仄平平)。”“胜”,这里应读平声 (承担;尽。通“升”);仄读(超过;胜利;制服),此句拗。

(平读入“阳” 韵,仄读入“漾” 韵)

如唐·李商隐《谩成三首》(其三):“此时谁最赏(仄平平仄仄),沈范两尚书(平仄仄平平)。”“尚”,这里应读平声(《唐韵》:市羊切,用于官名(见《辞源》尚书辞条));仄读(尊崇;荐举;帮助;爱好;或许),此句拗。

(平读入“支”韵,仄读入“寘” 韵)

如唐·刘禹锡《太和戊申岁大有年诏赐百僚出城观秋稼瑾书盛事以俟采诗者》:“欲反重城掩(仄仄平平仄),犹闻歌吹声(平平平仄平)。”“吹”,这里应读仄声(音乐);平读(空气流动;散发;燃烧),此句拗。

(平读入“庚” 韵,仄读入“敬” 韵)

如唐·刘禹锡《春有情篇》:“纵令无月夜(平平平仄仄),芳兴暗中深(平仄仄平平)。”“令”,这里应读平声(处于。量词);仄读(命令;如果。官名。词的小令),此句拗。

(平读入“侵” 韵,仄读入“沁” 韵)

如唐·杜甫《暮秋将归秦留别湖南幕府亲友》:“途穷那免哭(平平平仄仄),身老不禁愁(平仄仄平平)。”“禁”,这里应读平声(受;耐;喜爱);仄读(禁止;拘禁;控制。监狱。皇帝居住的地方),此句拗。

(平读入“阳”韵,仄读入“漾”韵。两读义同)

如清·顾炎武《酬王处士九日见怀之作》:“是日惊秋老(仄仄平平仄),相望各一涯(平平仄仄平)。”“望”,这里应读平声(看;盼。名声);仄读(义同),此句拗。

(平读入“元” 韵,仄读入“愿” 韵)

如唐·齐己《话道》:“大道多大笑(仄仄平仄仄),寂寥何以论(仄平平仄平)。”“论”,这里应读平声(《论语》的简称);仄读(议论;判定;主张;推知),此句不押韵。

(平读入“ 萧” 韵, 仄读入“啸” 韵)

如唐·马戴《落日怅望》:“微阳下乔木(平平仄平仄),远烧入秋山(仄仄仄平平)。”“烧”,这里应读仄声(野火;彩霞);平读(点燃;映照;焚烧),此句拗。

(平读入“豪” 韵,仄读入“啸” 韵)

如宋·汪元量《和林石田》:“岭寒苍兕叫(仄平平仄仄),江晓白鱼跳(平仄仄平平)。”“跳”,这里应读平声(通“逃”);仄读(跃;过;挑剜),此句不押韵。

(平读入“阳” 韵,仄读入“漾” 韵)

如宋·汪元量《别章杭山》:“抱琴曽北乡(仄平平仄仄),弹鋏復南图(仄仄仄平平)。”“乡”,这里应读仄声(以往;将要。通“向”);平读(故乡;故国),此句借“别韵”。

(平读入“支” 韵,仄读入“寘” 韵)

如唐·宋之问《扈从登封告成颂》:“后骑回天苑(仄仄平平仄),前山入御营(平平仄仄平)。”“骑”,这里应读仄声(坐骑;侍从);平读(骑马;跨坐),此句拗。

(平读入“歌” 韵,仄读入“哿” 韵)

如唐· 李适之《罢相作》:“为何门前客(仄仄平平仄),今朝几个来(平平仄仄平)?”“何”,这里应读仄声(何故);平读(疑问代词),此句拗。

(平读入“虞”韵,仄读入“物” 韵)

如宋·苏轼《次韵子由初到陈州二首》(其二):“旧隐三年别(仄仄平平仄),杉松好在不(平平仄仄平)?”“不”,这里应读平声(通柎。花蒂。张自烈《正字通》:不字在入声者,方音各殊,或读逋,入声;或读抔,入声。司马光《切韵图》:逋骨切,今北方读邦铺切,虽入声转平,其义则一也);仄读(无;沒有。通“否”),此句不押韵。

