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深读|胜利的阴影——中国为何没有大和族

2015-05-27  红豆居士



| 读史 |ID:dushi818

博闻通识,知古鉴今。有品、有趣、有态度。


文:高晓松 本文摘自“晓松奇谈”,读史君有删改。


日本战败后,留在中国大陆的日本人主要有三类人:一类是要回家的人,还有一类是要驱逐出家的人,第三类是最惨,就是无处可去的人。但是这里面有很多没办法分清楚的人,到底这人是回家还是被驱逐出家的人,所以中间有很多重叠。


先从伪满洲国讲起就知道为什么了。在伪满洲国,有一百多万日本侨民,叫开拓团也好,叫拓殖团也罢,就像中国最穷困的人有下南洋的,日本最穷困的人也有下南洋的,也有去巴西的,也有来中国东北的。1905年日俄战争胜了以后,就开始有很多日本人移民,移民到中国东北去,甚至移民到库页岛去等等。到1945年就已经过了四十多年了。四十年的时间就已经有了第三代了,例如日本著名的指挥家小泽征尔就是在沈阳出生的,是日本海外侨民的第二代。


所以,到日本战败时,那些在东北、在库页岛、在朝鲜等地出生的日本人,你赶叫他回家他回哪里啊?因为他在日本根本就没有家!可是在东北或者在库页岛这些地方是他的家园吗?那可是中国人民或者是库页岛人民的,可不是你是殖民者的家。


所以,战争失败后,所有的日本侨民第二代第三代就只能把命运交给老天爷了,老天爷赏脸可能能回到日本国土,老天爷不赏脸的就不知道接下来的命运如何了,算是最惨的一拨人。


当然,到战败时,这些日本侨民大多数只剩下妇孺了,因为绝大多数男性都被征兵征到关东军去了。关东军原本是一支精锐的部队,但是到了1945年,这支关东军的战斗力已经远远不行了——很多都是新兵蛋子,绝大部分是在东北的日本侨民,都是乌合之众。这支关东军最后被苏联俘虏了,剩下的一百多万妇孺没有人管他们。


当时日本宣布投降以后,所有的东北侨民一直远到库页岛,大家都互相问是怎样处置自己的,但大家都不知道。有很坏的关东军告诉他们没办法,要么被俘虏后被杀死,要么自杀。所以很多人选择了自杀。据记载,在关东军很多筑垒地区,侨民就跟着关东军一块拉手榴弹自杀。剩下不愿意死的就开始逃亡,一边逃亡一边打听,但消息全是混乱的。比如说黑龙江有消息说大家全都集中在一个火车站里去,到那后火车可能会接他们走。于是大家就往那逃,一路还要躲避东北土匪以及恨日本人的所有中国人的围追堵截、抢劫、强奸等等。但是,等到好不容易逃到火车站,却发现完全是假消息,并没有人来接他们,于是大家继续逃。


没有人管他们,因为日本国内也早是一片混乱,所有的日本人都在等着审判。美军登陆以后也根本就想不到日本在海外还有650万人——当时除了在中国东北、在库页岛、在朝鲜半岛的,还有大量在东南亚的。美军根本来不及想这些人的事,到了日本首先想到的是要不要抓天皇,东条英机在哪,那些战犯在什么地方。另外,日本本土被美军轰炸原子弹,已经有900多万无家可归的难民,还得先想着这九百多万人怎么办。所以,在东北的日本人就只有全靠自己到处逃。分散在东北各地的日本侨民本来大批的生活在农村,因为他们也都是穷人,到东北后当然他们是人上人,是殖民者,可是他们也不是地主,也都在种地。现在战败了,没地位了,这时候就都往大城市跑,跑到长春跑到沈阳这些地方,抱团住下来,但也不敢和中国人打,因为都战败了,而且关东军都没有了,只能都忍着,争取在一起不被消灭。而很多逃不出来的有就只有全家自杀,也有的当场嫁人。


