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山图书馆 / 东拉西扯 / 与禽兽有关

0 0

   

与禽兽有关

2015-05-19  阿里山图...

狐假虎威之后
大家都知道狐假虎威的故事,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狐假虎威之后的故事。这故事说出来之后,可能会让很多对当年在老虎身边趾高气扬的狐狸心生不满的众生解除心头之恨,或许不仅仅只是解恨。

话说当年,狐狸头跟着老虎在山上转了一圈,这一圈让它转足了面子,转出了威风,转得它对老虎感激涕零。作为狐山上的头目,狐狸头自然要代表众狐狸郑重感谢虎哥的慷慨相助,还说这世上只有虎哥最义气最无私。狐狸头依照国际惯例,请虎哥有时间到狐山做客指导,一定提供三陪服务,一定让虎哥感受到狐仙子的热情……

还没等狐狸头把话说完,老虎便满脸堆笑地问,狐弟可是真心请我?

狐狸头用前爪挠着自己的尖下巴坚定地说,虎哥,狐弟绝对真心实意!我们是狐啊虎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像那些东西禽兽不如!它的头向山上扬了扬,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既然狐弟这么讲感情,那不如就今天去,反正我又没啥事做?老虎笑眯眯地望着狐狸头。

今天去?狐狸头始料不及,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怎么了狐弟,有困难吗?

哪里哪里,没困难,没一点困难!狐狸头发愣不是因为不想让老虎上狐山做客——这么珍贵的客兽请都请不来呢,而是觉得像老虎这样显赫的百兽之王,不能这么随便到它们那里去。要去也得派使臣专门去迎,家里面也要作一些准备,搞几条横幅标语,准备一台歌舞晚会,打扫打扫卫生,营造一个欢乐祥和的气氛。狐狸头望着老虎说,不暪虎哥,我是觉得这样请您去我们哪,是不是太失礼,太不讲国际规则了?

老虎摇摇头,狐弟不了解我,我这兽最不喜欢规则了,要那些东西干啥?多束缚呀?

感谢虎哥,不,虎大王,看得起狐山上的兄弟姐妹!狐狸头抓住老虎的前爪,激动得满脸泪花。

刚走到狐山脚下,狐狸头便吩咐手下,通知全体兽员到广场集合,虎大王要来看望大家,并要求宣传后勤部门做好相应准备。

狐狸头陪老虎来到广场的时候,兽员们已经在那里翘首以盼了。看到虎王走来,情不自禁地高呼虎王万岁。

狐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标语扯上了几条,讲台也已经搭好,手下汇报说,歌舞团正在排演。

老虎看到这情形,不停地点头说,嗯,不错不错。

狐狸头扬了扬前瓜,大声说,大家安静下来!(立即便安静下来了)今天虎哥虎大王不辞劳苦于百忙之中来看大家,这是我们狐山的荣幸,狐狸的荣幸!(立即掌声雷动)下面请虎王给大家作指示!

老虎挥了挥前瓜,让掌声停了下来。它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温和口气对众狐狸说,大家都这么优秀,指示就不敢了,谈谈感想吧。我对狐山垂涎已久,不是不是,是向往很久。今天一见,让我感慨万千。这里山青水秀,兽杰地灵,资源丰富,是个好地方啊。说实在话,我很喜欢这个地方。在这里,我要向各位提一个请求,我想在这里长住下去!

狐群里一阵骚动,大家不知在议论些什么。

老虎接着说,我住下来,是为各位的安全和幸福着想。我知道,有很多野心勃勃的家伙,一直对你们虎视眈眈。你们的安全一直没有保障,安全没有保障,怎么会有狐山的发展,生活的幸福?我不能看着你们在一个遍地肥肉的地方生活困难,我有责任保护你们!虎王转向狐狸头,大家对我的能力如果有怀疑,就问问我们这位狐弟。

狐狸头正在考虑老虎这个要求的利弊,见虎王点了它的名,便也不好不说话,不错,虎王威风凛凛,刚才我陪虎王在那边山上转了一圈,那些禽兽见了我都点头哈腰的……

我向大家保证,从今天起,我吃素,把肉留给大家。希望大家接纳我……

虎哥,你不吃肉岂不太委屈你了。狐狸头小声说。

老虎看了一眼狐狸头,大声说,我委屈点算什么,你们大家不委屈就好。我没有任何个兽要求,我的愿望就是让你们都过上好日子!

下面的狐狸仍然在窃窃私语,没有一个站出来明确表态。老虎用身子碰了碰狐狸头,严厉地说,你去做做他们的工作。

狐狸头走到狐群中央,向大家陈述了虎王留在狐山的若干个好处。狐狸们仍然将信将疑,老虎那么威猛,我们以后怎么奈何得了它?

