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588 / 古代交通文化... / 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漫谈郴州古代...

分享

   

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漫谈郴州古代交通

2015-06-23  RK588
2015-06-13 郴州印象


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

——漫谈郴州古代交通




“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这是流传郴城甚久的民谣,亦是郴人心头挥之不去的痛。殊不知,倘若我们利用现代视角,审视郴州古代历史,完全可以从中得出另有一番滋味的解读:郴城是一个舿舟载来的城邑,凭借着“北船南马”水陆交通中心而兴盛,为中国古代南北交通干线的驿城及冲要。

郴城地处五岭北麓,耒水上游河谷,原住民为古越人,战国初期仍处于聚族而居的氏族社会,楚人称其为“菻”。战国中期(387-381),楚悼王拜吴起为相,沿湘水向湘南进行武力扩张,“菻”被楚征服。据《 鄂君启舟节》记载,楚人发明了“屯三舟为一舿”的航行方式,即将三舟并为一舿,大江为舿,小河为舟。湘水及支流耒水成为战国后期楚重要交通干线,“菻”成了耒水河运的终点,形成了楚人聚居的城邑,故舍“艸”从“邑”改称“郴”,为楚邑。据《战国策》记载,楚有临武君,临武为临武君封邑。郴、临武两邑必有径道相连,并是楚都郢至楚南及南下五岭的交通要冲。

义帝元年(206),项羽佯尊楚怀王熊心为义帝,并借口“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徙义帝沿水道迁都于郴。

唐宋时期,过岭(岭南)、跨海(海南岛)被贬谪的京朝官一般都由水道途经郴州,故薛道衡有“扬帆溯急流”(《入郴江》),韩愈有“山作剑攒江泻镜,扁舟斗转疾于飞”(《至郴江赠张署》)的诗句。

显然,由于“船到郴州止”,郴州北面交通自古以水运为主,水陆兼之,直至民国粤汉公路、铁路通车后其水运日趋衰落并消失。而南面交通,则负阻于南岭,“限以高山,人迹所绝,车道不通”(《汉书·严助传》),故有“马到郴州死”之说。因此,如何克服南岭的阻滞,沟通湘粤水系,一直困扰着郴人,甚至中央历代王朝。


秦始皇三十三年(214),秦派50万大军取岭南越地,置郡县。并分兵五处戌守南海郡城番禺(今广州)和五岭要冲,其中有两军戌守于五岭的大庾、骑田两岭之南的交通孔道,形成三关一城,即阳山关、横浦关、湟溪关和溱水今乐昌峡泷口傍的将军城。其中,秦利用楚径道凿筑郴县沿骑田岭西麓栖凤水河谷经临武、下连州至湟水(今连江)的秦越驰道,为通往岭南新的道路,称“新道”(《史记·南越列传》)。

西汉初,汉析长沙南境置桂阳郡,郴县为治所。元鼎五年(112),武帝遣伏波将军路博德出桂阳,下湟水;楼船将军杨仆出豫章,下横浦,平南越国。并将南越北地置曲江(今韶关)、浈阳(今英德)、含洭(今英德境内)三县内属桂阳郡,但此三县均离郡治郴县甚远,吏事往来,只能利用滩险路远的溱水(今武水)联系。东汉建武年间(25-56),郡太守卫飒“凿山通道五百余里,列亭传,置邮驿”(《后汉书·卫飒传》),凿筑郴县沿骑田岭东麓穿越南岭至曲江、含洭、浈阳县的峤道,虽置邮驿,仍属郡道。唐朝韶州人称其为“西京路”,称大庾岭峤道为“东京路”。

由此可见,东汉初桂阳郡逾五岭通道已拓为多条,并开始从军道演变为驿道,但南岭重山峻岭,通行困难。岭南七郡运往中原货运仍舍近求远,弃直取曲,取道海运东渡。不但费用高,而且常发生船沉人亡事故。东汉章帝建初八年(83),大司农郑弘上奏,督民凿筑由桂阳郡治郴县,经临武、桂阳(今连州)通往番禺(今广州)的峤道。沿途五里一邮亭,十里一驿站,为国家级的驿道。从此,郴桂路为中原与岭南往来的主要交通要道。

东汉延熹年间(158-167),桂阳郡太守周憬凿通溱水曲江北段(今乐昌县境)九泷十八滩,提高溱水上游的通航能力,南海货运可经今乐昌河埠转入郴县南境,由陆路骡驮肩运,逾山越岭,沿卫飒所筑骑田岭东峤道至郴。极大的改善了郴州与岭南的交通联系。从此,该大道开始逐步取代郴桂路为郴州南下岭南交通干道,并为唐朝五条交通干道之一。唐诗人沈佺期流放岭南后召回长安走的便是此道,入郴时所撰《自昌乐郡溯流至白石岭下行入郴州》的诗文仿佛就是汉越古道的注解。

自唐宰相张九龄扩筑大庾岭的驿道为东峤大道。五岭南北交通重心开始转移至大庾岭道,元明清该道为南北的国家级官道,亦称“使节路”。五岭其它交通路线,包括郴连、郴宜通道相继衰落,元明清三朝降为省级大道,郴州作为交通枢纽地位日见式微。

明未清初,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和资本主义萌芽,汉越古道开始演变为湖广商道。清乾隆年间,全国闭关自守,只准广州一口岸通商,湖广商道日益兴旺,嘉庆年间,拓凿卫飒峤道为九十里大道,宽九尺,全由青石板铺就。道光、咸丰年间,郴城“南货往北,北货往南,悉上此经过。故沿河一带,大店栈坊数十家,客货至,为拨夫,为雇骡,为写船只,络绎不绝,诚南楚一大冲要也。”(《光绪郴州直隶州乡土志》)。光绪年间,由于汉口、长沙、岳阳等内陆口岸陆续开放,湖广商道功能日趋下降,郴城商贸功能日趋衰落。直至民国粤汉公路、铁路相继开通。郴州交通优势才有所恢复。

综上所述,郴州南北交通自古为沟通中原与岭南国家级交通干道,源于楚径,形成于秦汉,经历了军道、驿道、商道漫长的演变。郴城是舿舟载来的城邑,并凭借“北船南马”交通枢纽而兴盛于汉唐,倚依“湖广商道”而复兴于明清,兼容了百越、荆楚、湖湘文化特质,孕育了独特的河谷文明,体现了宽容豁达、开放重商的地域性格,这都是因古交通而赋予郴人的宝贵遗产。

文章引用自:郴州日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