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主体 / 观察视角 / 从I/O大会看谷歌:终于变成了下一个微软

0 0

   

从I/O大会看谷歌:终于变成了下一个微软

2015-06-07  非常主体

从I/O大会看谷歌:终于变成了下一个微软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作者:2015-6-6 9:04:57行业:互联网
导读:如果你已习惯了Google在每年开发者大会(Google I/O)上亮相些颠覆性产品的节奏,那今年Google I/O大会只能让你失望了。

  如果你已习惯了Google在每年开发者大会(Google I/O)上亮相些颠覆性产品的节奏,那今年Google I/O大会只能让你失望了。

  没有人从天而降,没有将科幻变成现实的无人车类产品,脑洞成真的Google Glass也没有被提到半句。

  即使是新操作系统Android M的发布,也无法让人印象深刻。你会发现很多功能在iPhone上已经有了。Google Now中的新功能不错,但这不应该是Google正常该做到的更新吗?

  开发者和创业者恐怕也会期待Google在物联网上的推动,但新的底层操作系统Brillo和通信语言Weave不过被寥寥数语带过,开发者预览版本要到第三季度才发布,真正影响到行业恐怕要更多时日。

  唯一让人觉得有些想象力的大概是Google Jump项目,能让更多普通人来拍摄和观看增强现实(VR)的内容。但和Google以往颠覆性的产品比,远不能称为疯狂而激动人心。

  当然,与这些失望相伴的是另外一个信息:Google在不遗余力地扩张自己已有产品的市场。它努力让更多发展中国家的用户能使用到廉价的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即使是在无线连接情况糟糕的区域。这能让它的营收保持增长。

  这些很容易让人想到10多年前的微软。

  微软稳定的利润来源于Windows操作系统和Office;由于发展中国家使用计算机人数的高速增加,微软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太需要担心自己的营收。

  对于Google而言,稳定的利润来源于互联网广告;而越来越多的上网人数成为了它广告持续增长的来源。

  但就像比尔·盖茨早就看到了互联网对微软业务的冲击却无法将远见变成新盈利业务一样,Google也看到了社交网络、移动互联网给其核心业务带来的威胁,但一直无法在新领域占据有利的竞争地位。

  5年前,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已意识到了这些问题,无论是公司因庞大而失去创新能力,还是需要在新产品线上有更快步伐。因此他在担任CEO后试图大刀阔斧改变Google,例如砍掉员工用20%的时间做出来的试验项目,并将各个产品线进行整合。这种努力甚至体现在设计上,例如,2013年的Google I/O大会上,Google开始将卡片风格的设计贯穿其它产品线;而去年的大会上则推出了Material Design,好让Google的产品有着统一的设计语言。

  而在另外一方面,拉里·佩奇试图让Google疯狂创新的一面保留在X Lab,让一群科学狂人般的人物在Google另一个创始人Sergey Brin的带领下做类似“探月计划”般的研发。当然,如果不用那么酷的说法,你完全可以把它看成是和微软研究院差不多的部门。

  一度,佩奇的这种解决方案看上去生效了。当Google Glass面世时,对X Lab不以为然(也看不懂)的华尔街也被打动并改变了自己的说法,认为Google找到了下一个增长点,并认为Google独有的文化让它在面临种种行业转型时不至于手足无措。而硅谷的风险投资者们则迫不及待地拿钱准备投资未来Google Glass生态系统中的开发者。

  但在今年的Google IO上,Google Glass销声匿迹,即使浮光掠影般提到X Lab的项目时Google Glass也没被提到半句。

  当然,Google也没能像5年前那样更好解决公司庞大带来的大公司病:更多的员工离职了,这其中包括去了百度的吴恩达和去了小米的Hugo Barra。

  或许还有Google开发者和粉丝能记得佩奇在2013年Google I/O大会上用活人节做的比喻。他当时说:“我要鼓励更多的公司能够做出点超出它们舒适状态的东西来,因为我想这会让它们完成更多的事情……几乎每次我们试图做点疯狂的事情都能有所进展。虽然不是每次都如此,但几乎大多数情况都这样。”

  很可惜,今年Google完全不像佩奇所期许的那样。当然,佩奇也没有出现在舞台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