据统计,当然这统计是没办法详细计算的,至少有11万在东北的日本妇女当场嫁给了中国农民——至少这样有口饭吃有个家——这就产生了后来所谓的日本遗孤问题,这些人不用遣返不用再颠沛流离。后来中日建交后慢慢找到这些人的后代,这些人又回到日本去住在北海道,他们完全在中国生活了一辈子,包括他们的孩子,日语不会说,说的都是东北话——他们在日本已经不适应了,所以大家到北海道去玩会遇见很多这样的人。


日本女人嫁给东北人这里边有很多的故事。一个小故事是严歌苓写的《小姨多鹤》,这个小说还被拍成了电视剧。多鹤就是孙俪演的,她跑不掉以后就嫁给东北的男人当了二房,后来生了三个孩子,但这三个孩子都不能叫她妈。这个东北男人的大房(正妻)被日本人追的跳了悬崖不能生育,三个孩子管大房叫妈,而管孙俪演的日本女人叫小姨。小姨多鹤讲了一个很凄惨的故事。


一百多万人颠沛流离的到处逃,可不是小事,所以很快就引起中国政府,以及苏联、美国的注意。国民政府就想这些人怎么办,后来苏联说东北是我的势力范围,大连旅顺也是我的,不能在我的势力范围内还存在着一百多万敌国人,把他们都轰走。国民政府也想轰他们走,但中国政府在东北还分成两部分,一个是国统区,还有就是共产党占领了大片的松花江以北,南满根据地等等。于是在东北的日本侨民分成这么几块:苏占区大概有二十七万人,国统区大概有八十多万人,在共产党控制的区域也有三十多万——其实在打内战的时候,国共美苏四方为了这一百多万日本侨民还专门开了个会订立了一个政策,最后定下来在苏战区的由苏联负责,因为近的原因从大连出发,这三十多万人最幸福,被遣返回日本。


国统区的则被集中到葫芦岛,然后遣返。为什么是葫芦岛呢?因为东北的大连旅顺都让苏联占了,所以国民党和美国没办法了从哪运日本侨民,所以只能准备从东北颈上的一个港就是葫芦港遣返日本侨民。葫芦港在锦州旁边,锦溪,看过辽沈战役的都知道这地方。当日,国共内战已经开始,但是为了将共产党根据地里的三十多万日本侨民先集中到葫芦岛,国共专门达成了一个停战通告。这个事挺有意思,两边正打着,但是为了这些“侵略者”,咱先停下来,制定个遣返路线,从共产党占领的根据地通到国统区,专门由共军护送整个日本侨民到边境交给国统区,然后国统区接收这些日本侨民再把他们运到葫芦岛。


总之,国军也好,共军也好,苏联也好,美军也好,大概调进了一亿多斤粮食来救济这些人,在内战时期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所以我说中国人挺好。但是在打内战的时候,自己打自己人狠极了,我刚看完座山雕智取威虎山电影,那真是毫不留情。但是对日本侵略者,双方都特别好,都拿出珍贵的粮食衣服等等救济日本人。


最后绝大多数的侨民差不多一百零几万人集中到了葫芦岛,剩下的有三十多万因为在苏占区已经被苏军送走了。这样加起来算,已经将近一百四十万人了,还有一小块留在安东的日本侨民让他们通过朝鲜,从朝鲜运回。这个小协议很有意思,很有人性,中国政府知道在安东那还群集了一大堆日本侨民,离葫芦岛比较远,而紧挨朝鲜,就让他们从那儿走。


