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巨人之旅"越野赛:一场332公里的修行

 离欲阿罗汉 2015-06-03

       长达332公里的意大利“巨人之旅”越野挑战赛(简称TDG)是世界上公认最艰难的越野跑赛事之一。赛道是意大利阿斯塔谷地的一条环形登山路线,参赛者必须在150小时内穿越25座高山,途径勃朗峰 (4807)、玫瑰峰 (4637)、切尔维诺峰 (4478) 和大帕拉迪索山(4061)这四座意大利最高的山峰,爬升海拔达2.4万米完成全部赛程。

       今年,来自中国的三位巨人完成了这项神殿级的比赛,其中,王晓林和曲丽杰更是相互扶持携手完赛。
        2013
年意大利巨人之旅越野赛的参赛选手们行进在山路上妈妈的小猎手比赛前,朋友们对曲丽杰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珊瑚,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作为内陆首位完成意大利巨人之旅越野挑战赛(简称TDG)的女选手,这个网名叫珊瑚的大连姑娘在两年前还从未想过参加这项被公认为世界上最艰难的越野跑。
前年的TNF100公里超长耐力赛我的成绩不错,第二天就接到了TDG主办方的电话,问我有没有意愿参加。
曲丽杰说,她当时果断拒绝了:“100公里我都跑得这么难受了,332公里我怎么可能完成?实际上,这个漂亮姑娘已经积累了多年的户外经验,19岁开始背包徒步旅行,24岁开始登山,已经拿下十几座6000多米的雪山。
但跑步,却是从2009年开始。
那年我在拉萨学画唐卡,渐渐爱上跑步。
最开始时每天跑3公里,然后是10公里,慢慢越跑越多,从半马到马拉松再到超马。
现在的曲丽杰除了是专栏作家,偶尔写写剧本外,还兼做马拉松培训教练。
去年参加环勃朗峰耐力赛(简称UTMB)时,曲丽杰发现,很多老外选手是先跑168公里的UTMB10天后再接着跑332公里的TDG
我心里想竟然还可以这样玩啊,太疯狂了。
于是,这个不服输的姑娘今年也同时报名了两个比赛。
没想到UTMB没中签,TDG反而中了。
虽然曲丽杰更想弥补去年UTMB退赛的遗憾,但既然TDG选上了,那就去吧,就当旅行了。
直到今年7月底参加西班牙比利牛斯山109公里越野赛时,曲丽杰才突然对巨人之旅有了感觉。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难跑的109公里,路况非常复杂,冰山、峭壁、悬崖,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户外地形在这里都遇到了。
没想到,就是在这场极具难度又汇集了各路欧洲高手的比赛里,曲丽杰拿到了女子第四名。
在国内跑100多公里很简单,地形除了公路就是山路,跟你的奔跑能力直接相关,我不占任何优势。
但当遇到复杂的地形,因为之前积累的户外经验,我反而能发挥得更好。
突然间,曲丽杰觉得也许332公里的巨人之旅也能顺利跑下来。
于是,本来只想借这次机会,提前去西班牙和意大利旅行的曲丽杰开始认真对待巨人之旅
我住在一个西班牙朋友家,那两个月一篇稿子也不接,全身心投入训练,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备战奥运的专业运动员。
每天5点多天还没亮,她就收拾东西进山。
每天十几个小时,我独自一人在阿尔卑斯山里奔跑,极少能碰到人,遇到更多的是土拨鼠和山里的花花草草。
也许在别人看来很孤独,但曲丽杰很享受这种状态。
直到现在,她还对这段时光念念不忘。
跟大自然在一起,我觉得很幸福,我爱每一天的日出日落,一花一木。
曲丽杰相信,自己肯定能完成比赛,只不过是时间长短问题,当你专注于一件事情,你所有的努力都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但事实上,长达332公里的巨人之旅远不像她口中所说的那样轻松。
巨人之旅的总爬升海拔高度相当于三个珠峰。
根据当地编写的旅行指南,在正常体力情况下,走完一圈大约需要31天,而比赛规定参赛者必须在150小时的关门时间内完成全部赛程,每年总有约1/4的选手或因伤病或因超时被阻,未能抵达终点。
去年,来自北京的选手杨源在夜间比赛时不慎摔倒、头部受重伤不幸遇难的意外,更给巨人之旅蒙上了危险的气息。
