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居士 / 古代国画 / 浙江画派创始人戴进画风:博采诸家 自成一...

分享

   

浙江画派创始人戴进画风:博采诸家 自成一派

2015-06-06  红豆居士
《归田祝寿图》卷 纸本 设色 纵40cm 横50.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归田祝寿图》卷 纸本 设色 纵40cm 横50.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春山积翠图》轴 娟本 水墨 纵141cm 横53.4cm 上海博物馆藏 《春山积翠图》轴 娟本 水墨 纵141cm 横53.4cm 上海博物馆藏 《葵石蛱蝶图》轴 纸本设色 纵115cm 横39.6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葵石蛱蝶图》轴 纸本设色 纵115cm 横39.6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殷华

  戴进(1388-1462年),字文进,号静庵,又号玉泉山人,生活在明代前期洪武、永乐、宣德、正统、天顺年间,终年75岁。

  戴进出生于浙江钱塘(今杭州)一个民间职业画师家庭,其父是职业画工,永乐时曾征为金陵宫廷画家。戴进从小受家庭熏陶,也喜欢绘画。

  戴进传世人物画很少,《达摩至慧能六代像》卷是他幸存的早年作品,以人物为主,山水为辅,可看出他早年工细谨严的画风与当时流行的雄健一路的南宋院体画风接近。中年时由于他画艺超群,宣德时由金陵贵族(戴曾随父到过金陵)推荐到宫廷画院供职,遭到宫廷画家嫉妒,因进呈《秋江独钓图》遭谢环谗言而被宣宗逐出宫廷而流寓京城。居京期间淡于名利,结识了很多画家、名士,画风从主宗南宋院体转为博采诸家、兼容并蓄,与早期相比已有显著变化,宋元等诸家画风在他作品中都有反映,如《冬景山水图》《金台送别图》《归舟图》等,创作活动频繁,多有作品传世,个人风格渐成,名扬京城。晚年时他离京返回杭州,卖画为生,画风日趋成熟,创作进入鼎盛期,此时传世作品最多,如《春山积翠图》、《南屏雅集图》等,名气不减京城,画风自成一体。

  戴进坎坷的经历造就了他清高绝俗的性格,反映在他的作品中,如《钟馗夜游图》轴、《葵石蛱蝶图》轴等,不拘成法、自出新意,与时代迥异的画风既有独创又不失偏颇,劲健而谨严,放逸而精微。遭受挫折使他全身心投入绘画创作之中,成为一个画派的创造者。

  戴进虽曾进过宫廷,但主要艺术活动和影响在民间。作为靠绘画为生的民间职业画师,他的绘画技艺较全面,山水、人物、花卉均擅,风貌变化多样,但大多数画史都把他视为山水画家,他流传后世的声名也主要是山水画的杰出成就。他的山水画主要源自南宋马远、夏圭院体,取北宋李唐、郭熙之长,将宋元水墨笔法融为一体,改变了南宋浑厚沉郁的风格,劲拔纵横。人物画与山水画相结合,技法灵活多变,题材有神仙佛道、历史故事、名人隐士、樵夫渔父等。衣纹多铁线兼兰叶描,并创“钉头鼠尾描”,行笔顿挫有力。花卉画有工笔设色和水墨写意两种面貌。早年画风劲秀,工整一路的比较多,中晚期笔墨趋于豪放,苍劲挺拔,功力精深,不拘成法,自成一家。传世作品较多,风格各不相同。

  戴进山水画有工整与粗放的变化。早年作品《归田祝寿图》卷,是他20多岁随父到都城金陵(南京)时受人之托所作。主人公是著名书法家、奉训大夫兵部员外郎端木智。戴进并未见过其人,整幅画凭想象而作,点景人物仅勾轮廓动作,没有五官表情,情节场面少具体性,多写意性,以祝寿的人群表现寿庆,以高山松柏、仙鹤竹石、幽庭等象征归隐,构思巧妙。主山皴擦之法基本取法南宋院体,笔墨与自然物象分离,短碎、颤抖转折变化的勾斫线条等,掺杂了诸多文人因素,表现出与元末的某些关联,宋画经过元明变异,在戴进绘画创作中已露出要发生质变的迹象。

