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布真读书生活的9个特点

2015-06-20  Phoenix20...

微信号:生命之光读书汇

『点击左上蓝字,即可免费订阅』


★编者按


今天是司布真(C.H.Spurgeon,1834-1892)的生辰,他的时代虽然已经过去,但他的生命依然在发出声音,依然在挑战和激励今天的基督徒。从读书的角度来说,我们也许不能像司布真那样读书,但我们总可以比现在做得更好。这两天重读了一遍《司布真传》(华夏出版社,2006.3),收集了一些司布真读书生活的材料,罗列成篇,以为纪念。


★★1.他从小就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


司布真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阅读,6岁时就可以自己读书了,《天路历程》就是他那时开始接触的。大约9到10岁的时候,在圣经之外,他开始阅读并了解一些伟人的著作,比如约翰·欧文、约翰·府来、马太·亨利等。直到15岁他都沉浸在他最喜欢的作者——那些清教徒作家——的作品中。他的父亲回忆说:“他总是在读书——从来不像别的男孩那样在花园里挖洞或者完鸽子。他一心只想读书。如果他的母亲想带他出去,肯定能在我的书房里找到正在专心看书的他。”


司布真也的确开始理解书中所说的,因为他可以参与父亲和其他牧师的神学讨论。而且他也能记住所读的内容,他的弟弟雅各见证说:“我有兔子、鸡、猪和马,但他只有书。……尽管他不去做别的事情,说起来却头头是道,因为他从书里读到了这一切知识,他的记忆力极其持久,所记的内容异常丰富。”可以说从少年时代开始,司布真就养成了专注阅读的习惯,并且持续了一生之久。


★★2.圣经是他最重要的一本书



司布真的母亲善于教导她的孩子们阅读圣经,司布真回忆说:“在我们作孩子的时刻,每逢主日晚上总是与母亲一同留在家里,大家围坐桌前,逐节诵读圣经,由母亲逐句解释。”当司布真经历过内心的悔改归正,又蒙召做传道人之后,圣经更是成为他每日生命的粮食。他说:“圣经是我们的滋养,食物和生命”;“神的话就是最好的食粮,听讲道和看属灵书籍都很好,但当源远流长的时候,溪水就每每被泥土沾污,而失去了在源头时的纯冽,所以我们宁喝井水而不喝贮水箱的水”;“无论在你幼年或是老年的时候,它都是你的良伴,它是历久常新的”。上帝的话始终是他阅读和思考的核心。


★★3.他购买、收集那些好书



幼年的司布真在他父亲的书房和祖父的藏书室中受益良多,成年之后他也开始建立自己的图书室。虽然他认为教会应当“不仅供应他们牧师的肉身生命所需的食物,还提供思想的养分装备他,用相当丰富的新著作和标准书籍加以供应,好使他的灵魂不至挨饿”,但他却坚持用自己的薪水和稿酬来充实自己的图书室。就像他给那些工具不足的牧者的建议“让他买最好的书”,就像他给会友的忠告“尽你们所能唾弃轻浮的书籍,但要尽可能研习纯正的神学著作,特别是清教徒作家的著作,还有对圣经的注释”,他自己也尽力那些收集优秀的著作。


他不喜欢“现代作品”,绝不会购入那些“为卖而写”的畅销书,而更喜欢古旧的经典,事实上,他的爱好之一就是在二手书商那里“淘宝”。“如果你要卖你的外套才能来买这本《马太·亨利圣经注释》,那就卖吧!”这话或许也正流露出司布真对真正好书的热爱。在司布真去世的时候,他的藏书达到惊人的一万两千册,其中有六七千册都是清教徒的著作。


★★4.他的阅读范围非常广泛


一方面司布真精选他所读的书,另一方面他所读的书门类很多,范围很广。神学、经典、历史、传记、文学作品、以及各类科学知识都是他阅读的目标。司布真虽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却仍然拥有广博的学识,成为“百科全书”式的人物,正在于他的广泛阅读。有一段他对牧者需要不断进深的劝勉,可以生动展现出他的视野:


“在优先重视神默示的圣经之后,我们不可忽略任何一门知识。耶稣来到世界上,这已经使自然界的各个领域成为圣洁了;祂所洁净的,你们不可当作俗物。你们天父所造的一切都是属于你们的,你们当从中学习。你们可以阅读自然学家的日志,或者旅行家的航行记载,从中得益。是的,就算一株老草,或者炼金家的手册,也会像参孙的死狮子那样,你可以从中得到蜂蜜。在贝壳里面有珍珠,在长刺的树枝上有果子。在真科学,特别是自然历史和植物学的路上有油脂下滴。地质学,只要是事实,不是虚构,就是充满了宝藏。历史在你们面前展示的图景是何等奇妙,是极有启发性的;确实,神在统治大自然的每一个方面都充满着宝贵的教训。按照你所拥有的时间、机会和特别的能力,来跟从知识的路径;对此不要犹豫不决,害怕你们会把自己教育得程度太高。当恩典加添,知识不会使你们自高自大,或者伤害你们对福音的单一信靠。


★★5.他一生坚持花时间读书



有人说:“如果你听到司布真滔滔不绝地和你谈论他所读的书,你会想这家伙不会天天都在家里读书吧;而如果你看到他把自己所写的书都摆在面前,又会想他不会整天都在写作吧。”是啊,司布真不仅读书还写书,一生写了近200本,还不算上那些经过他编辑校订的讲道集(据说这些讲道集字数加起来已经和《大英百科全书》相当了),这要花去他很多的时间。再加上每周司布真要写500封信(亲自手写),还要关注教会几十个协会、机构的工作。更别忘了他是牧师啊,平均每周还有十多次的讲道。他哪里还有时间读书?每天有能读多少?


有位与司布真相邻的牧师告诉我们:“他规定自己每周要六本最艰深的书,因为他盼望他的头脑常能与最强有力的头脑相交。”每周六本!除去主日,几乎算是每天一本了,而且大多是清教徒的“硬货”。有人估算了一下,他每天平均要读500页的书。司布真说“我珍惜书,因为它们能带来很多益处。”这可能是他坚持花时间每天读书的原因,正如派博的感慨:“我认为司布真之所以能在情绪沮丧、身体压力大、外面充满争战的境况中,仍能保持那么丰富的语言能力、那么充足的教义根基和那么坚强的灵性,原因之一正在于他总是能沉浸在伟大的书籍中,而且是每周六本。”


★★6.他不是为了读书而读书


上面一点也可以用来说明司布真读书的动机,无疑他可以从书得到益处,读书可以使他的教义更精确,例证更丰富,语言更生动,思想得到磨练,心灵也得到滋养,然而这一切,乃是为了他更好地履行牧者的职分。换言之,不是因为他读书的能力促使他成为一位合格的牧师,而是首先他蒙召做牧师,然后才竭力读书以装备自己。正如他那著名的呼吁:“使徒保罗是受了神的默示,然而他要读书!他已经一直传道至少有三十年时间,然而他要读书!他见过主,然而他需要读书!他比绝大多数的人有更丰富的经历,然而他需要读书!他曾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然而他需要读书!他已经写下了新约的大部分,然而他需要读书! ”司布真心中的热忱被点燃,也正是在他左边打开圣经,右边打开清教徒的著作默想之时。司布真读书是为了服侍上帝,“我所有的行动只根据一个原则,就是完全奉献自己,来作召我来作的工作。我向著我的救主降服我的自己,我把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永远降服于他!我把我的才能、我的力量、我的眼睛、我的耳朵,连我整个的人生,全数奉献给他!”


★★7.他深入地阅读那些重要的书



司布真的读书习惯对最聪明的人,都是一项挑战。有人这样报告说:“当我成为司布真先生的近邻时。我发现他对各种书籍的知识真是丰盛无比。他阅读的能力无人可与他相比 。他会面对五、六本大书坐下,到他站起来时,他已经完全熟习它们的内容了。他几乎是一目十行,并过目不忘。并且他读书并不跳著读,我几次有机会试验他阅读的是否透澈,从未发现他有错失。”他读得又快又多,却不是蜻蜓点水、草草翻过,他说:“小小的学问,极大的骄傲,这是阅读匆忙的结果。书本可以被堆积在大脑里,一直弄得大脑不能工作。一些人为了多读书的缘故而放弃默想,就变得不能思想了。他们把书本狼吞虎咽吞下去,思想上变得消化不良。”相反地,司布真能够把握与消化所读内容的核心并记得牢靠,“读,再读,咀嚼它们,消化它们。让它们进入到你们本人里面。把一本好书读几次,做笔记,对它进行分析。”他也的确会反复阅读那些重要的经典,班扬的《天路历程》他一生读过100遍以上,平均每年两遍。


