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建辉879 / 窗前的雨滴 / 阅读是我最美的姿态

分享

   

阅读是我最美的姿态

2015-06-21  彭建辉879

阅读是我最美的姿态

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理想,有一个理由去坚强,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题记

于每次写作之前,翻看两年以来写下的笔记,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有限的阅读和迟钝的反应神经,让蓄势已久的笔触难以在空白的稿纸面前“得寸进寸”,致使满脑的思绪得不到及时宣泄。翻阅,是借以期望从以前誊写的摘录里面得到灵感。

身处现实世界,自身很难达到一种自我与心灵的相互交流,自由沟通的理想状态。当一次次放平心态,重执笔端,全身心进行一次次内心独白的时候,能明显体会到外界那种浮华,喧嚣的声音已经渐渐由内向外被剥夺和抽离。在当今物质水平已渐趋发达的时代中,人们往往倾向于快节奏的生活,于是快餐文化应运而生,宁静于己于他是一件多么奢侈而又难得的“消费”。

“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对我而言,阅读的乐趣就像这喝茶一样,找个僻静的角隅,抛开外物,卸下心头包袱,一个人反复咀嚼,慢慢回味。

爱上阅读,父亲是最早的引路人。对于一个从小生于农村长于农村,有时候甚至在大冷的冬天没有鞋穿的孩子来说,买书,算得上是一种物质层面上的“浪费”。十岁,辗转到了城镇读书,与父亲一起生活,那些“缺书”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父亲常常是下午五点上班,第二天凌晨五点左右下班,很自然的,晚上就成了一个人睡觉。夜里听着工厂机器来来回回的转动声,胆小的我经常被迫挪到床角,整夜与冰冷的墙面为伴,但这也为后来日子里,孤独之余的阅读写作提供了契机。

父亲对我的学习很是关心,尤其喜欢给我买各类故事书,作文集,并且对我每周按时按量完成的写作给予奖励,当时在这种“按劳取酬”的制度下,渐渐培养起了阅读和写作的兴趣。

“言传不如身教”,父亲是我童年时代,所见周围林林总总人群中,读书最多最勤奋的一位。有那么一段时间,疯狂地迷恋电视,那时父亲晚上是不上班的,有足够的时间对我进行强制的敦促和教导。但可能碍于我年龄太小,父亲不太愿意剥夺我游戏贪玩的天性,也就没有过多干预。每晚时间集中在十二点左右,每当我经过父亲的房间,总是会发现里面明亮的灯光。有一次,按耐不住好奇心,推开门想看看父亲为何没睡,才惊讶地发现:他将精彩的电视节目让给了我,枯燥的阅读留给了自己。有那么一个瞬间,我清楚地感到羞愧占据了脸面,自尊心不攻自破。

在家的时候,有时会很烦父亲的那些谆谆教诲,老生常谈,这应该也是大多数处在叛逆期子女的普遍心理,但而今那些已很难再耳提面命的教诲,以及无形中形成的阅读习惯,让我在后来的岁月里,始终有勇气怀揣梦想,越走越远。

转眼间到了二十岁左右的年龄,一个人逃离了家人的怀抱,来到了“社会”这座必须经历的大学,外面的世界和儿时想象的模样还是不太一样!出于对大学活动的淡薄和冷漠,也许是不想理清那些所谓的“人情世故”,每天最多的时间还是用于一个人静静地阅读,一个人默默地独处。当我想起,从前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见过的,安妮宝贝留下的那段文字时:

我们在生活中很难获得一种坦诚和真实的沟通,因为这需要同等的对手。但在写作和阅读中可以得到,因为你可以自己和自己对话。而同时也知道,当你跟自己对话时,这些坦诚而真实的语言,会被很多人分享,他们能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部分。

我知道,这几年长久坚持的梦想,它本身已经内化为一种精神动力,融入了鲜红的血液,滋养着看似已经枯寂的灵魂。

当翻看完每一本书,每一个故事,深呼吸,长长地吐出一声叹息,整理好思绪重新回到书桌前,回到那一群虚构的男女之间。在这样的时候,再用笔端描绘他们的辛酸苦辣,离合悲欢,一切似乎已经变得亲切自然,就好像这一切都曾是自己的一部分,都是自己经历过才会有的体会和感受。你会流着或悲伤或幸福的泪水,情真意切,声情并茂的讲述着他们的故事,或许在你看来,这已不再是别人虚构的故事,而正是你生活的本身!

“小桥是流水的过去,流水又成了小桥的追忆。时光从瓦檐下悄然流去,相遇又成了擦肩而过的别离。多年以后,无须将往事寻觅,只凭着这份古旧的气息,就可以淡淡地回味,昨天的你”,最后将这段《小桥流水》里面的文字,送给每一个甘于孤独,钟情于文字,以期在往后的日子里,爱上阅读的你!

 

                                2015.5.24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