另见苏轼的《海上道人传以神守气诀》中的“要会无穷火,赏观不尽油。”“不”仄读,此句孤平。

七言律句见明·曹琏《荥阳怀古》的尾联,陈铨《春日过竹川》的尾联。

(《广韵》:徒干切,平,寒韵。《佩文诗韵》未载)

如五代徐铉的绝句《丽歌辞五首》(其一):“莫折红芳树(仄仄平平仄),但知尽意看(平平仄仄平)。”“但”(两读义同)若仄读,此句孤平。

七言两读字:

(平读入“青”韵 ,仄读入“径”韵)

如唐·李颀《送魏万之京》:“鸿雁不堪愁里听(平仄仄平平仄仄,云山况是客中过(平平仄仄仄平平)。”“听”,这里应读仄声(笑貌。《广韵》又他定切,去声);平读(以耳受声。信从;审察;等候),此句拗。

(平读入“东” 韵,仄声入“送” 韵)

如宋·李纲《九日诸季散处长乐外邑怅然有怀二首》(其二):“终朝兀坐但梦香(平平仄仄仄平平),身世修然已两忘(平仄平平仄仄平)。”“梦”,这里应读平声(不明貌);仄读(睡眠时的幻象),此句拗。

(平读入“寒” 韵,仄读入“翰”韵。古时两读义同)

如唐·杜甫《宿府》:“永夜角声悲自语(仄仄仄平平仄仄),中天月色好谁看(平平仄仄仄平平)。” “看”, 这里应读平声(看守;守护。《正韵》袪干切,去声。两读义同);仄读(观察;对待),此句不押韵。

(平读入“阳” 韵,仄读入“漾” 韵)

如唐·刘长卿《初闻贬谪续喜星移登干越辛赠郑校书》:“生涯已逐沧浪去(平平仄仄平平仄),冤气初逢涣汗收(平仄平平仄仄平),”“浪”,这里应读平声(沧浪,古水名);仄读(波浪;放荡;随便),此句拗。

(平读入“寒” 韵,仄读入“翰” 韵)

如唐·戴叔伦《苏溪亭》:“苏溪亭上草漫漫(平平平仄仄平平),谁倚东风十二阑(平仄平平仄仄平)。”“漫”,这里应读平声(淹没;模糊;杂乱;长久);仄读(同义),此句拗。

(平读入“阳”韵,仄读入“漾”韵。两读义同)

如唐·李商隐《雨中长乐水倌送赵十五滂不及》:“秋水绿芜终尽分(平仄仄平平仄仄),夫君太骋锦障泥(平平仄仄仄平平)。”“障”,这里应读平声(遮挡、阻碍。《诗韵合璧》:障泥一词独用);仄读(义同),此句拗。

(平读入“歌韵,仄读入“个”韵。两读义近)

如清·赵翼《赤壁》:“今日经过已陈迹(平仄平平仄平仄),月明渔父唱沧浪(仄平平仄仄平平)。”“过”,这里应读平声(《广韵》《韵会》:古禾切,音戈,经过。《正韵》:经过之过平声,超过之过去声。实则两读义近);仄读(到达;超越;过失),此句拗。

(平读入“阳”韵,仄读入“漾”韵。两读义同)

如唐·吴融《忘忧花》:“繁红落尽始凄凉(平平仄仄仄平平),直道忘忧也未忘(仄仄平平仄仄平)。”“忘”,这里应读平声(忘记;无。通“亡”“ 妄”);仄读(义同),此句拗。

(平读入“盐” 韵,仄读入“艳” 韵)

如唐·罗隐《蜂》:“不论平地与山尖(仄平平仄仄平平),无限风光尽被占(平仄平平仄仄平)。”“占”,这里应读平声(《广韵》职廉切,窥;看);仄读(据有;位居),此句不押韵。

