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涯377 / 五花八门 / 血疑之惑

分享

   

血疑之惑

2015-06-03  在天涯377
血疑之惑    平 常
   
  王自强是北京市市政一家公司的维修部经理,妻子李小文毕业于清华大学,不仅是才女,更是大家公认的美女。 
  为了配得上妻子,更为了给妻女一个上等的生活条件,王自强不仅报考了电大中文专业,取得了本科文凭,还和朋友在工作之余合开了一家音像器材设备公司。在他的苦心经营下,公司效益越来越好,小家庭的日子越过越丰裕。他万万没想到,看似幸福安康的小家庭已隐藏着一股汹涌的暗流。 
  一天下午,王自强因为公司有事,便打电话让妻子去幼儿园接女儿西文。可到了下午6点,西文还没有见到妈妈来接自己,便哭着要跟和她家同住一个小区的老师一起回家。因为王自强夫妇平时工作都很忙,遇到都不能接孩子时,就让西文跟着老师回家,并给了她一把家里的钥匙。当西文开门进了家,蹦蹦跳跳地打开父母的房间,想看看他们是否回来时,她看到一个陌生的叔叔赤身裸体压在妈妈身上…… 
  小西文惊呆了!她冲出父母房间,扑在自己的小床上号哭不止。晚上10点,王自强回到家。此时,一直没哄好女儿的李小文一脸泪痕地呆坐着,小西文眼睛红肿地怒视着妈妈。王自强忙问妻子发生了什么事。小西文不等妈妈开口,便把自己看到的一幕告诉了爸爸。王自强大惊失色,转头质问妻子,李小文却矢口否认。王自强相信女儿,但又无从质问妻子,第二天便冲动地将岳父母和自己的兄弟姐妹请到家里,让妻子当着双方亲人的面将事情讲清楚。西文一下子被推到了家庭大战的漩涡中央,但她还是实事求是地说出了自己看到的一幕。李小文却发下毒誓:“如果我做了那些事,天打五雷轰,出门让车撞死!”而王自强家的保姆是李小文从自己老家请来的亲戚,她也站出来说:“那天下午我们在家做晚饭,一时忘了去接西文,她肯定是在生妈妈的气,胡说了一气,哪有什么男人来家里?” 
  一时间,大人们都表情复杂地看着小西文,她一下子迷糊了!大人们总是教育自己要诚实,可妈妈为什么要撒谎?保姆为什么会说假话?要知道保姆那天请假回了城郊的老家,晚上8点才回来!然而,王自强依然相信自己的女儿,他决定和妻子离婚,李小文哀求丈夫看在女儿的分上原谅她。王自强思前想后,痛苦地同意了。但此后,夫妻俩经常争吵,王自强还动手打妻子。这一幕幕强烈刺激着小西文,她想,如果我不讲出母亲和那个叔叔的事情,爸爸妈妈就不会争吵,爸爸就不会逼着妈妈离婚。这种念头像一块巨石压在小西文的心头,让原来活泼可爱的她变得沉默寡言了。 
  一天,王自强在与妻子一次大吵之后,又坚决要求离婚。见妻子不开口,他收拾了几件衣服,强行把女儿抱出了家,临走时对妻子说:“我们法院见。”可仅仅几天后,他就接到了东城区交警大队打来的电话:李小文出车祸了!当王自强赶到出事地点时,妻子已经死亡,而开车的人正是妻子的情人何建伟,也受了重伤,正在医院抢救。 
  原来,何建伟是妻子在清华大学的初恋情人,李小文的父母强行拆散了他们。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他们重逢了。这次重逢令这对从前的恋人旧情复燃,越轨也就自然而然发生了。而这次,有回归家庭想法的李小文主动约何建伟谈分手的事,他不同意,于是两人在车上发生激烈争吵,开车的何建伟情绪失控,与迎面开来的一辆大货车相撞…… 
  母亲的惨死让小西文幼小的心灵一直认为是自己说了真话,才把妈妈逼死了。安葬母亲那天,小西文没有哭,她目光呆痴,行动麻木。回到家里,王自强试图去安慰一下女儿,但是整整一天,无论他说什么,女儿都用一双痴呆的眼睛看着他,此后一个星期,西文仍是这种状态。王自强将女儿带往医院,医生诊断是西文受到强烈的刺激后患了失语症。 
  小西文就这样成了母亲出轨事件的牺牲品。王自强痛苦不堪,他开始带着女儿四处求医。王自强听说北京通县有一位专门治疗儿童疑难杂症的医生后,马上带着女儿赶去。这位医生在详细了解了西文的情况后,告诉王自强,西文是一时失语,只要积极治疗耐心调理,不让她再受刺激,她的失语症会慢慢恢复的。 
  此后,王自强每天下班后就背着女儿从北京市区赶到通县做针灸理疗,再连夜赶回来。这样的治疗一做就是半年,风雨无阻。有一天,由于单位有事,王自强推迟了一点时间去看病,结果没车回家。那位医生提出让父女俩在他家住一夜,可父女俩刚在医生家的沙发上躺下,小西文突然站起来,开门跑了,王自强连忙追出去。看着女儿一脸泪痕,指着回家方向的固执模样,王自强明白了,原来女儿不习惯在陌生人家睡觉,王自强背着女儿硬是走了二十多公里路回了家…… 
  除了做理疗,王自强还按医嘱,每天晚上都给小西文讲故事。这年夏天,王自强专门请假,带着女儿到云南、四川等地旅游,希望女儿彻底忘记以往痛苦的一幕幕,重新回到快乐的起点。一个周末,王自强带着女儿在北京海洋馆玩儿,当一个工作人员在水里喂鱼时,小西文突然说:“它吃了,它吃了。”王自强激动得大叫起来:“我女儿说话了,说话了……”惊得在场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这对父女。
此时,西文已经8岁了,和她同龄的孩子都已上了小学。为了让女儿能够早日恢复到正常孩子的状态,王自强开始在家训练她的语言能力。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西文终于走进了小学。 
  二 
   