我发现了一本很好玩的日语小书叫《满洲安宁饭店》,这本小书目前没有中译本,我已经让人买这个日本作家的电影改编权了。这个拍成电影就是中国版的卡萨布兰卡——这个电影故事发生在北非,有德国的间谍,法国间谍,还有英国的爱情故事。安宁饭店是日本人做了大量的调查写了一个真实的故事记载,大概有七万多日本侨民一门心思想往朝鲜跑,因为他们觉得到了朝鲜会好的多,其实朝鲜人也恨日本人。这帮日本侨民就和苏军赛跑。苏联红军是从三个方向进攻东北的,就是怕日本人跑了,从北边黑龙江过来一支,从朝鲜过来一支,从外蒙过来一支,三个方向军包围整个东北打进来,结果这七万多人刚刚逃到安东就差一步跨过鸭绿江了,却被苏联红军截在这里了,然后这帮人想跳江了。


当时苏军来到东北奸淫劫掠震惊世界。苏联认为这是一个敌对国叫满洲国,我们宣过战的,这不是中国,中国是我们的盟国另说,所以满洲国所有的东西都叫战利品,满洲国所有的妇女包括日本女人就是敌国的,我们的军人万里迢迢来到这,是有权利享受这些“妇女战利品”的。所以当时在东北大地上狼奔豕突的这些以妇孺为主的一百几十万日本侨民,几乎女的全剃了秃瓢,然后用锅底灰涂脸。东北妇女也一样。但涂脸也没用,军队来了别管长多难看,只要是个女的就不放过。


最后大家没办法准备跳江,这时候站出来一个日本女人,且管她叫英雄妇女吧,因为她做过艺妓,就对所有的妇孺说我们组织一个安东女子神风队,我们的女子神风队为了拯救我们这七万多人,为了同胞挺身而出献给苏军,一起组织一个歌舞团就在安宁饭店,苏军来了就当慰安妇。


这位女士率领一大群年轻妇女,其中绝大多数妇女都没有做过性工作者——当然也有做过的。实际上,从1905年日俄战争以后就有很多日本妇女到东北来卖淫,在安东也有,南洋也有,著名的电影《望乡》讲的就是日本下南洋的性工作者。


结果安宁饭店就变成一个特别重要的地方,三国四方在这争夺,苏联人日本人共产党国民党全都集中在安宁饭店,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故事,日本人在这里就是为了生存下去,每天陪着苏联军官的时候就打听要枪毙什么样的日本战犯,标准是什么,然后就通知要枪毙的日本战犯快跑,逃到长白山或者游过鸭绿江。


日本人希望国军接收安东,因为他们听说国军已经在葫芦岛遣送日本侨民了,所以日本人就不停和国军的间谍在安宁饭店里做暗号接头,甚至日本人告诉国军的间谍说关东军走的时候在旁边埋了多少大炮,炮弹在哪,炮在哪,我们可以帮你挖出来等等,希望国军能赶到。共军也派了大量的特工到这里,破获日本人和国军的联络,总之,这个三国四方的美女歌舞团香艳的故事,比卡萨布兰卡还精彩。


最后日本人的盘算落空了,因为国军没赶到的时候共军赶到了,苏军就把安东移交给了共军。这些日本女人就请共军也来安宁饭店来喝花酒,结果共军军纪严明,没有任何腐败,比国民党清廉的多。他们义正言辞的说我们不要你们的歌舞团,也不要安宁饭店,我们就要把你们这些和国民党勾结过的日本人统统抓来枪毙。结果,就在鸭绿江边的河滩上,组织这个女子歌舞团的艺妓被枪毙了,她的事迹最后被逃回日本的侨民宣扬,现在在她的故乡还有一块纪念碑,纪念这位女子神风队员。这个真实的故事将被我改编成电影。


再说葫芦岛。在葫芦岛锦溪专门设立医院收容日本的重病人,整个葫芦岛遣返的日本人的死亡率都是非常的低,比美军的莱茵大营,苏军的西伯利亚苦力营等等都低很多。


当时规定所有的日本侨民遣返,从上海到青岛再到葫芦岛一直北到库页岛南到台湾其实都是统一的政策,所有的侨民只能带三十公斤行李和一千块钱,东北有大量的垦殖团非常穷也就无所谓,逃难半路上就什么都没有了,中国军队在所有的海关严查所有日本侨民,当然我们以德报怨,给你吃给你喝给你治病你不能带走中国的一根草一粒米,所以大家现在看到有些照片是日本女人男人都脱裤子检查里边藏没藏东西,人人都恨不得脱光了才能上船,几百万人就这么遣返。