为了不让妈妈担心,曲丽杰撒了个小谎。
我从来不跟她讲比赛的事,她对332公里也没有概念,我就按照她原来的理解再尽量淡化,说就跟我跑100公里一样,一会儿就结束了。
这个爽朗的姑娘笑着说,我一直在想我要从这个比赛中得到什么。
我有很强的信念能够完赛,但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很痛苦,会不会指甲都掉了,会不会晒得跟煤炭一样,回来找不到婆家。
我很好奇自己在这个比赛中会有怎样的表现,人都喜欢一眼看不到结局的故事。
比赛前一天晚上,曲丽杰从山上下来时,天空下起了雨。
她悄悄溜到了镇上的儿童乐园里,趁没人把乐园里所有的项目滑梯、转椅、秋千、蹦蹦床挨个玩了个遍。
平时有很多小朋友在,我不太好意思。
玩累了,我就躺进那幢貌似为七个小矮人准备的房子里,睡了一觉。
醒来时,窗外飘满落叶。
临睡前,曲丽杰在微博上这样写道:亲爱的妈妈:您的小猎手要进山追逐那头野狼了,她只不过是去山里玩几天。
请放心,您的鸡汤她不会白喝的。
中国选手王晓林在巨人之旅赛道上前行中国选手曲丽杰(左二)在巨人之旅比赛第四天和路上补给站的工作人员合影自虐旅行96日,意大利库马约尔小镇的清晨,王晓林像往常一样6点钟醒来,跑在清静悠闲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望着不远处云雾缭绕的勃朗峰,非常享受。
这个位于勃朗峰山脚下的小镇,是巨人之旅的起点和终点,也是越野跑爱好者心中的圣地。
就在两天前,王晓林才从家乡昆明经北京、莫斯科、米兰辗转到这里。
此前我从来没来过意大利,都是在云南的土坡山上练习。
作为一名银行IT部门的员工,王晓林说他平时工作很忙,只能拼命挤出各种零散的时间练习。
早晨,大家还在睡梦中时,我就已经在奔跑的路上。
中午,我从来不午休,要么在跑步,要么在游泳。
晚上,等上幼儿园的儿子睡觉后,我又会在小区周围跑步。
大家很诧异为什么我随时都在练,我说我只是把你们平时看电视、玩游戏、睡觉的时间都用在锻炼上。
就这样,王晓林从7月到正式比赛间的一个半月里,跑了1000多公里。
王晓林喜欢上跑步,完全是无心插柳。
2008年计划去登慕士塔格峰,因为之前经常玩户外,体力也还算可以。
曾经登顶海拔5396米的哈巴雪山,所以觉得登慕士塔格问题不大。
当时看到杨春风说的一句话,登慕士塔格,体力至少要能轻松跑10公里
我想10公里应该没什么问题,哪知一跑才知道自己虚啊,跑了3公里两条腿就迈不动了。
不服输的王晓林,由此开始了跑步,此时的他还是个体重80多公斤的大胖子。
跑步改变了我的人生。
几年下来,王晓林的体重减了近50斤,身材精壮结实。
跑步上瘾的人往往沉醉于跑步中的高峰体验,身体释放的内啡肽让人产生一种幸福愉悦感,欲罢不能。
在跑步中,倾听自己的身体,感受呼吸、心跳和肌肉的收缩,放松自己,释放压力。
王晓林说,更关键的是心态的变化。
我以前还会为工作生活中的事情烦恼,现在的心态变得越来越平和,跑步成了我的一种信仰。
各类马拉松比赛跑下来,王晓林渐渐觉得,42公里一点都不过瘾。
于是,他开始挑战超级马拉松和越野跑,并逐步崭露头角。
巨人之旅这种神殿级的比赛,我报名只是为了去挑战自己,成绩、奖金这些东西对沉迷于跑步的人来说并不重要。
出发前,朋友们都祝王晓林取得好成绩,但在他看来,我的宗旨很简单,跑得动就跑,跑不动就走,吃好睡好,不要着急。
对我来说,这就是一场稍微自虐点的旅行。
”“
巨人之旅的环形登山赛道充满艰险一个人的战争意大利时间97日上午10点,巨人之旅越野赛正式开始。
起点在库马约尔的一个小广场上,700多名选手聚集在此。
最前面的是精英级选手,大众选手则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排在起跑线后面。
小镇狭窄的街道上挤满了人,亲人和选手互相吻别,还有年幼的孩子哭泣着抱着爸爸的双腿不肯撒手。
起跑后,选手们一个挨着一个,缓慢地穿过库马约尔的大街小巷,道路两旁满是加油鼓劲的热情市民。
王晓林和其他8名中国选手走在队伍的尾端,此刻的他心里忐忑,想着巨人之旅会不会成为自己第一次退赛的比赛。
赛道比我预想得更复杂,阿尔卑斯山区和我之前跑过的山完全不一样,赛道上满是碎石。
出于安全考虑,下山时我不敢跑,只能一步一步地挪。
常常是上山时王晓林超过许多人,下山时这些人又反过来把他超过。
赛道一边靠着悬崖,另一边是山脊,只允许一个人通过,经常连续下降1000多米,又连续爬升1000多米。