狐狸头拍着老脸说,你们尽管放心,它是一只守信用、负责任的虎。

于是,老虎留在了狐山。虎王的态度很好,不吃肉,不搞特殊化,还组织狐狸们在狐山周围架设了铁丝网,说是防止外来入侵。狐们感动得热泪盈眶,一个个都说虎王英明伟大,都认为当初让虎王留下来无比正确。

然而,好景不长,老虎很快就要吃肉了,而且要建虎宫,脾气也越来越大。狐狸头给它弄来了一些野兔、山鸡什么的,虎王吃了几天便吃腻了,它说要换换口味。狐狸王不得不组织兽力捕野麓、野山羊之类,弄得大家精疲力竭,自己的生活却越来越苦了。狐狸头因此被同类骂得兽血淋头。

忽一日,老虎对狐狸头说,它要选几个狐仙做宫女,还要吃狐狸肉。

狐狸头一听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结结巴巴地说,虎王,它们是我兄弟姐妹啊,况且你不是说你不吃肉没有任何要求的吗?

老虎狠狠地瞪了狐狸一眼,老虎的话你也信?你见过不吃肉的老虎吗?

老虎不仅选了无数狐仙到后宫,还时不时地抓几只狐狸改善伙食。狐狸们躲也躲不了,逃也逃不出,只好任老虎宰割。狐狸头后悔莫及,只好以死谢罪。

鸠占鹊巢的正当性
绿鸠王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带着一家老小,大摇大摆地占领了建筑在千年古樟上的一座鹊巢。不仅自己占了鹊巢,还号召其他绿鸠甚至南鸠、鹃鸠、斑鸠一起抢占鹊巢。一时间,鸠占鹊巢成为一种潮流,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遍现象。

搬进考究、舒适的鹊巢之后,绿鸠王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它得意洋洋地问妻子儿女,怎么样,比我们以前风餐露宿强多了吧?

强多了,再也不用担心被风吹被雨淋了。儿子高兴得在新巢里翻了几个跟斗。快来看,还有好吃的!儿子突然兴奋得手舞足蹈。

哎呀,下面还有储藏室,储藏了好多食物。妻子也很兴奋。

我知道呢,鹊的房子里都有很多的食物。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占鹊巢的一个重要原因。

一家鸟跑到食品柜前,抓起里面的食品狼吞虎咽起来。

可是,那些鹊们住哪里呀?女儿一边吞肥虫一边小声问。

是啊,它们没房子住怎么办?妻子也似乎很担忧。

绿鸠王瞪了妻子一眼,妇鸟真是羽毛长见识短。它们有不有房子住关你鸟事,你住在这里舒服、开心不就行了吗?

可是,这房子毕竟是鹊的啊。妻子仍然觉得过意不去。

绿鸠王生气了,你跟着我闯世界也不止一年两年了吧,我说过多少次了,别鸟手上的东西并不表示就属于它,也不代表它就在资格拥有和享受。所有的物资也好其他东西也好,是属于全鸟类的,任何鸟都别想独占!

听不懂。儿子说。

我问你们,我们鸠类比它们鹊类愚蠢吗低贱吗?

不!妻子儿女异口同声。

那我问你们,凭什么鹊们住这么好的房子,过这么安逸的生活,我们却要到处打流、饥寒交迫?绿鸠王问妻儿。

我们也可以造房子、找食物啊。妻子说。

你这脑子不是鸟脑子,是猪脑子!风水好的地方都被鹊占了,质量过硬的建筑材料都被鹊掳去了,美味的食物都被鹊抢夺走了,我们造什么房子,找什么食物?

那鹊还有房子住,还有食物吃吗?儿子问。

绿鸠王挠了挠儿子的头,笑着说,放心,它们会造好房子,会找到食物的。

那我就放心地住放心地吃。儿子又开始吃食物了。

这时,有手下进来报告,说有几个地方,鹊们拖儿带女跑到被占的房子前闹,寻死觅活的。有些鸠动了恻隐之心,从鹊巢里搬出来了。

绿鸠王急忙赶到现场,它号召全体鸠类团结起来,一定要打退鹊的猖狂进攻。它说,兄弟姐妹们,我们受苦受累受够了,我们要过上等鸟的生活!大家务必齐心协力,一致对外!这是一场保卫我们胜利果实的斗争,就是牺牲生命也一定要打赢!

在绿鸠王的号召和指挥下,被鹊们占用的房子又被夺了回来。看到哭哭啼啼离开的鹊们,有鸠小声说,它们也怪可怜的。

绿鸠王听到这种议论十分恼火,它们可怜,我们无家可归的时候有谁可怜过我们?各位,鹊是我们的敌人,对它们的同情就是对我们的残忍!

半年之后,绿鸠王听到了一个振奋鸟心的消息:鹊们在远处的几座大山上,造了很多鹊巢,规格比以前的高、质量比以前的好,食物储备也比以前多很多。绿鸠王立即决定:占领新鹊巢!

妻子对大夫的决定很是不解,便问,干嘛又要占别家的房子啊,我们这房子不是还好好的吗,食物也还没有吃完?