(平读入“元” 韵,仄读入“翰” 韵)

如唐·杜甫《曲江对酒》:“纵饮久判人共弃(仄仄仄平平仄仄),懒朝真与世相违(仄平平仄仄平平)。”“判”,这里应读平声(不顾);仄读(决定;评判;甘愿),此句拗。

(平读入“青” 韵,仄读入“迥” 韵。古时,两读义同)

如唐·窦巩《秋夕》:“夜半酒醒人不觉(仄仄仄平平仄仄),满池荷叶动秋风(仄平平仄仄平平)。”“醒”,这里应读平声(消除;清醒;明显),仄读(义同),此句拗。

(平读入“东”韵,仄读入“董”韵)

如唐·杜牧《夜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平平平仄仄平平),夜泊秦淮近酒家(仄仄平平仄仄平)。”“笼”,这里应读平声(笼罩);仄读(竹箱),此句拗。

(平读入“文”韵,仄读入“问”韵)

如唐· 杜甫《送路六侍御入朝》:“不分桃花红胜锦(仄仄平平平仄仄),生憎柳絮白于绵(平平仄仄仄平平)。”“分”,这里应读仄声(名分;素质;料想);平读(分开;分数。名词),此句拗。

(平读入“东”韵(《古汉语大字典》。又平声“江”韵(《佩文诗韵》),仄读入“绛”韵。两读义同)

如宋· 汪元量《湖州歌九十八首》(其二十二):“一半淮江半浙江(仄仄平平仄仄平),怒潮日夜自相撞(仄平仄仄仄平平)。”“撞”,这里应读平声(敲;碰;跌);仄读(义同),此句不押韵。

(平读入“支” 韵,仄读入“寘”韵。两读义近)

如唐· 蔡孚《奉和圣制龙池篇》:“莫疑波上春云少(仄平平仄平平仄),只为从龙直上天(仄仄平平仄仄平)。”“为”,这里应读仄声(邦助;给;对),平读(做;干;是),此句拗。

(《集韵》:逋孕切,读去声。《佩文诗韵》未载)

如唐·李商隐《石城》:“簟冰将飘枕,帘烘不隐钩。”自注:“冰” 去声。“冰” 两读同义,平读,此句拗。

(陆游《老学菴笔记》:(十)转平声,可读为“谌”。《佩文诗韵》未载)

如唐·白居易《正月三日闲行》:“绿浪东西南北路,红栏三百九十桥。”“十” 两读同义, 平读,此句为律句。 仄读,此句拗。

(平读入“蒸”韵,仄读入“径”韵)

如唐崔灏《黄鹤楼》:“昔人已乘白云去,此地空余黄鹤楼。”“乘” 平读,此句拗;仄读,此句合乎声律。

现代出版的字典多不收《广韵》《集韵》《正韵》里的读音,要避误判“平仄”,错用字词,最好备部《康熙字典》《辞源》《汉语大字典》。

有的看似用了异义字谐声韵,或是字的古今字义与声调发生了变化,或是出于地方读音的不同

用异义字谐声律,容易造成混乱和错解。

如“逢”,音嘭在“ 一东”韵部;音峰在“二冬”韵部。

明·徐渭《春日过宋陵》:“ 落日愁山鬼,寒泉锁殡宫。魂犹惊铁骑,人自哭遗弓。白骨夜半语,诸臣地下逢。如闻穆陵道,当日悔和戎。”诗中的“逢”,音峰入“冬”韵,这首诗押通韵。“逢”音嘭入“东”韵,这首诗本韵到底;若此,诸臣若在地下“嘭嘭”作响,岂不怪哉!