司布真认为思考之于读书是必不可少的。“不思考,读书是不能使思想得益处的,而可能会欺骗一个人,让他以为自己变得聪明。对一些人来说,书籍是一种偶像。书籍原本是要使人思考,但常常是思想的拦阻。”“堆在脑子上的书让人生病。把书收进脑子里,你们就要成长。我们花一两个钟头在书店里,岂不就感觉自己更有智慧了吗?这样,一个人检查了英伦银行的保险库,也可以认为自己是更有钱了。在读书这件事上,让这成为你们的座右铭,‘在深不在多。’读书的时候也要思想,让思想总是与阅读相称,这样你们小小的藏书就不会成为大大的祸害了。


★★8.他喜欢将自己的读书心得写成书评


司布真30岁的时候开始出版一份月刊《剑与铲》(The Sword and the Trowel),刊名出自《尼希米记》,标题下写着“与罪争战和为主劳作的记录”。每期他都会发表一篇属灵文章;还有圣经的讲解以及基督徒的劝勉;就宗教界现状发表评论;报道不同地区信徒为主做工的情况;有时也会刊登他写的诗歌和一些伟大基督徒的小传。这份刊物是司布真一项重要的服事,一直持续到他晚年。而这本杂志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的系列书评,每期一篇的书评实际上都是司布真亲自写的,显示出他阅读的广度和卓越的概括能力。此外,每个月司布真还会为报纸写10到12本新书的书评。透过这些书评向许多读者介绍他所读过的著作。


但对传道人来说,司布真的《书评和参考书》(Commenting and Commentaries)是更实际的和有帮助的。司布真为写作本书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他说“我付出了大量的劳动,广泛阅读,浏览了三四千本书”,然后才从中挑选了1437本书予以评论。他不仅能够估量每本书的价值,赞美它们的价值,指出它们的不足,而且他以不同寻常的方式写这些书评。别人的书评可能会枯燥无味,但司布真却是以活泼生动的笔调加以评述,其中甚至有许多幽默,让读者更愿意了解、更容易吸收。


★★9.他非常鼓励基督徒读书



司布真乐于写书评,因为他注重鼓励信徒读书。他对会众说“我们相当肯定,你们使用你们空余时间最好的办法,不是读书就是祷告。你们可以从书本里得到极多的教训,以后可以在事奉神你的主的时候作为真正的武器。”他在牧师学院上课的时候鼓励学生们要读书,“彻底读这些书,沐浴在它们当中,直到它们把你们渗透为止。”他反对那些不愿读人手所写之书的人。“我们不要别人——这俗世的器皿所给我们属灵的宝贵教训,假如神是自己把这些宝训亲手交给我们,而不是籍着这些世俗器皿的话,我们就接受。我们觉得我们实在非常聪明,非常圣洁,非常属灵,因而不愿意从别人那里获得这些教训。所以我们不接受别人的话,除了圣经之外什么书也不读,而除了直接由神给我们的亮光之外,其它的一概不接受,宁愿在黑暗中行走,也不愿倚靠别人手上的烛光。”对此,司布真回答道:“只要是来自神的亮光,就算是由一个小孩子带来,我们也应欢欢喜喜地接受。”


1866年,司布真召集了几个青年人,开始组成流动售书者协会(The Colporteurs' Association),并且建立文字基金,售卖圣经和优良的读物。其中有些人在城市的贫民窟里卖书,但大多数人在乡村卖书。这一计划要把圣经的信息带到其他方式不能到达的角落。1878年是为数不多的对他们的工作有确切统计的年份之一,那一年有94位流动售书人,他们的探访次数竟然达到了926290次。流动售书人的工作价值是无法估量的,这是着重根本,很平常,却是有远见的工作。在那个年代,淫秽书刊和无神论文学泛滥成灾,书店里出售的都是这些书。这些书甚至流传到了落后的乡村地区——基督徒的声音在那些地方往往非常微弱。流动售书人抵挡了那些不良书籍的影响。他们把《圣经》和宣讲福音真理的书籍带给一家又一家人,这样带领了许许多多的人归向基督。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