  秋天,西文所在的学校组织了一次体检。王自强顺手把女儿的体检报告递给当护士的妹妹看。没想到,妹妹将王自强拉到一边问:“哥,据我所知,嫂子是AB型血,你是A型血,怎么西文是O型血呢?”王自强的血脉再一次贲张起来,妻子让自己蒙上耻辱后离他而去,如果女儿又不是自己亲生的……王自强不敢往下想。他陷入了极度痛苦和矛盾之中,一个月的时间里,体重一下子降了十多斤。此时的西文在一次次打击中,慢慢变得坚强和乖巧了。她发现父亲的异样后,每天早早地起床,为爸爸准备早餐,还学着洗衣服、做饭。女儿的一举一动没有逃出王自强的眼睛,他很烦躁:是这样默认现实,还是采用科学的方法弄清事情真相?两股力量像两列奔驰的列车将他往相反的方向拉扯,他感到自己快要崩溃了。 
  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西文被父亲领着走进了四家医院的大门,她的小胳膊被无情地抽取了四次血样。王自强没有告诉女儿抽血的原因,他连编谎话的心情都没有,他只想着得到真相,真相在这个时候对这个男人太重要了,他像一根稻草脆弱得不堪一击! 
  四家医院的血型化验报告单彻底让王自强绝望了,他的眼前不断地浮现出妻子和她情人的形象,心中已经认定西文肯定就是他们的孩子,而自己一直被蒙骗,还辛苦养育了他们的女儿…… 
  王自强病倒了,住了整整一个月的医院。父亲的病让西文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了,她跑前跑后地照顾着父亲,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父亲根本不理睬她。病愈后,王自强本来琢磨着要把西文送还给何建伟家,可尽管心头有恨,王自强仍不忍心把西文丢到农村去受苦。他把西文留在了身边,却不再管她亲她。此时的他需要一份新感情来支撑坍塌的精神世界,他开始让人给自己介绍对象,他要结婚,重新生孩子。 于是一个个女人开始来家里相亲,王自强和她们谈笑风生,有时甚至不让西文从她的小房间出来,更不让她进自己房间。 
  慢慢地,西文在这种刺激中又开始不说话。老师几次来家里,提出让西文先休学治病。王自强的心里一阵揪痛,他看得出来,西文这种哑巴状态已经不可能正常学习。他本能地想给女儿治病,但心里仍无法铲除妻子和那个男人带给他的巨大伤痛,甚至感觉西文目前的情况正是对他们最有力的报复。
  恰在这时,王自强相中了一位对象,他想和那女孩儿结婚,所以,他决定把女儿送给妹妹。西文住到姑姑家后,王自强其实心里一直放不下女儿,没有西文的日子,他觉得像丢失了很多东西,他内心里渴望着去捡回,却又不知捡回后该如何面对! 
  不久后的一天,妹妹突然打电话给他:“西文不见了。”王自强的心一下子揪紧了。他跑到妹妹家里,才知道原来是几个邻居家的孩子偷偷在议论西文的身世,沉默的她受到刺激,就没有回家。就在那一刻,王自强突然强烈感觉到,其实亲情比血缘更宝贵。整个晚上,王自强在西文可能去的地方发了疯一样寻找,他责怪自己说,不管西文是谁的骨肉,她都是我的女儿,是我最亲的亲人,我要找到她,把她接回家。 
  突然,王自强头脑里灵感闪过,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地方。远远地,王自强看到了西文坐在妻子的墓碑前。他慢慢走了过去,西文已经睡着了,可爱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珠。王自强的心颤抖起来,他抱起女儿,轻轻地亲吻着她的小脸,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不停地洒落下来。 
  紧紧搂着熟睡的小西文,他突然强烈地感到,他不能没有西文,她已经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如果没有了西文,这个家就没有生机了。王自强打消了结婚的念头。 
  三 
   
