涓涓细刘 / 待分类 / 【纳兰专题四】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

0 0

   

【纳兰专题四】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2015-05-23  涓涓细刘


残雪凝辉冷画屏,

落梅横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

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纳兰容若《浣溪沙》


在上片营造的情感氛围下,这首词的下片,情感突然爆发崩裂。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这两句诗中,似乎有相对的两个主体。一个是“我”,一个是“君”。前一个很显然是纳兰自己,后一个“君”则大有可说的地方。或许有人会认为这个“君”是纳兰所思念的那个人,或者它的妻子卢氏、恋人,甚至是他的朋友,等等,但是总之都是和“我”相区别的人。然而或许不是这样,这个“君”又何尝不是纳兰自己呢?正因为自己本来知道自己孤苦凄凉,饱尝人间离愁别苦,是所谓“人间惆怅客”,因此情不自禁,潸然泪下,又马上回头看见自己竟然在流泪,也更是无人知晓,无人来给予慰藉,便回头自对自地冷嘲:“你知道你一个伶仃孤苦,独自掉泪又是为什么呢?难不成还会有人来给你安慰吗?简直是可笑了!这种情感又矛盾又最为合理。反观后,竟然发现自己如此可怜,连哭泣似乎也毫无价值。罢了,罢了。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


纳兰心事是一团难解的谜,尽管世人对此多有释读,然而它始终是隔岸的花丛,月朦胧,鸟朦胧,只能遥望,不可触摸。

虽然纳兰容若三十一岁便溘然长逝,如此情深不寿,直教人惜惜叹惋,但在这短短的一生中,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他样样不落:高贵的血统,显赫的家世,通坦的仕途,高阶画堂,锦衣玉食,更难得的,是他同时拥有得天独厚的才赋,情情不渝的恋人,两两相爱的妻子,心心仰慕的红颜,有雅趣相投的朋友……

这样周全的安排,在旁人看来该是何等圆满啊,为何他却自称“我是人间惆怅客”?他又所为何事“泪纵横”?所为何情“断肠声”?


“光辉的墓碑,是引你用光阴和才华献祭的祭台。男儿唯一可以自许的,不该是追名逐利之心,而是拳拳报国治世之心”——按照安意如的观点,纳兰容若的悲处,该是“经济之才,堂构之志”匍匐于皇权之下,没有得到真正舒展。


这种说法,我实在不敢认同。


容若固然英姿勃发,扈从康熙北巡边塞,也写下了“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写下了“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但他似乎从未发出过类似于李白“为君谈笑净胡沙”的呼声,没有抒发过杜甫“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政治理想。


我相信,身处最高权利中心的纳兰,与权利边缘人李白杜甫陶渊明必定有不同。


耳闻眼见宦海沉浮,恭谨奉上如履薄冰,功业对于纳兰来讲未必有那么大吸引力,更不会有底层士子的浪漫幻想。所谓“生活在别处”,我宁愿相信,纳兰更渴望的,是华庭秀园之外的自由呼吸;纳兰所悲叹的,是聚散无常的遭逢际遇。


只要有生死,有别聚,就会有欢哀,有遗恨。这与命运顺逆有关系,又实在没有必然关系。坎坷流离的苏轼感怀“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一路恒通的晏殊不也幽幽唱着“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吗?


更何况,纳兰是那样一个男子,他是一树梨花,清净洁白,他是一只轻蝶,温婉多情。


纳兰是张敞手里的那支眉笔,细腻熨帖,更是清霜覆盖下的枫叶,燃着,也冷着。


少年时代的恋人永隔宫墙,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


赌书泼茶的妻子青春早逝,回廊一寸相思地,十年踪迹十年心。


他说,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


他说,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


赌气悔多情,实则入情深。纳兰的多情是天生,多情是伴着多才而来的并蒂莲,去之何易!


多情,是一个纤弱的生命对这个尘世的敏锐感知,天地间任何一次微小的颤动,都能引发他落粉簌簌,惆怅无那。就如《红楼梦》里宝玉对身边所有女子红颜易老身命莫测的忧虑惆怅一样,纳兰这朵富贵花,亦逃不脱时光容易把人抛的悲凉。他用一生一世来宠溺这些悲凉,放纵这些悲凉,声声杜宇,苦苦萦怀。他的悲凉是漫天飞扬的雪花,轻盈,美丽,清冷。


实质上,万丈红尘,没有人敢说自己完全左右了自己的命运,没有人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活着,谁都有选择,谁都有无奈。阳光有红橙黄绿,滋味有酸甜苦辣,人,自然也有爱有恨,有喜有嗔,更有孱弱,哀伤。故此,“悲”是所有敏感的生命剔除不掉的烙印,如影随形,也是所有文学作品不可或缺的一缕箫音,惆怅难遣。


没有圆满的人生,人生就是为着这不圆满而来。这人世有花开,有叶落,有生死,有聚分,有自足,也有遗憾,爱情,相思,有握住的,有握不住的,最终都得撒手。世上有许许多多不平事,唯有这些最公平,它均分给每一个人,无论你是穷人还是富者,无论你是愚夫还是才子,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才子唯因其过于感性,得到的欣然,失去的凄楚,都被层层叠印,憧憧放大,痛处愈觉其痛,悲者愈见其悲。


凡夫俗子的痛与悲必将湮没无闻,才子的痛与悲却经文字镌刻,深入恒远,历久弥新。


我是人间惆怅客。


纳兰的惆怅,是一道永不愈合的伤口,是一树灿然盛放的梨花,是一个默然相望的眼神,与你隔世而遇,字字抚触,心有戚戚。



注释:

①落梅:即《落梅花》,古笛曲名,以横笛吹奏。

②本文出自新浪博客“翠袖冷”《我是人间惆怅客》,有删改。参考文献:《一生最爱纳兰词》。




下期预告

下期是纳兰专题最后一篇,《纳兰专题五:人生若只如初见》。本公众号每周日晚更新,敬请关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