现在作格律诗,要用同声同义的字谐声律。

               “重字”说

绝、律的字少幅短,忌重字(犯重)。如唐·李商隐《无题》的首联对句:“东风无力百花残”,尾联起句:“蓬山此去无多路”。“无”犯重。唐 ·白居易《草》的颔联对句:“春风吹又生”,尾联起句:“又送王孙去”。“又”犯重。明 ·徐渭《春日过宋诸陵》的首联起句:“落日愁山鬼”,尾联对句:“当日悔和戎”。“日”犯重。

“犯重”,有的可能是诗人的疏忽,有的可能是找不到合适的字代替,有的可能是流传翻印之误。

位置不同的“犯重”,读起来尚不显见,位置对应或头尾字犯重就是瑕疵了。

犯重乃诗之“字病”。不可以为古人有之而轻犯。

字忌重复,但可复叠。重复是内容与形式都相同,复叠是形式相同,内容不相同。

宋·严羽《沧浪诗话.诗评》曰:“《诗十九首》‘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晈晈当窗牖.娥娥红粉装,纖纖出素手。'一连六句,皆用叠字。今人必以为句法重复之甚,古诗正不当以此论之也。”

两字相叠,如唐·秦韬玉《贫女》的尾联:“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年年”为重叠词。再如唐·崔颢《黄鹤楼》的颈联:“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历历”“ 萋萋” 为叠音词。

三字相叠,如唐·刘驾《晓登迎春阁》的:“春风满阁花满树,树树树梢啼晓莺。”“树树树”三字叠用,前面的“树树”是重叠词,后面的“树”是单音名词。再如刘驾《春夜》的:“近来欲睡兼难睡,夜夜夜深闻子规。”“夜夜夜” 三字叠用。前面趵“夜夜” 是重叠词,后面的“夜”是单音名词。三字连用,中有间隔,词类不同。

即使一字叠用多次,只要字义有别,也不视为犯重。如唐· 柳宗元《种柳戏题》的首联:“柳州柳刺史,种柳柳江边。”上联第一个“柳”是地名,第二个“柳”是姓氏;下联第一个“柳”是树种,第二个“柳”是江名。四个“柳”的指代各异,虽一字四用,读起来不但不觉得重复,反而觉得别有趣味。

字词多次复叠是古风常用的修辞手法。

清·王夫之《姜斋诗话》云:“叠字不可析用,如诗赋‘悠悠’而云‘悠’,‘迢迢’而云‘迢’,‘渺渺’而云‘渺’,皆不成语。”

叠音词,析用异义。

字可复叠,句子也可复叠(有人称之为复沓)。句子复叠是歌谣的常用手法。

如《木兰辞》:“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杜甫的诗句:“白帝城中云出门,白帝城外雨翻盆。”李白的诗句:“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首句借韵”说

宋·严羽《沧浪诗话》:“有借韵。” 其注曰“如押‘七之’ 韵可借‘八微’或‘十二齐’韵是也。”( 古时“之”“微”“齐” 互通)

明·谢榛《四溟诗话》云:“七言绝律,起句借韵,谓之‘孤雁出群’,宋人多有之。宁用仄字,勿借平字,若子美‘先帝贵妃俱寂寞’‘诸葛大名垂宇宙’是也。”

“先帝贵妃俱寂寞,荔枝还复入长安。”“寞”入声 “药”韵,“安”平声“寒”韵。“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遗像肃清高。”“宙”去声“宥”韵,“高”平声“豪” 韵,一仄一平,韵母不同,当视为起句不用韵。首句未用韵,何言借韵!实例证明,很多起句借韵的近体诗,大都是借相邻的韵。

王力先生在他的《诗词格律》中说:“今天,我们如果也写格律诗,就不必拘泥古人的诗韵。不但首句用邻韵,就是其他的韵脚用邻韵,只要朗读起来和谐,都是可以的。”

               “重韵”说

四句律绝与八句律诗的韵字,少者两韵,多者五韵,最忌韵字相重。杜甫的律绝与五、七律无一“重韵”。只有长律《秋日虁府咏怀奉寄郑监审李宾客一百韵中的“旋”“弦” 重,《李八秘书别三十韵》“虚” 字重(一为人名,一为形容词)。

