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行的天涯 / 307-道德真经... / 9-道德真经衍义手钞卷之十一

分享

   

9-道德真经衍义手钞卷之十一

2015-06-10  吾行的天涯
道德真经衍义手钞卷之十一
  五峰清安逸士王守正集
  反者道之动章第四十
  反者道之动。
  衍义云:《易复卦》曰:刚反,动而以顺行。
  钞《易经复卦众》曰:复,亨,刚反。动而以顺行,是以出入无疾,朋来无咎。王弼注:入则为反,出则刚长,故无疾。疾犹病也,朋为阳也,故云是以出入无疾,朋来无咎也。
  衍义云: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
  钞《周易系辞》之文。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诚,其孰能与於此哉。
  衍义云:仰观于天,俯察乎地。
  钞《易系辞》之文。注:故能弥论天地之道,仰以观於天文,俯以察於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
  衍义云:五行有水,反流全一,而动善时。
  钞《列子□黄帝篇》之文。已全具於《道经□内道冲章第四篇》中,意已全,今不再录大槩。反流全一者,反流则与道合,渊静则能全一。老子曰:心善渊渊虚而静,不与物杂,波流之变,虽或不同,而渊湛之性,动则时若。故云反流全一,而动善时也。
  弱者道之用。
  衍义云:指我亦胜我,踏我亦胜我,风之行乎,太虚可谓弱矣。
  钞《庄子□秋水篇》之文。她谓风曰:予动吾脊胁而行,则有似也。今子蓬蓬然起於北海,蓬蓬然入於南海,而似无有,何也。风曰:然。予蓬蓬然起於北海,蓬蓬然入於南海也,然而指我则胜我,o蹉我亦胜我。折大木,蜚大屋,唯我能也。自北徂南,击扬溟海。然人以指於风,风即不能折指,以脚o踏於风,风亦不能折脚,此小不胜也。
  衍义云:决之东则东流,决之西则西流,则水之托於太虚,可谓弱矣。
  钞《孟子□告子章句上》之文。告子曰:性犹湍水也,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西流,人性之无分於善不善也,犹水之无分於东西也。湍者,波流萦回之貌也。
  衍义云:列子曰:有形生於无形,则天地安从生。
  钞《列子□天瑞篇》之文。子列子曰:昔者圣人因阴阳以统天地,夫有形者生於无形,则天地安从生。此言天地形之大者也。阴阳非神识也,有形若生於无形者,天地岂有神识心性乎。若其无者,从何而生耶。假设此问者,将明万物者有生也。
  上士闻道章第四十一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衍义云: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
  钞《论语□子罕第九》之文。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范氏注曰:颜子闻夫子之言,而心解力行,造次颠沛,未尝违之。如万物得时雨之润,发荣滋长,何有於惰,此群弟子所不及也。
  衍义云:如《论语》之可以语上语下者也。
  钞《论语□雍也第六》之文。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此言中人以下之质,骤而语之太高,非惟不能以入,且将妄意躐等,而有不切於身之弊,亦终於下而已矣。
  衍义云:若子夏出见於纷华盛美而悦入,闻夫子之道而乐是已。
  钞《史记□礼书》所载子夏门人之高弟也。犹云:出见纷华盛丽而悦入,闻夫子之道而乐。二者心战未能自决,而况中人以下渐渍於失教,被服於成俗乎。
  衍义云:目欲视色,耳欲听声,口欲察味,志气欲盈。
  钞《庄子》盗跖与孔子所说之文。盗跖曰:今吾告子:以人之情,目欲视色,耳欲听声,口欲察味,志气欲盈。人上寿百岁,中寿八十,下寿六十,除病瘦死丧忧患其中,开口而笑者,一月之中不过四五日而已矣。天与地无穷,八死者有时,操有时之具,而托於无穷之间,忽然无异骐骥之驰过隙也。
  衍义云:亦犹章甫致贱於越人。
  钞《庄子□逍遥游篇》云:宋人以章甫为货。章甫,邹鲁之冠也。越人者,百越之人也。其旧俗断发文身,不尚冠冕,则章甫非彼所好也。故云犹章甫致贱於越人。
  衍义云:和璞见遗於楚国。
  钞:和璞者,姓卞名和,楚国人也。居荆山之下。荆山在楚地,出美玉。卞和得玉璞献於楚王。王怒,遂刖卞和左足。楚王崩,武王立。又进。武王曰:昔诳先君,又刖卞和右足。和抱玉泣於荆山。武王崩,成王立。和将玉进之。成王使人琢之,果是美玉也。玉价无估也。
  衍义云:曲士不可以语於道矣。
  钞《庄子》曰:曲士不可以语於道矣。此文在《秋水篇》,云:北海若曰:井蛙不可以语於海者,拘於虚也。夏虫不可以语冰者,笃於时也。曲士不可以语道者,束於教也。此言下士不识道之微妙也。而大笑之,使下士不笑不足以见真常之道也。
  建言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颣。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质真若渝。
  衍义云:如孔子曰:述而不作,窃比於我老彭。
  钞《论语□述而第七》云: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於我老彭。注:述者传旧而已,作则创始也。故作非圣人不能,而述则贤者可及。窃比,尊之辞,我,亲之辞。老彭,商贤大夫,见《大载礼》。盖信古而传述者也。
  衍义云:良贾深藏若虚,盛德容貌若愚。
  钞《史记□列传》:周幽王时,孔子适周,严事老子而问礼。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於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者,若是而已矣。
  衍义云:庄子曰:不得已而后起。钞《庄子□刻意篇》之文。故曰圣人之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不为物先,不为祸始,感而后动,不得已而后起。
  衍义云:汉阴丈人孑孑然以真为己任,而别乎世俗。
  钞《庄子□天地篇》之文。子贡南游於楚,反於晋,过汉阴,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五十亩曰畦。凿遂而入井,抱瓮而出灌,搰愲用力貌,然用力甚多而见功寡。子贡曰:有械於此,一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见功多,夫子不欲乎。为圃者仰而视之曰:奈何。曰:凿木为机,后重前轻,挈水若抽,数如泆荡,其名为槔。为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吾闻之吾师,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於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吾非不知,羞而不为也。子贡瞒然惭,俯而不对。