  王自强把女儿接回了家,并带着她又开始了新一轮治病的日子。他们重复着当年在北京和通县之间来回奔波的情景。唯一不同的是,王自强没有让女儿休学,虽然这样,父女俩会更苦更累,但王自强考虑到女儿上次就因为治病耽误了入学的时间,现在和她坐在一个教室的孩子都比她小一岁多,这已经让女儿很不自在,如果再耽误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女儿的自尊心会更受打击。而且王自强也坚信,让女儿生长在一个集体中,比她独自待在家里,对病情更有好处。为了补上耽误的课程,王自强经常在治疗时给女儿开小灶。 
  就这样,在父女俩的艰苦努力下,西文的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与此同时,她还在区里举办的青少年舞蹈大赛中获三等奖;在全国少儿钢琴比赛中获第二名。西文终于又开口说话了,但是,不幸再次降临。 
  月经是女孩儿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一个女人一生中很重要的生理行为。细心的王自强发现,西文17岁了,例假还是没来。王自强坐不住了,这一次他不顾大男人的面子,亲自带女儿到医院看病!一周后,检验报告显示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西文的卵巢根本就没有发育,她的子宫和卵巢的生理状态还停留在6岁孩子的年龄。西文可能从此不会有月经,也就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虽然懵懵懂懂的西文在得知自己的病情后,没有太难过,她甚至对爸爸说:“没有这种麻烦事还好些,不结婚不生孩子更好,我就和爸爸过一辈子!”可王自强的心里却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他不停地责怪自己:是因为十年前自己对妻子出轨事件的简单粗暴,令女儿那么小就失去了母爱,幼小的心灵受到深深的伤害,因为过度的压抑和忧伤才导致了生理发育的停止! 
  王自强在妹妹面前痛哭失声。妹妹也流着泪安慰他说:“你对西文已经够好了,毕竟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问心无愧了。”王自强一边哭一边说:“谁说她不是我女儿,自那次把她接回家后,我就认定她是我的女儿,血缘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父女的这份感情和缘分。是我对不住西文,让她承受这份痛苦。” 
  王自强带着女儿来到妻子的坟墓前。此时的他已经彻底原谅了妻子的过错。他将鲜花放在妻子的坟头上说道:“文文,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女儿,我当年如果不是那么冲动,如果原谅了你的那次错误,我们今天可能还是幸福的一家人,以后我会每年带女儿来看你,你要保佑女儿一生幸福……” 
  在回家的路上,王自强对一直沉默的女儿说:“西文,你也要从心底里原谅妈妈,她是那么那么地爱你……爸爸现在唯一想做的是,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一定要治好你的病,爸爸相信奇迹会有的。你不用担心,你要做的就是把心中的包袱甩掉,好好学习,争取明年考个好大学,这样你妈在地底下就会安息了……”西文含泪点了点头说:“爸爸,我不会让你和妈妈失望的。” 
  王自强又踏上了为女儿治病的路程,为了不耽误女儿的学习,他带着病历独自前往上海、云南、江苏等地医院询诊,希望上苍再给西文一次发育的机会。上海一位很权威的妇科医生对王自强说,她正在研究这种病例,目前已取得了很大进展,一旦攻克,女孩儿重新发育不是没有可能。这番话给王自强带来了希望。 
  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好消息还在后面。一天,中央电视台《探索与发现》栏目播出了一部专题片:一对恩爱夫妻生下的孩子,血型和他们不符,父亲是A型,母亲是AB型,可孩子是O型。夫妻俩后来在多家医院通过一系列的科学采集,发现这孩子的血型是隐性A型,完全是夫妻俩的孩子。看到这里,王自强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我女儿会不会也是这样的…… 
  第二天,王自强就来到了北京一家医院。大约一个月后,医生激动地对王自强说:“经过临床的验证,你的女儿的血型是隐性A型,我现在很准确地告诉你,西文是你的亲生女儿!” 
  王自强听到这个消息,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血液在血管里狂奔,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那天晚上,王自强兴奋地做了一大桌子菜,还买了两瓶红酒,他要和女儿一醉方休。西文看见父亲激动的样子,感到很奇怪,问爸爸今天是怎么了?王自强对女儿说:“西文,你还记得你11岁那一年爸爸带你去验血吗?我一度认为你不是我的女儿,所以才会把你送到姑姑家……”西文的嘴巴吃惊地张大了,半天说不出话来。王自强接着说:“但后来爸爸想通了,不管你是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爸爸都爱你,你是爸爸的唯一……” 
  “爸爸,我从来没有怀疑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我肯定以及一定就是你的亲生女儿!”西文含泪打断了爸爸的话。王自强搂着女儿的肩说道:“西文,爸爸真的对不起你,你知道吗?爸爸有你这个女儿有多么的幸福吗?可爸爸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错事,让你受了那么多罪!孩子,爸爸现在最后悔的是当初应该宽恕你妈妈啊!” 
  西文紧紧地抱住爸爸说道:“爸爸,让我们好好地过日子,不要老怀念妈妈,如果你有喜欢的阿姨,你不要因为我而放弃,西文希望爸爸幸福!” 
  如今,这对历经坎坷的父女所有的心结已打开,西文这个“还没真正长大”的女孩儿已经回到了阳光地带,对未来充满了美好憧憬,而王自强也相信奇迹能在女儿身上再一次发生,让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女孩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