有人在唐·李德裕的五律《秋日登郡楼望皇山感而成咏》中发现其首联用了“期”,尾联又用了“期”; 但《全唐诗》于第二句下注曰:“一本此字缺,或为缺字误填。”

此外,在一首绝句中最好不要重复使用同音同韵的字。

“虚字”说

虚字是指无实在意义的字,俗称“虚字眼”(在诗词里多作“诗眼”)。虚字在现代汉语里称“虚词”。

现代汉语的虚词有“虚”有“实”,不明白虚词的“虚实”,常会误认为有些对仗“失对”。

《诗韵合璧·虚字韵薮》:之(作代词、动词“实”,作连词、助词“虚”)、茲(作代词“实”,作副词、连词、句末助词“虚”)、谁(作代词“实”,作助词“虚”)、斯(作代词“实”,作助词、副词“虚”)、伊(作代词“实”,作发语词“虚”)、而(作代词“实”,作连词、副词、助词“虚”)、其(作代词“实”,作副词、连词“ 虚”)、唯、虽、非、诸(作数词、代词“实”,作介词、助词“虚”)、如(作动词“实”,作副词、介词、助词“虚”)、与(作动词“实”,作介词、连词、语气词(同欤)“虚”)、于(作动词“实”,作介词、连词、助词“虚”)、且、乎、夫(作名词“实”,作句首助词“虚”)、毋、兮、皆、才、爰、然、聊、何(作代词“实”,作副词“虚”)、那、么、耶、些、相、当、应、曾、仍、尤、由、攸、不、犹、堪、凡、几(作名词、数词“实”,作副词“虚”)总、只(作量词“实”,作副词“虚”)、是(作代词“实”, 作连词、助词“虚”)、彼(作代词“实”,作助词“ 虚”)、此(作代词“实”,作副词“虚”)、尔(作代词“实”,作助词“虚”)、以(作动词“实”,作副词、连词“虚”)、已、耳(作名词“实”,作助词“ 虚”)、矣、岂、匪(通非)、每、乃(作代词“实”,作连词、副词“虚”)、宛、但、了、颇、者(作代词“实”,作助词、连词“虚”)、也、否(作形容词“实”,作副词、助词“虚”)、遂(作动词“实”,作副词“虚”)、自(作己称“实”, 作副词、连词、助词“虚”)、为(作动词“实”,作连词、语气助词“虚”)、未(作地支“实”,作副词、助词、判断词“虚”)、盖(作名词、动词“实”,作副词、连词、句首助词“虚”)、最、奈、仅、乍、况、竟、复(作动词“实”,作副词“虚”)、又、暂、独(作数词“实”,作副词、连词“虚”)、聿(作名词“实”,作句首助词“虚”)、弗、勿、忽(作量词“实”,作副词“虚”)厥、曷、若(作名词、代词、动词“实”,作副词、介词、连词、句首助词“虚”)、莫(作名词、代词“实”,作副词“虚”)、各(作代词“实”,作副词“虚”)、亦、特(作名词“实”,作副词“虚”)、即(作动词实,作副词、连词、介词“虚”)、及、盍、须、将(作名词、动词“实”,作副词、连词、助词“虚”)、则(作动词、量词“实”,作连词、副词、助词“虚”)。

 “对仗”说

语义相反的对仗为“反对”,语义相类的对仗为“正对”。

《文心雕龙·丽词》曰:“反对为优,正对为劣。”

《文心雕龙》“反对”例举王灿《登楼》中的“钟仪幽而楚奏,庄舃显而越吟。”从字词上看,此联并无“反义”;但其语义却有“反义”。上联的“钟仪”是楚国人,下联的庄舄是越国人;上联的“幽” 是囚禁,下联的“显” 是尊贵;上联的“奏”是音乐,下联的“吟”是病苦。一囚一贵,一乐一病,语义相反。

