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水拖蓝 / 婚姻家庭 / 望族:钱鏐(好大一棵树:吴越钱氏家族

分享

   

望族:钱鏐(好大一棵树:吴越钱氏家族

2015-06-08  秀水拖蓝

好大一棵树:吴越钱氏家族

文/涂国文

 

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有一个源远流长、赓续千年,枝繁叶茂、长盛不衰,名人辈出、饮誉世界的名门望族。这个家族,在华夏版图的东南,缔造了一个美丽富庶、安宁祥和的“人间天堂”,催生和浇灌了灿烂辉煌的江南文明,进入近、现代以来,更是以一场场壮观的人才“井喷”,孕育了诸如“一诺奖、二外交家、三科学家、四国学大师、五全国政协副主席、十八两院院士”等一大批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教育家、外交家,蔚为中国文化和中国科学的主风景。这个伟大的家族,便是被誉为“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的吴越钱氏家族。

 

在吴越钱氏家族的名人谱上,一长串名字在闪光:钱鏐、钱弘俶、钱起、钱易、钱乐之、钱惟演、钱惟济、钱昆、钱昭度、钱藻、钱福、钱士开、钱春、钱选、钱德洪、钱谷、钱谦益、钱沣、钱塘、钱棨、钱维城、钱曾、钱坫、钱鲁斯、钱杜、钱松、钱文选、钱穆、钱大昕、钱玄同、钱崇澍、钱大昭、钱承志、钱家治、钱逊、钱基博、钱基厚、钱钟书、钱钟韩、钱学榘、钱学森、钱伟长、钱三强、钱正英、钱昌照、钱运录、钱骥、钱临照、钱均夫、钱之光、钱壮飞、钱境塘、钱君匋、钱鸣高、钱俊瑞、钱致榕、钱永佑、钱令希、钱逸泰、钱保功、钱文忠、钱其琛、钱其敖、钱思亮、钱煦、钱复、钱纯、钱永健……据统计,这个家族当代仅科学院院士国内外就有100多人,分布于50多个国家。但凡中国叫得响的钱姓名人,莫不出自于这个家族。

 

吴越钱氏家族,自吴越国的开创者——武肃王钱镠算起,至今已历1100余年,传36代,族人遍布海内外,总人口260余万,目前仅国内有迹可循的钱氏宗脉就有100多支,每10000个中国人中,就有22个钱氏后裔。钱氏家族的始祖据考证可上推至轩辕黄帝,其姓氏的由来,则源于彭祖。彭祖的第28个儿子彭孚,在西周都城(今陕西西安)任钱府(掌管钱财的官署)上士(官名),遂以官职为姓,成为最早姓钱的人。钱氏家族的分枝散叶,首度兴旺,出现在唐末五代十国时期。从钱镠开创吴越国始,至钱弘俶纳土归宋结束,钱氏三代五王,执掌吴越国政权长达86年之久。史料记载,钱镠有妻室6房,33个儿子。 钱镠的这些儿子多半被父亲派往江浙各州,钱氏家族于是很快在各地繁衍开来。

 

吴越国的开创者钱镠(852—932),字具美,一作巨美,唐宣宗大中六年生于杭州临安一个农民家庭。据传他出生时相貌丑陋、哭声怪异,其父以为不祥,欲将其投井淹死,幸亏阿婆阻拦,才得以留下一条小命,遂小名“婆留”。钱家家境贫寒,钱鏐16岁就去贩卖私盐,21岁加入董昌的部队,被提拔为偏将,后因镇压唐末黄巢起义军刘汉宏部有功,升任杭州刺史兼防御使,不久又升任镇海军节度使,驻杭州。唐昭宗乾宁二年(公元895年),董昌叛唐称帝,钱镠发兵讨伐。乾宁三年(公元896年),钱镠灭董昌,得越州。唐朝廷任命钱镠为镇海、镇东两军节度使,治杭州,唐僖宗钦赐钱镠一道可免本人九死、子孙三死的“金书铁券”。唐昭宗天复二年(公元902年),封其为越王,两年后,又改封吴王。后朱温篡唐建梁,钱镠首先派人到汴京祝贺,表示愿意称臣。朱温十分高兴,马上封他做吴越王(公元907年)。后唐灭梁以后,钱镠又向后唐上表称臣,获准继续做他的吴越国王,兼天下兵马都元帅。

 

