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之夏 / 个人日记 / 我该怎么发泄你,我那无处安放的怨气;我...

分享

   

我该怎么发泄你,我那无处安放的怨气;我又该怎么安放你,我那聊有胜无的面子

2015-05-14  无穷之夏

五月份新闻不少。先是安庆火车站枪击事件,紧接着前几天又出了个乌鲁木齐爱狗人士暴走事件。其实人们关注的出发点并非同情弱者或爱护动物,只不过是借机发泄积攒已久、无处安放的怨气罢了。网络暴力,舆论制裁,道德绑架,借题发挥,或许就是褪去光环后的暗影。

当下中国社会的怨气太重了,戾气也太重了。出了问题,凡是跟政府搭边,网络舆论总是一边倒地说政府不对,根本不给辩解机会。就像安庆这事,刚开始一堆网友大骂警察。今天公布了监控视频录像,立马有一半人倒戈。可事实上呢?明明是那个死者先胖揍警察,一棍子把警察的手敲得连枪都拿不住,却还要探讨“为什么不瞄准非致命处”。OMG,把自己的老娘拖来当挡箭牌,把自己女儿抱起来当手榴弹扔,这样的人还瞄什么非致命处?怎么不想想万一枪被他夺走会怎么样呢?反正怎么都是警察的错,警察也太难做了吧?都有家有舍,上有父母下有妻儿的,何苦难为他?

再比如乌鲁木齐那个一棍子打歪狗嘴的王先生,您错就错在不该开着车出现在一群穿着廉价地摊货、拿着手机而不是抱着单反拍照的人面前。而且,您打歪的也不光是一张狗嘴,而是一群狗嘴。

很明显了吧。

忽然想起这么两件事。我上大一的时候,有一次在网吧玩游戏。忽然有人碰了碰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一个一脸阴沉的女孩把一张写有“帮助聋哑儿童,每个十元”字样的纸递给我看,然后魔术般变出一堆所谓的工艺品让我买。我不想买,她又用手指在“帮助聋哑儿童”下面使劲划了一道,脸色越发难看。我也上来倔劲儿了,老子今天还就没心没肺一回了,戴上耳机继续玩游戏。见我不买账,她转身离开,但是没有继续寻找下一个买主,而是径直走出了网吧。我笑笑,这不摆明了欺负我一个学生么?

还有一件类似的事发生在上周末。在朋友开的奶茶店约见了一个漂亮姑娘,谈了没几分钟,又进来一个大善人横插到我们俩中间,要我们献爱心。姑娘有些窘迫,大善人又看着我。遗憾的是,我不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我指着自己的耳朵,摆了摆手,然后把右面裤子的口袋翻了出来——空空如也。大善人还是不肯作罢,我耸耸肩,一摊双手,摆出一副“你爱咋地咋地吧”的样子,不再理她,继续跟姑娘聊天。她大概知道没法从我这儿拿走一个铜板,所以转身离开了——跟那个人一样,也是没有找别人要,径直走出了奶茶店。我撇撇嘴,这不摆明了欺负一个男人的面子么?

或许用现在的词说,这就叫道德绑架。很抱歉,对这种人,我是不买账的。我不在乎那点所谓的面子,因为我本身就是个穷光蛋。十五年的房贷毁了我的梦想;没车让我失去了女朋友——男人,尤其是中国男人,特别还是普通老百姓家的中国男人,手里那几张票子确实得攥紧点。

当一个人能够坦然面对自己的不足的时候——或者说,破罐子破摔的时候,就会省去很多麻烦。很多困扰都是因为太爱面子带来的。面子这东西太累了:城里人跟农村人结婚就是没面子;公务员事业编找个企业打工的就是没面子;没车没房就是没面子;有房要还房贷还是没面子……面子啊面子,我真养不起你。

当然,也不能真破罐子破摔。就比如跟漂亮姑娘约会,之所以选在朋友的奶茶店,是因为我相信自己人不会给我和她喝三聚氰胺,而且临走前我也把钱硬塞到朋友手中;再比如,那天跟漂亮姑娘吃饭,我是不大在乎钱的;再再比如,那天是母亲节,我给老妈买了一束很漂亮的花;再再再比如,跟朋友吃饭,我都是抢着付账的……咳,跟真正需要讲面子的人在一起的时候,讲面子也就不叫讲面子了。

还有,漂亮姑娘并没有因为我不给大善人施舍就对我翻白眼。她说她觉得我这人挺好挺实在的,况且,她自己都冲着大善人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嗯,这姑娘确实挺不错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