《文心雕龙》“正对”例举孟阳《七哀》中的“汉祖想枌榆,光武思白水。”从字词上看其义相近。上联的“汉祖”指刘邦,下联的“光武” 指刘秀;上联的“枌榆” 指刘邦的家乡(枌榆在今江苏丰县),下联的“白水”指刘秀的家乡(刘秀的家乡蔡阳在白水流域)。从联意上看都是乡情,语义相近。

《说文》:优,和之行也。劣,弱也。“ 弱”并非不好,只是 较“优”稍逊。

《汉语大词典》“正对”词条例举蔡梦弼《草堂诗话》:“貔虎闲金甲,麒麟受玉鞭。”上联的“貔虎”与下联的对应词“麒麟”同为走兽门类名词;“金” 与对应词“玉”同属珍宝门类名词;“甲”与对应词“鞭”同属武备门类名词。此所谓的正对,正是工对所指的同门类名词相对。

反对虽“优”,较为少见;正对虽“劣”,却多好联。如李白《渡荆门送别》中的“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杜甫《月夜忆舍弟》中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孟浩然《临洞庭上张承相》中的“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李商隐《无题》中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崔颢《黄鹤楼》中的“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有些相对的字词都无“反义”。

有些联语从字词上看是“正对”,从语义上看却是反对。如刘禹锡《先主庙》中的“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上联的“三足鼎” 指魏、蜀、吴三国,下联的“五铢钱”(西汉钱币)指西汉王朝。一分一复,语义相反。

字义相反,语义相反的对仗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对”。如杜甫的“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岳飞墓联:“青山有兴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上下联的部分词义相反,语义相反。

对仗不以“正”“反”“工”“宽”为优劣,有很多名联都不太工。如王勃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上联的“海” 是地理门类名词,下联的“天”是天文门类名词。杜甫的“星临万户动,月傍九霄多。”上联的“临”与下联的“傍”近义。崔颢的“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上联的“汉阳树”不是地名词,下联的“鹦鹉洲”是地名词。李白的“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上联的“外”是方位词,下联的“洲”是名词。杜甫的“三峽楼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云山。”上联的“楼台”是宫室门类名词,下联的“衣服”是服饰门类名词。

联语用词,受情景所限,可“工” 则“工”, 可“宽” 则“宽”,不要死抠工对。

  “无调”说

平仄以成句,抑扬以合调。清· 赵执信《声调后谱》:“五仄句中无一入声字在内,依然无调也。”王力先生在他的《龙虫并雕斋文集·诗律余论》中也如是说。

其实,即使五仄句中有一入声字在内,若这个入声字声调短促,仍然无调。

如唐·杜甫《送远》中的“草木岁月晚,关河霜雪清。”上句五仄,虽然“木”“ 月” 都 是入声字(木、月,在现代汉语里均为去声字),现在读起来仍然声调短促。

宋、元时,石、十、食、独、术、逐、佛、服、舶、学、芍、博、薄、达、拔、杂、杰、别、绝、习、白、宅等入声字的音调已变得清长,在《中原音韵》里,已由“入” 归“平”。 而今, 一、八、七、拥、术、杰、发等入声字也已由“入” 归“平”。五仄句中有一个在“入派三声” 后,归“平”的入声字,读起来才有调。

如明·徐渭《春日过宋陵》中的:“白骨夜半语,诸臣地下逢。”上句五仄,“白”在《中原音韵》里已由“入”归“平”,读起来声调就有了起伏。

明清时,就有一些近体诗因句中有了归“平”的入声,拗而不救。

如清·乾隆《宿少林寺》中的“树古风留籁,地灵夕作阴(仄平仄仄平)。”对句中的“夕” 因 在《中原音韵》里已由“入”归“平”,孤而不救。(夕,阴平,“齐微”韵)

因《声调后谱》在明清时还不被人看重,很多诗人仍将归“平”的入声当仄声使用,诗句因“入”而拗时,仍自救或在对句中作补偿。(见“各种平仄式例句”一节)