王晓林记得,比赛第一天晚上,皎洁的月亮挂在空中,远远看见山上蜿蜒移动的一排头灯,一个紧挨一个,非常壮观。
如果你对户外没有经验,那么完成这个比赛将非常困难。
100
公里的比赛靠奔跑能力可以胜出,但332公里的比赛不行,你不能把它当作一个竞技比赛,而是一个对全程综合实力的考验。
对曲丽杰来说,前两天的赛程进行得异常艰难,我第一天不敢跑,怕肱四头肌过度疲劳。
为了让身体慢慢适应,几乎所有下坡我都在走,眼看着自己被所有人超过。
整个比赛分为7个赛段,每个赛段有规定的关门时间,如果不能按规定时间完成比赛,将被淘汰。
第一个赛段结束时,曲丽杰是600多名。
说实话有点伤心,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很焦虑。
尽管心理上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曲丽杰仍然告诉自己,要注意节奏,不能被别人的节奏带快。
一旦感觉大腿发紧,我会立马停下来拉伸,尽可能不让肌肉到酸痛点,让身体稍事恢复再继续跑。
直到第三天,曲丽杰才开始跑下坡,慢慢超过了很多人。
融入大自然,找到对山的感觉,它才会回馈给你更舒服的体验,上坡下坡时才会有脚踏实地的脚感。
曲丽杰说。
比赛中疲劳无时不在。
从第二天开始,我就进入一种24小时混沌的状态。
曲丽杰说,她平时的生活很有规律,晚上22点半睡觉,早上5点半起床,很少熬夜。
比赛第一天晚上我没有睡觉,第二天就很崩溃,整个生物钟被打乱了,人半睡半醒。
困了就掐大腿、咬舌头甚至拿头撞树,实在困得不行了,就靠在路边的石头上打个盹,眯上两三分钟。
曲丽杰说她平均每天只睡半个小时,几乎是在迷迷糊糊中完成了整个比赛,有时候甚至是边跑边睡,感觉脚踩空踏到悬崖边才惊醒
在极度疲劳下,选手出现幻觉是很普遍的现象。
看到树桩就觉得是怪物在喝水。
曲丽杰说,在这5天半的比赛里,从小到大看过的动画片中的景象都在山里出现了。
一天晚上,我靠在石头上打盹,清楚地看到后面有一双动物的眼睛在看着我,但我已经困得没有逃跑的欲望,心想即使你吃了我,我也要睡。
两分钟后我醒来,再仔细一看根本就没有动物的眼睛。
除了睡眠,长时间的越野赛还考验选手的胃。
每到一处饮食站有各种食物供应,但王晓林非常注意控制饮食,早上只吃两三片面包,加一点黄油,量也不敢放太多。
在这样的比赛里,胃口坏了就完了。
要能够适应不同的食物,能不停吃得下食物。
让王晓林欣慰的是,他的胃一路上都很强大。
而曲丽杰的胃一直不太好,在比赛中她不断摸索吃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我就只吃意面,不加番茄酱,只加橄榄油和芝士粉。
我也从来不喝运动饮料,只喝一点酸奶。
胃在这种保护下,前两天还会烧心,后来就越来越舒服。
除了痛、饿、困这些生理考验,最难熬的或许还是白天黑夜无时无刻不在的孤独。
有一天深夜一两点,我走到一座山坡上,看见山间极为清亮的月色,照在山腰上一群正在休憩的奶牛身上,特别美。
曲丽杰很想跟人分享如斯美景,可是等了好久才等到一个外国选手。
我拉着他说‘It's beautiful他却奇怪地看着我,就像看一个神经病。
这让曲丽杰难受了很久。
“90%
的时间都是你独自在走,这时候你要想很多事情来激励自己。
这个爱美的姑娘一路上都在纠结:参加赛后颁奖仪式时,我应该穿哪条颜色的裙子?主持人问我获奖感言时,我该说些什么?”“‘巨人之旅可把我给孤独够了。
即使是王晓林这个意志坚强的大男人也不例外,他说,在大山里几天时间没人跟你说话,尤其是晚上更显孤独。
每到休息站见到赞助商的工作人员就像见到了亲人,总算可以说上几句话。
”9
8日中秋之夜晚上22点左右,王晓林到达赛道102公里一个大型休息站。
早已在此等候的中国摄影师为王晓林拍摄了一段视频,向父母、妻儿问候的时候,这位铁汉却忍不住潸然泪下,一度哽咽得不能言语。
当你一个人连续奔跑了30个小时以后,身体的极度疲劳会让心里柔软的一面无限放大。
在中秋之夜,不能陪伴家人一起赏月团圆,自己却一个人在这样的大山里奔跑,就觉得特别对不起家人。
陪伴的力量昼夜不停地跑了80个小时后,王晓林来到了第五赛道220公里处的一座山坡。
昨天下起的大雨此时已经停了,但崎岖不平的路上依然湿滑。
我穿的跑鞋有个问题,在湿的石头上抓地不行,让我非常崩溃。
尽管已经非常小心,但此时的王晓林已经到了承受疲劳的极限。