最后留在东北那些人算是很幸福的,回到日本反而惨了。因为日本本土还有九百多万人无家可归。这些人回去以后不但完全无立锥之地,而且因为离开日本几十年了,回到日本根本不适应——那里早已不是他们的家乡,尤其是二代三代侨民。


日本政府也不想要他们,不想让他们遣返。日本政府在投降时的政策就说,在满洲国的就让他们落地生根别再回来了,因为日本本土人民已经快饿死了,他们再回来也没有什么安置。


葫芦岛遣返其实几个月内就完成了,美军出动大量舰船,国民党政府也出动很多船,最后一艘船离开的时候装了大概三千五六百人,然后是一位遣返处长上船讲话,这位中将上船后深情的对日本侨民说你们知道你们在中国犯下的过错,你们杀了几千万中国人民,但我们以德报怨今天送你们走,希望你们再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是友谊而不是刺刀,说完后船上三千多日本人,半数痛哭跪地谢罪,半数撇着嘴冷着脸——其实就和今天的日本一样,今天的日本也有很多对中国朝鲜心怀愧疚觉得自己是有罪的,但是也有那种撇着嘴认为我们活该,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


最后一艘船从葫芦岛走后,还有大量的侨民留在东北不停的遣返。最有意思的有这么几件事。首先是辽沈战役打的最激烈的时候,沈阳已经被我军包围了,最后还有六千左右没有遣返完的日本侨民,国民党对国际观瞻就是外国人怎么看我们极为看重,最后在国民党大批的部队没有撤出沈阳,好多中将少将都没逃的情况下,居然动用了五十架运输机把这最后的日本侨民空运出去。


就是这样努力地遣返,直到解放后多年,也没遣返完。中间最逗的是1958年发生了一件扯国旗事件。就是在日本长崎办了一个万国邮票展,中国大陆也派员参加了,可是1958年的时候,日本和中国大陆还没有建交,还是和中华民国建交,于是中华民国就愤怒抗议怎么就悬挂了五星红旗,但日本政府也不敢得罪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后不知是谁出了个馊主意,鼓动了一个日本右翼浪人把五星红旗给扯了。在中国大陆愤怒抗议之下,日本就把这个浪人抓起来罚了五百日元——也就几块钱,给他的罪是无故扯下一个展板,因为日本坚决不承认五星红旗是一面国旗,扯国旗就是外交使节的一个罪。时任外长的陈毅愤怒的抗议说,我们还在遣返你们侨民的时候你们扯我们国旗,于是遣返日本侨民的事在1958年就停下来了。


一停就是十几年,停下来是为了威胁日本,结果日本特高兴,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想让外面这么多侨民回来。然后日本首相就是现在的安倍首相的外公岸信介——岸信介其实就是一个战犯,伪满洲国的专门负责劳工的部长,就是把大量的中国人运到日本当劳工当矿工当苦力对中国人民尤其是东北人民满洲人民双手沾满了鲜血。当然他在美军占领的时候抓起来判了,但是没几年又放出来了,日本当时百废待兴需要专业人员,因为岸信介懂这些,所以美军占领的时候就把他特赦了,岸信介干了几年都很好,最后一直做到首相,但是他是极右的,和他的外孙一样非常的极右——岸信介最后强硬的和中国对抗,陈毅抗议他撕国旗,岸信介就立即抗议中国大陆政府干涉日本内政,说在我们这挂什么旗是我们日本的内政,你们不许干涉,陈毅就停止遣返日本侨民,结果岸信介当时就发表声明说我们从今天开始视同尚未遣返的所有日本在中国的侨民已经死于战争,而且我们现在就发抚恤金。发抚恤金的意思就是认为你死了,所以遣返就停了十几年。