  戴进中年居京时的作品《冬景山水图》轴,采用马夏对角线分景法,同时又采用李郭之法,强调中景主山,前景远景均实写,显示出与李郭山水三段式构图法融合的趋向,重叠的主山表达山石的堆叠形式感,不用勾皴而用淡墨表达山石的阴阳面,创造出比李郭更加逼人的气势,体貌、构图、皴法、笔墨是明显的南北宋融合趋向,有自身特色,展示出成熟的个人风格。《溪堂诗思图》轴是这种画风的进一步发展,三段式构图更明显,扭动的气势更夸张,已无北宋绘画中的深旷空间感,画面的力感、动感成为特色。

  戴进中年时有些作品,如《归舟图》等,风格十分接近元代盛懋;《长松五鹿图》画风与元代高克恭《云横秀岭图》接近,高克恭是由近及远,循序渐进,戴进则是强调近景的同时也强调远景,表达景境深远之感,这是戴进构图的一大特色,这一特点在《冬景山水图》轴、《溪堂诗思图》轴中都有表现。墨色“稍过浓润”是戴进的墨法特点。还有《仿燕文贵山水图》学米芾、高克恭云山墨戏之作,内容到形式都具文人画意趣,山石树木几乎全用浓淡水墨晕染而成。这是戴进的别体,而他影响浙派后继者的是他平日的本色画风,而且更趋粗简。

  《春山积翠图》为戴进本色画风发展到晚年的成熟作品,时年62岁。此图源于马夏,又不同于马夏,近中远三景呈S形布局简洁明快,曳杖老者、抱琴书童一前一后缓步行进在山间小径,前面山脚处的茅屋遥相呼应。云气由画底而生,笼罩近景山径坡石,在中景处如一条轻纱缦穿过两山之间消失,使景致变得迷离,加深了纵深感,动静结合。不再详尽描绘周边环境,留下许多空白,增加了画面开阔感。近处松树画法有“拖枝马远”的味道,山石用淡墨大片皴染为主,笔墨更简劲粗放,浓墨点苔,近浓远淡。人物线条粗健有力、转折方硬。

  戴进的山水画风形成与马夏、李郭两派有着极其深厚的关系,但不落马夏、李郭窠臼,在融合中形成自身独特风格。

  戴进人物画有工笔和粗笔两种。《达摩至慧能六代像》卷是其早年人物画作品,人物为主,山水为辅。人物师法南宋刘松年、李唐,线条用细劲的“铁线描”和流畅的“兰叶描”,神态生动,是师承南宋院体的典型风格,情节富于变化,人物神态各异,显然是受杭州佛画影响,与唐代相比更具世俗写实因素,继承了宋代以来道释世俗写实的传统。山石用细密的小斧劈皴,巨峰淡墨渲染,表明他早年也画山水,笔墨技法功力深厚,工细谨严,为早期工笔人物画的重要代表作品。中年时粗笔人物画《罗汉》轴,笔墨更为粗放。另一幅《月下泊舟图》则表达了他孤独凄凉的情怀。

  戴进画中塑造的官员、士子、神仙道释、世俗人物等题材等多取自对生活的观察、了解与体验,与生活紧密联系,人物具有儒雅气质,有很强的生命力,因而受到推重。

  戴进的花卉画有工笔设色、水墨写意等多种风貌。传世作品《葵石蛱蝶图》轴是一幅工笔设色花卉作品,诗情画意,耐人寻味。一颗蜀葵占据整个画面中心,湖石、翩翩起舞的彩蝶动静结合,矫健挺拔的蜀葵在画中十分突出,可视为画家个性的写照。

  戴进晚年回到故乡钱塘,课徒卖画为生,创作进入鼎盛期,追随者众多。浙江画派以钱塘为中心,影响到周围地区,扩大到留都(南京)以江夏人吴伟为中心,进一步强化了戴进纵逸简放的风格,更加雄健豪放,奠定了浙派风格基调,浙派进入发展高峰期,除了钱塘及周边地区师承戴进画风的画家群外,与戴进有间接关联,即师吴伟或戴吴并师的画家、部分宫廷画家也囊括其中。

  戴进去世后,吴门文人画派崛起。实际上,戴进的画风对文沈绘画创作都产生过影响,沈周临摹、收藏过戴进的绘画作品,文沈画中都可找出戴进的绘画痕迹。

  戴进作为明代前期卓有成就的画家,创立了宗马夏、兼取北宋及元人的独特艺术风貌,对明代画坛及后世画家有很大影响,对当时创作起到直接或间接的引导作用,在现代很多画家的绘画作品中也能找到他的绘画风格。

  来源:《文物天地》2015年5月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