钱镠是“人间天堂”的缔造者,是富庶江南的奠基人。彼时吴越国的领土,只有“一郡十三州”,辖领今天的江苏、上海、浙江和福建东南沿海一带。鉴于吴越国地狭兵少、实力不足,钱镠一直(并且告诫子孙)以效忠于中原王朝、保境安民为主要国策。他一面向中原王朝称臣,一面则建设自己的小朝廷;一面以十万军队保卫边境,一面在境内大力发展经济。由此,吴越国便有效地避免了周边割据势力对吴越国的侵扰,使吴越国获得了一个相对太平、相对安宁的长足发展时空。在吴越国共86年的存续时期内,钱氏三代五王以其卓越的治理,使吴越国迅即成为遍地烽烟的五代十国时期国力最强,也是唯一未受战乱影响的安乐之邦,吴越国成为天下粮仓,富甲天下。吴越国的都城杭州,一跃成为“东南第一州”。钱氏家族也由此跃上了两浙望族的顶峰。

 

钱镠造福于吴越子民的又一个伟大的历史功绩,在于兴修水利,推行以治理之江为首的“五水整治”工程。他率领民众修筑之江海塘,治理太湖,疏通运河,疏浚西湖,整理鉴湖。历史上的之江,曾是一条多殇之江,江堤屡被潮水冲塌,经年泛滥,民不聊生。钱镠主政后,立刻率领民众构筑新的捍海长塘。“钱王射潮”的传说,生动地反映了钱镠与海潮展开的斗争。之江海塘以前屡修屡毁,民间传为有潮神作怪。适逢农历八月十八(据传为潮神生日),钱王带万名弓箭手埋伏在江边,潮神甫一露面,钱王立刻下令“放箭”,霎时万箭齐发,潮神落荒而逃,潮水退去。从那以后,之江两岸再无潮患。吴越百姓为纪念钱王射潮的功绩,就把江边的海堤叫做“钱塘”,之江从此改名为“钱塘江”。

 

西湖自中唐白居易浚湖以后,唐末世乱,至吴越建都时,已荒废90余年。曾有方士劝钱镠把西湖填平,在上面建造王府,说若将西湖填平,可有千年王运,否则国祚只能维持不到百年,钱镠认为填湖江不利于百姓的生活,予以严词拒绝。他还专门组建“撩湖兵”,专司疏浚西湖事宜,新挖水池3处,引西湖水入池,增加城市的淡水供应。杭州的迅速崛起,与钱镠对西湖的钟爱有着直接的关系。“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近一百年之后,当北宋著名词人柳永面对杭州的美丽、富庶和繁华,写出这首脍炙人口、千古流传的《望海潮》时,他的心中,一定也在深深缅怀这位钱王的丰功伟绩。他更没有想到,自己词中的一句“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竟会刺激起金主完颜亮对富饶江南的觊觎之心。

 

钱镠是个智慧超拔的君主,他的卓绝智慧,不仅为吴越子民创造了一个安乐富庶的江南,也给钱氏家族的千年不衰和人才辈出,提供了生存策略的指南和的培养机制的保证。钱镠的智慧,集中体现在“武肃王八训”、“武肃王遗训”和“钱氏家训”中。这三训广泛而深远地影响着他数以万计的后人,成为江南第一世家钱氏家族宝贵的精神财富。钱氏子孙世代不违祖训,自强不息,由此趋吉避凶,兴旺发达。

 

钱王的政治智慧,集中体现在“保境安民、善事中华、纳土归宋”的军略上。在“武肃王遗训”中,钱镠这样嘱咐子孙:“第一,心存忠孝,恤兵爱民。第二,中国之君,纵易异姓,宜善事之,勿废臣礼。第三,度德量力而识时务,如遇真君主,宜速归附。圣人云顺天者存。又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免动干戈,即所以爱民。”他深知,对于国势弱小的吴越而言,居安思危,审时度势,避免兵燹,保全自己,谋求发展,乃为上策。在“钱氏家训”中,他谆谆告诫家人:“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利在一时固谋也,利在万世者更谋之。大智兴邦,不过集众思;大愚误国,只为好自用。聪明睿智,守之以愚;功被天下,守之以让;勇力振世,守之以怯;富有四海,守之以谦。”钱镠的训诫,代代相传,深入人心,钱氏子孙自觉遵奉,身体力行。公元978年(宋太平兴国三年),在大宋朝廷已建立18年之后、赵匡胤欲挥师南下之时,钱鏐之孙钱弘俶为了保全吴越子民,在灵隐寺高僧延寿的劝谕下,将三千里锦绣江山和十一万带甲将士,悉数献纳给中央政权,干戈化为了玉帛,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一个强盛的割据王国与中央政权的和平统一。为了表彰这位以中国统一大业为重、以民众生命财产为重的钱氏国君,宋朝皇帝把钱氏排在了《百家姓》的第二位。钱弘俶纳土归宋,江南经济未遭破坏,也为160多年后北宋覆灭赵家天子南迁杭州,打下了坚实的经济、政治和群众基础。