一直到一九七几年的时候中日正常化了,才把日本留在中国的遗孤都遣返回去了,这是东北的情况。


在遣返的时候还有这么一个问题,因为来东北殖民开垦的人中,还有很多朝鲜人和琉球人,琉球1879年的时候就被日本占领了,朝鲜则在1895年被日本吞并,所以这些也算是日本人的人也跟着来东北了。当时中国政府的规定说,朝鲜人可以留在东北,日本人琉球人则要遣返。这说明什么呢,我们对朝鲜还是有很多感情的,而且最后留在东北的大量的朝鲜人就组成了我们今天的五十六个名族之一的朝鲜族的重要的一部分,当然朝鲜族不都是二战以后留下来的,很多是很老的延边就有一部分。


1950年新中国确认五十六个名族的时候,有关朝鲜族是这么规定的,凡是住在关内的朝鲜人一律算朝侨就是朝鲜侨民,住在关外的朝鲜人一律算我们的朝鲜族。实际也没办法按在中国住了多少年来划分到底是朝侨还是朝鲜族,因为大量都是那时候跟着日本人过来的,所以就这么来了个一刀切。


但是如果当时中国政府再划一条线,比如说第三代日本侨民可以留下来,就像美国的政策,出生在美国就算美国人。如果采取这样的政策,中国就成了五十七个名族了,多了一个大和族——实际上直到今天,留在东北的日本侨民也还有几万,比我们现在的一些少数民族人口还要多。实际上,我们的几个少数名族就只剩下几千人了,比如俄罗斯族,其实没多少人。但是我们从来不承认留在中国的这些日本人是我们中华民族里面的一个少数民族,那就是因为充满仇恨。


中国台湾地区情况还不太一样,因为日本在台湾地区犯的罪远远少于在中国大陆的,因为日本人认为台湾就是自己的地盘。当时在台湾的日本人不认为自己要全部被遣返,因为从1895年马关条约后就在这生活,已经四五代人了。最后的办法是,愿意留在台湾就留台湾,不愿留的就遣返。最后是十八万人志愿回日本,十四万人志愿留在台湾。电影《海角七号》讲的就是,这边是遣返的日本人,那边是台湾人,爱情就这么一起了六十多年——实际上,日本人有很多和当地台湾人结婚的,因为大家在一起那么多年。台湾的政策是这样的,凡是本地人是妻子,日本人是丈夫,丈夫必须遣返回日本,本地的妻子可以自选国籍,但是如果是日本的女人嫁给了本地的男人是可以留下的,留下以后很长时间也很受歧视。


台湾前几年有则新闻很有意思,一个小学毕业典礼上,一帮小学生和一个83岁的老太太一起毕业的,83岁的老太太叫一个中国名字,后来采访,她就是当年战后因为嫁给了台湾本地人,所以就没有走,但是因为备受歧视,她不愿意见人,在山里躲了很多年,在晚年的时候儿女们把她接出来。由于已经不会讲当地的台语,就上小学重新学。


战争遗留下来的不光是战败或胜利,还有千千万万人民为此付出的代价,台湾地区的情况还有点特殊,就是他们始终处在没有战乱的情况下,都是和平被接受,以至于大量的日本人在走的时候知道只能带三十公斤的东西和一千块钱,他们就把财产送给了台湾的朋友们。那一代台湾人发财的很多都是日本人送给他们的,所以他们之间的感情非常的复杂。