              “赋比兴”说

赋、比、兴这一诗学概念,困惑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学人。古时,人们认为赋、比、兴是祭祀;后来,人们认为赋、比、兴是诗体;再后来,人们认为赋、比、兴是诗法。

《赋比兴与中国诗学研究》:“赋比兴本为巫文化的产物。”赋,贡献,以求“人神相通”;比,舞蹈,以求“人神相亲”;兴,祭祀,以求“人神同一”。

《周礼·春官·大师》:“教六诗,曰风,曰赋,曰比,曰兴,曰雅,曰颂。”“风”,诸侯列国的民歌。“赋”,直赋其亊,铺陈渲染的诗歌。“比”,咏史、咏物,仙游、言情的诗歌。“兴”,把主观之心隐于客观之物中的诗歌。“雅”,周王朝宫廷宴乐之诗歌。“颂”,庙堂祭祀的乐章。

宋·李仲蒙云:“叙物以言情谓之赋,情物尽也;索物以托情谓之比,情附物也;触物以起情谓之兴,物动情也。”予认为:铺陈事物谓之赋,以物比物谓之比,以物引情谓之兴。

“借用”说

将前人的诗句一字不改地用在自已诗中,称为借句。有的借句可能是无意“撞车”,有的可能是有意“盗用”。

如曹操《短歌行》中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就借用了《诗经·郑风·子衿》的原句。

唐·杜甫《丽人行》中的“三月三日天气新”,被宋·陆游一字不改地用在《上巳临川道中》。

宋·欧阳修《减字木兰花·伤怀离抱》中的“天若有情天亦老”,被同朝人李贺用在《金铜仙人辞汉歌》诗中,又被孙洙用在《何满子·怅惘浮生急景》词中。

将前人的诗句改动一二字(艺术再加工)用在自已诗中,称为“化用”。

如宋·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山亭有怀》中的“不尽长江滚滚流”,只将唐·杜甫《登高》中的“不尽长江滚滚来”改动了一字。

唐·王勃《滕王阁序》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就是把南北朝庾信《三月三曰华林园马射赋》“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中的“落花”“芝盖”改用为“落霞”“孤骛”,把“杨柳”“春旗”改用为“秋水”“长天”。

唐·李白《登金陵凤凰台》,不但将崔颢《黄鹤楼》中的“烟波江上使人愁”, 化用成“长安不见使人愁”,还模拟了全诗。

“读会唐诗三百首,不会写来也会偷。”借用前人的诗句是古人的常用手段。

南朝沈约曰:“袭故而弥新,意更婉切。”借句与化用不为剽窃,若全篇照搬,那就是抄袭了。

             “镣铐”

有人说外国诗很“自由”, 其实中国诗也很“自由”。

就句子而言,外国诗的句子长短参差,中国古体诗的句子也可长短参差。

就平仄而言,外国诗不讲究平仄,中国的古体诗也可不讲究平仄。

就对仗而言,外国诗不讲究对仗,中国的古体诗也可不讲究对仗。

就用韵而言,外国诗用韵“散漫”,中国的古体诗用韵也可“散漫”。 中国古体诗不但用韵“散谩”,还可以用同字韵,可以句句用韵。这一点似乎比外国诗还要“自由”。

就语法而言,中国诗可用“无主句”,主谓倒置,可动宾倒置,可介宾倒置,字词可随意间隔、跳动、叠用、析用。这一点似乎比外国诗还要自由。

中国诗大体上可分为古体诗与格律诗。格律诗虽然有很多讲究, 但讲究之中有变通。

有人说格律是“镣铐”,其实有些“镣铐”多半是格律趋严的产物。

格律诗可用半拗句,近代有人认为半拗句必救;格律诗可押通韵,近代有人认为押通韵错韵;格律诗可用仄声韵,近代有人认为格律诗只能用平声韵;格律诗可用拗句格,近代有人认为拗句格违律;格律诗可用孤平句、三仄尾句、三平尾句,近代有人认为孤平、三仄尾、三平尾是律诗的“大忌”。......