 

与此密切相关的,是钱王的民本思想。“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的君民观深刻地影响着钱氏三代五王的施政方针。在“武肃王八训”、“武肃王遗训”和“钱氏家训”中,钱镠反复晓谕子孙:要“保境安民”、“恤兵爱民”、“免动干戈,即所以爱民”、“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一丝一粒,皆民人汗积辛勤,才得岁岁丰盈。汝等莫爱财无厌征收,毋图安乐逸豫,毋恃势力而作威,毋得罪于群臣百姓”、“爱民如子”、“宽以恤民”……他不仅勉力善事中朝,保境安民,使吴越子民免遭战祸之苦,更注重民生,修养生息,发展农业,奖励蚕桑,繁荣商业,兴修水利,捍筑海塘,开拓海运,开展贸易。钱王“以民为本”的基本国策,深得吴越百姓的认同。有这样一件小事,亦可见出钱王心系百姓:历史上的元宵节本来只有三天,即正月十四试灯、十五闹灯、十六落灯,钱王纳土归宋后,向宋太祖进钱买了节后的十七、十八两天给吴越子民狂欢,从此杭州的元宵节变成了五天。吴越君民戮力同心,境内无废土,民不知有兵革,人民安居乐业,铸就了一幅“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人间美景,吴越富庶由此甲于天下。至今我们仍可以从雷峰塔、六和塔、灵隐寺、保俶塔、钱王祠、钱王堤和钱塘这些杭州风景名胜中,看出吴越子民对钱王深深的感激和怀念。

 

钱镠的超拔智慧,还体现在对家族建设和后代培育的远见卓识上。“钱氏家训”是钱镠治家智慧的集大成,它为吴越钱氏家族的鼎盛发达和人才辈出,提供了不竭的精神内驱力。“钱氏家训”言简意赅,共635字,分“简人、家庭、社会、国家”四个部分。对钱氏子孙立身处世、婚恋嫁娶、持家治业的思想行为,作了全面的规范和教诲。它是解读钱氏家族千年蓬勃、杰才潮涌的文化密码。“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临财不可不廉介,处事不可不决断,存心不可不宽厚。”“兄弟相同,上下和睦。”“父母伯叔孝敬欢愉。妯娌弟兄和睦友爱。”“娶媳求淑妇女,勿计妆奁。嫁女择佳婿,勿慕富贵。”“忠厚传家,乃能长久。”“信交朋友,惠普乡邻。恤寡矜孤,敬老怀幼。救灾周急,排难解纷。”“私见尽要划除,公益概行提倡。不见利而起谋,不见才而生嫉。”等等,这些家训代代相传,从而造就了钱氏家族的传奇。

 

钱氏家族人才辈出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这个家族世代重视教育。在“钱氏家训”中,钱镠这样劝谕后人:爱子莫如教子,教子读书是第一义。”“子孙虽愚,诗书须读。”“读经传则根柢深,看史鉴则议论伟。能文章则称述多,蓄道德则福报厚。”“兴学育才则国盛”。好学上进由此成为整个家族千百年来的行为圭皋,相传至今。为了让族中的贫困子弟也有书可读,“钱氏家训”规定,“家富提携宗族,置义塾与公田,岁饥赈济亲朋,筹仁浆与义粟”。在家训的规范下,各地钱家纷纷“兴启蒙之义塾,设积谷之社仓”,广置义田、义庄、祭田,拿出其中的部分收入,作为公共教育经费,周济家族中的那些贫穷子弟入学。这种早期的教育基金模式,保证了钱氏子孙受教育机会的均等。在当代,钱穆帮助少年丧父的侄儿钱伟长完成学业,就是一个例证。这是钱氏家族自身建设的一条成功经验,也是钱氏家族一条独特的成功之道。

 

“钱氏家训”成就了吴越钱氏家族的千年辉煌,它不仅是钱氏家族的行为准则,更是留给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认真学习的成长训言。自钱镠开始的吴越钱氏家族的伟大成功,给我们以深深的启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