比较惨的是库页岛的日本侨民,因为这个地方通常在大家的视野之外,只有那些极为爱国的愤青会高喊还我贝加尔湖,还我外兴安岭,还我乌苏里江,还我库页岛,因为在我们的历史书里这么说《中俄瑷珲条约》《天津条约》割让给沙俄的那一大块土地里包括了库页岛,然后库页岛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的,但是实际上中国不管是唐宋元明清在库页岛从来没有实行过有效的统治,其实比琉球还要疏远一些,库页岛就是在每年开春的时候编一话走到黑龙江口摆一摊,周围所有的部落那时候都还是原始部落,都向我大清来进贡吧,于是这个部落就说我住哪儿,两块兽皮,那个部落也过来说我住哪儿,两张狐狸皮,一会来两人说我们库页岛来的,两张狐狸皮,于是宫人就回北京汇报,这次我们收到的贡品里有库页岛部落进贡的两张狐狸皮,清政府于是治下多了一个叫库页岛的地方,也就这点关系,还不如琉球。


琉球正儿八经使者上北京,还能参见皇帝正式进贡,皇帝还下诏封琉球国怎么怎么样。琉球是同时向日本和中国进贡,日本在没有明治维新之前,琉球是向当时日本南部一个最大的藩萨摩藩进贡,只不过萨摩藩和中国当时互相不知道,所以日本坚持说琉球自古就是日本的,可以拿出证据,当然中国也能拿出证据说琉球也向我们进贡这么多年。结果两边一对,琉球是一个两边派。


库页岛的日本人是真正的第三代,日俄战争后,北库页岛属于俄国,南库页岛属于日本,日本就大量的往库页岛移民。这一移民就已经四十多年过去了,最后到二战结束的时候,苏联当然说库页岛是他们的。苏联也能拿出证据,因为库页岛那些部落每年春天跑到黑龙江口向中国进贡两条狐狸皮的部落同时也派人向俄国进贡两条狐狸皮,就和琉球的情况一模一样,凡是弱小民族都同时向两人进贡,所以每当强大民族说这地祖祖辈辈都是我的时候两大国都能拿出证据。


俄国也一样,还派官员上过库页岛,其实在签《瑷珲条约》的时候,俄国要把库页岛写进条约里,只是为了双保险,因为这地方早就是俄国的了,并不是我们割让了库页岛给俄国,而是我们正式从法律上承认一直被俄国占领的库页岛属于俄国。十月革命以后日本出兵西伯利亚还曾经占领过北库页岛,后来苏联强大了,逼着日本人让其撤出去,日本人撤出去以后北库页岛又归俄国人所有,南库页岛全是日本人,还有一些当地土著部落,这回日本一失败,苏联要求把全部在苏联领土上的日本人一律驱逐回日本,当然就要包括在南库页岛这四十多万人了。


这些人可就更惨了,离开了祖国那么多年,早就变成了库页岛上的渔民,在寒带地区种植庄稼,回日本后连气候都不适应。还有,这边苏联才胜利,就立刻大量派西伯利亚其他少数民族如鞑靼人来这里,说白了,这些少数民族就是被苏联驱逐,从克里米亚驱逐到西伯利亚,然后又把他们弄到库页岛来。但是,库页岛上没地住,只好把所有日本人的房子中间挂一帘,半边住苏联少数民族,半边住日本人。孩子们还能玩到一起。大人们一起做饭差不多坚持了一年多,最后苏联下令说全体驱逐,这四十多万人怀着极为凄楚的心情拖家带口上了船回到素未谋面的祖国——而且没有人接受他们,就是完全不知道怎么生活。


当然,回家的人也包括从日本回来的中国劳工们,因为从东北也好山东也好被弄了大量劳工去日本做苦工,差不多有四万多中国人这个时候也遣返回中国。


我看到现在还活着的一个劳工的回忆很惨,他八岁就从青岛被抓去跟着父亲在日本做劳工,他父亲死的时候就把他托付给一个工友做他干爹,有一天如果能回到中国你就跟着干爹一起回中国,然后这个孩子最后回到青岛的时候已经是第十三个干爹了,终于迎来了战争结束把他带回中国。


| 每日壹读 | ID:yidu818

家事国事天下事,每日都来读一读!


○温馨提示:可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