中国的格律诗有许多讲究, 外国的自由诗也有许多讲究。 中国诗的讲究就是中国诗的特征,没有这种讲究就不是中国诗!

                “平仄式”新说

近体诗的平仄节奏是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两仄相连,两平相连)。

依次截取“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节奏链条中的五个字,每句都是五言律句的平仄式。用其中任何一句作首句,粘对出四句,就是一首五言律绝的平仄式;粘对出六句,就是一首五言小律的平仄式;粘对出八句,就是一首五言律诗的平仄式。依次截取节奏链中的六个字,每句都是六言律句的平仄式。用其中任何一句作起句,粘对出四句,就是一首六言律绝的平仄式;粘对出八句,就是一首六言律诗的平仄式。依次截取节奏链中的七个字,每句都是七言律句的平仄式。用其中任何一句作起句,粘对出四句,就是一首七言律绝的平仄式;粘对出六句,就是一首七言小律的平仄式;粘对出八句,就是一首七言律诗的平仄式。

偶句押仄韵,就是仄韵律体诗的平仄式。

只要不犯孤平,不出现三平尾与三仄尾,可任意变换五言一、三位置上的平仄,七言一、三、五位置上的平仄。

平韵五言律句:

仄仄平平仄 (平仄)

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平)

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

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

仄韵五言律句:

平平仄仄平(仄平)

仄仄平平仄(平仄)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从上面的平仄句式可以看出,第三句与第四句的第一字、第三字不粘,第二字、第四字相粘。第二句与第一句,第四句与第三句的第一字、第三字不对,第二字、第四字相对。

    平韵六言律句:

  仄仄平平仄仄(〇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平平(〇平仄仄平平)

  平仄仄平平仄(〇仄仄平平仄)

  仄平平仄仄平(〇平平仄仄平)

仄韵六言律句:

  平平仄仄平平(〇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〇仄平平仄仄)

  仄平平仄仄平(〇平平仄仄平)

  平仄仄平平仄(〇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平”的变格为“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仄仄”的变格为“仄仄平平仄平”。

    六言绝律多为折腰体。

平韵七言律句:

  平平仄仄平平仄 (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平)

  平仄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

  仄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

仄韵七言律句: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从上面的平仄句式可以看出,第三句与第四句的第一字、第三字、第五字的平仄不粘,第二字、第四字、第六字的平仄相粘。第二句与第一句,第四句与第三句的第一字、第三字、第六字的平仄不对;第二字、第四字、第六字的平仄相对。

用这种截取法得出的平仄式,或是王力先生所讲平仄式的“原生格”。

五言“平平平仄仄” 为“仄平平仄仄” 的变格(第一字易仄而平),“仄仄仄平平” 为“平仄仄平平” 的变格(第一字易平而仄)。

七言“仄仄平平平仄仄” 为“平仄仄平平仄仄” 的变格(第一字易平而仄,第三字易仄而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为“仄平平仄仄平平” 的变格(第一字易仄而平,第三字易平而仄)。

此法简易,演示一下,就能掌握五言、六言、七言律体诗的平仄式。

 

 

 

 

 

实例验证理论,上面提到的各种诗体,平仄格式,用韵规则,对仗要求都有例诗、例句、例对。前人能用的,我们今天也应能用。 

古人尚意,因事择体,为情择韵,以写性情。

立意如立帅,无帅之兵,乌合之众。

格律是中国诗的特征,不能不懂格律,也不能死守格律,更不能因律害意。

学诗入门须正,立志要高,不能过于求变、求突破。懂得了各种正格、变格、特殊格、拗救格,才能驾轻就熟,唯意所适。

现在出现了“新韵”,依新韵作近体诗,其平仄格式、用韵规则与对仗要求,悉如“旧韵”。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