下坡时,迷迷糊糊中他一脚踩下去,却踏在了一块布满青苔的石头上,左脚一滑,右脚顺势被别了一下,大腿肌肉猛地拉伤了。
王晓林把整条右腿泡在附近的溪水里,简单处理了一下,觉得没问题后,又继续上路。
哪知到下一处山坡时,右腿肌肉却剧烈疼痛起来。
由于受伤导致跑姿发生变化,双脚很快磨出了水泡。
每一脚下去,钻心的疼。
这段7公里的下坡路走得王晓林刻骨铭心,我一步步地挪下来,疼痛沮丧得边走边骂,骂自己吃饱了撑的,花钱来找罪受。
就这样,王晓林艰难到达第五个休息站。
这时离终点还有不到100公里,还有十几个小时才关门,我就是爬也要爬到终点。
由于受伤的腿不能受力,王晓林后面的路程只能靠手杖慢慢支撑着走。
一直落后王晓林半天行程的曲丽杰到达这个休息站时,工作人员告诉她受伤的王晓林刚刚离开。
听说他受伤走得很慢,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要陪他一起完成比赛。
曲丽杰说,名次和成绩并不重要,人们很快就会忘记冠军是谁,反而是和同一个国度的选手一起到达终点,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跟曲丽杰一路上看到的陪伴画面有关。
4个西班牙选手是生活中的好朋友,他们组成一个团队,每天由不同的人领跑,第二天领跑的人在最后压轴,中间夹了两个相对较弱的人。
有意思的是他们4个分属不同的年龄段,既有头发花白的老年人,也有精壮结实的年轻人。
无论谁体力不支或掉队,这4个大男人始终不离不弃。
曲丽杰记得,完赛后当主持人念到他们的名字时,穿着统一队服的4个人手拉手站上领奖台,明显看到他们眼里的泪花。
相互扶持走完332公里的路程,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让曲丽杰极为感动。
有妈妈参加比赛,儿子全程背着补给陪妈妈走完全程。
有妻子在每个休息站迎接自己的丈夫。
对曲丽杰来说,没有家人的陪伴是最大的遗憾,我当时就在想,如果能跟伙伴们一起相互扶持跑完全程,给我女子冠军我都不换。
王晓林一路上收获最多的就是“Bravo”
每跑到一个小镇,很多当地人就站在路边,像欢迎英雄一样给我鼓掌。
还有一次在山上,一位徒步老人迎面向我走来,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找到我的参赛号686号,竖着大拇指念出了我的名字‘Wang Xiao-linBavo’”原来老人把所有选手的名字和参赛号都印在那张纸上,路上遇到哪位选手就叫出他的名字为他加油。
比赛的最后一天,当王晓林和曲丽杰一起跑到倒数第二个山头时,看到了这5天来最美的日出。
王晓林说:没想到比赛这么快就要结束了,虽然过程很累很痛苦,但真的快到这一刻时,却有些不舍。
到终点前,曲丽杰特地梳洗打扮了一番,擦了口红,喷了香水,换上自己最喜欢的那套紫色跑步裙。
当地时间913日晚上2215分,经过132个小时的艰难跋涉,王晓林和曲丽杰一起手执五星红旗,携手冲过了巨人之旅的终点。
这一刻王晓林抱起身边的曲丽杰,兴奋地原地绕了一圈。
不少朋友问我,这次比赛又得了多少奖金。
巨人之旅从来都是对自己的挑战,没有奖金,收获的只有沿路的风景和观众的掌声。
王晓林一路跑下来越来越自信,你体内的能量真的超乎你的想象。
而曲丽杰则立志当巨人之旅中国参赛者的兔子
“‘
兔子按照平均配速跑,你跟着兔子跑就一定会在规定时间内到达。
日本有个大叔带着日本参赛者跑,就被组委会称为日本时间
”“
我参加过那么多比赛,这个比赛是让我觉得最温暖的。
当你到达极限的时候,会看到很多人性闪光的地方。
曲丽杰说,现在的她更加热爱普通生活,更加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
出门两个多月后终于回到家里,为了给老妈惊喜,并没有事先告诉她。
到家后我悄悄藏在冰箱后面,当妈妈从厨房出来,看到我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那一瞬间,她就那样愣愣地站着。
当我抱起她转圈,并亲吻她的脸时,我清晰地看到她眼里的泪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热点新闻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