  衍义云:与物同波,而和其光。
  钞《庄子□庚桑楚》之文。行不知所之,居不知所为,与物委蛇斯顺之也而同其波,是卫生之经也。此言物波亦波,和光混迹,同其波流,至人无心,合於玄道也。
  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衍义云:若九鼎瑚琏。
  钞:九鼎者,大鼎也。《黄帝内传》云:黄帝探首山之铜,铸鼎於荆山,即今之湖城南,号曰荆山。瑚琏,《鲁语□公冶长篇》之文。子贡曰:赐也何如。子曰:汝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记曰黍稷之器,夏曰瑚,商曰琏,周曰簠簋,皆宗庙祭祀之器,取以贵也。故曰:大器晚成。
  衍义云:庄子曰:美成在久。
  钞《庄子□人间世篇》之文。叶公子高将使齐,问於仲尼。仲尼告之。故法言曰:无迁令,无劝成,过度益也。迁令劝成殆事,美成在久,恶成不可改,可不惧欤。
  道生一章第四十二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衍义云:浑沦一气,未相离散。浑沦者一也。一者太极也。
  钞《列子□天瑞篇》之文。子列子曰:昔者圣人因阴阳以统天地。夫有形者生於无形,则天地安从生。故曰: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浑沦。浑沦者,言万物浑沦而未相离也。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循之不得,故曰易也。易无形埒,易变而为一,一变而为七,七变而为九。九变者,究也。乃复变而为一。一者,形变之始也。轻清者上为天,重浊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为人。故曰:天地含精,万物化生。
  衍义云:天地氤氲,万物化生。
  钞《周易系辞》云:天地絪缊,万物化醇。男女媾精,万物化生。絪缊相附着之义,言天地无心,自然得一。唯二气絪缊,共相和会,万物感之,变化精醇。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衍义云:庄子曰:至阳赫赫,至阴肃肃,肃肃出乎天,赫赫发乎地。
  钞《庄子□田子方》之文也。至阴肃肃,至阳赫赫,肃肃出乎天,赫赫发乎地。肃肃阴气,赫赫阳气,言二交泰也。两者交通成和,而物生焉。
  衍义云:大人虚其灵府,则纯白来并。
  钞:夫心者,乃神灵之府也。故云:灵府虚室,生白之谓也。
  衍义云:君子不动心,则浩然之气可养。
  钞《孟子□公孙丑章句上》之文。孟子曰:我四十不动心。四十,强仕君子道明德立之时。孔子云:四十而不惑,亦孟子不动心之谓。敢问夫子恶乎长。曰: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此公孙丑问孟子之不动心,所以异於告子如此者,有何所长而能然。敢问何谓浩然之气。曰:难言也。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乎天地之间。
  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为称。故物,或损之而益,益之而损。
  衍义云:孤、寡、不谷者,不祥之名。
  钞《左传》、《春秋》之文。已於昔之得一章中载之,不复再录。
  衍义云:天道亏盈而益谦。
  钞《周易谦卦彖辞》: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谦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终也。
  衍义云:卑以自牧。
  钞《周易谦卦》初六爻辞也。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吉。象曰: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也。此言谦谦君子,常以谦卑而自养其福也。
  衍义云:饕餮富贵。
  钞:饕餮者,缙云氏有不才子,天下谓之饕餮。贪财曰饕,贪食曰餮,此言贪财求利以为富贵,岂不知圣人有言曰:不义而富且贵,於我如浮云。
  衍义云:《书》曰:满招损。
  钞《尚书□大禹谟》之文。益赞于禹曰:惟德动天,无远弗届,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
  衍义云:强秦以专制而灭。
  钞《广圣义》云:昔秦吞七国,一统九州,力盛强兵,天下莫敌。至於土崩瓦解,曾不踰时,扶苏死於长城,子婴降於轵道,立四十六日,项羽至斩之,祚灭身亡。以此观之,岂非专制而灭乎。
  衍义云:大汉以和顺而昌。
  钞:大汉高祖刘邦,彭城丰沛人也。推贤用能,与项羽力战而取天下。德制强楚,仁及生灵,智士为之谋,贤士为之转,用三杰而成帝业,约三章而安疲民,有长者大度之美,传祚两汉二十四帝四百余年,岂非和顺而昌乎。内引三杰者,运筹帷喔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连百万之师,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转漕关中,给食不乏,吾不如萧何。此三人者,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得天下也。三章者,泰二世十一月,沛公悉召诸县父老豪杰,谓曰:父老苦秦苛法久矣,与诸侯约,先入关中者王之,吾当王关中,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余悉除去秦法,诸吏民皆安堵如故。
  衍义云:子路好勇,羿善射,奡荡舟,俱不得其死焉。
  钞:子路好勇,不得其死。此《论语□公冶长第五》之文。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闻之喜。子曰: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子路闻而喜,以夫子之与己,而不知其实意,夫子美其勇而讥其不能裁度事理以适於义。羿,善射者。羿乃有穷氏之国君,力能善射。界,荡舟者。有勇力,陆地能行舟,已於三十三章中载之,不复再录。此三子者,皆恃勇力以取胜於人,而俱不得其善终,是皆失其柔弱之义也。故老君以此垂戒耳。
  道德真经衍义手钞卷之十一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