绿鸠王耸了耸翅膀,高声道,鹊算什么东西,怎么能让它们过这么好的生活?要是这样,我们这些年不是白闯荡了吗?

临走时,绿鸠王又号召大家将旧巢全部捣毁。绿鸠王解释说,不捣毁,那些被赶走的鹊说不定就会住过来,那样我们鸠也就没有新巢住了。还有,不能让鹊们安于现状、不思进取,这样不利于鸟世界的发展进步。

如果没有公鸡打鸣
毕家父子俩都是学者,都在研究一个课题:公鸡的作用和贡献。老毕和小毕都因为公鸡功成名就,在本城乃至更大的区域,提起他俩的名字,即便如雷贯耳有点夸张,然而大名鼎鼎肯定没有人说闲话。

老毕和小毕研究的侧重点不同。老毕侧重于公鸡打鸣的贡献,小毕侧重于公鸡为什么要打鸣。老毕认为,因为公鸡的鸣唱,才驱散了黑暗,迎来了白昼,才有了阳光、雨露、山川、河流、五谷、人畜以及乡村、城市、高楼、铁轨、飞机、电脑、茅台、芙蓉王……小毕则认为,公鸡之所以打鸣,是因为不忍心看到世间万物被黑暗吞噬。除了上述原因之外,还与它自己过不惯暗无天日的生活有关。最近,小毕通过进一步分析比较,找到了公鸡打鸣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要区别于母鸡。这一发现,填补了公鸡研究的一项空白,并获得了该年度科研成果一等奖。

父子俩都很敬业,除了睡觉,其他的时间都没有离开公鸡研究和公鸡话题。只要有人的地方,父子俩都会不厌其烦地宣传公鸡的崇高品德和伟大贡献,在大学课堂和各种学术会议上就更不用说了。父子俩经常半夜三更爬起来,选择不同的地点,听公鸡把天唱白。他们用三百六十五晚选择了三百六十五个地点,看到三百六十五个黑暗被驱除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公鸡不叫,天就不亮。人们把这个结论称之为“毕氏理论”。“毕氏理论”非同凡响,让全世界都沸腾了。据说该理论马上就要收入《牛津词典》。

最近一段时间,老毕和小毕之间有点不那么和谐了。坊间传说是因为小毕成果越来越大,老毕有点失落了,有点嫉妒了。不管是真是假,反正老毕和小毕之间,争吵多了,分歧多了,常常弄得很不愉快。

这天是老毕的生日,亲朋好友都来给老毕祝寿。老毕平时是个很低调的人,一再声明生日不请客不摆酒。可再怎么低调名气在那儿,这不,一来就来了四桌。既然来了,还有把人家赶回去的道理?好在毕家的院子大,于是便叫酒店厨师赶快过来办酒席(老毕不是舍不得几个钱,他是喜欢在自己的别墅里把酒言教)。

几杯酒下肚,老毕便有了点酒意。也就顾不得亲朋好友在场,一个劲地批评小毕:研究不认真、出言不谨慎、结论不正确。

小毕忍了很久,见父亲越说越起劲,便再也忍不住了。即使是父亲也不能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吧,他现在也是知名学者,名气又不在父亲之下。他气呼呼地说,我怎么不认真了,我错在哪里了?

老毕没想到儿子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顶嘴,这张名人的脸往哪里搁?他大声问,你干嘛不把研究重点放在公鸡打鸣的贡献上,而要别出心裁研究什么意图。按你的逻辑,公鸡很自私了?

小毕回答,公鸡也是鸡,它也有鸡性,也有需求要满足!

放屁!老毕猛地一拍桌子,弄得全部的人都一阵颤抖。老毕知道自己失态,忙站起来和颜悦色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失礼了,大家继续用餐。他带头喝了一口酒,然后说,同志们哪,我们不能不顾事实,不讲感情啊。公鸡,公鸡……多么大公无私的公鸡啊,起早贪黑,不辞劳苦,冒着被野狗、黄鼠狼吃掉的危险,坚持打鸣……同志们哪,要是没有公鸡的打鸣,我们至今还生活在黑暗中啊……

小毕可能也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胆子大起来了。他嘟哝道,没有公鸡打鸣,只能说有可能夜晚更长一些,不能说永远是黑暗。

老毕流泪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你不是亲眼见证了白天是怎么到来的吗?公鸡一声一声叫来的啊!他把头转向老婆,声泪俱下地说,老伴,你说说,要是没有公鸡,我们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吗?老婆一个劲地点头。老毕又转向儿媳,你说说,不是公鸡打鸣,你能开上这么好的车吗?儿媳忙说,不错,不错。老毕最后问孙子:没有公鸡,你能进这么好的学校吗?不能,爷爷!孙子大声回答。

感谢公鸡啊!老毕一边念叨一边住走,他走到一只公鸡面前,“叭”地跪下了。一屋子人见状,都跟着跪了下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